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曾节明文集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原以为特朗普参加共产党初选是个大笑话,因为此人满嘴放炮,八方树敌,大批得罪穆斯林和少数族裔团体,乃至妇女,何以胜选?我那时甚至都没有兴趣看看这个特疯子面相如何。
    直至三月初,我还估计:拉美裔的克鲁兹将从共和党出线,最终战胜希拉里当选。
    然三月七日以周易数术测算后,大吃一惊:克鲁兹根本不能出线,代表共和党出战希拉里的是特疯子!
    这才急看特朗普面相,背衬花旗墨蓝西装红领带的特疯子竟一脸总统相,望之如睹当年里根!余惊叹:美国其将改元乎!?
   
   
    特朗普能否当选?本不欲过早起测,但在无神论反共网民踏并的一再激将下,于五月四日下午两点多以奇门遁甲第一次起盘预测:
   
    丙申年壬辰月丙戌日乙未时,马星申、子、辰,时旬首甲午(辛)(辰巳空),时为阳遁三局,值符星天心星,值使门开门。
    特朗普年命落乾六宫为长生地,且得太岁,受月、日、时令所生,落宫极旺;希拉里年命落中五土宫亦为长生,得月、日、时令亦旺,乍看有“九五”之象,但土逢岁支申金泄耗。
    因此,落宫五行旺相,特朗普占优。
    又看民意之象:时干主民意,时干乙落兑宫比合特朗普落宫,主特疯子甚得主流选民之心;希拉里落中宫生助时干落宫,主希拉里也在全力迎合讨好选民,但生助的同时必泄耗,因此民意牌特疯子也占优。这与最近特疯子民调反超希拉里百分之十相吻合。
    再看格局:
    特朗普为丙辛合化,主谋事能成,大吉格局;临天蓬星主智慧、盗贼,指特疯子狡猾善斗,霸气十足,言辞颇具侵犯性,上乘勾陈(白虎),亦主善斗;天蓬星+杜门,小凶,主竞选途中仍有阻力,应为共和党高层的阻挠,和穆斯林、拉美群体的反对。
    希拉里丁+庚为悖格,主文书阻隔,谋为难就,此乃落选之象。上乘六合主久在政坛、娴于公关,与政界上层关系不错,也指八面玲珑,不得罪任何群体。临天英星+惊门主吃惊和乱方寸,指希拉里在对决特朗普时恐因轻敌而乱方寸。
    格局明显是特朗普胜过希拉里。
    最后看落宫关系:希拉里落宫生助特朗普之乾宫,也表示特朗普将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故断特朗普必战胜希拉里,当选四十五届总统。
   
    对周易数术一根筋反对的踏并如获似宝,立即回复:“立此存照!”即若此测失准,我和他眼中的“垃圾”周易,就威信扫地了。
   
    其后约在七、八月间,我先后以奇门遁甲、易数和六爻再测,奇的是,都是特朗普胜。
   
    但此后特朗普民调始终落后于希拉里,九月更爆出“更衣室”丑闻,摇摇欲坠,吾心始忧,但仍坚信中华数术自有他的道理。
   
    十月三十日丙戌时,我最后一次测本届美国大选,以奇门遁甲起盘:阴遁五局,值符星天冲星,值使门伤门,主双方都全力冲刺,消耗很大。
    希拉里落震宫为废,乘开门,开门主总统职位,希拉里似有胜选之象,这与当时民意调查五个以上百分点相符,且媒体专家一片看好,然上乘天柱凶星,且开门迫宫大凶,表示似胜而非胜,天柱星落震宫反吟,乃局势反转之象,上乘白虎也大凶;又申年戌月酉日戌时,震宫休囚入墓,皆为败选之象。
    奇门遁甲最重格局,希拉里格局丁+庚为玉女刑杀格,主文书阻隔行人归,显然败选之象!
    再看特朗普之象,落坤宫旺势,临惊门主选战惊险,一波三折,数番内外告急,几乎崩盘,但乘天任吉星,且相于坤宫,又获丙辛合化格,见此,余不禁喜曰:特疯子大事济矣!
    为不令赌徒等心术不正之人利用,我没有发表这篇预测。
   
    测完未几,FBI重开电邮门,令各方始料未及,希拉里选情当头冷水;然三天后电邮门又草草了结。希妈民调复升,胜特朗普五个百分点。
    心有不安,但偶上独评,看见一直潜水的平正教授,以及新大陆人铁口直断希拉里获胜,即心中大安,因为余深知这两人都是球王贝利式的预言家——预言谁赢谁必输!
   
    十一月六日,特、希两人先后接踵催票佛州,当天晴爽天,特疯子演讲时阳光灿烂,旋即希拉里登台,才讲七分钟竟被暴雨打断!十一月八日凌晨一点,余将此异象告之陈泱潮前辈,预备再起一卦,时值丹麦八日清晨六点,陈老刚起床,听后兴奋地说:
    此乃天不遂希拉里,天象已显,希拉里必败,不必再起卦,否则就是亵渎了!
    陈老又说:美国气数未尽,应该改变了;要改变,当然得特朗普当选!
   
    八日美国大选投票及开票:果然!
   
   曾节明 于2016.11.12丙申己亥戊戌傍晚,追记于纽约州
(2016/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