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 《荒漠甘泉》11月1日-10日
·DW:宗教改革500年:路德今日作何言?
·《荒漠甘泉》11月11日-16日
·诺虹:一个被十字光芒照射的国度
·走进瑞典的大地
·諾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荒漠甘泉》11月10日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罗4:18)
   


     按照外表的情形看来,亚伯拉罕再没有丝毫理由可以期望应许的实现了。但是他相信耶和华的话,仍然期望他的后裔多如众星。
   
     我的己哪,你不象亚伯拉罕那样,只有一个应许;在你面前摆着许多应许,许多信心的模范;所以你应当大胆信赖神的话了。虽然救助也许不即来到,恶者的势力也许日甚一日,你不要丧胆;你还当刚强,喜乐,因为神最荣耀的应许事这样成就的——在最没有盼望的时候成就的。
   
     神的拯救,平常总在我们极端困难,极端痛苦,极端危险的时候才肯出现,好叫我们清清楚楚看见神的手指,好叫我们不再信靠眼见和感觉。单单信靠神的话语事最稳妥不过的,因为神的话语在任何情形下都是可信靠的。——濮该斯该
   
     记住眼见停止的时候,乃是信心工作的时候。困难越大,信心越容易工作;天然的能力还留着一点的时候,信心就没有象天然能力完全失败的时候那样容易工作。——莫勒
   
   荒漠甘泉》11月11日
   
   
     “他必降临,象雨降在已割的草地上。”(诗72:6)
   
     阿摩司曾谈到列王割草的事。我们的王有许多镰刀,永远在刈割他的草地,磨刀霍霍之声,预告着要割去草的数种绿叶,和雏菊等一下杂在草中的野花。虽然它们在早晨很美丽,不出一两个钟头,那被割的部分都要倒入枯萎的行列之中。
   
     人生也同样在其痛苦的刈割,失望的修剪,和伤残的芟削之前,表现出勇敢的精神。
   
     只有刈割才能修整出天鹅绒般的草地;只有让神的镰刀通过,才能锻炼出温柔,平衡,与和谐。圣经上常把人比作草,把神的荣耀比作花。但草地被割之后,所有的嫩芽都在流血,在荒凉中开出荣耀的花来,其时最适宜接受他的降临,“象雨降在已割的草地上。”
   
     信徒啊,你是不是正在被神的镰刀修割呢?不要怕镰刀——镰刀后面定规有细雨跟着的。——梅尔
   
   《荒漠甘泉》11月12日
   
   
     “这些人都是窑匠,是住在田园和篱笆中间的,在那里他们与王同处,为王作工。”(代上4:23直译)
   
     无论在什么地方,我们都有“与王同处,为王作工”的可能。也许是在一个非常不顺遂的地方;也许是在一个粗俗的乡村,一个看不见有王与我们同处的地方;也许是在各种篱笆中间,障碍下面,也许我们的手还须拿着各种陶器,天天过着窑匠的生活。
   
     不论在什么地方,那安放我们“在那里”的王,必来与我们同处,如果他以为篱笆是不需要的话,他必定会立刻把它们拆去的。或许那似乎妨碍我们的,倒成了我们的保护呢!至于那放在我们手中的陶器,正是王看为最适于我们“为王作工”的。——海弗格尔
   
     彩色的落日,嵌星的天空,美丽的高山,明净的海洋,芬香的树木,鲜艳的花草——它们虽然绝顶美丽,还及不到一个在普通生活上用爱心,眼泪事奉主的信徒一半美丽。——费勒
   
     最圣经的灵魂,往往存在于那些声名不显赫的人物身上,他们圣洁的内在生活,象清澈的池塘隐僻之处,藏着一枝看不见的娇嫩莲花。
(2016/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