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2016年12月22日

   不知道是不是冬至的原因,今天特别安静,安静得仿佛听得见一阳复始的声音。打开电脑的一个文件夹,看到这学期写的小文章,发现一个现象:写了好多题目,每个题目下写了一堆毫无关联的文字,都不成篇。于是,整理了这篇。这是10月底从曲阜游学回来写的,搁置得太久了。失语。

   有一年暑假,我读《孟子》,想给自己养点浩然之气,读着读着,很是不喜。孟子的气很通很壮,说得圆圆满满,铿锵有力。我不喜,是内在里人性的抗拒。孟子把话说得太满了,让我觉得高不可攀,无地自容,内心会生起疑心:那么高而大的话,那么理直而气壮,人能做到吗?

   于是,就放下了。这一放下,过去好几年了。

   这次,余东海老师来辛庄师范讲《儒家真精神》。黄老师在介绍的时候,提到余老师有孟子之精神,我有点震动。

   坦白讲,余老师讲话也让我难以接受。开口就称“我们儒家”。提笔就写“东海特色”。显得特别逞强,自大,又人为地制造与他人的分别,仿佛他自己可以看到他在历史中将会有的浓墨重彩。但是,他来他去的这十多天里,我还是有一点受他身上的浩然之气的影响了。

   我在网上查找儒家,出现了儒家网,看到秋风老师也是这里的名人,仿佛开了一扇窗,原来,还有这么一批人,一批儒者,为中国的的政治,为中国的未来,倾心做研究与探索,著书立说。也是在这个网上,看到一些文章里谈到台湾的“心性儒学”和大陆的“政治儒学”,对于我,很新颖,同时又觉得贴切。很自然地,如果我们身上有儒家的一些痕迹,毫无疑问,也在心性儒学这个园子里,自己觉得花香满园,却未必有香气溢出。

   我感受到一种柔弱,近似于道家佛家,往内在很用力,却多少有点避世,外在过于无为,不能碰硬的东西,不能触及生活的实质。

   因此,我想,是时候该读读孟子了。

   打开《孟子》这本书,随手一翻,尽是日常用的话语。比如:尽信书不如无书。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等。毫无疑问,我们就活到孟子的影响之中,而不知。

   我想起当初为什么会起疑心,是对这个文化没有大信,没有确信。还在修心性,温温吞吞的。想起梁濑溟先生的一句话,他说:“我要提出的态度是孔子之所谓“刚”。本来中国人从前就是走这条路,却是一向总偏阴柔坤静一边,近于老子,而不是孔子阳刚乾动的态度。”

   我一直觉得,中国民间是近于老子的,是坤的,而儒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我是从民间长出来的,毫无疑问,对于儒家,我是知之甚少。但是,说不出是前世的印迹,还是教育的使然,多多少少,总觉得自己对于儒家,并不陌生。

   在曲阜游学的时候,我们去了孔庙孔府孔林。黄老师之前带领过孩子们去游学,去过好几次了。我是第一次,有点震憾。规格之高,实属罕见,而当之无愧。以往,我们只是在帝王将相的陵园见过那些华表。以往,我们只在高僧大德的寺院见过那些千年古树,万树常青。

   余老师说得一点也不为过,他说,孔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受到尊敬的人。在曲阜,孔子就真正的活在了我心中,不只是书里的故事里的一个智者,圣人。

   末了,黄老师说了一句话,很触动我。他说:现在人们不谈孟子,那就等于把孔子架空了。

   因此,我想,是时候读读孟子了!

   【东海附言】这是一篇用心写的小文章,作者对儒学有自己的思考和体会,对孔孟颇有理解,或许是受了梁濑溟的影响,理解略有偏差。

   文章中引用梁濑溟的话说“孔子阳刚乾动”,并不准确。老子以坤为首,坤不能涵盖乾,故唯阴唯柔;儒学以乾为首,乾可以涵盖坤,乾坤并重,刚柔相济。故孔子的态度是刚中有柔,能刚能柔,有经有权,能进能退。《易经乾文言》说:“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知其不可而为之”是石门晨门对孔子的评价。其实孔子并不一味“知其不可而为之”。孔子说:“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里仁篇》)义者宜也,恰恰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无可无不可。孔子虽然欣赏狂狷,但自己则允执其中,坚持中行。

   孟子说:“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这也是孟子的思想和态度。孔孟无二致。读通了孔子,必懂孟子;读通了孟子,必懂孔子。孟子的浩然之气,本身就是刚柔相济的。如果有刚无柔,就会过亢,就会“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那就不成其为孟子和圣人了。2016-12-27余东海

(2016/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