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曾节明文集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兼论西方国家如何防止穆斯林化
   
   
    本文所指的“文明国家”,指不奉行极端主义的国家,这不仅包括日、韩和所有西方国家,也包括中、俄这样的专制国家,因为如今天的中共国这样的下三滥专制国家,比起伊斯兰国、塔利班阿富汗、抓住小偷就剁手的沙特,还是相对“文明”的,因为它已经没有了极权意识形态恐怖,而伊斯兰国、塔利班政权、沙特、伊朗等极端的伊斯兰国家,只能和今天的朝鲜和昔日的毛共中国、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相比。


   
    其实伊斯兰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意识形态是宽容的,即使是“文明”的伊斯兰国家,仍非常不宽容,贝苏尼女士所赞的“和平”的马来西亚,仍有诸多酷刑,且基督徒等“异教徒”,比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还危险,且更受排斥。因为中国基督徒的压抑,仅来自政府,马来西亚基督徒遭受的敌意,来自整个社会。
   
    今天已经很明显了,如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而不是意识形态早已破产的共产极权,也不是中国的伪共产党权贵资本主义次品法西斯政权:
    现在世界上最“真”的共产极权,只剩下贫穷而摇摇欲坠的朝鲜、古巴,他们对文明世界早已毫无颠覆能力;
    中国的伪共产党权贵资本主义次品法西斯政权,虽然在二十多年中暴发了起来,但其士气低落,其假意识形态对外毫无吸引力——连中共统治阶级自己,都不相信那一套破绽百出、自相矛盾的歪论;而且托邓小平计划生育之“福”,中共国已“未富先老”,迅速地滑向衰败。现在的中国,上下离心,一盘散沙,民心思变,社会冷漠、、.中共之垮台,是绝大多数中年人都可以看到前景。
   
    与共产党势力奄奄一息相对照的是:穆斯林势力五十年来迅速崛起,且其伊斯兰意识形态和扩张势头不减反增:
    自上世界六十年代西欧国家引进第一批穆斯林劳工起,五十多年来欧洲的穆斯林已从六十年代的数万人激增了今天的近六千万人!许多西欧国家和地区,如法国、荷兰、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穆斯林人口比例从五十年前的不足百分之一,暴增到今天的百分之十以上。
    而且,与别的移民群体迅速融入欧洲社会大不同,穆斯林群体很少融入欧洲社会,反而大量地结成穆斯林社区组织、甚至政治组织,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形同“国中之国”。
    现在法国南部的一些市、镇,北非穆斯林人口甚至超过了法兰西本民族人口,而最具“多元化”传统的英国,现在清真寺的比例已经过半,压倒了基督教堂,英国的一些穆斯林社区,已经强势到了“纠察”非穆斯林行人着装的地步,2015年,毫无英国民族特征的巴基斯坦裔穆斯林萨迪克.汗当选为伦敦市长,开创了穆斯林担任西方国家首都市长的纪录,可见穆斯林(以及“白左”)在英国的强势!
    可怕的是,巴基斯坦裔穆斯林萨迪克.汗当选后强烈流露的,不是对英国文化的认同,而是对穆斯林“权利”的强调:
    2016年9月15日,赴美访问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在芝加哥对该市市长伊曼纽尔说:
    美国的新移民不应必须被美国文化同化,而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帮助新移民建立“具有内聚力的社区”。
    萨迪克.汗的意思无非是:穆斯林不应该被西方国家同化,西方国家政府反倒要帮助穆斯林群体建立拒绝同化的、“具有内聚力”的穆斯林社区。
   
    看到此处笔者不禁要问这个穆斯林市长:你什么意思?你们源源不断地跑到人家的国家来,却又拒绝归化人家,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征服是什么!?
    可这种赤裸裸宣扬叛国的穆斯林政客,在英国大受欢迎,还跑到美国来反归化,美国人竟也囿于“政治正确”,不敢说半个不字。
   
    可见面对穆斯林的扩张,英国已病危,而美国也已病得不轻。
   
    难怪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在2006年公开说:“有迹象显示安拉将会让伊斯兰在欧洲得胜,不用剑,不用枪,不用征服,欧洲的5000万穆斯林将会在数十年内把它变成穆斯林的大陆。”
   
    穆斯林的征服是蓄意的:穆斯林民间势力的领导人早就放言:要以穆斯林女人的子宫征服欧洲!在德国,土耳其穆斯林政客已要求将土耳其语定为德国官方语言;在法国,穆斯林要求政府尊重不断扩张的穆斯林习俗;在英国,穆斯林更是要求临近穆斯林社区的英国人,依照伊斯兰的要求的着装、、.在美国,在穆斯林人口多的州,穆斯林组织起来要求美国政府设立穆斯林公共假日,遭到拒绝后,便焚烧美国国旗、、、、、、
    但是,所有的西方的穆斯林,都绝不接受西方人的非穆斯林习俗!
   
