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谢选骏文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谢选骏
   
   网文《中国与梵蒂冈:“不法之徒”DIY主教》说董冠华(音译)是梵蒂冈和中国当局都不喜欢的人。今年5月,这位来自中国北方一个村庄的58岁劳工没有得到梵蒂冈和北京允许自命为主教。
   
   据信,北京与梵蒂冈已接近为一千万中国罗马天主教徒选择主教事宜达成一份历史性协议。


   
   这样一份协议会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与骄傲的梵蒂冈教会之间首次有和解的迹象。
   
   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刻,双方都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董冠华这样的自命主教成为障碍。
   
   约有100位天主教主教的中国情况混乱,一些得到北京当局认可,一些得到梵蒂冈非正式认可,而现在很多主教有二者的认可。
   
   冲突近70年之后,梵蒂冈和北京都想要为这种混乱情况带来秩序。但是中国的天主教徒不知谈判的细节,董冠华担心这只会使分裂更加严重。
   
   “我尊敬教皇,但是我不支持此事;教廷将受到伤害,因为这个强硬的政府将不会屈服;当局其实想在真正的教廷中制造混乱;在当局眼中,混乱越多越好。”
   
   在当局眼中,董冠华长期以来都是不法之徒。他来自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下辖的正定县,一生都是天主教徒。
   
   董冠华拒绝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注册——这一官方机构不承认梵蒂冈教廷的权威,也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
   
   他忠于所谓“地下教会”——一个仅承认梵蒂冈教廷精神的社区。
   
   董冠华地下教会附近附近的官方认可教堂信徒寥寥。但是,梵蒂冈与北京关系拉近之际,教廷现在谴责董冠华自命为主教是“严重犯罪”。换句话说,他已经成为双料不法之徒。
   
   董冠华说,他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并对两大阵营指责他行为疯狂的说法不屑一顾。
   
   “还有人说耶稣是疯子;有时候政府给做出让步的人奖励;我不贪图那些奖励;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的良心很清楚。”
   
   董冠华穿着棉袄在对挤在自家前院的农民教友传教。在开阔的天空下,教友们喊着对弥撒的回应,苍白的日光透过有毒雾霾和缠结的电线照亮了他们的脸。
   
   尽管天寒地冻且担心警察骚扰,在董冠华家的教徒比街对面的地方政府认可的教堂多得多:他的信众不愿让国家介入他们自己与神之间。
   
   “如果有宗教自由,我们会去官方教堂,我们不想在寒冷中活动”,他说。
   
   一场非常不同的周日弥撒在大约320公里远的地方举行。
   
   华丽的北京南堂(宣武门天主堂)是中国当局认可的天主教廷的一部分。这里的每一个座位和过道都是慢慢的,老人和年轻人透过香火注视着侧面有绿色竹茎花瓶的基督雕像。
   
   一代又一代人,这些“地上”天主教徒在接受国家监督的同时也坚持了自己的信仰。
   
   在被问及对当局与教皇之间达成协议有什么感想时,很多人不愿意发表看法。
   
   但是有一些人表示谨慎乐观,有一位女教徒用藐视的态度宣称,如果中国教廷能够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被教皇领导,会“使信仰更纯净”。
   
   北京南堂(宣武门天主堂)的很多信徒拒绝发表看法
   
   教皇方济各显然渴望有机会弥合这个长期分裂的教会,并被地上和地下信众都承认为其精神守护者。
   
   与北京之间的协议将使这些成为现实,这将在主教的选择上达成妥协,并成为重塑梵蒂冈与中国外交关系的第一步。
   
   对北京来说,这个奖励也很大。与梵蒂冈的协议可能会帮助当局在这个麻烦和冲突的社区施加命令,使董冠华这样的不法之徒边缘化。
   
   从全球的角度,这样也将加强中国的威信——正在崛起的世界超级大国终于与世界超级软实力体相接触。
   
   很多人都充满希望。用60年时间试图帮助中国天主教徒的比利时鲁汶大主教韩德力神父(Jeroom Heyndrickx)表示,尽管双方都有怀疑者和障碍,这是他一生中的最佳机会。
   
   “在中国,两千年来皇帝是皇帝,同时有教皇,这同样适用于共产主义中国;但是中国已经改变了,教廷也改变了,这构成了使对话成功的一个新机会。”
   
   “中国知道全球化正在发生,现在公开表示自己是一个准备与各种不同意识形态对话的国家。”
   
   “教皇方济各正竭尽全力使对话成功;他非常小心地避免在宗教自由或人权问题上批评中国。”
   
   他曾与得到中国官方支持的教会团体在罗马会面。
   
   结果是,一些地下天主教徒抱怨,教皇背叛了那些因为终于梵蒂冈遭受苦难而死去的教徒、将今天真正的信徒抛弃给共产主义国家的控制。
   
   他们还指出,中国在收紧很多公共生活领域的控制,担心北京与梵蒂冈之间的协议可能造成宗教自由减少,而不是增多。
   
   陈日君表示,如果达成建交协议,将是“投降”,北京将介入天主教神职人员的任命。
   
   84岁的前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是主要怀疑者之一。
   
   陈日君最近接受BBC采访时表示:“一份不好的协议会使情况更糟;没有协议,我们必须容忍很多事情,但那OK;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遭受迫害;共产党政权从未改变其政策;他们不需要妥协;他们想要一个完全的投降”。
   
   中国宗教当局拒绝所有采访请求。
   
   回到董冠华的前院,露天弥撒结束,信众走了,他在祭坛周围拉起红色窗帘,以保护它不受外界影响。
   
   最后一片干燥的树叶从冬天的枝干上耳语,两只鸡从瓦楞铁皮屋顶上看下来。
   
   被问及在历史协议门槛之际对教皇方济各有什么想说的,董冠华答道:“我会告诉他小心,如果协议顺利,上帝会高兴,但如果不顺利,教皇将受到惩罚;妥协是一件坏事,它打破了我们信仰的完整性;这里90%的信徒和我的看法相同”。
   
   冬日第一批雪花飘落,董冠华走进房间祈祷。前院空了,夜晚快速来临。
   
   这种沉默似乎抱有一种想法—那强大教会和强大国家之间的协议是基督教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主题,信徒的个人良心则是另一个主题。
   
   ……
   
   谢选骏指出:敌基督的力量不仅存在于国家组织(政府)之中,也存在于宗教组织(教会)之中。这两个敌基督的力量有时分裂对立,有时也会联合起来。现在,共产党和梵蒂冈正在联合起来,政府和教会里的敌基督力量联合起来了。
(2016/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