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不知逃向何方
   那是2008年的春末夏初,距离高考还有10天左右。我没想到,那是我今生最后一次见到他。
   
   那一天,陪伴我整整20年的父亲,被上帝接回了天家。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天崩地裂、撕心裂肺。
   
   我的心里对那个并不认识的上帝充满了无数的疑问和抱怨。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地在幸福中慢慢长大,可是顷刻之间,一无所有。而我感受到的,却是人世间无尽的嘲讽和冷漠。
   
   那时候,我只是偶尔跟着父母一起参加主日聚会;顷刻间一无所有的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唱着自己会的那两首歌。我也不会祷告,只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背诵着主祷文。我没有依靠,只能去依靠那个很陌生的上帝。
   
   面对突然的变故,感叹人情冷漠;面对落魄的人生,我落荒而逃。却不知该逃向何方。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我的妈妈,不知道以后的人生会是怎样。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真地了解我,更没有人真正地懂我,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缠绕着我。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如同山间的薄雾,都无法来满足和弥补心里的缝隙;我游走于一个悲伤的世俗和无助的梦想边缘。
   
   我从未感觉到过上帝的爱,我不知道上帝在哪里,不知道人们素日里常说的上帝到底是谁?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离上帝很遥远
   9月,大学报到的日子如期而至。
   
   没多久,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不会笑。我开始对着镜子练习各种各样的笑,有时会用手捏一捏僵硬的脸,只是为了跟新同学好好相处。我整日奔波于各种社团活动和学生会的工作中,在表面的活跃背后,内心却有极深的空虚和不安全感。没有人知道,在多少个夜晚我偷偷流下眼泪,却又不敢出声哭泣,也没有人知道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无望。
   
   第一次来教会,是在2008年的国庆长假之后,我坐在教会后排的角落里。父亲去世之后,我就像蚕蛹一样,用蚕丝把自己捆绑、封闭起来。没有什么人、什么事值得我信任,让我可以敞开心门。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稻草堆团契的情形。那天,秋日的阳光打在身上,Liz学姐领我去团契的路上,告诉我说:“她现在离了上帝不能活。”而我的内心却嘲笑她“神神叨叨”,却不知几年后的我,带学弟学妹来团契时,也说出了同样的话。
   
   那时已经来到团契有一段时间了,每周都按时参加主日,一是团契的氛围让人很舒服很有安全感,二是打发无聊的周末时光,但上帝离我还是那样遥远。
   
   
   我遇到了他
   一直到两个月后的感恩节。那天,团契特别准备了感恩节晚会,弟兄姊妹站在前面带领敬拜,坐在角落里,我却泪流满面。那是从父亲离世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好”和“幸福”,那一刻,我有了从未体会过的喜乐。就这样,我被上帝的爱包围,他用爱来安慰我、鼓励我。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所经历的那份美好和奇妙,沉浸其中不想离开。对他的爱和奇妙,我的心发出惊叹!
   
   我清晰地记得那首歌的名字——“爱的色彩”。在这之前,我的生活是黑白色,是无望、悲伤的,是黑夜里充满眼泪的。但是,从遇到上帝开始,我看到的是色彩斑斓、如同彩虹般绚丽的生活,充满了喜乐、盼望。我清晰地知道,这一刻我遇到了他,而不再是风闻有他!
   
   从感恩节后第2天开始,我一早就到团契参加早祷。整个冬天,直到放寒假,每天早上6点钟,我出门,唱着赞美诗,风雨无阻,完全察觉不到北方冬日清晨的寒冷。现在想来,我仍旧怀念那份起初火热的心。
   
   
   人生刚刚起航
   12月,学院要主办圣诞暨元旦晚会,没想到,学院的晚会与团契的圣诞晚会居然定在了同一天。经过几轮筛选之后,我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是学院晚会的主持人,但我也不想错过团契的圣诞晚会。于是,我跑到团契,申请可不可以把圣诞晚会提前或者延后举办。我想,毕竟学院的规模太大,如果改时间也要劳师动众,不如团契改时间更方便,而且团契的日期也只是初定而已。当时,我得到的回复是“祷告”。
   
   我跪在上帝面前,第一次为一件事情祈祷。几天后,我收到学院晚会延后的通知。与此同时,我接到了学院晚会换主持人的通知,失落的我跑到上帝面前委屈地哭泣,却没想到,我却成了团契圣诞晚会的主持人。那晚的团契聚会,我站在台上作见证,满怀感动和喜悦的眼泪奔涌而出,我终于感到自己是一个有家的人了!
   
   这一切,只有在上帝的手里才会这么不可思议。我第一次明白,原来那位天上的父亲早就已经安排得如此圆满。
   
   圣诞节之后,Liz姐说团契打算换一届新的小组长,一共3位大一新生,竟然包括我!三人中,只有我是初次接触团契,不仅没读过一遍圣经,连赞美诗都没有几首会唱的。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变成了小组长,一直服侍到大学毕业。
   
   正是从这些服侍开始,我经历了生命的破碎和更新,对他的爱,我一次次地发出惊叹,在他的里面我拥有了真正的喜乐和盼望。我才发现,他的里面是那样的宽广,而我的人生才刚刚起航……
(2016/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