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高要詩人陸鏢章雜記]
橘绛轩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農曆戊戌年八月十五十六於悉尼對月詠懷
·搞垮委內瑞拉國的幕後推手實乃中共
·攜首瞻赴珀斯旅途中和詩友疏約
·塔斯馬尼亞觀覽亞瑟監獄感
·見証外甥碩士畢業典禮
·文貴機上重大爆料
·朗赛斯頓入宿
·品嘗生蚝
·風景
·神機妙算
·外資成批撤離
·黑客駭客為黨服務
·川普乃美國人民好領導
·兩個全球國際組織信譽破產
·匯率樓市海外資產皆是海市蜃樓
·卡瓦諾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幫助美國政府認清中共文貴先生功不可沒
·金盾與天網工程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網面臨坍塌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有可能像王健被幹掉
·人民幣兌美元將堪比蘇盧布一瀉千里
·孟宏偉的下場即中共黨員的下場
·美國一定將會出兵保護臺灣
·孟宏偉之妻未飲孟婆湯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中共無法無道無義無恥統治中國
·十月十八盯人民幣兌美元離岸盤有感
·沙特名記卡舒吉被沙特特工于領館中殘殺
·民眾貧富懸殊根源乃中共邪惡本
·串燒中美貿易戰人民日報之發文標題匯總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被憂鬱跳樓死
·奉勸中共體製内盗國贼的眾帮兇
·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之秘訣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
·羅馬並非一日建成
·此句百聽不饜
·陽痿因由
·作空
·兌現承諾
·感謝日本援助
·要麼移民要麼自殺
·中共其實害怕文貴不已
·有問中共官場緣何自殺成風
·落後國撒幣文明國撒野自國撒謊
·郭文貴乃中國近現代史屈指可數英傑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聯邦調查局長表示中國乃美國反間諜頭號
·孔慶
·中國外債占外儲余額百分之六十
·國家級之謀殺國際級之犯罪
·無時不刻你都在被監視
·奇葩國度盛開奇葩
·民財國產黨產
·中期選舉
·自由
·一夜之間
·非法赴美生娃
·海外國人生態素描
·中國大陸百姓貧困眞相
·美國叛國賊聯手中國盗國賊
·白宮對華爾街親共大亨嚴厲警告
·嚴厲限制嚴厲審查嚴防死守蘇聯覆亡
·數百萬企業倒閉大規模失業竟称回鄉創業
·郭讓世界形成對邪共新的共識并形成反共聯盟
·這一句温暖的話語令人心潮起伏淚流滿面
·一带一路就是一條縮頸带一條不歸路
·寫在王健死與海航真相發佈會前
·郭文貴新聞發佈會圓滿成功
·最後機會就是結束中共
·中共自知是個壞種
·中國台湾大選
·絕不低頭
·問答
·勝券在握
·宣傳適得其反
·斷後行動即將展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要詩人陸鏢章雜記

   丙申年九月十五日,於恭迎香港前政務使司陳方安生女史與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先生的茶宴席上,余與陸先生鏢章再度重逢。席間陸先生贈書兩冊,其一為《甫草居詩集》,裝幀精美,古色古香;其二乃《唐宋詩入門》,精巧玲瓏,便於查校。囑余作文以記之。

   

   余展冊夜讀,輾轉反側,細思量悉尼詩詞協會乃藏龍臥虎之地,鳶飛魚躍之處,前輩師長大有人在,後生豈敢妄加置喙,故聊附筆墨,略記余與陸先生交往二三事。

   

    壬辰年,藉由印尼凡夫文友介紹,得以乘火車隨行,同往位於悉尼內西區之稻香茶苑,與悉尼耆老詞作大師趙大鈍先生以及一眾詩友相識。那日,陸先生頭戴禮帽,白色西裝,濃眉闊目,氣宇軒昂,在一座或休閒服或唐式裝的襯托中,格外引人注目。蓋因彼時余尚不明粵語,未知何故他翩翩晚至,便如同《紅樓夢》裏寶黛初見時鳳姐那一聲:“我來遲了!”,印象頗為深刻。

    唇齒間茶香醇厚,席宴上點心可口,余興高采烈,即席賦“詩”一首,直如席間敬請趙老改詩的一眾,急匆匆揮就四行,恭敬敬等待萬分,呈與趙老。趙老時年九十四高齡,清臒挺拔,精神矍鑠,轉瞬之間,墨筆一揮,贈“無有韻”三個大字於紙上,余尷尬非常。

