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水良文集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再說道德和德治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中国道德重建,任重而道远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再駁鮑彤胡平
·一評川金會二評郭粉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隨筆兩則
·郭陣營剩下不要或不太要臉皮的人
·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冬小麦返青前的苗色
·再說道德和德治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一)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必须搶在中共發動世界戰爭前推翻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汇编整理修改)


   

徐水良


   

2016-12-9日


   
   
   徐水良:这里的特务好猖獗,戈倍尔曾和上海小特务花开一朵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办法给人洗脑,混淆是非。他们的谣言被戳穿驳倒一万遍,他们就重复一万另一遍,显得特别猖獗。
   
   漫天造谣,信口造谣,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办法给人洗脑,是低档特线、尤其政法系特线、特别是上海滩流氓无赖特线的典型特点之一。
   
   ====
   
   伯夷:制裁侵犯人权官员的意义
   
   徐水良:做此类事情的权力掌握在外国政府手里。目前很弱小的民主群体的重点,是准备革命,不能把这当重点。
   
   此类事情的处理,主动权和权力在外国政府手里,不是中国民主人士能够掌控和决定的。因此,此类事情,只能在有可能时,去做一定努力。弱小民主群体,尤其是真民运,目前力有不逮。他们的重点是准备革命,不能把此类事情当重点。把此类事情说成最重要重点,实际上就是上当转移方向。
   
   我在楼下跟你的帖子中说了:
   
   伯夷恰恰彻底搞反了。假民运总得做一点此类事情来伪装。此类台面上事情都被他们垄断,既可以让人以为他们是真民运,又伤害不了中共根本。
   
   民运特线占绝大多数,背后还有中共强大国家力量做后盾。此类作秀性事情,全被他们垄断,真民运在此类事情上既无力量与他们对抗竞争,也不想与他们竞争。
   
   真民运过去一些年做的事情是:
   
   1、在理论上击败中共,尤其在关键性的理论和策略问题上击败中共。包括批判马列和中共理论,批判中共特线制造的告别革命理论,无敌论,无条件和解合作论等等,为即将到来的革命做准备。
   
   2、国内真民运,则低调隐蔽,分散积蓄力量,准备革命。
   
   所以,目前国内、外台面上大吵大闹做上述事情的,基本上都是特线花瓶民运。
   
   螺杆:要是都照你这样“准备革命”,那革命永远别想成功,想革命就要做实事。
   
   徐水良:你总是混淆是非,每当重要特务败露,你总是先力保,保不住了,就反过来,以掩盖自己。
   
   我知道,凡是被你大力吹捧的,都要问一个问号。另外,准备革命难道是这类吵吵闹闹吗?
   
   螺杆:这套嗑,又来了?笑死,革命就是吵吵闹闹,放闷屁能成吗?
   
   徐水良:这是根据你们本性产生的事实和逻辑做判断,非常有效。用笑死来掩盖,太低档了吧?
   
   说革命就是这类吵吵闹闹,就是这类伤害不了中共根本的事情——即在国外吵吵闹闹制裁侵犯人权官员,不让他们到美国来,这是你和你们花瓶民运们的故意误导。
   
   这禁止中共侵犯人权官员到美国来,还不包括禁止习近平江泽民等最大的侵犯人权的官员来美国。
   
   这种制裁,即吵吵闹闹禁止侵犯人权官员到美国来,能伤害中共几根毫毛?
   
   ===
   
   徐水良:揭露特线的意义很大
   
   揭露特线的意义很大,我楼下帖子:
   
   回复:认真:是呀,这抓特务抓来抓去的,有啥意思。
   
   回复:一丈青:俺想问一句:这么多年来抓到特务没有?
   
   徐水良:揭露特线起作用的例子很多。其中包括不少被美国和其他国家外国反间谍部门处理。但外国反间谍机构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因此,现在已经处理的,只占被揭露的特线中很少一部分。而且这些已经处理的,包括让他们做双面间谍的,不需要向你公开,大部分也没必要向公众公开。
   
   同时,更多的、大量的特线被揭露,一是使他们失去了大部分欺骗性间谍作用,二是把这些揭露材料存放起来,一旦时机成熟和历史必须,例如中共与美国开战时,美国和西方反间谍机构,立即可以对这些特线采取行动,避免损失。因此,这个工作意义重大,不是你一再攻击反对时说的那样没有用。
   
   揭露特线,除了上面这些作用以外,更主要的作用,是揭露特务问题,让大家认识其严重性,提高警惕,避免上当,避免真反对派自投罗网,既避免革命力量的损失,也避免未来革命上他们的当,被他们控制或误导。这是准备革命这个工作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揭露中共特务,至少比吵吵闹闹禁止中共某些官员来美,实质意义重大得多,但这也不是真民运的工作重点。
   
   吵吵闹闹禁止某些中共官员来美国,对中共并无多大实质伤害;揭露中共特务,却对中共有重大实质伤害。但是,这揭露中共特务,也不是真民运工作重点,真民运工作重点只能是准备革命。揭露特线及其欺骗,也只能是准备革命这个准备工作的一部分,服从准备革命需要这个目的。
   
   百无聊赖:这个挑头的克里斯托夫.史密斯就是之前挑头要在美国搞刘晓波路和刘晓波广场的那个。
   
   ChrisSmith"窜访"匪区上海时候我查过他,记得查到其办公室主任来自匪区
   
   徐水良:FBI对中国民运还有一定了解,但美国议会议员,对民运情况很无知,总是被花瓶特线们欺骗。
   
   呃:没想到现在刘刚抓特务比徐水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要说刘刚是特务,我有些不大相信
   
   徐水良:刘刚在特线阵营二十年,这是明明白白的。这是他自己也写文章写帖子承认了的,任何人都掩盖不了的。当然,他反戈一击或者归队投靠习系,抓的都是政法系特线。
   
   刘刚反戈一击期间抓的特线,基本可信。现在改投习系抓的政法系特线,大部分也没错,主要要区分和剔除的,指是他夹带的私货,以及某些信口开河的胡言乱语。
   
   螺杆:起劲抓特务本身就是特务们正在执行特殊政治任务
   
   徐水良:恰恰相反,制造谁抓特务谁就是特务的超宇宙逻辑,反对抓特务的,95%以上是特线。
   
   螺杆:说你是特嫌,会有一部分人相信,但说伯主席是特嫌,鬼才相信
   
   徐水良:又造谣,我什么时候说伯夷是特线?我对他的一贯看法,都在网上,与你说的恰恰相反吧?
(2016/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