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方山居士槟郎]
槟郎文集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山居士槟郎

   方山居士槟郎
     14中文师范 卜红丽
   
     槟郎,总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每每提及,总想到第一次上槟郎课的时候,他说他叫槟郎,我轻笑了一下,吃的?一直到后来,在慢慢的课程学习中,我才发现,这样的想法有多愚蠢。从现当代文学史到旅游文学,槟郎总是给我一种文人的即视感,文绉绉的,有一种书生气。可是当我深入去读槟郎的作品时,又觉得槟郎很像一位深沉的居士。于是,在小小的私心下,我私自给槟郎起了一个绰号——方山居士。方山一词的由来,当然是在读槟郎的这些作品时细细品悟出来的。在个人对槟郎这一名字的理解中,“槟”取自老师原名,木字旁的“槟”让我想到了屈原的“香草”,而“郎”在品悟中总有一种君子的意味。
     作为方山脚下的一名陶子,在读槟郎的文学作品前,真的没有细细的游览过方山。直到读了槟郎写方山的旅游作品后,才有一种强烈的走遍方山的欲望。也是这样的欲望支持,我才将方山彻彻底底的走了一遍。总觉得,这个被佛道护佑的方山大地,每一处都有槟郎的影子。站在从明代选的“金陵八景”到清代评的“金陵四十八景”,都不会少了它的方山上,很想从山顶往下看,那样,就可以从开阔的景致再到细小的景点,就像从外到内地慢慢赏出方山的细节美,在欣赏美景的同时慢慢赏读出槟郎的韵味。


     方山山顶是玄武岩构成的火山口,从四周的平原望去,山崖壁立,顶部如削,方方整整好似天外之物,故又名天印山。站在山顶极目远眺,大地就在脚下,远处的山峦此起彼伏,若隐若现,一排排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条条蜿蜒曲直的河流,勾勒出一幅美丽动人的图画。而山上灌木杂树生得茂密,在古人看来,是个砍柴火的好去处。可在文人看来,那些樵夫倒变成了文人笔下的风景。于是樵夫多了,就给文人瞧出一道景致——“天印樵歌”。洪武时任应天府推官的史谨大概是最早题咏“金陵八景”者,其《天印樵歌》云:“夹路青山拥翠螺,每闻樵唱隔烟萝。暗惊鹤梦穿云杪,细答松声出涧阿。几度半酣扶杖听,有时一曲傍林过。晚来弛担长松下,复和岩前扣角歌。”当然,现在的方山浓郁葱葱自然是没有樵夫的,可是,我却看到了另一种樵夫——槟郎。在纷繁喧闹的现代社会,能够抛却芜杂这样静心游山的,除了槟郎又有几人呢?所以你看,那林中把玩花草的可不是就是槟郎吗?他在林中漫步,林下有女,那是等待他的姑娘。我看到他们一路说说闹闹,笑语不断,煞是醉人。我在想,能与槟郎相谈甚欢的人,那肯定是一个很美好的姑娘吧,不然在林中,怎会看着如此像一双谪仙呢?
     史谨还有一首《天印夕阳》:“山形如印阁晴空,翠压秦淮秀所钟。几度登临斜日里,白云红树影重重。”除了樵歌,方山的泉水也是品茗的佳物。既有泉水,怎会无茶?没错,你看远处一望无垠的茶园,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显得郁郁葱葱,充满勃勃生机。原来,这就是远近闻名的紫雾茶园,随着山峦的起伏跌宕,整个茶园似一件仙女的绿丝巾轻轻地覆在山顶,在风中不停摇曳。漫步茶园,一定会让你心旷神怡。每到春夏交替的季节,山顶总是会升起一股雾霭,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淡淡的紫色,这大概就是紫雾茶名的由来吧!咂一口紫雾茶,芳香四溢,闭上眼睛,细细品位,仿佛就像步入大森林,贪婪地吮吸着大自然的精华,那一刻,觉得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在斜阳下,绿色的茶树被夕阳的金光包围线束一片红影。此情此景中,如果山间管理同意的话,真想采一包送给槟郎呢,因为人品茶,茶也品人。一个愿意细口品茶的人定是心有善念,有佛心的人。
     这不,再往下看,一眼便见了坐落在方山之上闻名古刹——定林寺。只见一座座高大雄伟的建筑群映入我们的眼帘。几年前它还是光秃秃的连一个佛像都没有的寺庙,但经过工匠们潜心打造,终于恢复成一座雄伟壮丽,而且拥有一座巨大而壮观的大雄宝殿和贴金佛像的寺庙了!梁朝时禅宗始祖达摩来中国坐禅,第一道场就设于下定林寺。佛教界有“南定林,北少林”之美誉。到了明、清时期,下定林寺香火很旺,随着庙舍不断增建,规模越来越宏大。有人说方山的旅游价值远远胜过了宗教价值,可我却不以为然,我觉得风景是外在的,而宗教是一种内在的信仰。站在定林寺大门,两块大石屹立“梵宇重辉”“佛佑天印”。大概这是佛家的一种精神境界吧。向上看去,满眼便是定林寺金色庙堂了。我记得槟郎说过,曾经的他,是一位佛教徒。我立于此,久久未动,抬头看,我仿佛看见了曾经的槟郎双手合十虔诚朝拜的身影。印象中,槟郎是一个与人良善的人,佛说:与人良善,终得福报!许是已有神灵护佑了吧,但我还是为槟郎祈福了一下,就算是一种回馈,一种景仰。从定林寺台阶向上,入眼的便是片片鲜红,还有中间那棵古老的许愿树。红色,一直以来都被中国人寄予吉庆的意思。望着满眼的红色许愿条,我再一次看到了槟郎。我看到他站在许愿树前闭目合十为大众祈福的容颜,满是美好,这该是有着大爱的胸怀的人。佛说:做人如山,望万物而容万物。做人似水,能进退而知进退。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槟郎身上,再合适不过。
     从定林寺下来,时间已久,于是穿过山间公路一路向东。本打算直接返回,却遇见了意外之景。当我看到洞玄观的时候,一时愕然。像是一个初醒的孩子,刚还记得槟郎是一个佛弟子呢,方才想起,来源于境外的佛教,如何能留住这个处处心怀祖国大地的中国君子呢,槟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道家子弟啊。明人许谷的《登方山绝顶》:“天印山高四望遥,振衣同上兴飘萧。深岩芨草秋仍茂,绝顶清池旱不消。散睇青峦围锦甸,举头苍霭接丹霄。洞中却爱栖真者,不信人间有市朝。”我觉得,凡世中的槟郎就有如此诗意!不为名利所扰,不为功名所累,一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问市朝。随性潇洒,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最终,方山之行在被夕阳无限拉长的宽窄路上慢慢收尾。回程中,一路走,一路记,一路想!方山,似乎每一处都是槟郎的影子,无论风景,还是人文,都记录着这位诗人,这位文学家。我想,当若干年后,方山上一定会有一块有名的墓冢,上书:佛道子弟槟郎,一位诗人,一位文学家,一位游客!这块冢也许是我立的,也许是其他槟郎的崇拜者立的!无论如何,方山都会记载一个人,叫槟郎!
   
   
   
(2016/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