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知熠语录(之一)]
郭知熠文集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一)
   
   作者: 郭知熠
   

   
   (一)
   郭知熠先生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狂妄的家伙。
   唯其狂妄,他才能与世无争。
   《知熠语录》 写于2016年12月12日
   
   (二)
   为什么爱情使人深感挫折和痛苦? 这是因为你只能选择一个人,同样,别人也只能选择一个人。
   为什么爱情使人幸福乃至疯狂? 同样,是因为你只能选一个人,而别人,也只能选一个人。
   《知熠语录》 写于2016年12月12日
   
   (三)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一个目的,二大困难以及四大毒瘤。人生的目的是为了扩展或者保存我们一生的主要存在;人生的二大困难或者阻碍是拦路虎以及强盗;人生的四大毒瘤分别是孤独,忧虑,妒嫉以及劳累。
   《知熠语录》 写于2016年11月19日
   
   (四)
   我的人生目的论建立在“人的存在”这个概念之上,因此,我的人生目的论就叫做存在目的论。世人之所以无法解决人生的目的问题这个千年难题是因为他们没有提出人的存在这个概念。
   存在目的论有两大定律:其一,我们人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存或者扩展一生的主要存在;其二,我们做每件事的目的最终都是为了保存或者扩展我们的某些存在,没有例外。存在目的论是我的人生哲学的基础,我的所有的理论,包括幸福理论,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知熠语录》 写于2016年11月20日
   
   (五)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尊心,或者说面子。 它属于郭知熠哲学中关于人的超存在。
   一个人能够放下自己的自尊心,不顾及自己的面子,是因为他不愿丢弃他认为比他的面子更重要的东西。
   《知熠语录》 写于2016年11月21日
   
   (六)
   一个人在初恋的时候,他会对恋爱的对象产生圣洁的感觉,他不敢也不愿意将他的心上人作为他性欲发泄的对象。在《红楼梦》中,贾宝玉深深地爱着林黛玉。但贾宝玉从来没有把林黛玉当作他性欲发泄的对象。不仅不敢如此,贾宝玉甚至在他神志不清的梦幻中,他要他所想象的女人教他性爱,也不敢将这个女人梦成林黛玉。也就是说,贾宝玉哪怕在梦中也不敢将林黛玉当作他的性幻想对象。贾宝玉自然只敢和袭人初尝云雨情了。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七)
   郭知熠先生这个人很好玩。得意忘形时,就会露出他“狂妄”的尾巴来。有友人说,知熠吹牛,不怕牛皮破耶?郭知熠答道,教主的牛皮是不太容易被吹破的。牛皮膨胀起来,将构成世上之罕有景观。正好供千百年后人们“朝圣”。“吹牛皮”可千万缺不得。只是如此一来,教主在世上之谦虚美德,那个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信金刚,就丧失殆尽矣!诚为可惜!诚为可惜!
   《知熠语录》: 摘自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八)
   当尼采面对女人时,他仍然不能将他的狂妄表现出来。他的矛盾仍然存在。这个矛盾就是他的内心深处与表面状况的矛盾。一方面,他希望自己藐视女人,所以,他就发表狂言:到女人那里去,要带上鞭子。但另一方面,在现实的世界里,他的羞怯又会阻止他真正地带上鞭子去找女人。或者,即使他真的带上鞭子去见女人,他的鞭子也会被女人毫无例外地夺走。
   《知熠语录》: 摘自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九)
   我有时也看看人们对我文章的评论。很多人对于我的这种风格很反感。郭知熠就觉得好笑。他们似乎在提意见,希望我改掉这种风格。但既然我是“故意”的,我又如何会因为少数人的批评而改掉我的文风?!这是不可能的。
   《知熠语录》: 摘自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十)
    也许宋江从根本上就是一个鼠目寸光之辈。想一想刘备吧。他在还只有两个结义兄弟追随他的时候,他的眼中就是江山社稷。也许他在还没有任何人追随他的时候,他的眼中就是江山社稷。可是,看看这个狗屁宋江,他的手下猛将如云,打得朝廷落花流水,可是,他的眼里都是些什么?!他的眼里居然是投降,而且还是使尽一切办法,挖空心思地投降。
   《知熠语录》: 摘自 《宋江投降,真是愚蠢透顶》
   
   (十一)
   性欲是人身体的一种内在冲动, 恐怕正常人都免不了性事. 无论是总统还是乞丐, 无论是贵人还是贱民, 无论是美如天仙还是生得奇形怪状, 都与性有不解之缘. 弗洛伊德甚至于把性欲说成是我们一切行动的原动力, 是欲望中的总欲望,是一切欲望之核心. 人生的一切努力都可以归结为性欲或者性欲的升华. 性欲被他抬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高度, 弗氏差一点儿没有说出性器官是他的活祖宗(玩笑话. 料想弗氏若地下有知, 不至于暴跳如雷).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性欲》
   
