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谢选骏文集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谢选骏
   
   据说有个韩国“书法家”,“用甲骨文写佛经”,还觉得“很幸福”。这是没有一点逻辑。等于“用祖宗的名义给儿孙上香”。
   
   他说因为很喜欢中国古字,就用来书写佛经,精神很满足。“用祖宗的名义给儿孙上香”,这种奇特的感觉让奇葩格外地爽。


   
   这位尹遗相出生于一个韩国官宦家庭,父亲是与韩国第一位总统李承晚共事的有名政治家。在尹遗相尚未出生时,他的父亲就在28岁那年被杀害身亡。
   
   他告诉记者说,“我是在父亲被杀害后出生的,按照韩国古代的说法,这样出生的儿子是为父亲报仇来的。也许我应该选择走仕途之路,可是命运没有那样安排。”
   
   “高中毕业后,我当了兵,做了军官。军队生活是在小鹿岛度过的,那里是癞病(身上的软骨逐渐腐烂脱落、最后直至死亡的一种不治之症)病人群居之处。这种癞病是一种慢慢地在痛苦中等待死亡的疾病。”
   
   他感到,每天面对的都是这样的人,好像活着就是为了等待死亡,引发自己对人的生与死进行思考。父亲年少时被杀害之事也同样促使他思索人生幸福的真谛。10年的军人生活中,他常常考虑自己应该选择哪一种人生:是选择物质丰足的军官生活?还是放弃名利,选择追求精神上的富有,以达到精神上的幸福?他说,小鹿岛10年的军人生活结束后,他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军官生涯,放弃了名利,选择去古寺修行。
   
   在古寺里,尹遗相每天都抄写佛经。他表示,由于喜欢书法,在书写汉字的过程中,对汉字也越来越关心和喜欢,开始研究中国古代文字,并对世界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产生浓厚兴趣。甲骨文是3500年前雕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文字。甲骨文的内容大部份是殷商王室占卜的记录。商朝的人皆信神,大事小事都要卜问神灵以示吉凶,从而顺从神的意志。他认为,甲骨文是神传给人的文字。怀着对甲骨文的向往,他决定去中国学习甲骨文。
   
   在之后的10年中,他的足迹踏遍中国南北,追寻研究中国古代文字,并且拜中国很多名家为师, 勤学苦练,最后以甲骨文、金文、小篆、楷书、隶书、行书、草书7种字体完成了佛经《般若心经》。而他是世界上用甲骨文书写佛经《般若心经》的第一人。他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自我”。“如今,人们活得太忙,不能回头省察自我,所以找不到自我,感受不到幸福。”他认为,幸福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所以他常常以幸福和纯净的心态来完成自己的作品。他觉得,用中国古文书写佛经,很幸福。他表示,“韩国文化来源于中国。我非常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如今每年必去中国,不去要生病的。大概我前世是中国人吧。”
   
   ……
   
   谢选骏指出:看来逻辑不重要,快乐才重要。只要快乐,用什么写什么,都可以。这就是韩国人。所以只要快乐,他们可以说,孔子是韩国人。尽管,孔子的时代还没有韩国。
(2016/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