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曾节明文集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兼论西方国家如何防止穆斯林化
   
   
    本文所指的“文明国家”,指不奉行极端主义的国家,这不仅包括日、韩和所有西方国家,也包括中、俄这样的专制国家,因为如今天的中共国这样的下三滥专制国家,比起伊斯兰国、塔利班阿富汗、抓住小偷就剁手的沙特,还是相对“文明”的,因为它已经没有了极权意识形态恐怖,而伊斯兰国、塔利班政权、沙特、伊朗等极端的伊斯兰国家,只能和今天的朝鲜和昔日的毛共中国、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相比。


   
    其实伊斯兰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意识形态是宽容的,即使是“文明”的伊斯兰国家,仍非常不宽容,贝苏尼女士所赞的“和平”的马来西亚,仍有诸多酷刑,且基督徒等“异教徒”,比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还危险,且更受排斥。因为中国基督徒的压抑,仅来自政府,马来西亚基督徒遭受的敌意,来自整个社会。
   
    今天已经很明显了,如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而不是意识形态早已破产的共产极权,也不是中国的伪共产党权贵资本主义次品法西斯政权:
    现在世界上最“真”的共产极权,只剩下贫穷而摇摇欲坠的朝鲜、古巴,他们对文明世界早已毫无颠覆能力;
    中国的伪共产党权贵资本主义次品法西斯政权,虽然在二十多年中暴发了起来,但其士气低落,其假意识形态对外毫无吸引力——连中共统治阶级自己,都不相信那一套破绽百出、自相矛盾的歪论;而且托邓小平计划生育之“福”,中共国已“未富先老”,迅速地滑向衰败。现在的中国,上下离心,一盘散沙,民心思变,社会冷漠、、.中共之垮台,是绝大多数中年人都可以看到前景。
   
    与共产党势力奄奄一息相对照的是:穆斯林势力五十年来迅速崛起,且其伊斯兰意识形态和扩张势头不减反增:
    自上世界六十年代西欧国家引进第一批穆斯林劳工起,五十多年来欧洲的穆斯林已从六十年代的数万人激增了今天的近六千万人!许多西欧国家和地区,如法国、荷兰、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穆斯林人口比例从五十年前的不足百分之一,暴增到今天的百分之十以上。
    而且,与别的移民群体迅速融入欧洲社会大不同,穆斯林群体很少融入欧洲社会,反而大量地结成穆斯林社区组织、甚至政治组织,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形同“国中之国”。
    现在法国南部的一些市、镇,北非穆斯林人口甚至超过了法兰西本民族人口,而最具“多元化”传统的英国,现在清真寺的比例已经过半,压倒了基督教堂,英国的一些穆斯林社区,已经强势到了“纠察”非穆斯林行人着装的地步,2015年,毫无英国民族特征的巴基斯坦裔穆斯林萨迪克.汗当选为伦敦市长,开创了穆斯林担任西方国家首都市长的纪录,可见穆斯林(以及“白左”)在英国的强势!
    可怕的是,巴基斯坦裔穆斯林萨迪克.汗当选后强烈流露的,不是对英国文化的认同,而是对穆斯林“权利”的强调:
    2016年9月15日,赴美访问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在芝加哥对该市市长伊曼纽尔说:
    美国的新移民不应必须被美国文化同化,而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帮助新移民建立“具有内聚力的社区”。
    萨迪克.汗的意思无非是:穆斯林不应该被西方国家同化,西方国家政府反倒要帮助穆斯林群体建立拒绝同化的、“具有内聚力”的穆斯林社区。
   
    看到此处笔者不禁要问这个穆斯林市长:你什么意思?你们源源不断地跑到人家的国家来,却又拒绝归化人家,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征服是什么!?
    可这种赤裸裸宣扬叛国的穆斯林政客,在英国大受欢迎,还跑到美国来反归化,美国人竟也囿于“政治正确”,不敢说半个不字。
   
    可见面对穆斯林的扩张,英国已病危,而美国也已病得不轻。
   
    难怪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在2006年公开说:“有迹象显示安拉将会让伊斯兰在欧洲得胜,不用剑,不用枪,不用征服,欧洲的5000万穆斯林将会在数十年内把它变成穆斯林的大陆。”
   
    穆斯林的征服是蓄意的:穆斯林民间势力的领导人早就放言:要以穆斯林女人的子宫征服欧洲!在德国,土耳其穆斯林政客已要求将土耳其语定为德国官方语言;在法国,穆斯林要求政府尊重不断扩张的穆斯林习俗;在英国,穆斯林更是要求临近穆斯林社区的英国人,依照伊斯兰的要求的着装、、.在美国,在穆斯林人口多的州,穆斯林组织起来要求美国政府设立穆斯林公共假日,遭到拒绝后,便焚烧美国国旗、、、、、、
    但是,所有的西方的穆斯林,都绝不接受西方人的非穆斯林习俗!
   
