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第8章 喪家之犬
   
   
   這只“喪家之犬”是只老白狗,在喪家之前,它的主人是在流血的階級鬥爭中被拖死的老地主。要說起這,不能不驚嘆它比它的主人還命大!當時,共軍一進村,上前先打狗,因為狗的狂叫嚴重影響了他們的軍事行動,特別是在夜間。當全村的狗在一片悲鳴、哀號聲中盡皆嗚呼哀哉的時候,懂人性的它竟能安生在家屏聲靜氣、深居簡出。當還鄉團打回本村時,老主家已死,幸存的家庭成員,便跟隨還鄉團逃離村莊、逃進北蒙縣城,這只忠實、智慧的老白狗,便也萬幸地、得以虎口余生。

   逃進北蒙市,這時周遠鴻的家、與老白狗主人的家為鄰。周遠鴻家也有一只狗,也是幾乎淪為“喪家之犬”。由於同病相憐、睦鄰相處,兩家人以及兩家狗、便結下了友好情誼。每逢周遠鴻上學、下學,老狗們總是送往迎來。他和它們之間相玩甚歡。
   周遠鴻家的老黑狗、是條母狗,比牙狗老白還要老。“老黑”、“老白”便成了它們的正式名字。老黑、老白親密相處,相偎相依、形影不離,像是在搞姐弟戀。一天,老白從後面把兩條前腿、搭在老黑的脊背上,形成“狗爬式”的姿勢。老黑委婉地擺脫了他,並深情地、懷著譴責的目光,望他一眼,意思是說:“老弟!咱們都多大年紀了、還來這一套?!”老白也很知趣,從此以後它們就擺正了姐弟關系;發乎情而止乎禮。但好景不長,稍後,經過一段時間、老黑便得了老年癡呆癥,不認家了、走迷失了,從此、主人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她再也沒有被找回、或自動回家;可憐的老黑,永遠告別了這個多災多難的家庭和與之同甘共苦的家人。剩下老白孤苦伶仃、渡著來日無多的淒慘晚年。
   後來,周遠鴻在初中畢業前,又搬回到了農村老家。畢業後正在“修理地球”與繼續升學之間,只能選擇前者、而後者由於經濟困難只能作為罷論。他正處於這樣一種悲觀失望的境地,忽然看到貼在本村東大門上的“知識青年訓練班招生廣告”;說是經過短訓後分配革命工作。他那喜出望外的高興勁兒,勝過“久旱逢甘雨”。
   當他被錄取後,進城走在大街上,忽然發現老白在奄奄一息,躺在路旁。他和它對望一瞬兒時,它掙紮著撐起身體、爬起來,有氣無力地喔喔叫了兩聲,算是跟久別重逢的老友、勉強地打了個招呼;隨後就眼淚簌簌、順著鼻凹滾動下來。周遠鸿把為上訓練班準備的火食費,來給“老白”買了個饅頭。看著老白的吃相,周遠鴻咧著嘴、禁不住“哞”地哭出一聲:“你竟餓到這般程度!”他領著它、到訓練班的事務長那裏、去交上訓練班所需的火食費。當他聽到司務長說“火食由公家供給”時,高興得一跳三丈高:“此乃天助我也!”隨即,順便又到廚房、查看了泔水和殘渣剩飯的情況,為“老白”尋到了一條吃飯的門路。
   直到這時候,癡呆的老黑的形象,才重又出現在周遠鴻的腦際。“我的老黑!你現在在哪裏?”假如她沒死、仍活在人間和狗間的話,即便朝最好處猜想,也只能比老白這只喪家之犬的命運會更壞一些。朝實際處設想,情況恐怕就更不敢樂觀,多半會是死多活少了。 就像中學生在作文上好寫的一句口頭禪:“時間過得真快呀!不知不覺又到了XX的時候。”這時、這裏的“X X”,就該代入“青訓班畢業”。知識青年訓練班在露天的大操場上、舉行畢業典禮;九月的陽光已不似往日那麽暴戾恣睢。但是,坐在操場上的學員們,毫無遮掩地曝曬於其下,都感到悶熱得喘不過氣來,個個揮汗如雨。
   忽然移來一塊如座大山似的烏雲,頓時黑雲壓城城欲摧,太陽無光,周圍一片黑咕隆咚。風吹樹稍、猛地搖擺,臥在樹蔭下的老白狗,首先敏感到涼風習習,口張得不那麽大了,舌頭也縮了回去,囂躁的氣喘咻咻也收攏了起來,用搖頭擺尾驅逐著、死乞百賴的狗蠅。狗蠅與蒼蠅有區別。它的翅膀和身體構成蕎麥皮的形狀,雅淡的白色裏稍透紫紅,動作和神態比蒼蠅精幹些、強悍些,紅眼圈、黑眼珠,頗具審美情調。只是性格過分貪婪,一頭紮進狗毛裏,尖嘴叮進毛孔,像餓死鬼一樣吮吸著自己的營養物。狗難忍瘙癢,用不停的搖頭擺尾來驅趕,但根本不見效驗,必須渾身陣陣地猛一抖擻,就像人打噴嚏時、那樣迅猛地顫抖,才能迫使它們離開皮膚,在皮毛周圍營營飛鳴。但這種狗蠅頑固之極,只要狗抖擻稍停,它們就會又鉆入狗毛。狗總不能經久不息地抖擻,所以也就只能任其啃咬了。周遠鴻發揮“狗道主義”精神,聽講之余,抓緊幫狗撲打和驅走狗蠅。
