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匣子说话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黑匣子主义认为,高勇这样的政治流氓居然能当省高等法院院长,再一次清楚不过地证明了毛共匪帮武力劫持下的中国大陆根本无所谓“法律”,也无所谓“政治”,而只有“魔律”,只有“屁的政治”!
   (请点击参阅: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9/hxz/2_1.s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个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贺卫方给河北高院高勇院长的信和高勇的回信

   
    尊敬的高勇院长:

    不久前,我接到了一个很意外的电话——来自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她解释说一家北京的报纸记者到她家采访,把我的电话告诉她。她向我诉说:儿子的冤案至今没有一点消息,谁也不管。奔走呼号已经五年了,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她和老伴心情很糟。她反复地说,希望我能够继续帮助她。
    放下电话,我的心情也很沉重。高院长,也许您知道,我为这起案件已经发出多次呼吁。这样一起经过那么多媒体报道的冤案,居然一拖就是五年,我不知道究竟卡在哪个环节上。高院长,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是聂树斌案件的终审与复核机关,如聂树斌确系冤杀,那么贵院就是冤案责任的直接承担者,是无法推诿的。同时,那位承认实施了杀人犯罪的王书金也已经河北高院二审,2007年7月31日审理,至今已两年有半,仍无结果,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一百九十六条对于二审期限最长不超过两个半月的规定,贵院作为国家司法机关,公然违法,更是无法理喻。贵院这样无休止地拖延下去,难道说就能把这么大的冤案给拖没了?
    年关在即,很快到4月份,就是聂树斌被冤杀的十五周年忌日。高院长,我不知道能否通过您和其他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共同努力,在这样的时刻,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让死者的冤魂得以安息,让张焕枝和她的老伴能够从我们的法院和政府那里得到公正,让国民能够重树对于司法正义的信心?
    又及:我查贵院的官方网站,你们的信息似乎从2006年7月起就没有更新。不知道这是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贵院某些管理者希望时间停滞的心态?附上2010年2月1日的一张截图,聊作佐证。
   
    祝福
    春节快乐,身体健康!
    贺卫方(北京大学法学教授)
    2010年2月3日
   
   
    贺卫方教授:

    你给我的信早已收到,但政务繁忙,未能及时回复,还请理解。你也算国内有名的法学教授,但我看信后深感对你的同情,你知道我年纪与你差不多,为什么我能够做高院的院长而你始终只能做个教授吗?你太不懂政治了!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是稳定,稳定压倒一切!我们需要的政权,政权压倒一切!法律必须为稳定服务,为共产党服务,为政权服务,否则我们和西方那套有什么区别?你所讲的聂树斌案我们早已知道,但怎么处理是个政治问题,怎样让老百姓服从法院就应当怎样处理,怎样有利法院威信就怎样处理,怎样稳定就怎样处理!我已经手下留情,没有急于批评你们,反正再过几年我离任后,相信后来人比我们一智慧。自古以来,一将成名万骨枯,这个道理你懂吗?一个聂树斌算什么?我们从红军打AB团开始,到文化革命死了几千万,连国家主席都死了,都要认真去平反,我们还能执政吗?再说了,人都杀了15年了,现在纠正有什么意义啊?只会激起人民对我们不信任,只会破坏稳定,只回给西方那些人口舌!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吗?枉为教授!
    你就只管教你的书罢了,不要掺和这些事,否则是危险的!你的思想已经滑到西方资产阶级的一边去啦!希望你好自为之,并劝劝张思之他们,一把年纪了,要保护自己啊。实在太忙,请老杨代复!
    祝 快乐
    高勇(杨建生代笔)
    杨建生声明:本人看高院长太忙 所以代其回信,属无因管理之举。如不合高院真实意思,责任有本人承担。
    2011-9-8
   

此文于2016年12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