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羅援少將:“自由民主派”若得勢 共產黨人骨灰難留]
shenmecaishiminzhu
·“通俄门”调查中的纸牌屋 特朗普面临水门困境
·川普律师科恩接受执法审查 为总统再添心病
· 特朗普称不会干预俄罗斯调查,但也可能改变想法
·美众院情委会报告 查无川普阵营通俄事证
· 川普:众议院报告证明没有“勾结”俄罗斯
· 美国一牧师被控涉恐及间谍在土耳其受审
· 土耳其总统宣布提前大选
·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布什对美国中情局审问手段“完全知情”
·CIA被判道德死刑 但没人负责
·中情局刑讯报告卷入盟国全球震动
·美中情局官员称酷刑获白宫批准 小布什完全知情
·美官方报告:中情局拷问嫌犯用性侵等酷刑
·关塔那摩拘留营 美中联手凌虐维族囚犯
·联合国官员称“9•11事件”是美阴谋
·美教授称美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盟国是帮凶
·斯诺登:“9•11”事发前美国已获情报
·阿桑奇:公开阿拉伯国家官员为美国中情局工作的文件
· 麦凯恩承认美国比四年前糟糕
·奥巴马将同国会议员讨论经济方案
· 奥巴马将命关塔那摩监狱关闭
·克林顿称将推动建巴勒斯坦国
·希拉里指责以色列阻碍中东和平
·美国已准备好支持巴国新政府
· 希拉里遇反弹:3众议员批淡化中国人权
·希拉里献媚中共使美国比克林顿的绯闻还难堪
·希拉里空前严厉:再不对中国动手就晚了
·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留学生说唱引阵仗
·俄副议长:朝鲜非盟友 俄不提供核攻击保护
·俄总统互联网助理: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监管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前苏联加盟国恐惧 开腔向美国求救
·乌前总统倒台前 传俄已计划并吞克岛
·俄反对派将公布普京政府介入乌克兰文件
·普京爆料兼并克里米亚时曾考虑让核武器备战
·普京撂狠话:什么都可原谅 但叛徒必死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涅姆佐夫被枪杀
·俄罗斯调查报道记者高楼坠地不治身亡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继双面间谍中毒后 俄又有一名流亡商人在英国死亡
·普亭为什么准备移两百万人到中俄边境?
·普京演讲:美国永远不能让俄罗斯屈服
·普京:西方国家意欲挑战俄罗斯 掀起新一轮冷战
·俄修改军事准则,视北约美国为威胁
·普京:西方"迫害"俄罗斯
·俄罗斯90城市爆发抗议普京示威 逾千人被捕
·印防长莫斯科呼吁海上航行自由 俄不理中国不满继续武装越南
·俄罗斯强化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
·两位中国高官访俄秀合作 普京却扭头“向西看”
·俄媒 北京将向白罗斯无偿提供军事援助
·俄外长:普京与特朗普100%不会允许俄美军事对抗
·边境阅兵秀重器 俄继续在俄中边境大量部署攻击导弹
·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一支"中国军团" 他们是谁?
·俄副外长:俄不打算同中国建立联盟
·萨达姆的“暴君乐园”——独裁者如何操控历史遗迹
·普京四度就任俄罗斯总统 “终身制”悬念未解
·外媒分析中国对其治下新疆与西藏的惧怕
·美国学者:新疆问题是“煤矿里的金丝雀”—— 危险将至的信号
·澳反对党承诺联手邻国 对抗中共在太平洋扩张
·专家:中共2025计划注定失败 美国不必担忧
·伊利夏提:全球维吾尔人“同一个步伐,共同的呼声”
·美国驻印度大使访问藏人行政中央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瑞典反对党在中国使馆门前示威声援桂民海
·瑞典起诉一男子,称其为中国监视藏人难民
·忧间谍活动,白宫或限制中国人在美从事敏感研究
·写给国际刑警组织的紧急声明(上文)序言部分
·小布什借丘吉尔名言暗批特朗普:不合则万般皆输
· 美众议院军委员会通过法案 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 前国务卿赖斯提醒特朗普对朝要步步小心
· 法国:欧盟不承担美制裁伊朗带来的后果
· 特朗普撕伊核协议 欧洲如何自救?
·巴黎恐袭作案者为车臣裔法国人 没有犯罪前科
·加泰议会普伊格德蒙特钦点接班人:不放弃独立
·172名美国议员联名敦促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请不要误导形势)
·特朗普律师警告“通俄门”检察官:离总统女儿远点
·朱利安尼:穆勒要求约谈总统 企图诱使他做伪证
·朱利安尼警告特检:别碰伊凡卡 可“随便处置”库许纳
· 特朗普的谎言与麻烦
· 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特别检察官的约谈但其律师团队持反对意见
· 特朗普称只有公平才愿接受“通俄门”面谈:我没做错
· 川普怒轰穆勒团队 威胁要13民主党人吃官司
·美联邦法官拒绝撤销对前川普竞选团队主席的刑事指控
·川普律师:总统不能被起诉
·美媒揭女人为何会与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麻烦大了 川普可能触犯了法律
· 朱利安尼放话:川普傻了才会出庭 他可引用宪法自保
· 帮川普还是害川普? 朱利安尼被讥“史上最差辩护”
· 5大案缠身 总统官司之多 前所未见
· 川普总统称通俄门调查正在失去信誉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川普阵营选前与俄律师密会 双方均败兴
· 告密者爆料 剑桥分析与俄国共享FB资料
· 传向卡达尔要100万美元 川普律师敛财风波延烧
· 美特别检察官对“通俄门”提出新指控
·川普抨击通俄门特别检察官“政治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羅援少將:“自由民主派”若得勢 共產黨人骨灰難留