    穆斯林的征服蓄意,并非局限于“民间”,而是得到伊斯兰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沙特就是援助各国穆斯林扩张的最大金主——对外援建清真寺、资助伊斯兰组织和社区、、、、、、
    但是,几乎所有的伊斯兰国家都严厉禁止外国对本国的非穆斯林文化援助。
   
   
    为什么穆斯林有征服西方世界的高危?这是穆斯林和西方国家的特点决定的:
   
    其一,穆斯林有着以《古兰经》为核心的反西方价值核心;而去基督教化的西方各国本族民众缺乏共同的信仰,日趋一盘散沙;
   
    其二,穆斯林的极端派他和难以同化性:根据伊斯兰教的教义,一个人出生时如果父亲是穆斯林,该人即自动成为穆斯林,而穆斯林女性不可以与非穆斯林结婚,除非对方改信伊斯兰教,否则按照伊斯兰教规,是死罪。穆斯林不可以退出伊斯兰教,否则就是叛教,根据《古兰经》,叛教者杀无赦。根据《古兰经》,非穆斯林都是该死的“异教徒”,而杀死异教徒有功无罪。
   
    伊斯兰教的此种暴力派他性质,令穆斯林极难被同化;客观地说,穆斯林的此种不可同化的性质,与犹太教徒相似,但犹太教基本局限于犹太种族,且犹太人生育率不高,因此,犹太教不具有伊斯兰教的扩张性。与此相对应的是,自中东人进入中国一千多年来,中国成功地同化了西方世界未能同化的犹太人,但迄今却未能同化穆斯林。
   
    其三,穆斯林有伊斯兰教法强力维系的高生育率。现在西欧国家穆斯林的平均生育率,是这些国家本民族白人的2~3倍。此必然造成穆斯林人口越来越多,人口越来越年轻,而女权盛行、享乐盛行、生育率低迷的西方国家本族白人人口越来越少,且越来越老。
    这种人口变化趋势,加上穆斯林的难以同化性质,就对西方宪政民主国家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穆斯林正在利用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多元化”,不断地在西方社会体内扩张,等到穆斯林的人口比例壮大到一定的程度,便利用手中的选票改变政府、改变法律、改变西方国家的传统、、.最终完全可以将一个基督教传统的西方国家,改造成穆斯林国家!
    这就是“利用民主,反对民主”,“利用多元化,消灭多元化”,穆斯林今天你对西方所做的,与当年延安毛共的“利用美国,反对美国”、“利用国民党,消灭国民党”何其相似!
   
   
    针对这种高危,西方世界若不作出果断的重大改变,必沦丧于穆斯林之手!
    而中、俄等专制国家,虽赖有打压宗教自由等专制政策,而暂免于“绿化”危机,但一旦专制崩塌,同样面对穆斯林征服高危。
   
    怎么改?安魂曲认为:西方国家的民主,应该退回昨天——以财产、信仰、教育、性别等限定选举人,并取消“情绪化的”妇女的选举权。这是注定行不通的,因为“今非昔比”,社会进程是不可逆的,除非遭遇巨大的野蛮外力打断。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普京有一句话讲得很好:“忘记过去是没有良心,回到过去是没有头脑。”
   
    穆斯林之所以成为西方的克星,无非是因为抓住了西方自由世界的民主、多元化这两处下裆、软肋,因此,要抵挡穆斯林化,西方国家就比必须套上护裆、穿上防弹衣。
    首要的是必须在宪法中设立不可更改的“国本”条款,以美国来说,美国必须在宪法中增设:
    一,美国以英语为官方用语不可更改;
    二,美国英语和基督教传统不可更改;
    三,美国总统必须是基督徒,这一传统不可更改;
    、、. 、、.
    并以此为最高依凭,制定出限制建设清真寺(限制伊斯兰文化)和其他外国文化对美国的渗透的政策。
   
    这样一来,穆斯林凭借高生育率+选票“绿化”美国的企图,比遭到有力的狙击。
    此外,还可以提高参议员选举的精英属性,如规定参议员候选人必须是基督徒,必须有大学以上学历等等。
   
    我之所以不以西欧国家为例,是因为西欧的主要国家无救了。从伦敦穆斯林叛国市长大受欢迎,以及特朗普当选前后受到英、法、德等国政要和民众一边倒的反对,足可看出:
   
    西欧已经“白左化”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曾节明 于2016.11.13丙申己亥己亥傍晚于晴寒纽约州
   
   
(2016/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