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六看黄河边——我在黄、李面前感到惭愧
·七看黄河边——无私的奉献者
·八看黄河边——少有的情怀
·九看黄河边——不屈的性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尽管亦叶当时还未成人,她深知不如此就见不到也无法照顾她的父亲。但她为何在那么小的年纪,就能够如此平静地去做很多连成年人也做不到的事情呢?她是否觉得整个世界就是荒诞不经的,不如此演戏就见不到父亲,“那我就只说你们爱听的”,仅仅是这个想法吗? 她是如何能够如此豁达,如此不在乎的?
   
   
   
   汪:我很高兴你问到了这一段。《松园旧事》中我自己最满意,也最熟悉的人物,是亦叶的父亲亦伯梅。亦叶在诸多方面的幸运,来源于父亲亦伯梅的大智大慧。当然,严格地说起来,亦伯梅生存的哲学和技巧,并无助于社会,民族,国家和其他同时代人。他仅仅只是让自己的家庭能在一个绝对残暴的时代,得以相对安宁地生存而已。亦叶所有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平静、豁达、机智、务实、等等、等等,都与父亲有密切关系。我有一个好朋友,来自我的家乡,和我共同走过漫长而相似的生活之路,也是《松园旧事》最早的读者。在看完了那时还仅仅只是稿件、并未出版的“四卷雄文”之后,他给我打了两个多小时越洋电话。他赞扬我留下了真实细腻广阔的社会画面,却批评我在人物刻画上太仁慈。在和他聊的时候,我申辩了几句。我说,《松园旧事》的确在人物刻画上带有相当强烈的粉饰色彩。
   全书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容貌上丑陋的人。几乎人人闭月羞花,个个沉鱼落雁。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自己的分析是,我实在不忍心去写人性的丑恶。人世间的坏人丑人太多了,想知道坏人如何坏,丑人如何丑,四下看看就够了。何必专门花时间去写小说,读小说呢?
   
   
   
   遇:或许,由于亦叶在很小的时候,就患有严重的气喘病,遭了不少罪,因此这类“政治罪”在她眼里,远没有她那气喘病的罪难对付?一笑。
   其实,每个人对文学的理解,都不一样。我以为,无论你写的是哪种类型的文学作品,文学的灵魂都应是真实; 尽管这“真实”是相对性的,且需要作者具有巨大的和无私的勇气。迈过这道门槛并不容易,除了文学修养之外,是要有准备着挨骂的精神的。一旦达到了这种忘我忘他的境界,有如鲤鱼跳过了龙门。真实,并不等于写一个人全好或全不好,而是好坏都写。其实好坏也是相对的,优点可能在某些读者眼里就是缺点,但在另一些读者眼里就是优点。但是,如何评判它是否真实呢?作者说了(想了)不算,绝大多数的读者说了(想了)才算。
   可有的作者的写法是完全违背文学的:比如讨厌某个人,他(她)甚至可以在书里胡编。其实,凡是胡乱编造或是自吹自擂的描写,读者都是一眼会看穿的,人家不说是还没想和作者较真儿。想想看,作者才有两只眼睛,而读者却有千万只眼睛,作者怎么能抵得过千万只眼睛的检验呢? 切忌的是:作者别把自己想得太聪明,忘记读者中的藏龙卧虎之人远在自己之上。这并不在于写的是传记还是小说。假名假地就成了小说,或是怕引起麻烦,故意说是“传记小说”。这与种类无关,而是与内容有关;无论是什么题材,谁都不爱看胡编滥造的东西。只要是书里有假的地方,读者绝对看得清。这只是我个人的阅读与写作体会,仅供和你交流而已。
   还想知道:你书里的人物都有原型吗?
   