   
   
   
   羅援少將:“自由民主派”若得勢 共產黨人骨灰難留
   (博訊北京時間2015年9月27日 轉載)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9/201509271652.shtml#.Vge0n1JdGzc
   
    博訊編輯按:轉載本文只起到傳遞資訊作用,文中觀點並不代表博訊觀點。
   
    來源:澎湃新聞網
   
    羅援
   
   
    在羅馬尼亞,羅援想去參觀一下羅馬尼亞原革命領導人喬治烏•德治的紀念塔。但去後羅援才得知,這座紀念塔現在叫“無名烈士紀念塔”,塔前點著長明燭,有士兵把守,任何人不得接近。
   
    紀念塔周邊鋪著大理石,以前立著一些幕碑,這時,從塔里走出來一位老人,他是紀念塔的工程師。他說,“埋在這兒的都是羅馬尼亞政治局委員,但現在墓碑全都清空了,墓地被挖成了深坑。”
   
    另一邊有一條弧形走廊,也就是骨灰牆,擺放的都是原羅馬尼亞中央委員的骨灰,“我去的時候,這些骨灰全沒了,被清理了,不允許擺在那。”
   
    這給了羅援一個啟示,“如果讓所謂的自由民主派得勢,倒楣的是老百姓。這表面上看是一場民主的革命,實際上也是血雨腥風,最後共產黨人連骨灰盒都不能留下,這說明有了他們的自由,就沒有另外一些人的自由。”
   
    8月底的北京,還不到晚7點,夜幕就罩下來了。
   
    在軍事科學院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廳,就餐的人並不多。羅援給自己盛了一碗粥,在盤子裏裝了少量麵條、半截玉米,及一些萵筍片。
   
    餐桌上放著一本書,是羅援近期出版的專著《鷹膽鴿魂》。
   
    “你們稱我為鷹派,我也不否認,但我長了鷹的眼睛和鷹的爪子,同時我又長了鴿子的頭和心臟。我們是尚武,但我們更崇尚和平”,在美國出席一次戰略對話時,羅援這樣做自我介紹,引得台下一片掌聲。
   
    那時,他就萌生了一個想法,要寫一本書,書名就叫做“鷹膽鴿魂”。
   
    他強調說:“我是一個理性的鷹派,而不是一個莽撞的鷹派”。羅援的聲音並不大,但他把“理性”兩個字吐得很重。
   
    席間,他起身穿過餐桌,拿了杯牛奶。65歲的羅援身高1米83,穿著豎條紋的襯衫,身形挺拔。坐下來後,他先聊到了父親羅青長。
   
    不太贊成“紅二代”這個稱謂
   
    羅青長是原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于2014年4月15日在北京逝世。“父親從小就教育我們,要反對特殊化,反對‘自來紅’,這是一種封建血統論。”
   
    羅援認為“紅二代”這個稱謂,是將革命幹部子弟和人民大眾做了個區別,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後代,如農民、工人、知識份子,為什麼偏偏提“紅二代”?
   
    “父親總跟我講,他是農民的兒子,是党把他引上革命的道路,從而有幸能在毛澤東周恩來身邊工作,你們這些後代不要高高居上,要把自己當成人民的孩子。”
   
    “我們兄弟六個,老大穿舊的衣服給老二,老二穿舊了再給老三。衣服破了,就自己打上補丁,那時候我們覺得穿有補丁的衣服是一種光榮。”
   
    從初中一年級到“文革”,三年時間裏,羅青長讓羅援兄弟幾個利用假期去“時傳祥清潔班”掏大糞、去公安總隊和解放軍摸爬滾打、去公社大隊與貧下中農同吃同住。
   
    羅援能體會到父親的良苦用心,“父親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兩條,一是對黨和國家的忠誠,再就是不忘本,和人民群眾打成一片。這在我身上,都有烙印。”
   
    這些烙印有沒有受到過西方自由主義思潮的衝擊?羅援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隨後說起了去丹麥做武官時的一次經歷。
   
    遊歷羅馬尼亞的兩點啟示
   
    去丹麥,途經羅馬尼亞,羅援想去參觀一下羅馬尼亞原革命領導人喬治烏•德治的紀念塔。
   
    “我父親隨中央代表團參加過喬治烏•德治的葬禮,所以我想沿著父輩的足跡故地重遊。”
   
