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201611)]
生存与超越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201611)

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   2016年10月28日,新浪微博一个名叫罗富强的博主发表了一篇博文《我为什么要求提前退休》,曝光不少军队腐败内幕,不少人读后深感震撼。

     资料显示,罗富强大学毕业从军,曾是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营长,带兵驻守黎巴嫩18个月,是中国外派维和时间最长的军官,获黎巴嫩政府授予“军中勇士”勋章,以表彰他在黎维和期间做出的突出贡献。

     罗富强回国后,官至云南某军分区副司令,师职军官,大校军衔。本社将罗的博文转载于下,以飨读者。

      我为什么要求提前退休?

     2013年底,作为一个军分区副司令兼参谋长,51周岁的我,我正式递交了转业申请,并要求自主择业。但一年以后收到答复说总政治部干部部、国务院军转办、中央组织部的联席会议否决了我的请求。

     但我去意已决,紧接着我马上递交了提前退休的申请,当月获得军区批准。休息闲置了将近两年以后,2015年10月正式移交,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退休干部。

     回想起来,我从军三十多年,至今尚听说过主动要求提前退休的师职干部。一般人都要干到最后一刻,因为谁也舍不得提前放弃辛苦几十年好不容易获得的这么高的领导岗位。据说在本省军区系统引发不小震动。

     那么,是什么促使我这样决定的呢?归纳起来,主要是以下九个原因:

   xinsrc_1320804250852406191372.jpg

     罗富强驻黎巴嫩期间检查阵地

     1、失望的日积月累。

     那是六年前就萌生的想法,三年前下定决心。2007年10月,我从中国驻黎巴嫩维和部队指挥长、党委书记兼维和工兵营营长、党委书记的岗位上离任回国以后,到早就在2006年9月下达了任职命令的某省某边防军分区担任副司令员。2009年3月,调任另一个边防军分区担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在省军区系统工作几年,给我的第一体会是腐败比较严重,师团职干部是工作再出色也大多要花钱买才能“进步”;第二感觉是清闲,边防军分区的工作由于涉及部队管理和边境管控,相对较多一些,但无法与野战部队相提并论,可想而知内地军分区的清闲程度。

     加之师以上干部中或花钱买官或会拉关系或照顾过来军分区任职的比例很大,甚至劣迹斑斑但舍得花钱买官过来任职的干部也有,因此,“人闲是非多”,一些干部谋人不谋事,整天热衷于伸手争权滥权,搬弄是非,勾心斗角。

     这种工作和生活环境,不是我需要的,因此谋生了走人的念头,但终归心有不甘。眼看着省军区系统一天比一天烂,终于在2013下半年下定决心,年底递交了申请。

     2、信心的完全失去。

     众所周知,郭伯雄、徐才厚时代,军队以买官卖官为主要代表的一系列腐败越来越是严重,军中一片乱象让我最终彻底失去了信心。特别是看到以贪官田修思(成都军区政委、空军政委)为代表的上两级主要领导的将军们明目张胆却“婊子立牌坊”地卖官,更是感到这支军队彻底完了,革命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江山毁在他们手里了, 自己却无能为力。

     3、倔强的人生个性。

     也许是遗传了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父亲那种倔强不屈的性格特质,正义感和责任感非常强烈,常常容不下那些丑陋的现象,更不愿意低三下四花大价钱买官,也拿不出以百万为单位的大钱。

     4、厌恶的形式主义。

     在腐败的大背景下,军中一大批投机取巧的政客上位,掌控了军队大权。他们只有做官捞钱的欲望,没有做事的动力和能力,投机取巧和形式主义的功夫却是实在了不得。

     他们一切工作的动力就是为了讨好上级,让上级看得见,不惜牺牲军队的战斗力,牺牲广大官兵的利益,作为自己往上爬的资本,于是乎形式主义广泛盛行,逐渐深入官兵骨髓。看看08年汶川地震救援,媒体上宣传的是一场波澜壮阔的英勇营救大行动。

     的的确确,广大救灾官兵视人民为父母,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但从组织指挥和部队行动效率方面,在我这个经历了传统战争和现代化战争、担任过地震救援队队长、有过国际视野和阅历的人看来,完全就是一场失败和可笑的指挥。

     且不说极为低效的部队开进令人不可思议(震区就在一个经济发达省会城市附近、在成都军区机关附近100多公里、在没有任何敌情威胁、举全国全军之力的情况下,第一批救灾部队到达震中居然是震后第三天!),

     堂堂皇皇的军区司令员等等将军们居然连兵种都不懂得正确运用,某集团军首先派出的是步兵炮兵装甲兵部队,而把救援能力最强的工兵团放到震后一周直到“局外人”提出建议才派去救灾。

     再看看灾区里那彩旗标语比人还多的场面,干部们出发前想得起上派人街购买彩旗,却想不起给战士们购买手套和实用工具,可想而知形式主义早就登峰造极。

     作为一支军队,主要工作不是训练,而是各种各样的会议和各种各样的政治主题教育和专题学习,并且学习笔记一律不许使用电脑必须手抄。

     发展到了极致的,是几乎每个星期必然要召开的电视会议,而且规定一律不许做会议记录——电视会议期间任何人不许上厕所、必须一动不动地端坐,会议结束后甚至还要讲评哪个单位的桌子椅子不在一条线上,频繁的电视会议完全成了一场场的坐姿比赛。

