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第58章 余波蕩漾
   
   周遠鴻心中老是憋著一個問題:“一具棺材的售價總共才42•5元,老板怎能肯向他行賄200元呢?”
   
   由於他遇事腦子好轉圈,好質疑而又問不敢問、說不敢說。這倒不是他膽小怕事,而是他認為、求證上面這個問題,就顯然是站在運動的對立面、斷然地去否定運動。他不願被作為運動的絆腳石、遭一腳踢開;難道說,連國民黨的800萬軍隊都做不到的事,一個幼小的孤家寡人周遠鴻、不願去做無謂的犧牲,能說這是膽小怕事嗎?也因此才形成他對運動的態度曖曖昧昧,而表現在在行動上、便是消極遲疑。

   
   然而,這與一個青年團員應該在運動中起模範、帶頭、打沖鋒的作用,是有所違背的。
   這就使運動過後,團組織對團員的表現進行鑒定時,他會給別人以有懈可擊。
   
   他想通過在教學中向學生、結合“三反”運動來進行思想教育以彌補不足、增加亮點,期望在作鑒定時能多一個說詞;總算又創造了一個能夠稀釋缺點的優點。
   
   他正在把上面的數字編成習題時,胡萬義來找他,要共同擬定數學月考的試題,並且說:“最好能有幾道題、結合形勢進行思想政治教育。”“我說也是。”他把剛才腦中的問題,對其中的物價與行賄數目作了顛倒,改述如下:
   
   棺材鋪不法資本家賣出棺材、總價200元,向我國家幹部行賄42.5元,求行賄款數占銷售價錢總數的百分率。
   
   胡萬義一看就說:“這不是反映的吳金正的問題嗎?”又一看,搖頭說:“不對!行賄數與售價總數的數目行賄
   與售價總數的數目、弄顛倒了。”
   
   “只有顛倒了才合乎實際。不然,誰肯賣42.5元的貨物、行賄200元呢?老樂子在鬥爭他的大會上,回答‘什麽企圖?’的問題時,不是說‘唯利是圖’嗎?如果這樣行賄,他就要大大地賠錢他
   就要大大地賠錢,那麽,他圖的是什麽?”
   
   “別著急!讓我慢慢地想想,”胡萬義說:“我一時腦子轉不過彎來,。。。。。。這個題不行這
   個題不行!這個題把顛倒了的事實又顛倒回來,它不明顯地是把這一‘鐵案’變成‘疑案疑
   案’了嗎?”其實,他們倆一樣,自己心裏首先就對此案、心中懷着疑點。
   
   遠鴻急忙說:“這一題作廢。我再來擬一題,你來審查一下。”他沙沙地寫出來一道“和差問題”:
   
   有大小兩個貪汙分子,共退賠臟款1181元,如果當時大貪汙分子少貪汙21.5元、小貪汙分子多貪汙21.5元,則他們應退賠臟款數、就相等了。問各人貪汙了多少?
   
   萬義皺著眉、忖磨了半天,說:“內容我沒有意見,只是讀起來繞嘴。概念也有點混亂,又是‘退賠臟款數’,又是‘貪汙數’,還有‘應退賠臟款數’。其實,這三個概念統一成一個概念:‘貪汙數’,就不致把學生給搞糊塗了。”
   
   周遠鴻是因為無意中暴露了自己內心、對吳金正受賄案的存疑,為轉移胡萬義的注意力,為轉移胡萬義的註意力,
   特意用“給皇帝穿上新衣”的辦法進行掩飾,解說道:“政治思想教育的內容就暗含於其中。實際貪汙數即退賠臟款數,自然也就該是應退賠臟款數。這樣的三個數目相吻合,正好證明黨偉大、英明、正確!也具體反映了我校的三反運動,完全正確地執行了黨的方針、政策,既搞得徹底、又沒有冤枉一個好人。”
   
   胡萬義說:“這道題思想性強。”
   
   周遠鴻說:“你再考慮幾道題,咱好完成這個巻面。”
   
   學生這一方面,正在緊張地、如臨大敵似地應付月考。“考場即戰場”一點沒有說錯。
   周遠鴻走進教室,看到每個同學都手握鋼筆,就像士兵手扣扳機、鼓著眼球盯準目標那樣鼓著眼球盯準目標那
   樣,單等黑板上出現試題。但是,周遠鴻卻又看到很不和諧的一景:房小梅同學在教室後門外房小梅同學在教室
   後門外、正在掃地。他督促她趕快進教室。
   
   她不慌不忙地回答:“讓同學們先考吧!我把這一片、掃乾凈再去考掃幹凈再去考。”
   
   周老師問大家:“她是值日生?”
   
