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第45章 留校生
   
   1951年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抗美援朝一周年紀念日。陰霾的天空下、冷氣開始襲人,西北風送來冬天的信息。就是在這一天,常篤真、楊茂森、胡萬義、王九丹、黃愛竹和周遠鴻這六位同學,正式宣布參加教育工作、成为教師。從此,學生生活告一段落、開始了人生道路上的一個新起點。按尋常的說法,就是“走出校門、步入社會”。可他們卻仍然是、在這個校門之內。只是,從教室走進教研室,從在講臺下聽講、走上講臺講課。
   星星還是那個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看來自然環境似乎原封不動、依然如故。但他們的身分轉變、就帶來了心理環境的巨變和自身內心世界的翻騰。
   學校教職員工的工會主席,葉效湖老師握著楊茂森的手說:“你們的留校,給胡峰中學的教師隊伍輸入了新的血液,為教育工作增添了一支生力軍。學校領導和全體老教師對你們這班小老師、寄予殷切的期望。”

   班主任韓劍魂神氣十足,婉如中國傳統社會只把女人當作傳種接代的生殖器具那樣,相應地,生男育女成群的娘兒們在丈夫和公婆面前得以有功自居、有德自矜。他對自己的學生說:“據我所知,你們的留校引起老教師們各式各樣的反映、議論紛紛,總的態度是一則以敬、一則以畏。你們應該怎樣自處呢?我提出問題,提醒你們注意。”
   這時,祖興周老師從原來教體育、新近改教語文。這班小老師都跟著語文組去聽祖老師的課。聽過後,在小組進行評課,盡是老教師發言。末了,祖老師說:“我也很想聽聽你們小老師的意見。”
   楊茂森說:“我們是抱著學習態度聽課的,所以也提不出原則性的意見,只是在枝節性問題上,我提出一點不成熟的看法,謹供祖老師參考。”
   大家——包括老老師和小老師,都引頸、側耳,要聽他到底能談出個什麽道道。
   他說道:“祖老師隨著講課文、進行思想教育,號召學生‘為社會服務’。我覺得這裏有不妥之處,難道像臺灣那樣的社會、你也能叫學生去服務嗎?你為什麽不明確提出‘為新社會服務’呢?這不僅是一字之差的問題。”
   “出臭相!”祖興周壓抑著內心的沖動,堅持著沈默,靜靜地聽下去。別的老師有的以為是“吹毛求疵”,也有的忖磨著:“不無道理”;但大多数老老師都從小老師初試鋒芒中,感受到了一種咄咄逼人的氣息。内心做活兒:“來者不善、後生可畏!今後不能不提防著點兒。”。
   學校的老教師都是出身於舊社會的老知識分子,黨(這個“黨”字、特表一黨獨尊。平常人們說話,都是省去前綴——“共產”兩個字。潛臺詞是:只有共產黨才叫“黨”)對他們當作前朝遺民予以改造、利用,表面上說,是發揮他們的“一技之長”,從實招來則是“廢物利用”。他們自己也是心甘情願地做一名百依百順的改造客體,盡量展示自己的可利用價值、争相低三下四地賤賣。
   留校生雖也是從舊社會過來的,但畢竟是青年,身上沾染的舊影響、少而淺,同時又接受了新社會的學校教育。所以他們就具有了主、客雙重身分:既難免當客體挨改造的棍子敲打,又要充當主體、作為黨的棍子去敲打老教師。後來的一系列政治運動如思想改造,反胡風、肅反、反右、大躍進、拔白旗。。。。。。直到文化大革命,這班年輕人的基本使命是發揮著棍子的功能,忽閃著眼皮、看著黨的臉色,用對老教師鬥爭的兇、狠來對黨表忠心、討歡心,使這班老家夥本來就不好過的日子,更是如水益深、如火益熱。
