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上海维权网
·【视频】热烈欢迎上海访民陈万风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08.15
·(2014.8.29)上海长宁区蔡文君联合国播报
·【视频】(2014.8.29)上海长宁区蔡文君联合国播报
·【视频】上海访民前赴后继淡定加固联合国上访桥头堡(2014.09.12)
·【视频】天边的骆驼2014.9.21“赞”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
·【视频】上海蔡文君播报:江琴“外籍夫妻不能一起上访”吗?
·【视频】上海江琴:国务院规定“外籍夫妻不能一起上访”吗?蔡文君播报
·【视频】霸气!争取普选和平占中高歌香港海阔天空
·占中黄之锋,17岁的香港民运领袖
·【视频】香港人民9 28争普选占中抗暴永载史册!
·【视频】「87枚催泪弹」纪念928给香港人和学生的歌
·上海访民快闪纽约民主党、魏京生等声援香港和平占中2014 10 7
·【视频】上海访民蔡文君快闪美国首都「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
·【视频】解密上海访民8.14攻陷疑似中央巡视组王岐山办公处
·【视频】上海访民声援香港占中10 8市府后公园呼打倒共产党
·滕彪:努力实现匪治【江山己改,匪性难移】
·上海占中声援香港占中呼吁书
·【清晰版】声援占中上海访民呼打倒共产党!2014 10 8
·【视频】习近平“依法治国”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2014.11.1
·【视频】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 11 16
·【视频】上海访民纽约播报辛灏年先生“大陆民国热”人心思汉演讲花絮
·上海访民600余APEC完爆杀进北京 黑监狱呼改善人权
·【视频】上海访民600余APEC完爆杀进北京 黑监狱呼改善人权
·【视频】上海访民播报美国感恩节纽约体育馆墨西哥马戏庆典演出
·【视频】上海访民月未周五中南海周边踩点拍摄高官一条街
·【完爆】上海访民领导深入一线中纪委“12.26”大集访全体亮相
·【视频】维权就是爱国上访坐牢光荣---赞上海访民徐佩玲坐牢回家
·【视频】上海佩玲影视交流群---18121439381
·【视频】热烈欢迎北京访民李焕君中共驻美大使馆“开炮”
·崔天凯先生:请向中央政府汇报!停止国内血拆、血访!
·【视频】徐纯合一辈子的好兄弟
·【视频】杀人的视频哪去啦?
·【风釆】北京访民李焕君抗议宣传片:我是访民向我开枪!
·【风釆】崔天凯先生“敌对势力”在门前,你还不汇报吗?
·【视频】坐牢光荣访民空巷接风欢迎“零口供”王扣玛回家
·站起来江琴!七一芝加哥中领馆再燃烽火夫妻同声抗议
·【图辑】“看死盯牢”习近平,终结中共血拆血访
·关注:上海访民徐佩玲居家被困6天,警察说市里要抓她
·上海访民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上海访民丁德元2月22日凌晨被抓,警方称已被送拘留所
·上海访民丁德元:请还给我们监管你党的权利
·上海访民杉本華2月19日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念(2016/2/26)
·紧急关注朱金娣被精神病的儿子在强制医疗再次遭到威胁
·上海访民朱金娣为被精神病儿子解除强制医疗申请遭到浦东法院立案庭刁难
·上海访民刘士辉:我在上海被绑架遣送经过
·上海访民宋嘉鸿:市委警察殴打访民要求播放“视频”置若罔闻
·上海访民:信访问题靠当前所谓的法治真能解决?
·上海访民沈佩兰被拘押,家属至今讨不到拘留通知书
·上海访民唐明兰两会被截受到副部级“看护”待遇
·上海访民朱金娣法官不讲法两会去北京找全国人大
·上海上百特勤暴力强拆市场打伤多人抓走十余
·上海访民严燕文两会继续在北京“走访”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联合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中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朱振华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上海访民朱金娣:立案登记制比登天还难
·上海访民周坤告中共五中全会代表书
·上海访民顾海翠:两会领导,请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3/4)
·多维新闻中共对杉本華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4
·在美访民激昂討说法,纽约中领馆氣急封大门
·100图上海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100图中国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三八妇女节,上海徐佩玲等呼吁不要把代表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25)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山东受骗访民孙元鹏誓死“迎接习近平车队 还孙瑞金自由”
·上海访民吴凤华两会前被押回沪带着“黑布头套”驶往崇明岛囚禁14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11)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袁新菊、郭祥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视频】中国访民李焕君播报:泪流满面血拆血访
·李焕君华盛顿DC播报: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美国访民孙元鹏时刻准备着拦车为父伸冤
·【视频】李焕君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视频】李焕君2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世界日报/見車就攔!訪民求見習近平
·【视频】中国访民华盛顿穷追猛打二截习近平/上海访民蔡文君
·习近平访美之际,中国访民申诉抗议
·【视频】陈黛莉蔡文君谈二截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采访
·【视频】滯美大陸訪民擬攔習總車隊 一人被捕
·旅美訪民李煥君上訪受傷入院做手術(視頻)
·擬撲向習總車隊被捕,受傷李煥君庭上不認罪
·沈佩蘭正式逮捕9支持者抗議被扣
·習近平到華府“老外”揚言攔車請願(視頻)
·李焕君手术完成,麻醉过后疼痛难忍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雄风】隆重接风徐佩玲出监要戴大红花
·上海访民朱金娣:地方政府用维稳费将访民投进大牢
·【伟哉】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伟哉】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上海市青浦区张智斌给中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刘菲一封信
·北京叶国强打横幅声援李焕君、王宇赵威等人
·上海访民丁德元起诉公安局与合庆派出所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舍生忘死抗血拆
·上海访民杉本華、白节敏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6
·上海访民杉本華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2015岁未上海访民【月底周五】大集访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思乐书•访谈

