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shenmecaishiminzhu
·提请世界各国人民注意不要担心特朗普和习近平两个独裁者的阴谋得逞
·支持柯米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公开透明听证会
·特朗普之所以支持佩洛熙担任议长是因为他们俩有共同利益
·美国两党议员们必须要通过保护穆勒检察官法律
· 老布什去世全美降半旗悼念
· 习特会 中美同意停止互征新关税争取90日内达成协议
· 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谈判良好 习近平:协商处理
· 【G20习特会】央视:2019年不会实施25%关税
· 川普前律師柯恩盼免坐牢 老爸求情「別拿走我的氧氣」
· 国际奥委会将设立人权委员会
· 川普莫斯科盖房 拟赠给普京豪宅
· 活动人士:北京成功将维吾尔人描绘成“国家公敌”
·特习会今天吃得好谈得好吗?
·最分裂的一次G20峰会
·美智库报告:华利用各种手段侵占美国有利技术
· G20大合照受冷待最角落 沙特王储影完即闪人
·民主黨人趁機轟川普 確保穆勒調查繼續
· 峰会前夕VOA专访特朗普:“我们谈论的大话题是贸易”
· 科恩律师认罪,涉俄调查的新拐点?
·美智库报告:精准回应中国渗透
·G20国峰会上川习自称取得会谈成果是睁眼说瞎话发生自欺欺人的骗子
· 涉希拉里通俄 FBI突查克林顿基金会举报人
· 前律师科亨:特朗普知他曾与克林姆林宫接洽
· 川普前律師柯恩盼免坐牢 老爸求情「別拿走我的氧氣」
· 莫斯科建案/傳川普大樓完工後 擬送一戶閣樓給普亭
· 莫斯科旅館建案 律師稱川普說詞與柯恩一致
· 民主黨人趁機轟川普 確保穆勒調查繼續
· 柯恩認罪:為「1號人物」對國會說謊
· 德国提出这一要求竟被美国拒绝
· 科恩律师认罪,涉俄调查的新拐点?
·民主党人趁机轰川普 确保穆勒调查继续
· 川普:付2女封口费是私人交易不是非法的政治献金
· 通俄門/柯米眾院作證 川普:創國會單日撒謊最多紀錄
· 通俄門/川普污點洗不清 特別檢察官穆勒越來越逼進
· 通俄門/民主黨:川普若付緋聞封口費 卸任就要下獄
· 弹劾关键证据出现 川普或面临牢狱之灾
· 美民主党重量级议员:可能弹劾特朗普送其入狱
· 美民主党重量级议员:可能弹劾特朗普送其入狱
· 美媒:特朗普女婿教沙特王储应付卡舒吉危机
· 白宫4个关键职位换将意味着什么
· 川普团队甚至白宫都面临严重危险
·傳與川普談不攏 他拒接幕僚長 總統已考慮另兩人選
·川普喊清白 但支付緋聞封口費 已經
·土耳其寻求引渡卡舒吉案嫌犯沙特拒绝
·川普危險了 穆勒備忘錄揭大選期間 與俄國確有往來
· 通俄门调查川普巧妙避答封口费一事
· 卡舒吉案:库什纳支招 沙特拒绝土引渡要求
·穆勒的佛林量刑文件有爆炸性文字 川普怕了?
·坚决支持加拿大当局把华为董事孟晚舟引渡给美国接受审判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维族男子遭遣返被关押 德禁止遣返维族难民
·不甩川普 參院通過兩決議案訓斥沙烏地
·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被判三年监禁
· 一维族难民遭德国遣返后 被中国指控分裂国家
·捲入通俄門將拍紀錄片 川普前顧問出獄進軍好萊塢
· 川普坦承担忧遭弹劾 凭一点仍有恃无恐
· 川普若付绯闻封口费 卸任后就要下狱
· 美众议员约霍:我告诉中共高官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
·库什纳与沙特王储“交情”引美政界担忧
·美司法部详解为何反对让孟晚舟保释
·CNN:川普擔心被彈劾 因有「實
· 通俄案即將揭盅/兩黨44名前參議員投書 籲同仁捍衛民主
· 博讯头条:明年“大事”不断 “维稳”形势严峻
· 高盛专家:美中谈判不会有结果加税已成定局
· 美加共同承诺公平依法对待孟晚舟
· 我知道怎么砍:土耳其再释卡舒吉案录音
· 一手拿美国钱一手替中国搞科研 “千人计划”再惹争议
· 美国公布提高中国产品关税新时间:3月2日午夜12:01
· 美参院听证:中共是美国和世界的最大威胁
· 美议员:报复加拿大 凸显中共问题严重
· 中方想达成重大协议 川普:很快会发生
· 川普与中国对话收获大 将有重要宣布
· 特朗普得意中国让利 贸易战息兵有望?
· 川普兩門神「解甲」 通俄調查逼近白宫
· 川普就職典禮逾
· 川普搧风点火 恐烧到自己
· 連兩記重拳揮向川普…參院譴責沙烏地
· 「全盤否認→柯恩做的」 封口費說詞 川普一變再變
· 厄瓜多尔背负巨债参与一带一路
· 塔里木油田发现千亿方级凝析气藏
· “一手拿美国钱 一手替中窃密” 千人计画再惹争议
· 【通俄门】传媒民调:62%美国人唔信特朗普讲真话
· 英国叫停“黄金签证” 全世界都开始围堵中国富人?
·美国人对经济变得更悲观 特朗普支持率下降
·惊传王毅妻子惨遭加拿大拒发签证
· 美军重大失误 1500名平民遭炸死
·孟晚舟事件:川普表态干预司法独立了吗
·加州最高院首席大法官退出共和党
· 土耳其:特朗普已同意遣返伊斯蘭神職人員葛蘭
· 前法司法部长 : 黄背心运动是真正的人民起义
· 美州法官办了特朗普无法办成的事 裁医保违宪
· 法国黄背心要求设立“公民建议公投”
· 欧记健保遭判违宪民主党气疯川普乐歪
· 新疆兵团维族高官卡德尔落马
· 俄反对派启动“普京名单”项目以推动西方更严厉制裁
· 中国被列入开战目标 美国斥巨资
· 川普被打脸 相信他讲话的民众不到3成
· 科恩获刑后发声:特朗普怕影響選情 对封口费全知情
· 川普若付绯闻封口费 卸任后就要下狱
·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被指策划绑架土耳其政变嫌疑人
· 美驻土耳其大使馆外发生爆炸致2人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21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6/12/201612212044.shtml#.WFqpotIrIdU
   