   大家齊聲答:“不是!”一個調皮鬼後續了一句:“她是個人散子!”
   
   他疑慮叢生,憂心忡忡,走出教室,沖著她喊:“先別掃了,趕快回教室參加考試。”
   
   “您就叫我掃吧!我和別人不一樣,我有一身錯誤、別人都是好人。”她終於還是把這片髒地、掃成一片光凈凈的凈土,才走進教室去參加考試。
   
   當她做完第一題以後,站起來向大家發問:“誰還沒有做完第一題?請舉手!”沒有人理她沒有人
   理她,她自言自語:“都做完了。”她走上講臺,拿起黑板擦,又問:“要是都做完第一題要是都做完第
   一題,我就要擦掉。”
   
   周老師察看大家全都已經做完第一題,他也沒有阻止她擦黑板,只說:“下面的甭擦掉!等下課後再擦。”
   
   她乖乖地聽老師的話,“嗯”了一聲,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做考題。周老師卻暗暗滴下了眼淚周老師卻暗暗滴下了
   眼淚——這孩子的精神,果真有點兒失常了。
   
   原來活蹦亂跳的房小梅,是班上的文娛委員。她教大家唱歌、跳舞,活躍班級文娛生活。
   可楊茂森代理班主任時撤換掉她的文娛委員,同學們也都用“人散子”的綽號代替她的姓名的綽號代替她的
   姓名。不管是男生、女生,人家在一塊說話,只要她一傍邊兒、人家迅即五零十散,只留她一人只留
   她一人,形影相吊、沒抓沒撓,就像孤雁不入群。原來都是在她熱情幫教下,大家才學會了跳集體舞,現在呢,只要她一加入、立即就會“諸神退位”。她成了瘟神、大家對她堅壁清野,比之當年高中班同學躲避周遠鴻的“肺結核”,更是風聲鶴唳、人人都怕她身上的政治結核菌傳染過來。他當年和她現在、都具有了“人散子”這同一綽號,並且是出自同一人楊茂森之手筆。
   
   他當年和她現在、都具有了“人散子”這同一綽號,並且是出自同一人楊茂森之手筆。
   
   她回到家跟媽媽哭訴:“我成了一泡臭狗屎。我走到哪兒、哪兒的人就會給我驅散的。
   好像我是馬蜂、蠍子,有毒針會蜇他們。還有楊老師、梁老師都罵我是黑血女。。。。。。說成什麽我也不再上學了!”
   
   媽媽說:“管他什麽人散子、不散子!咱是小車子只要不倒就盡管推,記著離人遠點兒、
   別去湊堆兒。熬吧!興許忍過這一陣、就會好些。昨夜夢見你爸爸,還問你在學校怎麽樣還問你在學校怎麽
   樣。。。。。。”說著,自不免一陣傷心落淚。
   
   她幼嫩的神經畢竟是脆弱的,看來,連這一陣、她也恐難以忍受過來。同學們越是跟她劃清界線,她也越是自感罪孽深重,就越是想表現好點。她認為,抱住掃帚掃地、就是她將功折罪的最佳途徑。但這並不是她的創意,而是從街道上學來的。街道上各色各樣的被管制分子,他/她們都是在人們起床前,早已把街道打掃得溜幹二凈,冬天掃雪也是如此。街道上各色各樣的被管制份子,他/她們都是在人們起牀前,早已把街道打掃得溜乾二淨,冬天掃雪也是如此。
   分子,他/她們都是在人們起床前,早已把街道打掃得溜幹二凈,冬天掃雪也是如此。
   
   她上學來了,幾個淘氣鬼瞅見她進校門,就趕緊把準備好的墨水、傾倒到掃帚的竹把兒上傾倒到掃帚的竹把兒
   上。她照例是,放下書包就去拿掃帚。掃帚把上淋漓的墨水給她沾染了個黑手,她在身上胡亂、擦了擦乾凈,就一掃帚、挨著一掃帚掃起地來。嚄嚄嚄嚄!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嘎嘎嘎嘎!格格格格!嘻嘻嘻嘻。笑聲顯示的是,何等地稱心如意!何等地得計和慶賀勝利!
   
