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徐水良文集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徐水良


   

2016-11-6日


   

   
   世界上从准宗教马列教、纳粹教、真宗教一神教,到其他许多信仰组织,往往把理想和信仰混为一谈,把他们自己的信仰,说成人类美好的理想。他们无限推崇他们自己的信仰,贬低别人的理想,不断吹嘘他们自己是有信仰的人,贬低、污蔑、攻击不同意他们信仰的人,包括持有真正美好的人类理想的那些人,和持有其他信仰的人,是没有信仰的人。并且按照他们把他们自己的信仰与人类美好道德等同起来的谬论,同时把不同意他们信仰的人,都说成是没有道德的人。
   
   实际上,一旦人们的信仰堕入上述谬论,那么,他们就真正堕入背离人类美好理想和道德的偏执的信仰专制的泥淖,他们的信仰,就成为人类理想及道德的对立面和敌人。
   
   人类真正的美好理想和道德,与各种信徒的各种信仰,是根本不同的两种东西。
   
   人类真正的美好理想,以人类科学,人类道德或价值为基础。人类科学,以及人类的道德或价值,就是支撑人类美好理想的两个支柱、两条腿。
   
   而科学,以实证为基础,它的内容是客观的,以符合客观世界真实面貌为目的,因此,它与以主观的痴迷相信为基础的信仰(或迷信)相对立。
   
   而人类道德和价值,就是人类善良慈悲宽容真诚等等各种美德和文明的价值,包括当代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义和人权等各种普适价值。人类的道德和价值,虽然是人类的主观观念,但却是人类普遍推崇的、美好的、社会的或个人的行为准则。具有各种不同程度的普适性和群体性、以及具有独立于个人之外、相对于个人而言的客观性。
   
   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义、幸福、尊重人和人权、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性化、多样化、多元化、充满慈悲、慈善、真诚、友爱、互相关爱的人性化自由民主社会,反对欺压、欺诈和迫害的兽性化专制社会和制度,就是人类为自由民主而奋斗的志士们的美好理想和美好道德。
   
   而中文信仰,它的基本含义,是痴迷相信和崇拜的意思,所以中文也把信仰简称为迷信。它以信徒的主观的痴迷相信为基础,而不是以客观实证的科学为基础。所以,人类历史上,一神教信徒的信仰,就是一神教经典的教义,这些经典的核心思想,就是思想和信仰专制,信我的进天堂,不信我的下地狱,你必须信我,如果你不信我,我就杀你。为了死后进天堂,某些痴迷的一神教神棍们,往往虔诚地遵从他们宗教圣经或其他经典的教导,不断咒骂,攻击,歧视、迫害异教徒,甚至按照他们的圣经教义和其他经典中宣扬的消灭异教徒的教诲,去屠杀和消灭异教徒,并且把这些痴迷地执行教义的行为,看作他们最美好的道德。
   
   历史的和现实的恐怖主义者、以及同情恐怖主义的一神教原教旨信徒,崇拜、赞扬和痴迷于此类屠杀异教徒的恐怖主义行为,把这些以恐怖主义消灭异教徒的痴迷邪恶的行为,看作执行一神教教义的最高尚的道德行为。
   
   而准宗教马列教的信仰,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他们把他们自己的这种信仰,说成是人类最美好的崇高理想。为了这种“崇高”信仰,他们屠杀了数以亿计的人,给人类造成空前的灾难。
   
   痴迷的一神教神棍,把他们的信仰与人类理想相混淆,结果,他们的信仰和所谓的“理想”,就变成他人的噩梦和坟墓,他们最高尚的道德,就变成迫害他人的魔鬼行为。
   
   准宗教马列教和纳粹教,则完全继承了并且发展了一神教的这种用信仰冒充理想,搞思想信仰专制,把思想信仰专制,与政治及其他社会专制相结合,合而为一,成为极权专制,与历史上从神棍摩西开始的极权专制一起,造成人类社会中延续数千年、政教合一或政信合一的专制噩梦。
   
   可以说,从摩西以来三千多年,人类社会最大的罪恶,正是一神教、马列教、纳粹教和其他偏执信仰造成的。
   
   正是根据这种历史事实,以及当代恐怖主义的现实事实,所以,我们在这个意义上说:“信仰可怕”。并不是说在一切条件下,信仰都可怕。
   
   实际上,不仅痴迷的极权专制的马列教一神教信仰,让人感到可怕。其他痴迷的信仰,也同样让人感到可怕。那些多神教神棍神汉,以及被他们欺骗的民众,曾经用他们可怕的痴迷相信的迷信和江湖骗术,制造了许许多多可怕的案例,造成许多被害者的死亡,也同样让人害怕。只是,他们这种非制度性的痴迷,与一神教系统的制度性极权专制相比,其危害相对要小得多而已。
   
   我这里还要批评一下法轮功。我们当然坚决支持法轮功信徒的信仰自由,反对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支持他们的反共行动。
   