    但去後羅援才得知,這座紀念塔已經不叫“喬治烏•德治紀念塔”,而是叫“無名烈士紀念塔”,塔前點著長明燭,有士兵把守,任何人不得接近。
   
    這時,從塔里走出來一位老人,他是紀念塔的工程師。見有中國人來訪,覺得親切,老人和士兵溝通,獲得允許後將羅援帶到紀念塔附近。
   
    紀念塔周邊鋪著大理石,以前立著一些幕碑,“埋在這兒的都是羅馬尼亞政治局委員,但現在墓碑全都清空了,墓地被挖成了深坑。”
   
    另一邊有一條弧形走廊,也就是骨灰牆,擺放的都是原羅馬尼亞中央委員的骨灰,“我去的時候,這些骨灰全沒了,被清理了,不允許擺在那。”
   
    這給了羅援一個啟示,“如果讓所謂的自由民主派得勢,倒楣的是老百姓。這表面上看是一場民主的革命,實際上也是血雨腥風,最後共產黨人連骨灰盒都不能留下,這說明有了他們的自由,就沒有另外一些人的自由。”
   
    “當然,民眾對羅馬尼亞共產黨執政時期的失誤是非常不滿的,比如貪腐問題”,羅援當時動了好奇心,想去看看齊奧賽斯庫埋在什麼地方,隨行武官告訴他,在一個無名公墓。
   
    齊奧賽斯庫的墓地在一條土路上,老百姓給他堆了個小墳包,點上長明燭,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墳上撒滿鮮花,表達對他的懷念。
   
    “這給我另一個啟示,老百姓對共產黨還是有感情的,若共產黨脫離了老百姓,老百姓就會把共產黨給拋棄,但若共產黨給老百姓認真做事,老百姓就會念念不忘。我覺得現在中國共產黨走的這條道路,是正確的,是符合歷史潮流的。”羅援說。
   
    道路正確,但有缺陷和不足
   
    就餐的大部分時間,羅援都在講話,在切換話題的間隙,他才低下頭,吃幾口盤子裏冷下來的麵條。
   
    談到反腐問題,他沉默了幾秒,“這正是共產黨的高明之處,我們有自我糾偏的能力,寧肯壯士斷臂,也要清理出體內的毒素,我們走的是一條創新的路,走的過程中雖然磕磕碰碰,犯了左傾錯誤,犯了右傾錯誤,但我們都憑著自身的力量,把它糾正過來。”
   
    在羅援看來,治理腐敗主要有四點。第一是在政策制度上需要反思和改進;第二是法制建設的完善;第三就是需要民主監督,要有黨內監督和黨外監督;第四就是傳統教育不可缺失。
   
    “有人說法制是萬能的,監督是萬能的,我想說,周永康不懂法嗎?徐才厚不懂法嗎?他們為什麼知法犯法,動不動就貪污幾千萬、上億的財產,這是昧著良心啊,是一個做人底線的問題,所以我說這就是一個理想信念的教育問題,人得懂廉恥、得自律啊。”
   
    羅援認為,在制度上做一些改革,並不是要改頭換面,“我們的道路是對的,如果這道路上有缺陷和不足,可以進行修修補補,甚至做些大手術,習近平主席說得好,鞋子合不合腳,我們自己知道。”
   
    羅援打比方說,“解放鞋穿得好好的,非要換個高跟鞋,那根本不合腳啊,當然,也有可能在上坡或下坡時,腳會不舒服,但只要把鞋帶松一松或緊一緊,就挺好的,沒必要把鞋扔掉。”
   
    新書獻禮抗戰勝利70周
   
    在與九派新聞記者聊天的間隙,羅援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接電話時,他側了側身體。
   
    “我給你打電話,讓你來參加我的新書發佈會,打了好多個,沒人接••••••”
   
    在聊到釣魚島問題時,羅援認為不能世世代代拖下去,“關於釣魚島,小平同志曾說過,‘我們這一代人智慧不夠,交給下一代人來解決’,所以我們這一代要有我們這一代的歷史擔當,不能把這問題一代代傳下去,起碼我們這一代解決不了,也要給下一代解決做好鋪墊,打好基礎。”
   
    未來中國有沒發生戰爭的可能?羅援覺得“主動權不在我們手裏,中國主張用和平手段來解決國際爭端,但到底是用和平手段還是非和平手段,不是中國一家說了算。”
   
    除了上班、開會、講課,羅援大部分時間都在網上,但他並不使用微信。“我上微博人家都無端地謾駡我,又何必再去招惹微信。”
   
    他接著又補充說:“網上有人攻擊我,說我家族的子女在美國,我想聲明,我的家族子女都在中國,我的妻子子女一直陪著我生活和工作,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永遠不會背棄祖國。”
   
    羅援生活中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微微笑了笑,說平常人。
   
    記者把桌上的書推過去,請他簽名,他拿起筆,手一揮,寫下“精忠報國”四個字。 (博訊 boxun.com)
   3441652
(2016/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