   董部長用他宏亮的聲音,理直氣壯的聲調和宣傳家特有的煽動性,鼓舞得學員們磨拳擦掌,熱氣騰騰,恨不得立即飛向工作崗位,去為革命發熱、發光!隨著陣陣涼風,天上爆發電閃雷鳴,突然下起如手指肚般大的雨點,唏哩啪啦,甩得人心慌慌。大家手忙腳亂地跑進大禮堂,準備繼續開會。但由於剛才一陣的緊張,和室內仍保存著原先的悶熱,使充滿了汗腥味的濕熱氣,騰騰如籠蒸。而外面的驟雨瞬間即停,像給大家開了個玩笑,大家立即又都回到操場。只有那只大白狗,仍在雍容沈穩、端莊肅穆地盤坐樹下,紋絲未動。相形之下,它倒比人更沈著、更淡定,這就不能不令人、對它肅然起敬,想從它身上吸取牢靠感。
   大家在操場坐穩以後,開始自由發言。由被預先圈定的人,登臺表態。面對發言人的陳腔濫調,聽眾照常發出暴風雨般的掌聲。所有的發言,中心意思就是那麽三句話:“自北蒙市解放以來。。。。。。”;“通過學習班學習。。。。。。”最後落腳到:“聽毛主席話、跟黨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大白狗站起,渾身抖擻一番,和靄可親地擦過孤另另地、坐在隊伍末排之後的周遠鴻身邊,斯斯文文、顫顫巍巍地走過去了。再激烈的掌聲,也未能引起它的光顧。
   周遠鴻本來可以不必參加畢業典禮,免去這最後的一份尷尬。可今天一大早,梁乖真問他昨晚到哪兒去了,怎麽找不到他?他答:“我老也睡不著,就到胡庵河濱賞月去了。”
    “嗬!你還有這份雅興!好,到此為止,我們言歸正傳。昨天董部長通知我,要我跟你作一次個別談話、指明今後努力方向,然後你就可以‘小和尚捲鋪蓋――離寺’。我考慮到與其我給你說,哪如讓你参加畢業典禮再聼部長一次讲话,再說你也非常崇拜董部長。我就請示董部長:是否可讓你參加大會,獲得一個、最後一次聽部長講話的機會。”
   “謝謝梁組長!我想我從此下鄉務農,恐怕就再也聽不到像董部長這樣高水平的講話了。工作雖然不分配,但真理不能不繼續追求,自我思想改造也永遠不能停止。”
    “嗬!你對前途還滿樂觀哩!”原來據梁乖真推測,他昨晚應該會是痛不欲生地,在胡庵河濱、步那位老保長的後塵,才符合革命規律。“你是咱組裏唯一一個沒有被分配工作的人。別文郁因思想落後,分配他的工作也費了一番周折。但‘落後’畢竟不同於‘反動’。再者,他擅長彈唱,小學正好缺乏音樂教師,還念其家庭成分好,是城市貧民,結果也就分配了。”
   “你不是說要跟我作一次個別談話嗎?”周遠鴻不想放棄任何一次思想改造的機會。梁乖真呢,他參加學習班是專門來改造別人的,自己沒有改造的任務。馬上學習班結束,黨就要安排他進入胡峰中學初中二年級繼續深造,以便將來擔當革命的重任。並且,黨還要通過充分發揚民主,讓學生們一人一票地選舉他、去當胡峰中學學生會主席。周遠鴻希望與他作最後一次溝通,從他那裏獲得新思想:
    “我昨晚認認真真追蹤審查了我的思想歷程。我發現,我在思想上好逞能賣乖、自作聰明,在思想方法上有主觀性、片面性的毛病。這個一體兩面,構成我看問題拙謬、偏執、形而上學,因而影響我正確而順利地接受革命的真理。我小的時候,記不清是幾歲了,反正可以記得清的是在上小學以前,我是七歲入學的。有一次,天下大雨,家裏的人從北屋冒雨跑向南屋去開飯,跑得失急慌忙,好像是猛虎逐於後。我卻穩住步伐,慢慢吞吞地穿過雨地,並且自作聰明地教訓大人、算不清帳:‘你們幹嗎那麽慌?你跑得再快,也還是要挨這麽長一段路程雨淋的。跟我慢慢走、挨淋的路程是一般遠的,誰也比誰沒有少挨一步淋呀!’
