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曾节明文集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雷洋案”引发轰动之初,习近平曾经表示要严办的,而且也一度抓了涉嫌搞死雷洋的三个公安,准备严惩不贷,今以“不予起诉”草杀人警察、收买遇害者家属、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草草收场。


   
    这反映出习近平惩办警察时遭遇了不小的阻力,许多人认为内传的“北京四千公安辞职”的压力,导致了习近平不得不向恶警妥协,因为害怕警察大规模辞职导致维稳系统崩溃。
    我倒认为“北京四千警察辞职”是虚,而北京公安系统的官僚们强烈抵制习近平是实,是北京公安系统的官僚们一手炮制了“警察大规模辞职”的人工事态,果然吓倒了习近平。
    为什么呢?因为抓良为盗、勒索罚款、并打死雷洋的几个小公安,被抓也不属冤枉,不可能引得其这么多其他公安的“义愤”,因此,北京公安系统官僚导演的痕迹明显;而且,现在中共国经济全面下行,工作愈来愈难找,公务员待遇虽有下滑,好歹也是铁饭碗,其收入和福利待遇强过大多数社会行业,绝无可能会有四千公安,会拿自己的铁饭碗,来维护这三个素不相识的流氓警察!
    “谎报军情”的痕迹太明显了!
   
    但是习近平就是这么一个大傻逼(大撒币),竟真被这种谎报的军情吓软了腿!
   
    雷洋一案,习近平之毫无敏感性有三:
    其一,认识不到雷洋案是挽回民心——特别是士人精英知识分子的关键战役,若能不惜力严惩凶手,必能收获大效应,否则政府信用必滑向崩溃;
    其二,认识不到袒护警方对自己“铁腕”核心权威的重大损害。习近平被“北京四千警察辞职”,让同僚、官僚彻底看出他色厉内荏的怂包本质——原来习核心就是这么个怂包,则以后发动政变就再无心理障碍;
    其三,认识不到在雷洋案上对警方服软,会让以知识分子为代表的精英中产阶层彻底绝望,中产阶级的维权行动将转向“颠覆性”的方向。
   
    习近平自以为靠重金属背后买雷洋家属、蛮横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就可以如镇压其他维权运动一样,轻轻松松告捷。
    殊不知此次雷洋案之所以激起如此巨大的社会反弹,是因为雷洋之死跨越了中国中产阶级承受的底线:
    “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和民间长期以来达成了一种默契,我(老百姓)不问政治,你(中共)让我发财、给我“自由”、至少给我平安;
    现在雷洋不问政治,很“正能量”,但仍然被你(中共)搞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说,“不问政治”而照样被中共搞惨的人早就有了,比如拆迁户就是典型,但拆迁户一般只是“弱势群体”,似乎与中产精英无关;但这次被搞死的雷洋,却不是“拆迁户”!
    雷洋是一个中产精英,不问政治,很“正能量”,照样被搞死了,于是现在的知识精英群体,人人都有可能“被雷洋”了!
    还有完没完?所以现在的知识精英群体,掀起了大规模的、迟来的反抗,因为专制暴政下,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已经轮到他们自己头上了。
   
    本来,一开始是“跪着造反”的,特别是习皇帝发了话要严办之后,熟料现在习皇帝不给任何理由,一手纵容杀人恶警,一手打压雷洋案维权团队,人家当然就怒不可遏了:
    你还真当自己是毛泽东了?但当年毛泽东杀人专政,给出振振有词的理由,就是专资产阶级的政,因为资产阶级十恶不赦,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虚伪的、欺骗劳动者、保护有产者的“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当年苏联、东欧还在,中国人尚未领教透共产极权的邪恶荒谬,因此毛泽东的思想自然能够膺服众多的人心。
   
    而现在谁他酿的是资产阶级?你手握数以十亿计离岸资金的习近平、俞正声们能代表无产阶级?
   
    习近平不给任何理由,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方式来高压“维稳”,人家的反应自然就是:
    既然雷洋家撤诉了,既然你酿的不让维雷洋的权了,老子们就转而维护所有公民的人权!
    这中意识形态破产的镇压,既服不了人,也压不住人,时代不同了,当年毛泽东的无数次镇压,都可以收效,今天习近平的镇压必定失败,越是镇压,社会越是反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人民大学的雷洋团队,已升级为人权团队,这就是好的苗头。我多次讲过:愈演愈烈的暴政表明,现行的维权运动根本是一条死路,因为维权者的诉求只限于讨还个人经济损失,根本引不起社会共鸣,更不要说触动中共专制体制——试问,你的经济损失与我何干?但如果不仅要讨还个人损失,还要求改掉制度,那别人的兴趣就来了,因为其他人也受到这套制度的压抑!
    所以,当年“八九”学生要求自由民主法治新闻自由,引发了广泛社会共鸣,而哭爹喊妈的经济维权大军,二十年来得不到任何社会共鸣,原因即在于此。维权人士的出路无非两条:要么当线民;要么上梁山——反共!
   
   
    现在,维权运动就在习近平的蛮横打压下,迅速地向民权运动转变;而对北京警察服软后,习某人在党内必更加危机四伏。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决非虚言。
   
    曾节明 于2016年12月30日丙申庚子丙戌晚于雪寒纽约州
(2016/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