   2016-10-31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清晰版】声援占中上海访民呼打倒共产党!2014 10 8

   

   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对推特时代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看最后两部分,非常精彩。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律师滕彪

   推特兴起:

   Web2.0与维权运动一拍即合

   问:您是怎么知道并开始使用推特的呢?

   滕彪:2003年我和许志永成立公盟,做很多维权工作,也认识全国很多相关的人,其中就有最早一批在推特上活跃的人,他们帮我注册了推特,大概是在09年的5月。

   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它有什么新特点,没有马上去用。但是过了一两个月,许志永被抓,我就尽一切可能的渠道去为许志永呼吁,博客、skype、mail list,包括手机短信,所以就开始频繁地用推特。从那之后,基本上在坚持用推特发布消息、组织活动,包括一些日常联络、获取信息等等。

   问:在推特之前,您有使用其他网络工具进行公共参与吗?

   滕彪:03年孙志刚事件的时候,就是bbs和博客,bbs为主,比如一塔湖图、关天茶社。博客就是新浪、搜狐。饭否我看别人用过,我自己没有用过。

   互联网最早在中国高速发展的时间段,和中国维权运动兴起和快速发展的时段,基本上是同步的,所以只要互联网有新东西,我们都会用在维权运动上。

   而且伴随互联网的普及,像王荔蕻还有野靖环这样生于50年代的维权者也涌现出来。这让我意识到,中国的维权运动、维权人士,年龄并不是界线,每一个年龄段都会有人随时加入,或者说随时觉醒。这跟中国8、90年代之后社会自由度的变化有关系。

   问:为什么大家渐渐地集中在推特了呢?