   但是,我们常常碰到一些法轮功人士,看到华人,往往就跟在后面骚扰纠缠。我自己就碰到过许多次。我跟他们说,我是纽约人,现在有事,请别打扰。但他们往往就是不听,就是跟在你后面喋喋不休,纠缠着给你洗脑,往往弄得你无法与朋友讲话,无法打电话,无法做正事。我在法拉盛成多次找他们负责人,告诉他们这个做法不好,强行骚扰他人,违反美国法律。后来他们好像好了一点。但前天我陪老同学游纽约,结果,法轮功人士不断上来纠缠,比法拉盛那种纠缠要厉害得多。我说我是老纽约,反共比你们法轮功早得多,我们有事,请别打扰。但这些人就是不听,不断有人上来纠缠,甚至与我们争吵。每一个景点都是这样,不断纠缠,搞得人无法聊天。我对他们,后来还找了一个有点像负责人样子的人,对她们说,你们反共,我支持,插标语,发传单,都可以,但这样强制纠缠,强行跟在别人后面,不断骚扰别人,违反美国法律,很不好,也影响法轮功形象,起反作用。那个负责人样子的,虽然没有表示一点歉意,但还算是说了一句,说:“我对他们去说说”。但我对其他骚扰的法轮功人士劝说,他们往往不仅不听,反而以很气愤的方式,要与我争论。最后,我不得不警告一个跟在后面喋喋不休的人,说:你如果不听,继续坚持跟在后面强行骚扰,我就打911报警。因为离他们自己的人群已经很远了,跟在后面的那个人,才很不情愿地停下来不跟了。
   
   我听熟悉情况的朋友说,全世界各个地方的旅游景点,法轮功人士都这么做。大陆旅游者习惯于中国大陆中共强制洗脑骚扰等那一套,不知道他们这种做法违反西方自由民主文明国家法律,只好忍受骚扰。结果,我看到各个景点的游客,不仅几乎没有人搭理法轮功人士,相反,很多人露出非常反感的态度。过去法轮功人士往往吹嘘他们那些洗脑宣传和退党动员,效果多么好,经过亲眼所见,我才知道法轮功做法的真实效果是什么,并不是他们自己吹嘘的样子。恐怕其负面作用,远大于正面效果。我只好如实告诉我们同学,法轮功这一套,是中共做法的复制品,是把中共强制洗脑等等做法反一反,由法轮功来洗脑。包括他们的许多其他宣传,都与中共洗脑很类似,但这不是我们民主人士和真正的政治的反对派人士的做法。
   
   所以我觉得,法轮功这类偏执信仰组织,复制中共强制洗脑之类的方式,反一反,如果他们上台,依靠国家机器给人强制洗脑,也让人不寒而栗。联系他们不断吹捧习近平和习近平强化一党专制和中共领袖专制等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做法,我觉得,民主力量必须适当表明自己对此类问题的批评态度。尤其在大陆游客不断涌向海外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公开说明我们与他们的不同,以免游客们误解,造成很大负作用。
   
   再说一遍,我支持法轮功信仰自由和揭露和反对共产党的行动,但我非常不赞成他们的这类做法。希望法轮功的朋友们能够认真反思,停止骚扰他人的很不妥当做法。
   
   实际上,所有偏执和痴迷的信仰,都是很不好的东西。信仰一旦过分执着和偏执,就可能变成对他人的歧视、仇恨和迫害,你的信仰或者信仰型“理想”,就可能成为他人的地狱。
   
   即使是我很尊重的佛学,如果变成偏执痴迷的信仰,同样也会危害人类和社会。从南北朝到隋唐,佛教就曾经有过多次对社会的重大危害,搞得几个皇帝不得不灭佛。现在许多佛教徒对他们灭佛总是耿耿于怀,实际上,佛教徒们同样应该反思自己历史上的过失。
   
   好在佛教的最重要教义之一,就是破执,不仅破我执,甚至最后还要破除对佛法的法执,破除一切执。马列教一神教的信仰,都是很偏执的信仰。一神教的经典,尤其简单低档,当然都不可能有佛教破执这类高档思想和哲学。而佛教和其他信仰,如果过分偏执执着,也同样违反佛教教义。
   
   我觉得,一个人的最高境界之一,就是无欲无求,不偏不执。人如果偏执于金钱,就可能去坑蒙拐骗,不择手段赚钱;如果偏执于名利,就会琭琭钻营,求名求利,丧失道德;如果偏执于权势,就会献媚讨好,去追求权势,包括现代社会的政客,不敢得罪人,不断讲假话,讨好他人,以便争取选票。你只有无欲无求,才有可能最终做到不偏不执。
   
   现代政治当然必须非常重视争取大多数,民主事业必须争取和团结包括一神教和其他信仰在内的人们共同奋斗,这是现代政治非常重要的策略。但是,现代政治,尤其是每个人的为人、做人,却有策略之外更重要的原则,包括真诚真实善良慈悲,坚持讲真话,反对讲假话等等。这些,是支撑现代策略的重要原则基础。失去这些基础,那争取和团结大多数的策略,就成为无原则的投机或欺诈行为。因此,一旦策略和原则产生暂时的矛盾,我们就必须服从原则,即使得罪绝大多数,也必须坚持讲真话,反对讲假话。
   
   很多人不理解本人对民运的批评,对一神教和法轮功及其他信仰偏执的批评,认为那是得罪绝大多数。实际上,本人遵循的,就是上述原则。这些朋友有误解,把做政客当成我们的目标。实际上,本人的目标,不过是做一个研究和提出新理论、尽可能只讲真话、不讲假话的的学者,而不是去当政客。所以,我无需讨好多数,去争取别人的选票或支持。而必须坚持讲真话,揭露真相,不怕得罪人。
   
   现代西方基督教等一神教,往往已经不同程度的文明化。民主国家的多数基督教,往往已经把歧视、迫害、仇恨和屠杀异教徒的教义,改成上帝或者耶稣爱人,把爱当作教义。已经很大程度上变成具有正面意义的信仰。但是,对那些残余的原教旨主义者,对那些中国式神棍,尤其是对不断诅咒、谩骂其他有神论无神论信仰的那些中国式神棍,仍然应该给予必要的批评和警惕。而中国的马列信仰,则仍然是中国人、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在文化方面的最大大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