     即便组织演习,也是按照演戏的套路进行,目的就是为了讨好上级交差了事。我曾经参加过号称“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某王牌师的演习,形式主义简直触目惊心令人叹为观止:野战训练场和宿营场地彩旗飘舞,各类政治“泥雕”、“沙雕”、“石雕”让人感觉置身于艺术世界,甚至帐篷之间还铺设了华丽的地砖;

     但演习的进攻方案却连左右翼助攻都没有,只有唯一的主攻方向!结果还是我在预演结束后提出来才改进的。而那个曾经被包装为军区科技练兵标兵的师长早已经快速晋升为堂堂中将。

     这一切,对于一心想做实事的我来说,直就是一场场梦魇。

     前不久我国驻非洲维和部队遭遇袭击造成人员严重伤亡,并且发生了严重有损我军形象的损失(此处不便说明)。在电视新闻里,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画面——被袭击的哨位上,居然有一大块宣传标语,上书“听党指挥”!

     我的个天!可见形式主义的危害之严重、之深入、之持久,到了今天,我军居然把形式主义搬到了国外!并且形式主义的水平如此低下,如此不讲政治,“党指挥枪”本来就是国际社会非议中国的主要话题之一,他们居然把这个弄到联合国维和部队去!这样的水平,可想而知哪来的战斗力?

     5、崇高的入伍动机。

     想当年——1983年,大学本科毕业生是全社会公认的“天之骄子”,国家安排工作。我却为何报名参军?因为使命感。当初来我们大学里招收干部的原昆明军区干部部副部长关于“国防现代化需要大学生、你们可以大有作为”的一番言论让我心潮澎湃,毅然投笔从戎。

     不是为了谋生,不是为了找出路,而是为了建功立业。这就是我的入伍动机。所以,当我1984年7月份年从桂林陆院直接奔赴老山战场——八里河东山一线阵地的时候,心里没有丝毫害怕,而是热血沸腾!希望来一场大大的战斗。所以,当我感到在部队已经不可能做出成就的时候,离开是明智的选择。

     6、成就的高度满足。

     对我来说,一个军人应有的成就差不多都有了。入伍以后,直到军分区副司令员之前,一直都是在满满的成就感中走过来的。

     在军校是训练尖子;

     当排长,是上战场;

     当参谋,也是尖子,24岁就担任小小领导,负责全团的作战训练工作;

     当连长,带领全连囊括全团比武全部项目的冠军亚军;

     当股长,赢得上下好评,团长参谋长在业务方面几乎完全授权;

     当营长,亲手编写了全军工程兵训练大纲和训练成绩标准(解放军的军事训练法规之一);

     当团参谋长,组织了全团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演习;

     当副团长,带领部队执行多项任务受到上级首长和机关高度评价;

     当集团军司令部的处长,也被参谋长评价为“亮点工作”最多,组织了多次全军性的任务与活动,还亲手策划和组建云南地震救援队(现在已经升级为中国地震救援队),并担任第一任队长。

     担任中国第一、第二任驻黎巴嫩维和部队指挥长和营长,带领中国军队首次进入号称“世界火药桶”的中东地区。获得了中国军人在国际上的崇高荣誉:两任联合国秘书长接见、意大利总理宴请答谢,获得了联合国授予的三级维和勋章,被联合国评价为“最好的指挥官、非凡的外交家,为联合国带出了一支榜样部队”,获得了黎巴嫩政府首次授予外国军人的唯一荣誉勋章(军中勇士)。

     一个军人,经历了边境战争,经历了中东战争,赢得了崇高荣誉,为国家争了光,为解放军争了光,为所在军区和部队争了光,却没有一个手下阵亡和残废,自己也是毫发未损,还有什么成就可以相比?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还要追求什么官位?

     当大环境不再需要我这样的人的时候,选择离开才是明智之举。

     当然,也有个别领导或因为我不送礼,为了掩盖自己意图提升行贿人的目的,故意要夸大甚至无中生有地编造我的不足;或因为工作理念的不同,做人做事方式的不同,说我是个“有争议的人”,不足为奇。

     因为人无完人,毛泽东、邓小平都是“有争议的人”,何况小小的我?

     7、强烈的作为欲望。

     我属于那种“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人,不是依靠部队才能过下去的人,参军不是为了索取的人。

     更重要的是,我是那种有所作为、大有作为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也感觉自己属于创新型的人,心中还有很多在部队无法去做的事,只有离开部队才有时间和精力去实现内心的另外若干个“春秋大梦”

     8、务实的退休利益。

     我也算了一笔自私的小账:花费上百万买一个更大的官当,不仅没有成就感只有屈辱感,一生正气毁于一官,还会逼迫自己“捞回来”,说不定就“捞进牢房”了。

     还有,假如升官离开服役所在地,必须“投资”不说,工资反而减少,以后的每月退休金少了几千,完全就是严重的“亏本生意”,从哪方面讲都划不来!呵呵!大实话!

     9、很淡的官位欲望。

     回想起来,本人“做官”三十年,真的没有别人那种强烈的官瘾,不像很多人那样是为了获取更多的金钱财富而谋官。也从来没有什么“官架子”意识和表现。

     问心无愧地说,本人做官的主体动机是使命感和责任感,是想获得更大更高的平台,更重的话语权,去改变不良的现状,促进部队建设和发展,做出一番事业,获得美美的成就感。所以,我才会舍得提前放弃养尊处优的官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