   滕彪:一方面是推特自身的特点决定的,它很短的一条,比传统的新闻更快的,甚至比博客更快,而且能互动,可以通过推特认识志同道合的人,因此它可以组织一些及时性的社会运动,web2.0时代的运动,比如有一些访民被抓到黑监狱,我们就用推特来号召网友去声援,组织街头抗议活动。

   推特的还有一个特点是,它不会被中国官方封锁住。09年七五事件之后推特被墙,但当时推特第三方比较活跃,一个被破坏了,然后很快网上就能找到另一个。技术上它是开源的,像一个岛,任何人都可以搭一个桥到这个岛上去。中国政府可以把这个桥拆掉,但是另外的人也可以再搭另一个桥。所以哪怕翻墙最困难的时候,仍然可以上推特,我在2013年底离开中国之前没有用过推特官网。

   问:推特时代草根维权人士是不是突然涌现得比较厉害?好像BBS和博客的时代,涌现出来的人现在大多数成了言论者。

   滕彪:我觉得这个观察是有道理的,这也是互联网其中一个积极方面,它很大程度上推进了获得知识和话语权的门槛降低,民间的草根行动者也有了平台。

   有一个推特账号、FB账号,你就是一个媒体人,只要你的信息比较快,慢慢的就会有很多人去关注你。推特的互动性、及时性、传播倾向比博客和论坛强很多。

   限制140个字符,又进一步降低精英和草根的差距,更有助于草根行动者被人知道、成为运动的重要的一份子,比如王荔蕻、屠夫等等。

   中文推特跟其他的语言不同,140个中文字符能够表达的信息要比140个英文字母要多几倍,时间地点发生什么事情能够说得比较清楚,这个传播的就更快,更适合运动。

   如果一个技术,它有这么多有利于社会运动的特点,那社会运动的领导者、活跃者们,是不可能放过的。

   除了技术特点,另外一方面是,恰好推特产生的时候,也是中国维权运动走到了一个发展比较快速的时期。从03年之后,经过陈光诚、邓玉娇、奥运会、三鹿奶粉、上海杨佳、汶川地震等等事件,维权人士、维权律师、公民记者、异议作家相互支持,形成人数越来越多的一个队伍。恰好在这段时间推特在中文圈被越来越多地使用,和维权运动走到比较活跃的阶段,是重合的。

   推特中文圈:

   跨界线的民间共同体

   滕彪:上述原因让民间活跃人士某种程度上离不开推特,它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所以发展非常快,09年、10年达到高峰。推特中文圈形成了一种比较亲近团结的气氛。

   这些维权人士相互之间可能都没有见过,或者不知道真名,但是在推特上形成一种彼此信任的关系,一种共同体的情感,所以这也是也是促使大家不放弃推特的原因。

   问:您说的这个共同体,里面有哪几种人是比较主要的类型?

   滕彪:第一类是维权人士,包括维权律师和王荔蕻之类的行动者;第二类是公民记者,像左拉、北风等等,但他们与前一类的界线往往并不分明;第三类是艺术家、作家,如艾未未、慕容雪村;还有一些学者,如夏业良、崔卫平、艾晓明等等。

   问:这些人士都是主要在维权运动和社会运动方面活跃,政治反对意识是不是相对较弱?

   滕彪:这个当然,中国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如果是直接明确地表达政治反对、颠覆政权的想法的话,风险会非常高。

   但推特是国际互联网的一部分,一些海外的民运人士,比如王丹、吾尔开希,以及国内的前政治犯,胡石根、李海等等,都能活跃于推特。这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国内跟国外、维权跟民运界线。

   国内维权人士一开始听到民运的声音可能觉得突兀,或者觉得有风险,但随着大家互动、私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脱敏。维权运动者和过去的政治反对运动者,逐渐有所接触、重叠,然后相互影响。

   另外中国的政治形势和社会形势的变化也非常快,从03年前后维权运动产生兴起,经过胡锦涛10年,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共主导的改良不抱希望。中国这些年,民情民意对这个政权和政治制度的态度,发生了一个比较深刻的变化。

   问:为什么09年开始的“墙内版推特”新浪微博没有形成像推特那样的共同体呢?

