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十步回头戏]
远见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步回头戏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博讯》网站《远见》文集 史伏初 2016年9月1日
   
   “下海”
   
   1987年到1997年的十年里,我担任民盟溧阳支部组织委员,到九十年代,根据上级指示精神,重视发展企业知识分子入盟,以增加民盟的经济活力。1992年,我们发展了溧阳大众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巫小宝和办公室主任封有德入盟,后来又选巫小宝为支部委员。这样,我与他们二位多有接触。1996年我将退休,1995年就停止了科研工作。巫小宝遂聘我为他公司的“高级顾问”,任务是把沙河水科所和沙河水文站办公室租赁下来,装修后搞饮食服务业。由于这原因,我与巫、封都保持密切联系,天天见面,商讨业务,我逐渐介入他们内部事务。
   
   其时巫小宝38岁,封有德42岁,封的妹妹嫁给巫为妻,他们是郎舅关系,两人合作创办大众房产公司。巫小宝在南京大学政法系毕业,曾是溧阳司法局的一名律师,有律师职称。1983年共产党鼓励有能力的公职人员“下海”从商,答应如从商失败,还可回原公职队伍,其实是一去不得复返了,这是培养红色资本家队伍的措施。巫小宝从事律师工作时,结识了人民银行、国土局、建设局等部门的官员,有了“门路”,于是决心放弃律师生涯,“下海”从事房产事业。艰苦创业,十几年奋斗,有了近千万资产,成立了溧阳大众集团公司。封有德高中毕业,从农,巫小宝“下海”时拉妻舅封有德做自己的助手,担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封能跟着妹夫出来干当然高兴,他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和气,与我相处甚欢。巫小宝搞房产业,少不了要向银行贷款,结识了人民银行信贷科长吴红生,吴红生也情愿放弃信贷科长职务,跟巫小宝“下海”,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1996年,公司“大势”有变。巫小宝为发财向前冲,没照顾到他人利益的地方必定不少,一定会得罪一些人,这些人产生嫉妒怨恨,正所谓“树大招风”,有人就挖空心思要板倒他。公司里从前的一位财务主管,姓翟,因贪污被巫小宝开除出公司后,千方百计告发他“侵吞国家资产”。1996年时,共产党还想发挥“毛式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要抓办侵吞国家资产的人,巫小宝被溧阳公安局关押两月有余,后虽然暂时放出(大约化了不少钱吧),但案子未了,他也就成惊弓之鸟,一旦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巫小宝为了摆脱官司,玩个金蝉脱壳之计,与副总经理吴红生商定,两人瓜分合众公司,巫小宝分得现款300万元,离开溧阳到南京另行发展,溧阳的公司房产交由吴红生独立经营。由于吴红生与封有德长期争权闹矛盾而结仇,吴红生要求巫小宝把封有德弄走。巫小宝为了自己利益,不顾道义和亲情,通知封离职,按一般职工处理,一脚踢开他,不分给公司财产。封大怒,与巫小宝大吵大闹,说“我与你共同创业,按理也是股东之一,现在要散伙,怎么能没有我的份?”为了息事宁人,巫小宝签了一张30万元的欠条给封,当场只兑现一万元给他,说暂时资金周转困难,以后再归还欠款,此事得以暂时摆平。从这件事上,我看出巫小宝人品欠佳,内心对他产生厌恶之心,看不起他。
   
   巫小宝到了南京后,开办一家房地产评估公司。封多次去催要29万元欠款,但巫小宝百般搪塞拖延,两人打架多次,打坏巫家家具不少,每次都被封有德妹妹劝停。封多次找我商量,请我出点子讨债,我建议他凭欠条上法庭控告巫小宝,但封有顾虑,怕其妹及外甥今后对他记仇,下不了狠心,此事也就暂时拖着。巫小宝富有,封有德穷,被赶出公司后,失业在家。封虽然贫困,仍顾亲情,不肯与巫小宝反目仇报,巫小宝则抓住封此软肋,故意耍赖拖债不还,不够义气。我永远愿意帮助弱者和善良者,所以同情封。我想帮助封有德,但一时没有机遇,也就无计可施。
   