   余誕於文化大革命紅潮氾濫之時,時值毛逆當道,中華文明與傳統隳毀殆盡……上無因緣得識觀止文字,下無機由涉獵歌賦詩詞。鎮日裏:紅旗翻卷如潮,紅歌高亢嘹亮,紅舞棱角鏗鏘,紅書振臂揮動,紅叉時隱時現……余單名——紅,亦乃江山照眼,東風戰鼓之歷史見證。自啟蒙起,耳聽“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從識字始,口頌“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那些散不成詞,律不成韻之語錄歌曲,充斥於每粒細胞,溶化在每滴血液……生來造化如此,能有韻腳才怪!偶爾也曾聽聞諸如“……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之詞句,但見周圍一眾每念至此,皆掩口竊笑……大人們因何竊笑,余不得而知,直覺不善,便不再過多言語。也曾聽得《念奴嬌/鳥兒問答》,中有“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這回輪不到大人們竊笑,余早已放聲大笑且笑得天地翻覆矣!

   陸先生鏢章恰緊鄰余座,探看觀之,輕言釋語:“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做七言詩若不通平仄格律,最好不要標明七絕七律。”

   陸先生這一語,令余茅塞頓開,不由五衷銘感。

   

   其後,余攜子再往,陸先生革履西裝依然,於一眾詩友的切磋研討中,不時插話,釋疑解惑,他特地將五言七言律詩絕句基本體式列印並裝訂成薄頁贈余及諸位詩友,平起仄起,簡明易記;入韻不韻,明瞭清晰。返家途中,犬子深沉入夢,得暇逐頁細讀,倍覺方便。再其後,余兼顧工作與家庭,業餘寫作,參與澳華文學網上有關“文學到底是何?”之研討會,夜以繼日,勞作非常,無暇再往稻香茶聚。

   

    癸巳年,余受命悉尼新州作家協會會長田地,編電子版刊物《南洲沙龍》。每月一期的刊物,佔據了不少時間與精力,使得閒暇一少再少,寫詩由是成為靈感閃動後思如泉湧時或潑墨或塗鴉之舉。彼時陸先生常有詩作配上照片經email函來,恭請雅正。大抵陸先生已經退休,養花蒔草,品茶吟詩,猶如臥龍崗散淡之人,而余則忙碌三餐為斗米折腰……得以在忙裏偷閒再偷閒的些許片刻裏讀之賞之,如此這般,也不失為人生一件雅事。

   

    甲午年某月,讀罷某詩後鬥膽回函陸先生,乃建議稍微改動個別詞字,余不知其中盪蕩二字是為同字寫法有異,陸先生回函直問:識字否?

   余再度尷尬非常。

   

    余少年偷翻家中書櫃,得見大部頭前蘇聯專著《法醫學鑒定》,焦黃的紙頁上,似曾相識卻又未盡相識的字體異常引人入勝,連猜帶蒙地磕磕絆絆地讀下來,竟然無師自通正體字;亦曾翻到過《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儘管封面及扉頁上劉少奇三個字悉數被劃上了紅叉黑叉,卻愈發地吸引人讀下去,於是得以補遺正體字。回到學校也曾試著將正體字寫在課本裏,寫入作文中,卻每每被老師毫不客氣地劃上大紅叉和大紅圈,罰寫百遍簡體字並勒令改正。正體字,曾經距離余那麼地近,卻又距離余這般地遠。

   陸先生這一問,猶如醍醐灌頂,更覺學海無涯,藝無止境。

   

    同年,余加入悉尼詩詞協會,某次協會講座會上,忽接陸先生來電,皆因久未聯繫,略覺突兀,余移步室外,聽其究竟,方知他剛剛讀罷王亞法先生的新作《半空堂雜談》,對余續貂狗尾之後序中結語一詩稱讚有加。

    陸先生這一贊,為余平添鐵杵磨針之恒心,藝海橫渡之動力。

   

    白駒過隙,匆忙之間又是一年,欣喜地看到陸先生兩冊書同傳,余真正為其高興也!

   

    丙申年十一月初三於橘絳軒

(2016/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