   (十二)
   有时候某种行为不仅是为了实在的需要之满足,同时,也是为了虚荣的需要之满足。
   举例来说,我们都喜欢美貌的少女。古人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对于美的欣赏是我们人生的一种需要,它是一种实在的需要,尽管它不是实际的需要。但如果一个人将娶到一位美女作为炫耀的资本,那么,他也是为了虚荣的需要之满足。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十三)
   读者诸君,你们就想想郭知熠吧!看看郭知熠吧!郭知熠先生应该感到羞愧才是。郭知熠不仅不谦一下虚,不仅不虚一下心,还时不时地露出他狂妄的尾巴来。文章写得 东扯西拉,牛皮吹得呼啦啦响。郭知熠怎么就不向人家牛顿先生学习学习呢?!也来一个十足的谦虚呢?!不然,就是你郭知熠先生再神通广大,无谦虚之美德,也总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哪!
   《知熠语录》: 摘自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十四)
   这种特殊的孤独是这些伟大的人物在思想上的孤独。因为他们有伟大的思想,可是,他们的思想又得不到了解和传播,甚至得不到人们的基本承认,他们感到深深地受伤害。因此,他们就生出那种无法排抑的孤独感来。
   《知熠语录》: 摘自 《论伟大的孤独》
   
   (十五)
   让我们来想象一下郭知熠的人生哲学所描述的人生图景:
   
   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存在的沉重镣铐
   受着存在目的论的皮鞭驱使
   承受着孤独,忧虑,妒嫉以及劳累的毒瘤折磨
   竞争,痛苦,不幸福是我们的人生常态
   等等等等
   
   这是我们人生的真实场景,不管你是否能够看到或者感受到。
   《知熠语录》: 摘自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十六)
   不过,尼采不光是一个羞怯的人。他的与众不同之处还在于他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伟大。尼采突然觉得他是一个伟人。他觉察出他的伟大,他觉察出他周围的人的渺小,他觉察出整个世界的渺小。
   可是,尽管这是他的感觉,他却从来没有从他的周围得到证实。他的伟大仍然需要在他看来是渺小的人们来提供参照物。一方面,他的狂妄是真实的,所以,他就往往借写书发泄出来;另一方面,因为世人并不承认他,他又不得不怀疑自己狂妄的合理性。尼采永远无法将他的狂妄从内心深处延伸到事物的表面。
   《知熠语录》: 摘自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十七)
   注意到郭知熠谈到如果一个女子看重对方物质方面的优势,绝对没有贬低该女子的意思。正如我们谈到虚荣,没有丝毫的贬义一样。对金钱的需要也是我们人生的一种极端实在的需要,而且是实用的需要 (我们在前面讨论过美丽也是一种实在的需要,但并非实用的需要)。
   当然,我们也必须指出,仅仅是极端实用的需要,对于有些知性女子是无法满足的。她们也许需要非实用的需要的满足,譬如对方的知识修养等等。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十八)
   传统哲学认为人只有两种存在,一个是人的肉体,还有一个是人的心灵。我们把它称为二分法。 但这种观念其实是错误的, 这也是为什么传统哲学无法解决很多人生问题的原因所在。
   人不仅有肉体和心灵, 这些只是作为一个人的自然属性。但更重要的是人的社会属性。 人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人。
   传统哲学的这个两分法根本没有将人的社会属性考虑进去。超存在主义提出了五分法。 但如果在严格地意义上讲, 超存在主义实质上是N 分法。 因为第五种存在(超存在)实质上包含有非常多的存在。
   《知熠语录》: 摘自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2016年10月21日
   
   (十九)
   不仅如此,有些人甚至在爱情中要求排除一切需要,仅仅为了爱而爱,以保持爱情的纯洁性不被世俗所污染。这种要求在浪漫主义那里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都希望无条件地被爱,正如勃朗宁夫人所希望的那样。“爱我,请只是为了那爱的意念,那你就能继续地爱,爱我如深海”。
   而我们在前面所讨论的因为需要而爱,初看起来,真像是对爱情的亵渎。
   但郭知熠先生认为,尽管无条件的爱情是如此地诱人,但那种爱情只在天上,并不在人间(也就是说,是子虚乌有的)。 人类的爱情永远是有条件的, 所以,你无法完全摆脱人生的需求向爱情领域的渗透。
   
   《知熠语录》 摘自《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二十)
   周公一直受到世代吹捧,被誉为忠心的楷模。 其实,郭知熠是不敢苟同的。 这在于周公在分封制的体制下根本就不敢篡位。 不管周公是否在客观上忠心耿耿,但因为体制的关系,他篡位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我们其实看到,即使他没有篡位,仅仅是摄政,都有人反对并造反。如果篡位,其情形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周公不具备篡位的条件。
   
   但霍光不同,对他有威慑之作用的诸侯之实力已经被愚蠢的汉景帝以及汉武帝除去了。霍光其实具备篡位之条件(后面的王莽也具备篡位之条件),如果他想篡位,是可以成功的。而霍光没有篡位,而是一心一意地维护着汉朝江山。
   
   从这个意义上说, 霍光远比周公值得称颂。
   《知熠语录》: 摘自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二十一)
   小时候不知道性为何物, 总以为性是极其肮脏之丑事. 即使在今天, 谈性也必然脸红, 仍不免有些遮遮掩掩. 到了美国后, 初见大街上热恋男女相拥相吻, 总不免感叹美国人生活之前卫. 最近听人说大陆有些学校已开始给学生们发避孕套了,想想那里的变化已是天壤之别. 感叹之余, 似乎写这篇谈性欲的短文时顾忌也少了许多.
   《知熠语录》: 摘自 《论性欲》写于2004年11月10日
   
   (二十二)
   爱情渗透理论的基本思想就是,每个人爱情的产生是因为他人生的不同需要向爱情领域渗透的结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