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魏紫丹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第18章 黨恩浩蕩
   
   申鎮總也找不見周遠鴻。究竟他到哪兒去了呢?申鎮直急得抓耳撓腮。根據楊茂森說話的神氣勁兒,他肯定是出了岔兒,但願不是大禍。要說惹出大禍,周遠鴻倒是更擔心申鎮會禍從口出。因為他總愛頂著茬兒上,總愛在太歲頭上動土,所以問題就會接踵而至:一個三青團問題尚未住戲,又是一個誣蔑和打擊積極分子的問題,已響起開臺鑼鼓。他卻漫不經心,全不在乎,那副樂觀自信的派頭,顯示一句潛臺詞:“對地主、富農、反革命,還要講寬大政策,你們能將一個貧農出身的青年學生怎麽樣?”
   他有他的理論。他自認為,作為戰士,能殺敵立功就是戰鬥英雄;作為工人、農民,能多出產品、多打糧食就是勞動模範;作為學生,只要能交出一張亮麗的學習成績單,他就是優等生、高材生。全然憑的是真才實學,你楊茂森光憑賣狗皮膏藥,趁早給我到一邊歇涼去!申鎮,班上同學們送給他的綽號是“鐵冒秀才”,可見功課之棒、已得到全班的公認了!尤其是語文這門在解放前名為“國文”的 課,更是他的強中之強,不論是知識還是寫作,他都是全班之冠。就在前幾天,他還在省級文藝刊物上發表詩和散文各一篇。至於數理化這些理科功課,他跟周遠鴻相比,也只是肩上肩下。所以在高中入學考試時( 周遠鴻被排除後 ) 他能名登榜首。剛愎自用,是他這個優勢所產生的樂觀自信的延長。雖然周遠鴻也有這些資本,但屢經酷霜殘打,能不苶兒、不塌架,已屬難能了。他批評申鎮“剛愎自用”時,申鎮的自我辯解和對他的反批評,則是:“你遇事太過慮了!”
   在和同學相處上,小組生活會討論的意見是申鎮團結同學不普遍。他說是“同學沒有普遍地來團結我呀!”其實,楊茂森、王九丹要是真來團結他,比方說,就像楊茂森曾給周遠鴻嘴裏塞過水果糖,如果也給他塞、恐怕他不會像周遠鴻那樣采取暫忍的態度,來加以緩沖,而會立即唾射出去,再表深惡痛絕、嗤之以鼻。他倒是個性情中之人,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而有時就會做得太過頭了,比如厭惡王九丹,怒氣上來竟奚落他“禿舌子”,這就不應該了,什麽時候也不能攻擊人家的生理缺點嘛!但他肯幫助有難之人,肯為別人抱不平,表現得特別可愛,尤其是對周遠鴻,更是惺惺相惜,疼癢相關。

   有一次開晚飯時,他盛了堆尖兒一碗大米乾飯。同學跟他開玩笑:“申鎮你在哪兒?怎麽望不見人?”他一面也開玩笑地作答: “人在山這一面哩!”一面端著這座“山”走離飯場,來到周遠鴻的露天廚房,四下尋看無人,就將大半碗米飯偷偷地倒進他剛煮熟的稀菜飯鍋裏。
   周遠鴻回來盛飯時,驚疑地發現什麽異物絆著了勺子,舀也舀不動,自己咄咄稱怪道:“怎麽回事?出神了?”——原來是一大塊米飯! 他左看右看,無任何動靜。但他決沒有判斷為“特務下毒”,而判定為,是同學的饋贈,是愛心的奉獻。至於是誰?“作案”的人不自首,他也只能大膽地假設常篤真、胡萬義、申鎮三人為嫌疑犯,然後再利用幾何學上的反證法,小心地求證:常篤真平常對他關心,從家拿鹹菜給他吃,並且,還借錢給他。想到這裏,他又想起胡萬義也曾從家裏給他帶來過高粱面紅窩頭,但紅窩頭畢竟好攜帶,而要端一碗米飯穿過幾條街,也不大可能。他想常篤真在學校起夥,就走馬來到飯場、觀察動靜,瞥見果然是大家都在吃大米乾飯。但常篤真是個女同學,不像男生吃個飯都不安生,端著碗亂跑。他接著想到申鎮,就眾裏尋他千百度,他卻發現他在偷笑著藏貓貓、鬼鬼祟祟地躲著他的視線。啊! 謎解開了——“非你莫屬!”
