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知熠语录(之二)]
郭知熠文集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二)
   
   

   作者: 郭知熠
   
   
   (二十四)
   
   有些人举例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并将此作为爱情中没有比较的例子。 可是,既然在情人眼里“西施”都出来了,如何这不是比较?!郭知熠真被搞糊涂了。 在你的眼里你的恋人美貌超过西施,也就等于说超过了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这还不是一种比较?!!!为什么你感到幸福,正是因为你的比较,你觉得你的恋人美如西施。如果你觉得你的恋人是一个丑八怪(哪怕你的恋人实际上非常非常美),你会生出幸福之心来???
   
   当然,这种比较是无意识的。有些在恋爱之中的人大叫: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我不要江山啊!我不要江山啊!(你别说,世界上真有要美人而不要江山的人。)那么,他就在无意识中将他自己与全世界的人作了比较。所以,郭知熠说,在爱情中的比较是非常有“个性”的。这也是为什么失恋的痛苦往往非常强烈的缘故。
   
   《知熠语录》: 摘自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写于2009年12月29日
   
   
   (二十五)
   
   可能性验证是指主体感觉到与客体之恋爱是可能的。比如,鲁迅曾经提到过《红楼梦》里的焦大不可能爱上林妹妹。为什么焦大不可能爱上林妹妹? 鲁迅的解释是因为他们之间的阶级性差别。也就是说, 焦大和林妹妹处于不同的阶级之中。这个解释是完全错误的。
   
   郭知熠的解释是焦大不可能通过对林妹妹的可能性验证,因他不会认为他与林妹妹的恋爱是可能的。因此,他就没办法爱上林妹妹。我们在后面对这个问题还要做更加深入的讨论。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二十六)
   
   这一段真的很有意思,笔者每一次读到这里都想笑。这个有意思的人物就是曹操。当许攸来投靠曹操的时候,曹操正焦头烂额,巴不得哪里出现一点奇迹。一听说许攸来投,就象快淹死之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时操方解衣歇息,闻说许攸私奔到寨,大喜,不及穿履,跣足出迎,遥见许攸,抚掌欢笑,携手共入,操先拜于地。”其殷勤和渴望已无法克制。
   
   另一节有意思的地方是曹操的诡诈,简直让人忍俊不住。许攸问曹操军粮还有多少,曹操撒谎,说还可支一年;许攸表示不信,曹操就说还有半年的军粮;许攸假装生气了,责怪曹操对他不信任,曹操就说军粮还有三月,我想曹操此时的样子一定非常诚恳;许攸还是表示不信,说难怪别人都说曹操奸诈。曹操就只好苦笑地解释说,兵不厌诈嘛。于是,曹操附耳低声告诉许攸,说实不相瞒,军中止有一月之粮。如此诚恳,如此诡秘,我想人人都会以为曹操这回说了实话。哪知道曹操这一次还是在撒谎。曹阿瞒之诡诈自然无人能比。
   
   当然,这也正好表明了曹操的防金刚。曹操用人时会用人,但他也是时时刻刻都在防人的。也许这种防人甚至在他的潜意识里,曹操不需要任何准备就可进行他的防备工作。
   
   《知熠语录》: 摘自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写于2006年9月26日
   
   
   (二十七)
   
   我们再次强调一下, 爱情的产生首先是因为我们的需要向爱情领域渗透的结果,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正确的结论,甚至好像与我们对于爱情的理解相抵触,特别是对于那些爱情上的浪漫主义者来说。
   
   但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 这正是这个理论真正深刻的地方。 这个看起来非常世俗的爱情理论却能够解释爱情的纯洁性,爱情的疯狂性,这是其它的任何理论所无法办到的。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二十八)
   
   虽然毛泽东一生也没有自封为皇帝,但是毛泽东在他的后半生中,特别是在他的最后的岁月里,他的权力, 他所受到的崇拜,甚至超过了一个封建皇帝。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写于2010年05月26日
   
   (二十九)
   
   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恐怕他的诗作是别有用心的人们永远也抢不去的。因为他们不配!他们不配其气势,不配其才华,不配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的伟大胸怀。
   
   让我们再来欣赏一遍毛泽东的这首千古绝唱: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知熠语录》: 摘自《闲话毛泽东:《沁园春•雪》究竟出于谁手?》 写于 2004年12月13日
   
   
   (三十)
   
   何以由性器官的相互接触, 一个人能感到极度的快乐? 为什么独独是性器官? 为什么快乐与繁衍后代必须永久性地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愈仔细地思索, 我就愈强烈地感觉到造物主之存在. 性器官的极端快感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造物主所预植的. 也就是说, 造物主为了让人类传宗接代, 人们必须性交. 但为了使得性交过程不仅仅只是责任与义务, 造物主预植快乐于性交过程中. 当然, 造物主又不愿人们仅仅是为了快乐而快乐,不愿意人们滥交, 所以它把疾病植于滥交者的身上. 纵欲者短寿, 此乃一反复验证了的事实. 如此说来, 似乎造物主也很推崇我们祖先之中庸之道了.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性欲》写于2004年11月10日
   