   
   
   汪:人物原型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果我说没有,那显然是假话。但如果我说有,又不免把读者引入歧途,去猜测我究竟是在写谁。我童年时代的朋友只看第一部和第二部; 我青年时代的朋友只看第二部和第三部; 我大学时代的朋友则跳过前三部,只看第四部。看完后,他们甚至对号入座,还希望我能证实他们的努力。也因此,请你原谅我只能语焉不详地回答这个问题:《松园旧事》是一部小说,不是纪实小说,更不是传记。作者能保证的是,在人物和故事情节的虚构中,所有的背景细节都是真实的。假如一定要举出一个生活中的原型,我不清楚你是不是注意到第二部《竹篮之恋》和第三部《此情绵绵》中曾频繁出现的郑育。郑育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是我四十五年前亦师亦友的同事,名叫定正煜。我就是用他原名谐音起名郑育的。读者有兴趣可以看我写的《怀念胡风分子》,下面是链接:
   http://wang-jingjing.hxwk.org/2011/08/12/%e6%80%80%e5%bf%b5%e8%83%a1%e9%a3%8e%e5%88%86%e5%ad%9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1fcf7900102v45u.html
   
   
   
   遇: 原来是这样。 你爱胡风, 我也爱胡风啊。凡是有良心的人,没有不爱胡风的; 就算老毛怎样想把他批倒批臭,怎样监禁他,也改变不了人们对他敬佩的心情。
   第二部《竹篮之恋》,是让人感到很亲切的一段生活。亦叶离开了插队的农村,意外地来到了竹篮镇,又意外地当了医生。这里是劳改犯期满后就业的单位,药房的郑育,分田,肖婆婆、、、、、、很多无罪的人进了监狱,期满后却只好在这里就业,无法回到原单位。我也因“记反动日记” 劳教过三年,也期满短期就业过,全国的这种情况都是一样的, 被冤枉的人起码得占95%,而且尽是有学养有本事有专长的人。
   唯有亦叶是很特殊的例子,后来她又去了“中草药药材厂”去劳动,她在那里一共当了七年的医生,认识了很多她喜欢的人、、、、、、
   第三部《此情绵绵》,第四部《逝者如斯》,伴随着她的新生活,她对爱情的选择,她的第一次婚姻以及丈夫的意外失去、、、、、、她进入德国大学的新生活,以及获得了博士学位,再后来经商成为百万富翁,与自己毕生无法忘记的方小慧相遇、、、、、、
   我想,还是让读者自己去看书吧。这么多年来,还没看过内容如此丰富曲折的故事!
   高兴的是,你说你的老朋友们看了你的书之后,都很愿意对号入座。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汪: 想问你: 你最喜欢书里的哪一位?
   
   
   
   遇: 最喜欢书里的哪一位? 只能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叫叶亥生的,因为无论他是得志还是不得志,无论他是在什么地方生活,他的每句话都那么有水平,那么冷静理智。他的性格,真的有点儿象遇罗克。假如书里真有这位原型,请你代我向他致敬。 我以为象他的水平和他的生活经历,是能够写出一部生动感人的书的。这个年纪,也正是写书的时候了。
   
   
   
   汪:很高兴你注意到叶亥生,这也是《松园旧事》中一个我自己钟爱的人物。但他绝对没法和遇罗克相比,他洞察出革命年代中国社会各类人群生存环境的险恶,不轻信谎言,堪称是一个智商极高的人。但他从来没打算去启蒙他的同时代人,更没打算去抗争,这是他和你哥的差别。你哥是圣者,他只是凡人。类似的人物还有周全。我的笔下,出不了遇罗克,因为我真的没遇上过他那样的英雄。
   
   
   
   遇: 如果哥哥听见你说他是圣人,他会很不高兴的,他永远是凡人。世界上没有圣人。如果说我喜欢这个人物,首先是因为你寥寥几笔,就把这个人物写活了,而且每个人物的性格你写的都不一样。我很佩服你的记忆力怎那么好: 书里,每个人物说的话都符合自己的性格和水平。 无论你怎么说叶亥生不打算去抗争,我仍是相信他会有所作为的; 好多事情是缺乏鼓励和信任,人的良心一旦被激发出来,就会做出想不到的努力。 否则,不是白活一生了吗? 就象你,自己的书孩子诞生了,你才觉得自己没白活了,不是吗? 尤其是:有这样一个打着灯笼都难找、不删减作者文字的、自由出版的「绿野出版社」,是每一位作者的幸运,大门在向每一个作者敞开着!
   好,咱们接着说你的书: 这四本书,描述了自1950年后,在中国的一个著名大城市W,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是如何影响着每个家庭与个人的。由于女主角亦叶体会过多种多样的生活,不仅是高知医学界阶层,还有工厂、农村、文艺界、劳改单位、大学、海外留学、经商创办公司、、、、、、等等、等等,内容相当丰富!女主角聪慧有志气,由一个体弱单薄的人,最后变为自力更生的百万富翁。 书里的人物,各行各业,至少描写了有几十位,个个人物栩栩如生。那么,你是怎样准备了如此多的素材的?完全是凭着记忆吗? 或是写了大量的日记? 你是否把自己一生想说的话都写出来了?
   