   滕彪:有两点吧,一点就是中国互联网的内容审查,某些词根本就不能出现,比如法轮功、64等等,稍微敏感的一些话题都没办法公开讨论,很多人为了保住微博平台也自我审查,所以在推特上坚持发言的,应该是有比较坚定的反对意识,这样就有一种守望相助、抱团取暖的需要。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因为微博的审查特点,我们推特上的这些人有意地不去上微博,但是后来有所变化,推特上很多人就跑到微博上去,因为微博毕竟人多、消息也很多,然后就把微博上消息放在推特,把推特消息转到微博。

   另外就是,我认为团体意识的形成不能完全靠虚拟,推特上形成这样一种共同体情感,和线下的聚会和甚至共同行动是有关系的,比如艾未未带动的各地的推友聚会,然后不仅仅吃饭,还一起参加“416”(“三网友案”开庭围观活动)、抗议垃圾焚烧厂等等。这些活动把网友从线上的虚拟身份拉到线下,非常有助于共同体的形成。

   但是2011年茉莉花是一个转折点,很多人被抓、失踪,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吧,有一些人就没有回到推特上。

   推特运动:

   低组织低保密的社会运动萌芽

   问:发起推特运动的流程一般是怎么样的呢?

   滕彪:需要两种方式的结合,一个是通过推特公开地说我们要聚会、要做什么事情、我们会在网上直播等等,号召大家去看、去关注;但是这个运动要想有效果、有影响,那组织者一定要有大量的幕后工作,通过比较保密的方式,甚至是面对面的方式,去研究现场如何指挥、出现什么情况怎么办,等等具体的策略、具体的组织工作。甚至有的情况,幕后起到主要组织作用的人,他不露面,不去现场,不公开身份。

   问:假设说一个100多人的现场行动,大多数人是自己主动去的吗?还是大多数人其实是联系过的?

   滕彪:大多数人都是在网上有过联系的,知道谁是谁,有个别自己去的,多数人至少会认识参与者中的一个人。“七四推友节”那天,我们怀疑其中一个人是警方的卧底,然后就问所有人,谁认识他?谁跟他有联系?结果没有人知道他是谁,这样的话就有比较大的可能性是卧底。

   问:但其实推特号召的形式非常有利警方渗透?

   滕彪:没错,其实我们过去参与推动的大多数推特事件,不怕官方知道,也不保密,线人也可以渗透,像聚餐这样的活动,你来就来,反正也是运动的一部分。

   但是,如果是将来一些特别关键重大的运动,需要排除线人的破坏。骨干之间的信任关系是要经过时间考验的,多年的相互沟通确认,彼此信息交流的方式应该也要是秘密安全的。

   但是像突尼斯、埃及革命,也有公开号召,因为如果没有公开号召的话,没有办法让大量的民众参与,也达不到一定的人数,但如果没有私下保密的组织联络,那这个运动就缺乏清晰的目标、缺乏控制。我认为这两个可能都不能缺少,要采取不同的策略。

   问:是不是在推特运动的时代,大家的警惕性其实并不是特别高?

   滕彪:当时对风险的评估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时候大家能做那样的事情,参与者对风险的评估应该都是:这样的事情可以做,有风险,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大,不是说颠覆政权罪、10年什么的,如果是喝茶的风险的话,大家可以接受。

   09年、10年的时候,对行动的风险、抓人的门槛的理解跟现在完全不同,现在要更勇敢、愿意付出更大代价的人,才可以去做“416”那样的行动策划。

   问:具体地谈谈推特运动的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

   滕彪:我总结03年之后维权运动的一些趋势,包括政治化、组织化和街头化,到了“416”成为一个巅峰。“416”的参与者人数比较多,现场运用了多样的运动方式,包括打灯笼、演讲,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包括它会有网络视频、现场跟网络的互动,还有一些融资。

   另外一个就是“416”关注的事件本身,不是拆迁或者是环保这样的议题,它是网友从全国各地赶到福建,去关注一个言论自由案件,这里面有某种政治化的趋势。

   “416”能达到这样的成就,除了组织团队的因素以外,一个是之前维权运动的各种铺垫和准备;另一方面,当局维稳也还没有到达现在那么精细。

   现在像“416”、“新公民运动”这样的事情被事先控制的可能性更大,当局可以通过识别这些活跃人士或者组织者,直接就把他们关起来一段时间,或者通过压力、报复达成妥协,用各种方式强行控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