    穆斯林的征服蓄意,并非局限于“民间”,而是得到伊斯兰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沙特就是援助各国穆斯林扩张的最大金主——对外援建清真寺、资助伊斯兰组织和社区、、、、、、
    但是,几乎所有的伊斯兰国家都严厉禁止外国对本国的非穆斯林文化援助。
   
   
    为什么穆斯林有征服西方世界的高危?这是穆斯林和西方国家的特点决定的:
   
    其一,穆斯林有着以《古兰经》为核心的反西方价值核心;而去基督教化的西方各国本族民众缺乏共同的信仰,日趋一盘散沙;
   
    其二,穆斯林的极端派他和难以同化性:根据伊斯兰教的教义,一个人出生时如果父亲是穆斯林,该人即自动成为穆斯林,而穆斯林女性不可以与非穆斯林结婚,除非对方改信伊斯兰教,否则按照伊斯兰教规,是死罪。穆斯林不可以退出伊斯兰教,否则就是叛教,根据《古兰经》,叛教者杀无赦。根据《古兰经》,非穆斯林都是该死的“异教徒”,而杀死异教徒有功无罪。
   
    伊斯兰教的此种暴力派他性质,令穆斯林极难被同化;客观地说,穆斯林的此种不可同化的性质,与犹太教徒相似,但犹太教基本局限于犹太种族,且犹太人生育率不高,因此,犹太教不具有伊斯兰教的扩张性。与此相对应的是,自中东人进入中国一千多年来,中国成功地同化了西方世界未能同化的犹太人,但迄今却未能同化穆斯林。
   
    其三,穆斯林有伊斯兰教法强力维系的高生育率。现在西欧国家穆斯林的平均生育率,是这些国家本民族白人的2~3倍。此必然造成穆斯林人口越来越多,人口越来越年轻,而女权盛行、享乐盛行、生育率低迷的西方国家本族白人人口越来越少,且越来越老。
    这种人口变化趋势,加上穆斯林的难以同化性质,就对西方宪政民主国家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穆斯林正在利用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多元化”,不断地在西方社会体内扩张,等到穆斯林的人口比例壮大到一定的程度,便利用手中的选票改变政府、改变法律、改变西方国家的传统、、.最终完全可以将一个基督教传统的西方国家,改造成穆斯林国家!
    这就是“利用民主,反对民主”,“利用多元化,消灭多元化”,穆斯林今天你对西方所做的,与当年延安毛共的“利用美国,反对美国”、“利用国民党,消灭国民党”何其相似!
   
   
    针对这种高危,西方世界若不作出果断的重大改变,必沦丧于穆斯林之手!
    而中、俄等专制国家,虽赖有打压宗教自由等专制政策,而暂免于“绿化”危机,但一旦专制崩塌,同样面对穆斯林征服高危。
   
    怎么改?安魂曲认为:西方国家的民主,应该退回昨天——以财产、信仰、教育、性别等限定选举人,并取消“情绪化的”妇女的选举权。这是注定行不通的,因为“今非昔比”,社会进程是不可逆的,除非遭遇巨大的野蛮外力打断。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普京有一句话讲得很好:“忘记过去是没有良心,回到过去是没有头脑。”
   
    穆斯林之所以成为西方的克星,无非是因为抓住了西方自由世界的民主、多元化这两处下裆、软肋,因此,要抵挡穆斯林化,西方国家就比必须套上护裆、穿上防弹衣。
    首要的是必须在宪法中设立不可更改的“国本”条款,以美国来说,美国必须在宪法中增设:
    一,美国以英语为官方用语不可更改;
    二,美国英语和基督教传统不可更改;
    三,美国总统必须是基督徒,这一传统不可更改;
    、、. 、、.
    并以此为最高依凭,制定出限制建设清真寺(限制伊斯兰文化)和其他外国文化对美国的渗透的政策。
   
    这样一来,穆斯林凭借高生育率+选票“绿化”美国的企图,比遭到有力的狙击。
    此外,还可以提高参议员选举的精英属性,如规定参议员候选人必须是基督徒,必须有大学以上学历等等。
   
    我之所以不以西欧国家为例,是因为西欧的主要国家无救了。从伦敦穆斯林叛国市长大受欢迎,以及特朗普当选前后受到英、法、德等国政要和民众一边倒的反对,足可看出:
   
    西欧已经“白左化”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曾节明 于2016.11.13丙申己亥己亥傍晚于晴寒纽约州
   
   
(2016/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