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苏明张健评论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2016-11-13

   

   前几天共党的《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习近平在中纪委的讲话,其中的一段话说的是:“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我们不能投鼠忌器,顾左右而言他,采取鸵鸟政策。这个必须说清楚。全党必须讲政治,把政治纪律摆在首位,消弥隐患,杜绝后患。”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就完全暴露了习近平意在彻底改变所谓的集体领导,建立他自己的个人独裁。这是一丝不差地在循着马列毛的观点,也就是说,既然要搞个人独裁,那就必须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实行专政。

   独裁者之所以独裁,就首先要把自己放在永远正确的位置上。除他以外的任何人的言行都是错误的,可批判的,乃至可判刑的,或可致死的,于是个人独裁统治才可以形成。既然要自己永远正确,那就必须自己先发明个治国理论或理念出来。哪怕是错的,或邪恶的,也可以在别人尚未完全搞明白之前,充当一阵子正确者。

   但是以习近平的文化程度而论,确实是难于上青天。所以也只好把马列毛的糟粕搬出来,捧在头顶上,当做神明膜拜。已被实践证明是罪恶累累的马列毛,即使在愚夫蠢妇中的号召力还有多少都是个大问题,更何况用罪人们的臆想和狂妄去治理十六、七亿人民了。

   习说:“全党必须讲政治。”表面上看起来,这句话没错。从政治的定义“管理众人之事,即为政治”上来看,也没错。但从共党一贯的所做所为上去分析,共党对政治的理解或定义,想必是谬之千里,否则就不会有亿万中国人惨死在共党的政治之下。所以接下来的“把政治纪律摆在首位”的话,也就不难明白了。个人独裁的政治当然是要以生死荣辱去威胁所有的人的。

   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在理念、方法是各有不同。正如黑格尔所说的,矛盾是对立的。由于矛盾的产生是出自于管理众人之事的方法理念上,那么这个矛盾通过协商、调和后,仍然可以达到统一的结果。

   习近平把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加上了他臆想出来的纪律;又把纪律摆在首位。这本身是根本讲不通的。但习讲了出来,且无论他是如何歪曲或制造政治的定义,他要一言九鼎,乾纲独断当独裁者的狼子野心随之暴露无遗。所谓“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的话,其实说的正是习近平自己。

   从他上台四年来看,他的野心不小,阴谋没少使。只是因为少知无识,手法拙劣,所以被国人民众一眼识破。仅三、两年的事情不难回忆:他先是让国民称他为“大大”,继而又是“全国女人都嫁他”,于是“东方又红”了;人尚且没做好,又打算继夏杰、毛泽东之后,做第三个太阳。殊不知活人当神,就一定是邪教。

   夏杰、毛泽东知道国无二君的说法,怕被别人分权或被推翻,所以自己为自己造神,把自己比作太阳。但它们忘记或不愿承认的是:“天无二日”。也只有习傻瓜似的去步它们的后尘。

   央视姓了党,习高兴了,又要党报姓党,党媒体姓党,军队也要姓党,唯独忘了他自己尚未改姓党。令人不明白的是,假如十六、七亿中国人都姓了党的话,习是高兴,还是另有所图?有人期望习将大展宏图。可惜四年来未曾见到他的任何雕虫小技。所以对他今后的宏伟壮举,也不敢做任何的妄断。

   朋友聚会中,有人以傲慢和偏见形容习近平。其实这是抬高了它。傲慢者,必有他傲慢的理由或背景。要么在人品道德的修养上达到了天爵的程度;要么在事业上做出了令人咋舌的成就;要么在学术、科学上有重大发明创造,从而造福了人类。可惜明显地习全然不是。

   习的傲慢仅仅是既得利益团伙内部的腐朽陈旧的自我傲慢而已。自以为老子打天下,子弟们就该坐享天下。如果他父亲是万岁爷的话,他就应该是九千岁。却没能仔细想一想,共党并没有开国立业,而是颠覆了民主共和的制度,复辟了西方极权主义的黑暗制度而已。

   有人说,1949年共党建国。本人倒想请教:1949年以前,中国是不是中国?中国存在了亿万年,共党仅仅是篡政成功,建立了共党政权。比较1949年前后,除了流氓、地痞无产者以外,今不如昔的感觉,油然而生于越来越广大的国民的心中。共党就是一个杀人犯罪的团伙,这个定性如今已成了共识。出身于这种家庭的傲慢,又从何而来呢?打倒共党,消灭共党的吼声已经响遍全国各个角落。再加上习的父亲在匪类团伙内部,并不是个吃香的人。所以说,习如果傲慢,也仅仅是他个人臆想中的傲慢。

   至于偏见,也仅仅是匪类小圈子里的偏见而已。自以为在生活、物质上优于平民百姓,加上特权贪腐的因素,便以为自己见多识广,更加目中无人。其实这种人既不懂人本,所以缺德少性。无来由的傲慢,所以产生极愚蠢的偏见。旁观者对这种人的看法,自然而然地就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无法无天、自我狂妄的不可救药的混小子们。这群东西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中的所做所为,心明眼亮的国人了解得清清楚楚,其实是一群鸡鸣狗盗的社鼠。一旦掌了权,为官于民社,傲慢就变作了野心,偏见变作了阴谋。

   九千岁爬上了万岁的座椅,天也就不放在眼里了。两千多年的两百位皇帝,虽然天天被人喊着万岁,但故宫里的房间数量却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皇帝也懂得“天道忌满,人道忌全”的道理。皇帝不敢当太阳,更不敢自我造神,只把自己称为是天的儿子。皇帝不敢自称四个伟大,永远正确,所以也时常下罪己昭。

   皇帝害怕自己占尽了人间春色,所以在自称朕之外,还自称“不谷”、“寡人”、“孤家”,把民间忌讳的事与人作为自称。只有胸无点墨的盗匪,才能毫无顾忌地释放无知的野心。做了人主,又想做神主,继而还想做天主。于是发明出了个“宇宙真理”,把四方上下、古往今来,一口气给代表掉了。这不是野心,又是什么呢?

