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只要不是政治白痴,都可以看出,红朝中南海政权已经风烛残年,快要灯尽油枯了:
    共产意识形态久已破产,新意识形态虚无;“邓南巡”之后,中共靠挂羊头卖狗肉维持住,靠的是“改开”的一杯羹;江泽民之后,中共靠假意识形态胡混至今,靠的是“土地财政”分给公务员们的大小蛋糕、、.而如今,这张大饼就要分光了:托邓小平“计划生育”之“福”,中共国“未富先老”,失去了继续造大饼劳力和活力,现在官民矛盾空前尖锐,统治集团上下离心而人心思变,中共之垮台,是绝大多数中年人都可以见证的历史。


   
    中共倒下后,留下一副巨大的烂摊子,其中最大的危机,是人口的危机,因为人是社会的主体,也是社会的目的,人的灭亡,是一个社会乃至一个文明最彻底的灭亡。中共身后留下的,是一个年轻人口崩塌、且生育率超低迷的老年社会,这是一个绝望的社会。
    中共垮台后,社会高压不复,于是原先被高压压住的穆斯林群体,就起来在这片土地上扩张:
    托邓小平等人单对汉族“计生”之福,在愈来愈失去汉民社会基础的新疆、西藏、宁夏,中国的占领式政权必然崩溃,而汉民遭到大屠杀。
    比起信仰和传统久已崩溃、生育文化早被中共计划生育彻底摧毁的汉人,穆斯林有三大优势:
    一是有坚固的价值核心《古兰经》,凝聚力强大;
    二是抗同化性——中国文化千年来几乎同化一切族群,包括犹太人,就是同化不了穆斯林;
    三是高生育率,有伊斯兰教法的保障;
    外加上伊斯兰教的暴力派他性质,中共倒台后穆斯林对中国的征服危险,十分巨大,远胜过宋末的蒙古征服、明末的满洲征服,因为穆斯林的征服,不是蒙古式的简单屠杀,也不是满清表面功夫的“留发不留头”浅层满洲化,而是彻底除灭中华文明,代之以伊斯兰文明。
   
   
    现在的西欧已经深度“绿化”了,而白左化的欧洲政要仍执迷不悟,讳疾忌医,梅克尔等放纵穆斯林渗透的“圣母婊”层出不穷,欧洲必亡!
    中国如果要避免蹈欧洲覆辙,要免于象历史上古埃及那样被阿拉伯人彻底消灭的命运,就必须牢牢汲取西欧的教训,未雨绸缪:
   
    穆斯林之所以能够“绿化”欧洲国家,无非是凭借了自己的高生育优势,利用欧洲国家的民主,以不断增长的选民人口,来改变法律、改造政府。
    因此,要防止“绿化”,就必须在民主之上,设立反“绿化”的不可更改的原则。而迄今为止,西欧国家都没有这种原则。
    中共垮台后,中共伪宪法必被废除,新国家立法者在制定新宪法的时候的时候,首先必须设立这样的不可更改条款:
   
    除了三权分立的政权组织方式不可更改之外;
    其一,汉语为中国唯一官方用语,不可更改;
    其二,中国是以汉文明为主体的传统民族国家,国家有权保卫本国的民族传统,不可更改;
    其三,在实行宗教自由的基础上,儒教的中国国教地位,不可更改(中国需要提倡儒家以大力推动生育)、、.
    并由此三条不可更改的国本保护条款出发,制定相关政策,严限清真寺数量和穆斯林团体。
   
    民族主义不可过分,但决不可不要。我已多次强调:丢弃民族主义的自由主义者一盘散沙,根本无力抵御穆斯林的征服,这,西欧的沦丧就是明证,今天西方的白左们就是一群去宗教化并丢弃民族主义的“圣母婊”。此也反映出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卓越眼光。
   
    由于中国大陆没有民主土壤,而专制的惯性十分巨大,因此,美国式的大选,中国学不来;欧洲、日本式的议会内阁选举,更加危险,因为它会导致政府脆弱更迭频繁,这在中国大陆,必导致天下大乱、甚至军阀混战。
    因此,今后中国大陆新政府,最好取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总统+总理二元制,但实权的内阁总理选举,采取国会小圈子选举总理的办法,增加参议员的分量:
    即100个(假设)参议员每人各有一张选举人票,整个参议员就有一百张选举人票,众议院同样拥有一百张选举人票,按议员人数取比例。
    这种小圈子选举办法优点是少震荡,缺点是国会选举容易被“袁世凯”操纵。
   
    但中国宁要袁世凯,也不能要新的毛泽东。在没有民主土壤的土地上骤行大选,必天下大乱,天下大乱的结果必是新毛泽东。
   
   
   曾节明 于2016.11.13丙申己亥己亥傍晚于晴寒纽约州
   
   
(2016/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