   “還有一次是我種小米。奶奶吵我、瞎淘氣,盡是糟踏糧食。我感到天大的冤枉,就一本正經地說出我的道理:‘這個法子,你們大人都沒有想出。這會直接長出小米,就省得去把谷子再碾成小米了’。奶奶哭笑不得,用食指戳著我的囟門,笑稱我是‘巧半吊子’。
    “後來上學以後,那是1944年,我在《自然》課上學了,雨的成因是水蒸氣在天空遇到了冷空氣。這年家鄉大旱,鄉親們用花轎擡著關爺(關公),成群結隊,敲鑼打鼓,遊街乞雨。我站在路上、阻攔大家,說:‘這樣求神拜佛是不科學的。咱們都回家去,支起大鍋燒開水,水蒸氣上了天,遇冷就會下雨的。’不用說也不會有人理會我這一套。經過深挖,我追根求源,總算找出我這荒謬思想的認識根源和歷史根源,我卻怎麽也找不出階級根源,是受地主階級的什麽影響、才導致我的思想如此荒謬?我的思路又是如此怪誕!無怪乎我說的話、別人聽得不順耳,我辦的事、別人看得不順眼。像董部長說的‘外蒙古和其他邊疆地帶人民脫離國民黨的統治,會早一天過上社會主義天堂生活’,我就得不出這個結論。你說對此是一百個贊成,而我連百分之一也不贊成,或直接了當地說吧――我坚决反對!你說我的思想反動,我要是下決心不想反動下去,該怎樣進行思想改造呢?”他眼巴巴地盯著梁乖真,梁乖真卻冷冷地說:“好!就這吧,開大會去!你搬个凳子、單个兒坐在大家的后面。”补充道:“記着!事必與整体拉開一定距離!”
   他按照梁乖真的囑咐,坐在隊伍最末排之後。梁乖真還是親自來關照這件事情,把周遠鴻的凳子往後又挪了一個座位。這樣他就就落實了給整個隊伍“拉開了一定距離”,以突顯他坐的是專設的“旁聽席”,他是個“等外人”。周遠鴻已意識到梁乖真是居心跟他辦難堪,教他出醜示眾。可那又有什麽關系呢!他想起在私塾裏,朱老師開講過的《四書》裏有一句名言:“朝聞道,夕死可也。”如果一個人具備這種精神,還在乎什麽難堪嗎?權且當作是各取所需吧!他甚至認為,這次知識青年訓練班上得值,雖然沒有分配工作,雖然大傷腦筋,但畢竟在兩個月內學到了很多知識,好像在頭腦裏點燃上一支明燈。他都不認為,那些分配了工作的人、就一定比他對革命道理知之更多、理解更深。他想:“如果用一把客觀的尺度來量一量,弄不好‘先進分子‘的桂冠,就應該戴在我頭上。為什麽你們這班趙太爺就不準我阿Q革命?你們,尤其是你梁乖真!鬥爭起人來,其樂無窮,嗜痂有癖。你們到底圖的是什麽?是要人在你面前永遠低垂著頭走路嗎?”這時他想起了兩個人,一個是解放軍戰士郝蓬有。如有他在,周遠鸿將跟他三天三夜說不盡、一肚子的酸甜苦辣心腹事。另一個是賀恩廣老師。他那躍動著強勁生命力的軀體、樂觀自信的氣魄、智者不惑的頭腦、廣納四海的博大胸懷,在在使他的學生周遠鴻感到,他就是力量的源泉。和他在一起,就有一種“穩坐釣魚船”的牢靠的安全感和乘風破浪、過關斬將的奮勇進擊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