   习近平是个野心家。以他的文化程度,是做不了阴谋家的。为了达到他个人独裁的野心,所以他才说出要“反对、打倒野心家”的话。至于它的野心是否已得到了满足,本人的拙见,他是永远不会得到的。

   早就有人评论,“酒色财气”是人的四大弱点。既是四大嗜好,又是导致人身败名裂的四大罪行。然而“酒”、“色”、“财”,从无到有,再到多时,也有个瞬间的满足感,更有个自身承受能力的限制。唯有“气”,古人称“尚气”,似乎是无止境,无穷的。由此引伸出现代的说法,就是权欲心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

   “野心”不该是个坏的词。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有人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个好士兵”。那么想当将军的想法是野心,还是一个士兵的志向、理想、或目标呢?这样的士兵是应该受到鼓励、栽培,还是该受军法处置呢?

   野心这个词显然是被共党丑化、恶化和敌对化了。英文中有ambition这个词,可以作为志向、抱负、雄心、志气、野心,以及所要达到的目标讲。共党却把“野心”作为不应该有的想法去解。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国家、政权、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以及正在搞个人独裁的习近平的权力,都不是习以外的任何人该想和该做的事。因为习近平自以为“朕既天下”。他既把党、政、军都代表了,更是把国家、人民也都代表掉了。任何人在这些领域有想法,有打算,有理念,有计划的,就都是有野心的。

   七十多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把政府定义为民有、民治、民享。以习近平肤浅的程度,必定认为美国人个个有政治野心,在野党、媒体、民间社团,和人民,都是推翻现政府的阴谋家,于是美国总统就把自己置于国家和人民的公敌的位置上了。可见习的理解能力只停留在共党的传统看法上,那就是国家和人民以及各行各业都是共党的敌人和死对头。

   国家是全体国民的国家,不但人人有权力、有责任去问政,而且有责任、有义务去参政、去竞选、去阐述自己的治国理念和方法,去组建政党。组建政党的目的,就是为了执政。为了本党能够执政,就要千方百计把执政的政党推翻掉。这不是阴谋,而是不同的理念之间的较量。我们必须假定,所有的治国理念都是好的,都是兴利除弊,都是为民造福。

   可事实告诉我们,所有的治国的好理念,在执行中也都有它的不足之处,乃至弊病。都需要在长期的当政和在野的实践中,不断地完善、锤炼、研究和学习,使各自的理念越趋成熟。完善理念,政党轮替,宪政民主,三权分立,人人问责等等现代人类的普世价值,都被习近平以“野心家”和“阴谋家”的两顶帽子否定掉了。

   早在皇权专政的漫长年代里,古人也写出过“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对联。既是对青少年的教育培养,又表达了学者问政的博大胸怀。皇帝更没有因此而以“野心”、“阴谋”、“谋朝篡位”的罪名,把作者拉出去砍头。非但如此,皇帝每隔一段时间,还要下诏征求民间遗才,以贤良方正,加以录用。甚至下令各地方官去山林岩穴,把那些不愿参政为官的贤德之士请出来,由地方官送到朝廷加以重用。

   唯有共党、习近平更甚,把国政当做不容任何人染指的禁区。所以共党提倡的爱国主义,不知不觉地降到民族主义,又把民族主义庸俗为民粹主义。共党怕的是人民爱国。因为爱国,人民就要参政、问政、议政、问责,这就有野心、阴谋的嫌疑。

   六十多年共党祸国殃民,把1141万8千多平方公里的国家,出卖得现在还剩下多少无人知道,还害死亿万国人的生命。仅此两点,共党死有余辜。一旦遭到人民的清算,共党个个难逃活命。

   其实习近平也多虑了。以当前中国民愤日益高涨的形势,除了习近平这个傻瓜背上共党罪恶的包袱以外,稍有点头脑的共党们都躲得远远的,捞笔钱赶紧外逃。如果当初内定接班人时还有第二个傻瓜的人选的话,也就不会有习近平这个人四年的风头和折腾。这就是“无知者无所畏惧”,所以才“得志便猖狂”。

   对于一个猖狂的野心家来讲,当然更是把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当做是敌人在夺它的权。对于一些把爱国当口号喊的人,从今以后最好噤声。如果不懂得适可而止的话,不定哪天就只好在监狱里爱国了。

   但对广大的国民大众来说,世世代代盼的是国泰民安。为了过上修生养息的平静日子,国家就必须泰然祥和。国事汹汹的原因,不是朝中出了奸臣,就是出了昏君,于是才会民不聊生、冤苦遍野。先有家,后有国。家事不平静,当然是治国者的责任了。同样,先有个人,才有集体。个人活得艰难,甚至走投无路,集体也难逃其责。

   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被毁,国家也必然是满目苍夷。为了保家卫国,七十多年前中国人打跑了东来入侵的日寇。那么今天,为了同样的理由,中国人该去驱逐西来的马列主义匪帮了。中国人都想过个安生日子,没有几个人想做英雄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