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苏明张健评论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2016-12-02

   

   古巴的卡斯特罗终于死了。活了九十岁,而且是寿终,不是被清算处决的。不由得不去抱怨天理何在。一个独裁者祸害国家和人民五十二年,使一个仅有一千万人口的国家,竟然有一百五十多万国民逃离了自己的国家,其中也包括了独裁者的妹妹和女儿。

   记得我大概十多岁还在上小学时,有一天全北京城就像发生了暴乱一样。所有的工厂、机关、学校,全都停工、停课一天,所有的人都去天安门广场游行,并且高呼:“古巴基,杨西诺。”至于这六个字是什么意思,现在实在是记不清了。大概是支持古巴、反对美国的意思。

   想起来也可笑。人们身上流着臭汗,街道上的尘土飞扬,中国的大独裁者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呼吸着尘土和汗臭味,向游行的人群挥手,表达着为世界上又多出了一个共产独裁者的欣慰心情。接下来古巴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国,在中国立即家喻户晓。从此中国人再也吃不到白色的砂糖,所有的副食商店都在卖古巴进口的粗劣低质的黑砂糖,糖中的沙子和杂物还真不少。

   本人在中国大陆生活了四十年,留下的最深印象之一就是:只要中国人倒了霉,就标志着世界上又多出了一个独裁者。当年伊拉克蜜枣摆得满街都是:吃了这种蜜枣,中国人普遍患上了肝炎;紧接着萨达姆这个独裁者上台了;当各个商店拼命推销一毛二分钱一包的阿尔巴尼亚烟卷时,大街小巷到处都可闻到这种臭烟味。于是毛泽东就又多了一个叫做霍查的狐朋狗党。

   当共党宣称它的朋友遍天下时,就意味着不知有多少个国家的人民在遭受着独裁者的涂毒。只是由于中国人经受了太多的共党的血腥,大有自顾不暇之感,所以也就不去注意这些了。其实这些国家的人民遭受着和中国人同样的苦难。

   美国新总统川普说:“卡斯特罗是压迫自己的人民近六十年的残暴独裁者,其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人基本人权的剥夺。”

   习近平这个妄图独裁的独裁者所说的“重要”讲话就完全不同了。他给卡斯特罗的弟弟致电说:“卡斯特罗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 维护了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他在吊唁中还说:“卡斯特罗的逝世也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同志和真诚朋友。”

   本人下愚,但始终不认为中国人民会把卡斯特罗、金三胖子、萨达姆、卡扎菲认作是同志或朋友的。这堆人渣子只能是共党的至亲。本人没去过古巴,也不会去独裁专制国家旅游。但我看到过古巴人受到古巴共党的严密管控的情形。

   我工作的地点是在多伦多的第三十五码头。十多年前,一艘运送甘蔗的古巴轮船停在这个码头两天。每当下午五点钟,加拿大的码头工人下班时,轮船上的弦梯就收了回去。船上有三、四个估计是党的工作者,连喊带叫地把船员轰进甲板下的船舱里。不远处就是多伦多的繁华区,显然是共党不愿意船员们看到的。

   白天双方工人在一起卸船。凡是加拿大工作人员对古巴船员说话时,古巴船员都显出紧张的样子,一边向船上看,一边尽快躲开。当有人请他们抽烟或给他们饮料时,他们也是一边向船上看,一边慌忙拒绝,并赶紧走开,码头上的加方工作人员都在摇头叹息。还有人说,这些古巴船员太可怜,怎么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看着这些船员,我想起了六四大屠杀。加拿大也有共产党,人数不足四百人。他们不想参选当政,因为知道没人会投他们的票。我参加过一次他们的为时三个小时的研讨会,内容是探讨马主义的实践性。他们不承认中国大陆、朝鲜、越南、老挝以及前苏联是社会主义,反而赞扬古巴共产党实行均贫制是社会主义。他们承认极权专制限制了生产力,阻碍了社会进步,但在有限的资源下,古巴实行了医疗养老制、免费教育和住房。仅这些国家福利都是古巴人民几十年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古巴人民享受到了这些福利,但仍然整体贫穷。至于今后如何致富,则是他们研讨的主要内容。

   由于是第一次受邀参加他们的研讨会,所以我仅是听,没有发言。但身受共党暴政的痛苦,以及毕竟通读过马恩列斯毛的全部书和文章,我深知当权力肆意践踏人的权利和自由时,社会必将倒退,生产力必将落后。于是贫穷就必然是个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

   均富是骗人的宣传,均贫则是是事实。平均主义是个似是而非的的悖论,如同公平的说法一样,人的五个手指头长短都不一样,又妄谈什么公平和平均主义呢?况且社会主义的定义就是消灭贫穷。半个多世纪的统治使国家、人民仍在贫困中,这是对社会主义的亵渎,更是对社会主义的反动。

   11月初,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与习近平在北京见面。习近平主动告诉对方,说截止到2013年,已经解决了七亿人口的贫穷问题。到2010年,将彻底让全国人民脱贫。习并且大言不惭地说:“已经做到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水准。”

   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该得什么奖?对汉人、藏人、维族人的多次大屠杀,又该得到什么奖?更何况截止到2014年,中国大陆上的贫困人口是六点五亿,营养不良的人口接近十亿,患有精神和心理疾病的人是一点七五亿。30%的人口患有肝炎。由于全面的污染和有毒食物,致使10%的人口患有癌症和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艾滋病患者人数占到人口的百分之一,性病患者占人口的百分之二。由于共党把原本是国民福利的医疗保健事业,改革成了产业化,致使亿万人口因病返贫。更不要提至今仍有1.3亿中国人在挨饿。