   
   
   
    很多人对特朗普主义和欧洲本土主义运动的兴起的反应是阅读历史,尤其是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他们这样做是对的。除非故意视而不见,否则不可能看不出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我们目前政治梦魇之间的相似之处。
   
    不过,30年代并不是唯一一个能给我们提供教训的年代。最近,我读了很多关于古代世界的书。我必须承认,我这样做最初只是为了娱乐,为了逃避日益糟糕的新闻。但我不禁发现,目前的情况有点像罗马的某些历史,具体说是罗马共和国崩溃的故事。
   
    我的体会是:当强大的人物开始违背政治规范时,共和体制并不能抵制专制。出现这种情况时,即使依然保留共和制的表象,专制依然会蓬勃发展。
   
    首先,罗马的政治是雄心勃勃的男人们之间的激烈竞争。但是,在几百年的时间里,那种竞争受到某种似乎不可打破的规则的约束。阿德里安•戈兹沃西(Adrian Goldsworthy)在《以罗马之名》(In the Name of Rome)一书中写道:“不管对个人来说,赢得名声以及为自己和家族的声誉增光添彩是多么重要,都必须永远服从于共和国的利益••••••没有哪个失望的罗马政治人士寻求过外部力量的帮助。”
   
    美国过去也是这样,多名著名参议员宣布,我们必须“把政治分歧留在国内”。但是现在,我们的候任总统公开要求俄罗斯帮助抹黑自己的对手,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的党派的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一项新的民意调查表明,共和党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赞赏程度急剧上升,尽管——或者更可能的情况是,正是因为——俄罗斯的干预在美国大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点已经很清楚)。赢得国内政治斗争是唯一重要的事,共和国的利益可以被牺牲。
   
    那么,共和国的结果是什么呢?众所周知,罗马从共和国到帝国的转变从未体现在文件上。按照官方的说法,罗马帝国依然由元老院统治,只不过,它在所有重要事项上都碰巧服从皇帝,而这个称号最初的意思只是“指挥官”。我们可能不会走上同样的道路——虽然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这一点,不对吗?——但是,保留民主形式、摧毁民主实体的进程已经开始了。
   
    想想北卡罗来纳州刚发生的事吧。那里的选民明确地选择了一位民主党州长。共和党的立法机构没有公开推翻这个结果——反正这次没有——但是,实际上剥夺了州长办公室的权力,确保选民的意志实际上无关紧要。
   
    把这种事与剥夺或者至少是不鼓励少数族裔投票的持续努力结合在一起,可能会制造出实际上的一党制国家:保持民主假象,实际上操纵选举,让对方永远无法获胜。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问的不是为什么白人工薪阶层选民会支持那些会采取伤害他们的政策的政客——我会在以后的专栏里谈论这个话题。我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政党的政治人士和官员们似乎不再关心我们过去所认定的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让我说得清楚一点:这是共和党的问题,并不是什么“两边都在做”的事。
   
    所以,背后的动力是什么?我认为,并不真的与意识形态有关。据说,主张自由市场的政治人士已经发现,只要找到合适的权贵,权贵资本主义就没有问题。它的确跟阶级斗争有关——在穷人、中产阶级和富人之间重新分配财富一直是共和党所有现代政策的一个主题。但是,我认为,攻击民主制度的直接动力是简单的事业至上主义,来自那些党政官僚,他们身处的体系由于不公正的选区划分、不可动摇的党派忠诚以及大量的富豪财政支持而不受外界压力影响。
   
    对这些人来说,服从党的路线、维护党的统治是唯一重要的事。如果说有时他们似乎对任何质疑他们行为的人充满愤怒,呃,那是奴仆被人指责奴颜婢膝时的通常反应。
    所有这些澄清了一点:美国政治的弊病并非始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像罗马共和国的弊病也并非始于恺撒(Caesar)。民主根基已经腐烂了几十年,而且我们不一定能恢复过来。
   
    但是,如果还有任何拯救的希望的话,那就必须先从清晰地认识到现在的情况是多么糟糕开始。美国民主正处于危急关头。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3382044
(2016/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