   在師生關系方面,周遠鴻與申鎮有著相同的愛惡,都與韓劍魂有一種不可言傳的格格不入,又因都受益於房立倫先生對他們寫詩、作文指點甚多,故而房先生和他倆就走成恩師與愛徒的關系。要是在平素,申鎮找周遠鴻是少不了首先要找到房先生那裏的,這次他偏偏是三過其門而不入。這是他判斷的失誤,也可以算作是“剛愎自用”的表現吧! 他想:“既然楊茂森說他發生了什麽大事,就不可能是在房老師屋。在房老師屋,除了傳道、授業、解惑還是傳道、受業、解惑,是絕對不會發生另外什麽大事的。”
   然而他萬萬想不到,剛才的事情就恰好發生在房老師屋裏。周遠鴻正在聆聽房老師跟他漫談“蘇東坡與辛棄疾辭的風格的同異”。前者創立,後者繼承,二人都屬豪放派。但房老師在漫談中,更熱衷於辛詞的悲壯、深沈。他也提到蘇辭的許多傳世之作,大加稱贊,但對東坡先生遊戲人生的態度,卻流露出不滿情緒。房老師舉例說明,辛詞的豪壯、蒼涼、突兀、沈郁的風格和意境。周遠鴻浸沈於對詞意的思索、情感的體會,問道:“國民黨的腐敗無能,是否也是‘剩水殘山無態度’,也是‘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也是‘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突然之間,闖進了三、四條漢子,身著粗布制服:有的頭戴解放帽、一身灰,有的頭箍羊肚子毛巾、上白下灰。一望而知是鄉下的農村幹部。他們不加分說,上前就摁頭、擰胳膊,把房先生捆綁了起來。一個箍羊肚子毛巾的說:“村裏群眾要求你回咱村一趟!”
   周遠鴻警覺出:大事不好!拔腿就去找岳校長。他進門闖見楊茂森在場,一時思想庫裏的詞匯都像老鼠一樣鉆進洞,哪兒也找不到詞兒了。直到楊茂森退場,他的六神才復了位,迸出那句“是司法科來抓人!”
   房先生打解放後,思想包袱一直很重。一個30歲年齡的人,竟給壓得喘不過氣,全天候愁雲密布,看上去,那股老相勁兒,誰都會想他的年齡在40開外。前些日子,楊茂森吹軍樂小號,曾不經心地吹奏起《戡亂建國進行曲》的樂譜。這支歌曲的編寫,構成房立倫的一大罪狀:
   共匪無故動刀兵
   舉國上下不安寧
   為了和平
   全國一致展開了
   偉大的戡亂建國戰爭
   。。。。。。
   八年來假意抗戰
   掩護著武力發展
   勝利後
   奪城市,搶地盤
   鬧得地覆天翻
   多少城鄉被破壞
   多少婦女被強奸
   。。。。。。
   他編的這些反動透頂的歌曲,解放前、被北蒙縣的學校在音樂課上教唱。還有什麽《反共小調》:
   毛澤東朱德呀也是中國人
   硬找著蘇聯叫爹娘
   政府寬大、他不改呀
   認賊作父逞瘋狂
   全不顧中國的老百姓
   到處殺,到處搶
   到處放火光。。。。。
   如果僅是這些舞文弄墨,就算是思想反動透頂,也還輪不到農民進城來抓他。問題是,“農民”說他參加過“還鄉團”。所謂“還鄉團”,就是被殺、被鬥、被掃地出門後,漏網的、死裏逃生的流亡地主、富農,和被稱為“國特”的知識分子們組成的地方武裝。他們一旦打回家,對共產黨的農會、村幹、民兵,就要大搞階級報復,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其殺傷力遠超過正式國軍。所以在解放後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只要是還鄉團的大小骨幹分子,基本上是閑話少說、一律一顆子彈解決問題。
   而房立倫則是屬於另一類情況。