   在共党的编年史中,1956年是个关键的年头。共党有预谋、有组织地自1947年开始的土地改革,及到进城后的抢劫、没收私人财产,直到1956年的工商业改造为止,共党成功地对农工商三大行业的彻底抢劫结束,其直接后果是造成全国民众的一片赤贫。通过任何手段去制造全民贫穷,就是共党这帮东西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无论是加上个“初级阶段”,还是加上个“特色”,都是对社会主义定义的强奸。

   习近平似乎是刚知道社会主义是消灭贫穷。所以近几个月来,他几次提到了使多少中国人脱贫的话题。这里就大有学问了。以中国大陆上的人口计算,应就业人口至少十亿。但自2008年至2015年的八年间,无业、失业、就业不足的百分比占到了53%。也就是说,五亿多人无工作;再加上一亿多被扒了房、圈了地而又上告无门的冤民。

   不要忘记,中国大陆的年GDP不过是每年二十多万亿。共党报出的四十几万亿、五十万亿的年产值完全是灭亡前的胡浸。人年均GDP不过两千多块钱,人年均收入不过两千块钱。即使是全民依然贫穷,这里依然不存在公平或平均主义。因为权力阶层要享有特权,还要为满足兽性的物欲去贪污腐败,又怕受到人民的清算,还要把脏钱卷逃到外国。

   仅到2014年为止,共党狗官卷走的全民财产总数高达四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三十万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脱贫的机会何在?共党又是如何让人民脱贫?为什么至今没有一个已脱了贫的人站出来歌颂一番呢?即便脱了贫的人,要到致富则又是一段长长的路要走。更何况脱贫或致富都是个人的意愿以及一个人的本能,根本无需政权或什么人去促使、鼓动或激发。

   习近平则更是走板,说出了“让”七亿人脱贫的话。这就说明了1956年全国人民一片赤贫的结果,是共党造成的。

   1959年开始的三年半大饥荒,是共党让五、六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的。现在习近平大发皇恩浩荡,要“让”全体国民在2020年脱贫,那么请问习近平,又将在什么时候“让”脱贫的国民返贫呢?这个“让”字的使用,完全否定了人本,否定了人的自然属性。也就是把中国人当做奴隶,一切服从奴隶主的意愿,想让中国人怎么样,中国人就得怎么样。这个“让”字不仅仅是反应出习近平的文化程度之低,更由此可以看出他的狂妄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

   我不记得马主义中有任何关于经济的论述。同样,恩、列、斯、毛们的主义思想中,也不曾有过经济方面的论述。但加拿大共产党肯定地说,马主义里确实有关于经济的观点。我不敢与他们争论,理由是共党以谎言和欺骗著称于世,当然篡改马主义的书也是拿手好戏了。

   任何一种新思潮的出现,往往就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发现并倡导,但时间是检验新思潮的标准。两千五百年前由古希腊产生的自由主义思潮,至今不但没有衰落,反而成为了读书人的目标和做人的方向和标准。时间证明了自由主义是个真理,三、四百年前产生于基督教的社会主义思想也是如此。

   凡是思潮、理想主义,哲学观点以及个人信仰乃至宗教,千万不能被权力结合或收买,否则立时就变味或者成为权力的敌对思想。这在古今中外有着举不胜举的实例。反之,所有的专制独裁者和极权主义者从来发明不出任何理论、思潮或哲学观点。它们所能发明出来的,就只有个人崇拜,和装神弄鬼的自我造神。这也被古今中外的所有事实证明了。

   然而历史好像不太被后来人重视,于是古圣先贤说的“以史为鉴”就变成了空洞的口号。所以后来不断出现的新思潮、新哲学观点、新宗教、新信仰,为了尽快推广以说服民众和争取更多的信徒,都走上了与达官贵族和权力支持之路去得以发展。而最终的愿望则是成为国教,其结果就是政教合一的极权政权。

   在中国的历史上的佛、道两家,由于互相争取权力之宠而相互排斥,曾引起过几次的灭佛、灭道的大事件;西方基督教与权力的结合,造成了欧洲近千年的黑暗时期。西方人明白了这种危险性,于是提出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用现代的话说,就是鬼神的事归鬼神去管,世俗的行政权力由世俗的民众去管。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在国家行政事务中,不允许宗教信仰掺杂进来。

   但东方人似乎至今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于是给了共党可乘之机。它们在批判一切的做法下,又力图去篡改、歪曲一些它们认为还有利用价值的思潮、观点、宗教、信仰乃至邪说,以争取共党当政和存在的合法性。

   习近平提出要把马主义中国化,就是要把马主义立为国教,以维持极权统治。但此一时毕竟不再是彼一时了。再者,共党高喊马主义,共党自己又有几个人了解、赞同马主义的?更何况十六、七亿的中国人,又凭什么要接受马主义?马主义给共党带去了丰厚的权力欲和物欲的满足,可带给人们的又是什么呢?

   无论在精神、心灵、还是在物质上,除了永无终止的悲哀和痛苦以外,就是见不到任何的前途和希望。习近平认为共党“已经做到了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水准”,可见共党也想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可是又解释不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流亡海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正在共党的监狱里。难道习近平想借得和平奖的机会,卷款外逃,或者也蹲共党的大狱?这倒符合了全国人民的心愿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