   但是,老老師、小老師,作為整體知識分子中的一部分,全然是一堆改造的客體、應變的函數,在黨發動的運動戰中,被牽著鼻子玩得團團轉。今天他鬥人、明天人鬥他。他鬥起人來、左得七奇八怪,人鬥起他來、他又變成個烏龜王八孫。就這樣,主、客體不停地轉換,場景一再變新、情節不斷發展,卒致主體性徹底喪失、被動的功夫賽過狗熊。每逢黨發出什麽號召,一個個、不分老少,都像是在起跑線上撅起屁股、蹬起後腿的蒼蠅見了血,齊聲嗡鳴著去響應:“黨指向哪裏、我們就奔向哪裏”。
   即便狗熊般地在主子面前處處被動、及時被動,叫跑跑就跑跑、叫跳跳就跳跳、叫爬爬就爬爬、叫滾滾就滾滾,把被動的功夫至臻於出神入化、達於登峰造極,還是不能不哀嘆:“思想落後於形勢。千打算,萬打算,趕不上政策變一變。”有的響應黨的號召,學習被黨封為“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按他的教育思想搞教育實驗,被榮幸地評為先進教師。忽然傳下來說,陶行知受到了批判。不僅你的實驗前功盡棄、你的先進稱號被稱為“騙取”,而且你自己還得挖空心思、編造詞句,自己給自己羅織罪名、臭罵自己和自己敬仰的人——陶先生,往臉上摸黑、往身上撲臟水。你覺得自己說假話,已經夠虧良心了。領導和進步分子還嫌你檢討得不徹底,說你是“假批判,真包庇。”“小罵大幫忙。”你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共產黨是從哪兒弄來的這多說辭?
   留校是他們人生這本書的新篇章,雖然這一頁不是自己揭開、而是由黨的手揭開的。周遠鴻對遠自解放以來、近至留校以來所發生的事情,進行觀察與思索,找到了新社會“人生”的、二字真經:“被動”。如果你能對黨保持絕對地被動,那麽,你就庶幾可謂“改造好了!”周遠鴻恍然大悟,原來,被動就是一切,既是改造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還是改造的手段和過程。人既成為狗熊,還要發揮出狗熊難以企及的熊性。人的服從命令聽指揮、與狗熊聽從指揮鞭的號令,雖然都是“被動” ,而人卻是在被動中求主動和主動地去被動的,因此他甚至可使被動性達於出神入化藝術的境地。
   在被動的大前提下,躁動於每人腹裏的主動性,正欲尋隙而出。有一句俗話道得好:“姊妹倆搶嫁妝,各人的心事各人想。”留校生們雖然都接受了被留校的既成事實、而且都表現得歡欣鼓舞,但內心裏誰又能不敲鼓呢?在這六個同學中,思想最先進的是共產黨員常篤真,而心事最重的也數她。
   抗美援朝前、她原本是想高中畢業後投考復旦大學中文系,將來也並不是想當作家、而是想當一名語文教師。但是,由於美帝國主義發動了侵朝戰爭、矛頭直指中國,加強國防建設便成了中國人民強烈的籲求,而愛國青年自然是要為民先鋒;於是,她報考並被批準參加軍幹校,要把青春獻給國防。她除了憎恨美帝、別無怨言,就像花木蘭當年代父參軍的戲詞所唱:
   “今天我不把別人來恨,
   恨只恨突力子興兵內侵。
   若非是突力子興兵內侵,
   女兒我怎能夠遠離家門?