   
   
   汪:我没有刻意地为《松园旧事》去搜集素材。我前面讲过我的父母亲,这里再补充几句。我的父亲是1991年去世的,那是一个让我一直到今天回忆起来都十分难过的年份。我家乡的名医多高寿,活到望百高龄是常态。 但我父亲只活了78岁。父亲和母亲有一个共同的大学同学,我叫他傅叔叔。傅叔叔比我父亲年轻三岁,按中国习惯,2015年就百岁了。早几年和傅叔叔电话聊天时,我说子欲养而亲不待,我“脱贫”太晚,没能回报父亲。 傅叔叔安慰我说,你爸爸那个身体,活了78岁,绝对是高寿。傅叔叔回忆,当年在后方,在重庆,成都,他就抢救过我父亲。父亲和我一样,都是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患者。假如自己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他和我一样,随时都会有死亡的危险。
   再回到你的问题吧! 我写《松园旧事》,最初源于一个和我母亲的约定。我和母亲相约,我们一起写一本书,母亲负责1949年前,我负责1949年之后。后来我无可奈何地发现,学习自然科学的母亲,根本没法学会虚构,她写的全是传记和史实。而历史却并不等于文学,生活中大部分细节是没法变成文学的。我决定自己写,想起什么写什么。这也是这四部书最后写得很啰嗦的缘故。
   
   
   
   遇:其实,你母亲那样写也不坏呀, 不虚构的传记和史实也属于文学里的一类呀。你愿意写成小说,是因为你的爱好; 就象有人专爱写诗歌一样。 还想知道,你在海外的生活,读者肯定也是关心的,能说说你的生活体会吗?尤其是你与家人和朋友的亲情,一直保持得很密切吗?
   
   
   
   汪:我在家乡武汉生活了二十八年,在德国生活了三十三年。但这段漫长的海外生活,在《松园旧事》中却并不重要。仅占其中大约八分之一的篇幅。我从出国一直到拿到博士学位,都是公费生。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出国的那些公费生,现在已经提前变成了活化石。类似的人物和生活道路,未来不会再有。这群人中,已有不少人在写。国内的体制对此并无禁忌,甚至有所鼓励。也因此,写这一段生活不是《松园旧事》的任务。我之所以还是写了一些,是为故事和人物的完整。我和国内的亲人朋友,现在因为有微信,所以在联系上确实谈得上密切。
   
   
   
   遇 : 是呵,文学最爱的是悲剧。文学不爱和喜剧结婚。你还有新的写作计划吗?
   
   
   
   汪:我父亲活着的时候曾批评我“无志之人常立志”,这说的是我从小就爱定计划。但回首往事,我基本上还是遵循着我的计划在生活。我原来为《松园旧事》订的是五年计划,我是1997年开始动笔的,2001年完成,提前了一年。我母亲活着时害怕我会因为写文章而惹事,她深知我的秉性,更发现海外民主自由的土壤,已经把我惯坏了。所以再三叮嘱,严禁我公开地去写。母亲2008年去世之后,我自由了,便给自己又订了一个五年计划。我计划从2009年到2014年,在公共网站上写五年。我选的是一个小网站,名叫CND(http://my.cnd.org/)。我所有的文章都在这个网站的文集中(http://wang-jingjing.hxwk.org/)。为了让国内的亲友能看,我在新浪上也有博客,只不过要自己注意敏感字眼,比如涉及六四,要写成五月三十五日(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5133629328_0_1.html )。2014年之后,我的计划完成了,偶尔还写,但不多。我的新五年计划是2014年夏天到2019年夏天调整,以便为退休做准备。2019年之后,我会再订五年计划,我估计我还会写。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