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改教后的教会 II]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教后的教会 II

   公理派 浸礼派
   
   
   
   1.布饶恩(Robert Browne)


   
     在改教运动后,所有兴起的宗派中,公理派(Congregationalists)最接近历史的复原教主义(historic Protestantism)。在教义及崇拜方面,他们属于加尔文派;他们是为了教会行政制度的问题而脱离英国教会。
   
     要了解这个团体,必须溯源到十六世纪。
   
     第一个在英国传播公理派思想的人是布饶恩。公元1581年,当伊莉沙白在位时期,他在诺立赤(Norwich)组织了一个公理派教会,因而被送进监狱。从监狱释放后,他带着大部份会友逃到荷兰的密得尔堡(Midd1eburg)。当日荷兰是欧洲难民的避风港,许多英国分离派信徒,在这儿找到安全之所。
   
     布饶恩在密得尔堡出版了一本书,名叫「一本教导真基督徒生活言行的书」:书中阐释了公理派原则。这套有关教会行政体系的原则,至今仍为公理派教会使用。
   
     简而言之,公理派主义所强调的是:每个教会独立自主;各教会选择自己的一位牧师、一位教师、数位长老及数位执事;教会间,彼此没有管辖权,却以弟兄友爱之情互相帮助;在需要时,各教会可以派代表在一起开会,案件可以在会中提出思考,并加讨论;会议的决定,各教会可以自己决定是否要采纳。
   
   
   
   2.公理派主义(Congregationalism)
   
     的成长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监禁不但不能阻止运动,往往鼓励运动的发展。公元1587年,在伦敦一位名叫巴饶(Henry Barrow)的律师及一位名叫革林武得(John Greenwood)的牧师,因为举行分离派聚会而遭逮捕并监禁。在狱中,他们写了几篇文章,攻击安立甘派和清教徒派,并带出公理派原则。这些文章,被偷运到荷兰出版,将公理派思想更加广传,也赢得许多信徒。
   
     由于巴饶和革林武得的文章而归入公理派的人中,有一位清教徒牧师、名叫强生(Francis Johnson)。当公元1592年,公理派教会在伦敦成立时,强生被选为教会牧师,革林武得担任教师。第二年春天,巴饶和革林武得因为不肯承认女王伊莉沙白在教会中有最高权柄,而上了断头台。国会通过一项法规,宣告所有不服女王最高治权、拒绝到主教制教会聚会,及参加非公祷书所定仪式聚会的人,一概放逐。因此,大部份伦敦公理派信徒都逃到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强生也在那儿,继续做他们的牧师。
   
   
   
   3.一本新译圣经
   
     公元1603年,詹姆士一世(James I)接续伊莉沙白继承英国王位。清教徒在新王上任时,立刻联名上书请愿,提出各项要求。于是在国王面前举行了一次主教们与清教徒之间的会议。该会虽未通过清教徒的要求,却决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出版一本新译圣经。这项决议,带出了公元1611年所出版的英王御译圣经(King James Bib1e)。这本圣经,直到今天仍为说英语者所通用。
   
     这次会议中,安立甘派大获全胜,并规定清教徒和分离派一致附从。
   
   
   
   4.斯弥特(smyth)、布鲁斯特(Brewster)、罗宾孙(Robinson)
   
     公元1602年,当伊莉沙白在位的最后一年,兴起了一次分离派运动。这次运动开始得很小、很谨慎,结果却带出长远影响,深具意义。
   
     期弥特原为英国教会的牧师,后来接受了分离派原则,在干期巴罗(Gainsborough)成立一间教会;不久,邻近乡村的人都来加入,于是,又在斯克洛比(Scrooby)的布鲁斯特家中,成立第二间教会。大约于公元1604年,一位学问渊博、和蔼可亲,名叫罗宾孙的人,成为这个教会的牧师。罗宾孙原来也是英国教会牧师,后来接受分离派原则。
   
     由于大逼迫临到,干斯巴罗教会于公元1607年迁到阿姆斯特丹;斯克洛比教会也于公元1609年迁到荷兰的莱登(Leyden)。这间在莱登的公理派教会,后来在新大陆教会历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5.浸礼派(The Baptists)
   
     斯弥特和他的会友们在阿姆斯特丹接触到门诺派信徒,在门诺派的影响下,他们也采纳了浸礼派原则。有一部分会友于公元1611或1612年间,回到英国,在伦敦建立了第一间浸礼派教会。
   