   人家值日生掃地時,她也搶上去、要“壟斷”掃地的權利,念念有詞道:“這不是你們的事這不是你們的
   事、你們都是好人,就讓我一個人掃吧!我是犯錯誤的人、我要掃掉身上的錯誤。”這一鬧,就擾亂了班上的正常秩序。班幹部向葉老師匯報說:“那位神經病女生把班上給攪和亂了。”“神經病女學生”代替了“人散子”這個稱呼,並且簡稱為“女神”。
   
   葉老師請示學校,讓她停學。為防萬一有失,葉老師特意親自把她送回家,交給她的母親交給她的母
   親,說:“她在學校已是學不成了,反而又鬧得班上、也不得安寧。再說,有些學生本來就對學習不感興趣,正好在她身上取樂子、起哄。讓她回家、對各方面都好。”
   
   喬曉月很清醒,非常清楚葉老師這番話、是給自己一個面子。如果換上梁乖真說“勒令退學勒令退
   學”四個字,你不也是得“吃不了,兜著走”!她回應說:“這樣也好。”
   
   同學們,越來越多的的撞見她在掃大街,到學校互相傳說:“女神成了清道夫(婦)。”
   一天,下晚自習後,兩位同學裝了半書包磚瓦碎片、沙礫,撒在房小梅所在的街道上。第二天來校上早操時,發現路面已是乾乾凈凈。“女神是怎麽搞的?那些東西、掃帚是很難掃動的呀!”“還不是拿出了愚公移山的勁頭?”
   
   好像她相信愚公移山能感動上神一樣,她也相信她掃大街、也能感動上神。當然她沒有調查研究過當然她沒有調
   查研究過,她的上神是否也具有、可感動性?
   
   她剛回家時,媽媽的神經繃得很緊、嚴密關注著她的動靜,生怕女兒想不開、會發生三長兩短會發生三
   長兩短。日子久了,除了勸阻她掃大街、無效外,並未出現讓人更擔憂的兆頭。“你執意掃大街,就去掃吧!”
   
   不料,在無任何異象的情況下,她竟用削鉛筆的小刀、割破自己腕上的靜脈。媽媽發現,大哭失聲地撈到一塊棉花、趕緊捂住傷口。“孩子!你可不能想不開啊!要不是為了你們,你當是、媽媽願意活下去嗎?”媽媽嗚咽著打起呃來。呃呃!呃呃!。。。。。。小梅吃驚地呼喚:“媽媽!媽媽!我的媽呀!為什麽我的血、也是紅的呢?”連她自己也糊塗了。梁乖真不是說“她血管裏流的血、是黑血”嗎?
   
   房小梅停學了。周遠鴻在班上發巻子時,把她的巻子留了下來。她在小學一向是得雙百分的學生她在小學一向是得雙百
   分的學生,這次又得個百分,不,中學實行的是五級分,她得了“5”分,總之,是滿分是滿
   分。“可能這是她人生中的最後一個滿分。”周遠鴻想:“難道神經不正常,還能進行邏輯思維嗎?”還能進行
   邏輯思維嗎?”
   
   他把巻子發給學生後,又進行了巻面分析。從分數上說,5分占2%,4分占58%,3分占34%,2分占6%。對錯誤進行歸類,有概念上的、有方法上的、有學習態度方面的、如粗心大意。他一一進行具體分析。最後還專門對命題中關於反映“三反”運動的題,歌頌了黨領導三反運動所取得的巨大成績,自鳴得意了一番。
   
   他走出教室、發現窗下站著董校長,心裏有點慌亂、反思自己剛才的講話有沒有錯誤的地方。
   
   董校長說:“你能堅持灌輸正確的政治思想教育,這樣的教改方向是正確的。你把‘貪汙數’、‘退賠數’、‘應退賠數’三者統一起來,說明運動的健康發展,是很具科學性的是很具科學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