   但願得此一去旗開得勝,
   平了賊、兒回家再孝雙親。”
   ——這也的確是她的心聲。
   後來,她分配到了海軍,根據黨的要求、幹一行愛一行,立志要作一名優秀的海軍戰士,保衛祖國領海。在軍訓中,她經受了肉體的和意志的磨練、知識的和技能的苦學,發揮了一個共產黨員的戰鬥精神。但命運卻跟她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讓她在吃盡苦頭後、給復員了。復員後,她重溫舊夢,想考復旦大學、回歸自己的出生地上海。作為爸爸媽媽的獨生女兒,跟爸爸媽媽團團圓圓地待在一起,好好補償一番由於爸爸早年參加革命、而失落的天倫之樂。爸爸媽媽也正是這樣在期待著。
   這個在革命勝利之後的時期裏,本來是完全應該和可能如願以償的願望,又被留校的決定給化為泡影。當岳校長宣布他/她們留校的一剎那,像一聲晴天霹靂,使她手一發顫抖而將一件塑造精美的“瓷器”嘩啦落地、摔成碎渣。徒嘆無可奈何時,只能寄希望於苦熬三、四年後,如果學校兌現放人的諾言,再作理論了。至於到那時候,真的又會怎樣?甚至,作出諾言的岳校長、自身又會怎樣?也都全在未知之天。與其“想”是自尋苦惱,不如乾脆“不想”,徹底被動化、甘心作浮萍任水漂流。
   她想到了梁乖真。他是剛剛早一點,在暑假前才留校的。黨性要求每個黨員只知有黨、不知有己。梁乖真真的做到了這一點,黨說怎麽就怎麽、讓他留校或讓他升學,腦子裏連個問號都不產生。黨若要他自己選擇,這可就大大地難為了他。他,作為黨的一顆沒有生命的螺絲釘,安在哪裏、就把哪裏的部件給擰得死死地,不容有絲毫的松動。
   常篤真必須考慮自己的黨性了,居然把自己混同於一般群眾,想過一般人的生活,那你還算什麽“特殊材料造成的” ?更何況,一般人的生活就能擺脫了黨的安排嗎?
   最得其所哉的是人家黃愛竹。對於她,不管是直接升入師範學院、或是留校,都是屬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幸运事。所以她肚裏喜滋滋、嘴上樂哈哈,工資一到手,轉身上北蒙市人民百貨公司、買了一雙白色運動鞋和一身藍卡其衣料。她已投入學校參加市冬運會的準備工作了。她負責女隊,連順負責男隊。原來她當隊長時的女藍隊員,現在都半真半假、半莊半諧地喊她“黃老師!”並且故意創造著機會連著、反復喊,讓她應答不及、啼笑皆非。
   
   胡萬義的反應最是稀松平常,簡直是無所謂,主要是看爸爸的態度。爸爸說:“當老師這差事不賴,不用抛風冒雪、能吃頓安生飯,還受人尊重。就這吧,好好幹吧,比爸爸這一輩子混得強。”媽媽幫腔說:“看你爸爸多辛苦!屬雞的、刨找命兒,兩個爪兒不閑。有一次從口外,遠道回來、凳子上都沒留下個屁股印兒,就又一拍屁股出去了。我以為他不停多大會就會回來的,誰知道,他黑不提、白不提一去不復返,又下關東去了。你爹他呀,簡直是個忽閃屁!”爸爸說:“緊不敢打停兒刨找、也才弄個撐不著、餓不著。咱們是‘轆轤一住就畦兒乾’呀!還輪著你打停兒?”
   所以,他家落了個獨立勞動者成分,雖比起工人階級、沒那麽吃香,但比楊茂森的小商人家庭成分、還是強些。他爸爸平時好知足常樂地說:“人家騎馬我騎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後面還有步行的嘛!”這般的生活處境,養成胡萬義心不雄、志不壯,不力爭上遊、但也不甘居下遊。“上遊冒險,下遊危險,中遊保險。”這便是他的做人心態。
   楊茂森一天到晚慌慌不定地追求、八面玲瓏地討好,好像也並非是胸懷大志。他對這次留校的內心態度,也只是看中“教師也算國家幹部”這一點上。經過同步翻譯,想法就變為說法,形成對外的表態是、聲稱:“為黨的教育事業而奮鬥!”但是,他真正的關懷、到底是什麽呢?從他成長的軌跡來尋索,好像他能夠串聯起來的興奮點是討好異性。要是按照黨教導的思維方法,此事就應該從社會根源、階級根源、認識根源、歷史根源來考察,以求其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