     同时,荷兰的浸礼派又受到亚米纽斯主义(Arminianism)的影响。亚米纽斯主义是不接受「预定论」的;那些接受亚米纽斯主义的浸礼派信徒,后来被称为「普通浸礼派」(General Baptists)。
   
     罗宾孙在莱登的教会中,有一位名叫雅各(Henry Jacob)的人,他回到英国守特瓦(Southwark)成立了一间公理派教会。公元1633年,有些人退出这间教会,因为他们接受成入浸礼及加尔文主义。这一派后来被称为「特别浸礼派」(particular Baptists)。
   
   
   
   6.克伦威莆倾向公理派
   
     克伦威尔并不属于任何教会,但他非常倾向公理派主义。他得势后,给与公理派信徒许多好处;他使当日公理派中最能干的一位神学家欧文(John Owen)担任教会的高级职员及牛津大学的副校长;许多公理派信徒都被擢升到很高的职位。
   
   
   
   7.威斯敏斯特信条被采用
   
     在克伦威尔的影响下,公理派主义越来越趋重要,只是信徒们尚未组成一个宗派;因此必须将公理派长老们召集在一起开会,以制订一份信条。公元1658年九月廿九日,正当克伦威尔死后第廿六天,大会在伦敦的萨浮宫(Savoypa1ace)举行。会议中制订了「公理派信仰与制度宣言」。大部份与会的领袖人物都参加过威斯敏斯特会议;因此,他们几乎将加尔文派的威斯敏斯特信条全部放进他们的信条中。
   
     萨浮宣言中,有一段是「那稣基督所规定的教会制度与组织」,该段肯定地宣告,他们只采纳公理派原则的教会制度与组织。
   
   
   
   8.逼迫与奋斗
   
     当克伦威尔在位时,公理派非常得势;但这短期的优势,立刻被查理二世复辟及詹姆士二世的逼迫所取代。公理派、长老派、浸礼派和贵格派都遭到逼迫。这一批不同意者联合起来,推翻了詹姆士二世,将威廉和玛利送上王座。藉着公元1689年的「信仰容忍法案」,他们都得到相当多的宗教自由。
     
     从此以后,英国的公理派、长老派、浸礼派和贵格派继续为获得宗教的完全自由与平等,并肩努力。经过漫长的奋斗,一直到十九世纪,他们的联合努力总算得到成就。公元1828年,英国终于取消了反对不同意者的特殊法令,同时准许不同意者在大学、政府及军中任职。现在公理派和其它不同意者得以往英国享受各种权利;而这个国家是以历史悠久的英国圣公会(Episcopal Church of England)为国家教会(State-Church)。在国家教会中,主教是当然的上议院议员,拥有庞大的捐赠,也有权向百姓抽税,同时可以管理大学及一般教育;这些特权加起来,给英国国家教会极多利益。
   
     今天,英国的不同意者仍然在为宗教信仰谋求完全平等而努力。他们认为,达到平等的唯一途径是废除以圣公会为国家教会。
   
   
   
   9.衰退与成长
   
     十八世纪时,由于一些严重的错误,教会生活大受亏损。公理派教会人数减少,有些教会关闭,浸礼派教会也因错误教义的影响而衰退。
   
     然而就在这时,循道派(Methodist)开始属灵大复兴。这次运动所带出来属灵的冲力,大大帮助了其它宗派;公理派、浸礼派都得到好处:信徒大量增加、衰残的教会复兴、新的教会成立;本地与海外宣道工作、主日学工作、基督教文字工作及慈善工作都因此兴起。
   
     公元1832年,英国和威尔斯的公理派教会成立联合组织,这个组织包括许多有钱、有影响力的人物,也有许多学识高深、极具才干的牧师,并包括设备完善的教育机构,许多社团,及高水准刊物。
   
     长老派与公理派聚会时,吟唱诗篇经文;浸礼派则最先开始唱圣诗。
   
     公理派和浸礼派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接受各教会独立自主的看法;他们都不太关心信条,这一点浸礼派比公理派更甚,因他们拒绝被信条所捆绑。
   
     十九世纪后半期,全世界找不到几个可以和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相比的传道人;他属于浸礼派,除了不信婴儿洗礼外,他是个道地的加尔文派。
   
     
   
   
   研讨问题:
   
   
     1.公理派的基本教导是什么?
   
     2.研究英王御译圣经的起源,特别注意在导言中,译者对国王的称呼。
   
     3.克伦威尔对公理派主义的态度如何?为什么英王复辟后,他和公理派教会的关系改变了?
   
     
(2016/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