   
   (三十一)
   
   叔本华一生都是一个孤独的人。他曾非常自信,觉得他的思想会震撼整个思想界。他甚至吹牛说他的著作的某些段落是圣灵口授给他的,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愿意读一读他的书。因此,他的主要著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的第一版的大部分印册就只好被别人当作废纸卖掉了。在柏林大学任教时,叔本华决心与黑格尔比一个高低。他把自己的讲课与黑格尔的课设在同一个时间,但他没有能够胜过黑格尔。因为据说来听他的课的人从来就没有超过三个人。
   
   叔本华有这样的自负,却得到了社会如此的冷遇。他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叔本华就把希望寄托给下一代。叔本华总说他的书是为下一个时代而写的。
   
   《知熠语录》: 摘自 《论伟大的孤独》写于2005年08月15日
   
   
   (三十二)
   
   我们评价毛泽东,其实取决于我们站在什么样的角度来进行评价。显然,我们不能够将他看作一个现代的民主领袖。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专制传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共产主义的本质所致。我们今天对于毛泽东的许许多多的谩骂其实都是因为我们要求毛泽东是一个现代民主制度的领袖,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也是根本错误的。
   
   郭知熠认为,这是一个超越时代的无理要求。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写于2010年05月26日
   
   
   (三十三)
   
   虽然人海茫茫,似乎你总能找到一个你可以爱的人。但这并不是事实。其实,对有些人来说,恐怕找到一个可以寄托终身爱情的人是极端困难的。所以,爱情的选择决不等价于你在挑选衣服时的选择。选择衣服时,你会有一个选择标准,因此,你完全可以按照标准来进行挑选。而选择恋人时,尽管标准仍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符合这些标准的人对你心灵的打动。
   
   有些人长期处于悬置阶段,不在于他周围没有满足他的标准和可供他选择的人,而在于有这些标准的人没有打动他的心。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三十四)
   
   记得很早以前, 郭知熠在其博客上说过类似的话,他的一生都在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而且这就是他的宿命。 当然,所谓的虚无缥缈,不过只是在他人的眼睛里,在世人的眼睛里,而不是在郭知熠的眼睛里。
   
   我的一生,如果不追求这些东西, 我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我就会非常非常失望。 我极力地想抓住人生的某种永恒, 抓住稍纵即逝的人生中的某种永恒。 我要用我的思想,构成这个永恒的元素。
   
   我的快乐在这里,我的幸福也在这里。
   
   《知熠语录》: 摘自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写于2016年8月5日
   
   
   (三十五)
   
   评论一个封建皇帝是不是一个好皇帝,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是他的江山是不是牢固。这个是第一位的标准。我想,这个问题是不言而喻的。在毛泽东所统治的时代,这个江山是出乎异常地牢固。也许有人会和我争辩说,毛泽东所使用的方法是欺骗的方法。正如邓小平所说,不管白猫,还是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所以,在这里,不管是什么方法,只要江山牢固就是好方法。我们看到,即使在文革中大有天下大乱的趋势,但毛泽东稍稍挥一挥手,天下又重新归于太平。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写于2010年05月26日
   
   
   (三十六)
   
   即使主体有与另一个异性的性交渴望,也并不能表明主体对该异性进入了唯一性阶段。我们在前面谈到过性欲与爱情相分离的状况。贾宝玉有与袭人性交的欲望,却没有对她的深深爱情。当然,我们也需要明白,贾宝玉也不是愿意与随便任何异性性交的人。当晴雯的嫂子对宝玉动手动脚的时候,贾宝玉吓了一个半死。可见,一个正常的人对其愿意性交的对象是有选择性的。当你对某一个异性毫无感觉的时候,你恐怕连碰他一下都不肯。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三十七)
   
   我写了这篇系列文章,从一到六,现在是之七,很多人看完之后却还是不懂, 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懂。智力之极限,郭知熠无能为力。我看了很多人的评论,感到非常灰心,也真是哭笑不得,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原以为如此明显之事, 如此简单之逻辑,多数人会被我的论证所折服,可事实不是如此。 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实在是太蠢了,郭知熠真的没有办法。 中国的那些搞历史研究的人们,郭知熠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们?!!蠢啊,千年的愚蠢!!!有些时候我真是忍无可忍。
   
   《知熠语录》: 摘自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写于2016年11月8日
   
   
   (三十八)
   
   评论一个皇帝是不是一个好皇帝,还有一个标准是他是否任人唯贤。当然, 这个标准是服务于我们在前面提出的标准的。在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重用粟裕,就是因为他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将陈毅调出,而任命粟裕为华野司令员兼政委(只是因为粟裕的推让,粟裕才任了代司令员,但实际的指挥权归粟裕)。而在实际的指挥作战中,任何有价值的建议都被毛泽东采纳,哪怕这个建议否定了毛泽东的决定。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