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魏紫丹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久旱逢甘雨
   他鄉遇故知
   洞房花燭夜
   金榜題名時
   振光津津有味地聽了,說:“是這樣的。太有意思了。”
   振民說:“有個淘氣鬼,給每句後面又加了個尾巴,原來的四大喜事都變了,都變成了
   黴氣事。”
   久旱逢甘雨:冷子
   他鄉遇故知:仇人
   洞房花燭夜:石女
   金榜題名時:槍斃
   振光說:“一掛尾巴就太掃興了。不掛尾巴多有意思!”
   今生今世在今天,在這種場合,他倆果然是“他鄉遇故知” 。但是,應該怎麽說呢?按著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階級鬥爭的學說,按著中國階級鬥爭的殘酷現實,後面不是掛著一條響尾蛇的尾巴嗎?
   周振民當然猜一百猜也猜不出,本村的這位革命先鋒,究竟為什麽也來到這裏頭、和他一樣當起“階級敵人”?同樣當然的,他悶死到肚裏,也決不會問這個問題。因為交流案情是獄規所不容的。
   振民後來在打聽家庭情況時,振光說:“大娘(振民的母親)身體還好,村上人看在她也是窮人出身,勞動了一輩子,沒有誰給她多大罪、讓她受。”說到振民的妻子,他說:“嫂子完全平安無事,單等你回去居家團圓了。不過,大嫂(吳桂秋)搞買賣婚姻,倒是惹出了事。”
   “什麽買賣婚姻?”振民大惑不解。
   振光說了主要情節是“使了人家一石高粱把大女兒喜雲嫁了出去。”他又拾回滑头:“要說也是為了討一條活路,與借婚姻謀財遠非一回事。這個事情由我一手經管,支書、村長他們全然不知大頭小尾。哥哥你盡管放心,我來這兒,這事就沒人追問了,就注戲了。”兩人在監獄裏,好像又恢復了童年的友誼。
   本來,在勞改隊,新進來的人總會先受一陣兒老犯人的欺侮。由於他乘周小隊長的門勢,免了許多該受的罪。但他缺乏自知之明,時常招事惹非,楞頭青勁兒上來,就要跟別人大打出手。他動輒撂牌子、耍光兒:
   “老子為黨賣過命。去打聽打聽,老子是不是好惹的?你們有什麽了不起的?”
   “到這裏頭你就別說‘了起’,‘了不起’了。”振民幾次勸他,他都不聽,只以為是自己的英雄主義鎮住了別人。其實是振民緊跟其後給他擦屁股、強維持,要不,別的犯人們早把他給修理透了。他每天像大風促著一樣鬧事。一次,耍橫給一個老犯人打得頭破血流,結果,政府又給他加刑一年。
   一次,周振民說:“趁我還能咕容動,咱倆一起剜兩個並傍的墓坑,將來埋在一起,方便於有朝一日、家人來收屍時,互相有個照應。”說過此話後,他又活了半年,預言便兌現了。
   但预言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周振光身上兑现了。這時周振光已變成了他當初見到振民哥時的周振民的樣子。現在,他自己也並不知道自己變成個什麽樣子。振光在將死前回首往事:他俩是小時候的弟兄、玩伴,長大後、誰也没有做過對不起對方的事,竟然間變成你死我活的階級敵人!到眼下,振光處于奄奄一息時,振民却滴著眼淚,痛感“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振光在未斷最後一口氣前還在嘟囔著:“祖祖輩輩,無冤無仇,到底犯了哪門子暈,非要有我無你、往死裏拼鬥?”当他一息尚存,想起振民哥哥收到一封家信時,他就想,為什麽自己從未收到過家信呢?難道父親還在責怪他嗎? 是的,他實在太不分眉眼、太惹大人生氣了。他在家時,曾有一回氣得老爹在大街上罵他忘本:“你忘了誰是你爹?”
   “我永遠記著哩! 是毛主席。” 他回答了一句二百五式的進步話。
   因為從未收到過家信,當然也就不知道家裏發生的變故。妻子後來又懷上了孕,誰也說不準是誰的孩子,當然只有她本人心知肚明。風言風語,說是“老爬灰”幹的。由於用了不科學的打胎方法,大人小孩,兩條命一起歸陰。老父親風燭殘年,也活膩了,某夜,在掛前簷的五間、寛大敞亮的上房裏,懸梁自盡。
   他想著自己的家,可是他已經沒有家了。他本人也在无限悲凉中,離開了人世。至此,他整個一家人家,還沒有撈著過上好時光,便在人間銷聲匿跡、絕滅了。
   振民葬埋振光,灑一鍬土,就打一陣寒戰,冒一身虛汗,沒有完成埋葬好振光的任務,就堅持不住了,倒地休克。當他蘇醒之後,到廚房打了一碗水,不是開水,是溫熱的,就著熱水吃下那個窩窩頭——振光身後的遺物。他打了打尖、壓住了饑慌,繼續葬埋周振光。
   後來,他在给家寫回信時,内心引起無限的哀思。既哀自己、又憐振光。他幾番考慮,最后還是决定不告訴他家“振光已經走了” 。
   振民的母親屈指算著,信發出去已經一個多月了,按往常的經驗,就該能收到回信了。今天從日出盼到日落,落了空,就相信明天一定會收到,如明天是雨天,就想,後天、晴天好道,郵遞員才能來。就是這樣雨天盼晴,天黑盼明,盼來盼去一場空。
   吳桂秋又擺好供,祈禱平安。婆婆禱告兩個兒子振華、振民,早日歸來。“全家受關爺佑護,一年四季保平安。我的兒在外面,求你佑他免災免難,盡早回到娘的身邊。娘想兒,想得我心疼如刀割。孩子回不來,您給我托夢,讓我在夢中見見也行。到過年的時候,我定要給您上豬頭大供。”深更半夜驚醒,一想起兒,少抓沒撓,硬是又把頭頂的坯墻給抓撓了兩個大坑。
   家人以為周振華是下落不明。其實他早已被處死。在他被俘以後,就交到了地方人民政府。當時,他忽然看到了鄒梅鑫,隨後又由他處理他的案,就慶幸遇到了“故知”。誰知他比任何人都更堅決地主張:槍斃!
    “他鄉遇故知”,加了尾巴:“敵人”。
   兒子——人已經死了,老娘——心還不死。老娘給關爺磕了三個響頭,額頭已經洇出血,寄希望於心誠則靈,渴盼著兒子生還。這種情景,正應了“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的絕望悲情。她的兒子,小的、生死未卜,大的、不知葬身何處。正是:
   可憐somewhere骨, 猶是慈母夢中兒。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6/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