   1947年春季,北蒙縣縣城為解放軍時緊時松地所包圍。周圍的鄉村,有時為解放軍所占,有時又被國軍收復,形成拉鋸區。在共產黨的占領區,即所謂新解放區,曾實行過機槍點名,把周圍的地主、富農和被認為反動的人,加以掃射,集體屠殺。而與蔣管區臨近的村莊,怕槍響引來國軍,就用刀殺、斧砍、繩勒、活埋來代替槍殺。
   據說,馬上要來新的一輪機槍點名,由於李先念路過這裏,糾正了這個左傾單幹的路線錯誤。他向這裏領導幹部們講:“搞革命要走群眾路線。你們這個機槍點名,一方面沒有激發群眾的階級仇恨、通過群眾去鬥地主,而是脫群眾積極性的左傾單幹。要讓群眾親自動手去打倒階級敵人,共產黨人不要越俎代庖。另一方面,從策略上講,這很不利於分化瓦解敵人,要網開一面,不要硬逼著敵人困獸猶鬥,與我們死拼、拼死。你這裏多搞一次機槍點名,解放北蒙城就多一分阻力、多一分犧牲。”倡導機槍點名的主要領導人地委書記霍關明受到處理、被調到一所中學去當校長。
   下面是,新來的地委書記作為亮相、所做的開場白:“你們對敵英勇鬥爭的精神,是值得贊揚和永遠要提倡,而不能潑冷水的。我們對幹部是這樣,幹部對群眾也要這樣。只能鼓舞群眾的鬥志,千萬要記住、氣可鼓而不可泄。過火是難免的,這是認識問題、改了就好,右傾卻是立場問題、犯不得的。”
   此後、除了停止機槍點名,其他一切仍然照舊,或者不如說、更過火。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越發動、越激烈,已經白熱化、殺紅了眼睛。初試啼聲的吃奶的地主娃兒,也被抓住小腿一扯兩半,給扔進深谷餵狼,說是斬草除根。對老地主搞清算、搞鬥爭,不是僅只沒收你的土地,還要你交代:金銀財寶、槍支彈藥藏在哪裏?還要清算你的罪惡,讓群眾對你恨之入骨。這樣,群眾發動起來了,鬥爭手段也就花樣百出。用燒紅的鐵環帶到頭上,聽著噝噝,看著冒煙、流油;用亂石擊斃,看著地主死而不僵、臨死蹬三蹬;讓地主仰面朝天,把雙腳拴在牲口套上,用牲口拖拉;用燒得沸滾的殺鍋侍候;以及站望蔣臺摔死。。。。。。
   新地委書記說:“尊重群眾的首倡精神嘛!”
   所謂“望蔣臺”,就是叫他站在桌子摞桌子、再凳子摞凳子的上面。問他:
   “你看到老蔣沒有?”
   他一直不回答,村幹們在下面把桌腿一掀,人就啪哩倒登給猛摔下來。再上去,再問、再摔,一次次摔,摔得鼻青眼腫、少皮沒毛、血流骨折,直到“他娘得疤子成了死狗”而後已。有地主見問:“看見老蔣沒有?”不作聲就要給不停地摔,到輪著他時,他就乖乖地說:“看見了”。
   “看見了?下來吧!”結果也沒有少挨一次摔,直到死狗抽不到墻頭上。
   是房立倫的老父親為“望蔣臺”畫下休止符。他站在上面,深深地吸足了一口氣,隨著“啊!”地一聲,一頭栽下去,腦漿迸烈、口吐鮮血而亡。那一聲淒厲,陰森怪氣,為人聞所未聞。令人毛骨悚然、不由地想象:難道冤鬼就是這樣叫喚的嗎?
   那些如花似玉的財主們的大姑娘、小媳婦們,也作為他們鬥爭的勝利果實,先任他們滿足獸欲,再任他們無情地鬥爭、殘酷地蹂躪,以證明他們對階級敵人的絕情、以及沒有受到階級敵人美人計的誘惑,保持了革命的堅定立場。
   “他媽得,這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婦兒們,夏天曬不著、冬天凍不著,在屋裏捂著、香油白面養著,咋會不細皮嫩肉呢?這些美色,過去都好過了那些地主老財、烏龜王八蛋! 今天輪著咱們窮哥們來開洋葷了。”這是那些大解其饞的革命先鋒們互相冒出的口風和心聲。
   村長指著房立倫嬌媚柔弱、端莊嫻雅的妻子,姿色出眾的喬曉月,跟民兵隊長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