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严家祺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大尺度『时间观』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基因』的稀释和『心因』的扩散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1976 1989 和“六四”
·
·「黃雀行動」及六四逃亡获香港营救者聲明
·文字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


香港《动向》杂志2016-11-15


    严家祺
    今年,香港天地图书出版了《彭述之回忆录》,上卷是《中国共产主义的起飞》,下卷是《中国第二次革命和托派运动》。两大卷书近一千页。
   

【图】彭述之回忆录封面


   
   
    一九八五年我与王沪宁从中国到法国访问,在巴黎认识了程映湘和她丈夫高达乐,知道程映湘是彭述之的女儿,而彭述之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回到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事局告诉我,彭述之是一个托派分子。
   
    “六四大屠杀”後,我与妻子高皋流亡法国。前年从美国重访巴黎,又见到程映湘和她丈夫Clande Cadart(高达乐)。与三十年前相比、巴黎的街道、巴黎的咖啡店、程映湘的家、通往她家的电梯,几乎没有变化,而程映湘、高达乐两人已是年近九十的老人了。他们家中到处是为写作用的成堆成堆的各种旧报刊,两人还在不停地写作,这部《彭述之回忆录》是彭述之口述,由程映湘编撰了中文本、高达乐和程映湘翻译成法文出版的。今年香港出版的是中文版。
    读《彭述之回忆录》,我首先关心的是,一个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在共产党掌握政权後是怎样流亡的,而程映湘是怎样随同她父亲到巴黎的。
    彭述之比毛泽东小一岁。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彭作为中共最早党员之一被派往苏联留学,任驻莫斯科中共小组书记、入读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1924年,彭述之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和李大钊一同出席了共产国际五大。彭述之与瞿秋白、罗亦农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留苏三领袖” 。1925年,中共四大在上海召开,彭述之担任大会秘书长,并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陈独秀任中央总书记兼中央组织部主任,彭述之任中央宣传部部长,成为名副其实的共产党“二把手”。这时,张国焘任中央工农部主任,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传部委员。由于彭述之与陈独秀赞同托洛茨基的主张,一九二九年彭述之与陈独秀被开除出中国共产党。接着,陈独秀、彭述之宣布成立“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三年後,陈独秀与彭述之被国民党关进监狱,出狱后,彭述之始终坚持他的托洛茨基主义信念,
   

【图】1932年 陈独秀(左)与彭述之被捕後在候审室门前摄


   重整托派组织,在上海“解放”前夕,为了“挣脱毛泽东特务的魔手”,彭述之将托派“中央机构”撤到香港。在香港,彭述之仍感到 不安全,“为了挣脱英国皇家警察的魔手”,一九五0年一月彭述之一家五口,从香港动身,到越南西贡的华人区定居下来。由于参加托派的一次会议,与他们同时从香港到西贡的“中国托派同志”刘家良被越南特务拘捕,在监狱中受到酷刑,不久死在狱中。彭述之一家在西贡还是感到不安全,不得不离开越南。当时的巴黎,是托洛茨基主义“第四国际”的中心。彭述之决定到巴黎,除了当时十七岁的大儿子因没有足够的钱买船票外,彭述之一家四口乘了二十多天船,在一九五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到了法国马赛,六月底到了巴黎。
    到巴黎那一年,彭述之的女儿程映湘二十四岁,小儿子九岁。程映湘说,当时他们一家生活很困难,没有钱,靠“廉价的家庭手工收入”糊口。在一九六八年,他们在巴黎近郊获得了一间小公寓,在这之后的四年中,彭述之与他的女儿、女婿多次交谈,成了编写《回忆录》上卷《中国共产主义的起飞》的基本资料。
    在六十年代毛泽东批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时,托派中许多人对毛泽东产生了一种“幻觉”,但彭述之没有幻觉、从不抱有回到中国的希望。《回忆录》说,“一九五0年一月末,当彭述之离开中国的那一刻,他预感到这将是永别。”许多托派分子认为毛泽东的共产主义与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是相反的。程映湘说,彭述之一直到他人生的最后一刻,不断地提醒他的托派同志:“毛泽东主义,在实践上,本质上与斯大林主义同出一辙。”
    彭述之的最後十一年是在美国洛杉矶渡过的。一九七二年彭述之夫妇两人到美国定居,受到了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同情者不断的资助和友好对待。一九八三年彭述之在洛杉矶医院逝世,比毛泽东晚七年去世,比毛泽东多活了五年。
    对于彭述之的一生,托派中央委员王凡西在《双山回忆录》中作了评价:“彭述之死了,一个老革命家逝世了……这样一位始终不变,为一个政治主张而斗争终生的革命者,不管他的所信正确或者错误,也不管他的事业成功或者失败,他之值得人们悼念、值得后来者的研究,那是完全应该的。”
   【这里发表时稍有删节,因彭述之未在莫斯科红军大学学习,也删去这一处】(写于2016-11-2)
(2016/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