   定计
   
   1998年6月的一次民盟会议上,传阅一分公开发行的期刊,其首篇文章是《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始末》,文章讲,公安部对“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已立案审查,并责令江苏省公安厅侦查此案。在民盟支部传阅此文目的是要讨论对巫小宝如何处分,我提出:“此事尚未到法院,并无定论,我们有什么理由先武断处理?难道我们要制造冤案?”一句话中断了讨论。我把此文递给封有德看,会场上人员众多,我不便细说,只得对他低声耳语:“29万元就从中讨取!”关照他把这期刊带回家多读几遍,希望他能从中悟出讨债办法。这段时间,我妻及母亲相继去世,家务事甚忙,无心过问闲事。至9月12日,为祭奠母亲逝世“五七”,我在弟弟家中吃午饭,在回家的公共汽车站口偶遇封有德,他硬拉我到他家吃晚饭,席间,我问封:“如果有一种方法,能使巫小宝归还你29万元,还使你妹妹和外甥感激你,你愿意知道吗?”
   
   封高兴非凡:“这是最理想的事了,我当然想知道啦,请你指教。”
   
   我说:“饭后,我们找间房间单独谈半小时,可以吗?”
   
   “当然可以。”
   
   饭后,我们在一间房内密谈,我问:“你看过关于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的那篇文章了吗?”
   
   他说:“看过三遍了。”
   
   “有什么体会?”
   
   封喃喃地说:“还没有……”
   
   我说:“这是你讨回29万元的唯一机会啦!”
   
   “怎么说?”
   
   “过去你怕妹妹、外甥对你记仇,不肯通过法律途径控告小宝,小宝利用你这种亲情心理赖债。现在你可以既讨回债,又可使你妹妹、外甥增加对你的感情,……。”
   
   封急问:“哪有这样的好事?史工快教我!”
   
   “你可以这样做:今晚子夜时分打电话给小宝,说‘有关系你的重要事要与你面谈,请你明日早晨务必在家等我。’他问什么事,你表示‘电话里不便多说,见面详告。’然后关机,显得神秘莫测。明天早晨你坐5点钟开出的第一班公交车到南京找到巫小宝,对他严肃认真地说:‘昨天下午 ,突然有两位穿便衣人物来家找我,亮出工作证,自我介绍说是江苏省公安厅的。问我知道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的事吗?我说‘不知道’。他们说‘公安厅已对你侦查过’,说‘你是办公室主任,巫小宝都经过你的手做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内情,’他们要我坦白交代,说‘你本人不是侵吞国有资产的受益人,否则你也不会被巫小宝踢出来,你基本没责任。但是若不肯把巫小宝的问题交代清楚,你就有包庇罪。你把巫小宝的有关材料写出来,过两天我们再来找你谈,希望你能把材料及时写好交给我们,否则你有麻烦!’我考虑再三,感觉不写点东西出来恐怕不行,但必须先与你联系好再写,那些要写,那些不写,怎么写法,由你说定了,所谓对口径吧,所以今天我偷着溜来与你接头。’小宝一定很感激你,并会与你讨论有关各个问题细节,认真‘对口径’。你要当真地与他讨论,戏演得象不象就是能否讨得29万元的关键了。最后,你表示,一定按他的指示写材料,决不会出差错。然后说:‘我要立即赶回家,不能给他们发现我来过南京’,立即站起来就走,他邀你吃早饭,你要婉拒。你走出房间十步左右又突然停步回头进房间,关门后对小宝说:‘哦,还有一事忘了,我现在无生活来源,那29万元欠款,能否赶快给我?’他必定答应解决,你不再多说一句,立即匆匆离开。次日查你银行帐号,我估计29万元就到帐了。”
   
   封问:“为何要出房门十步后再回头进房间向他提出还款29万元的事?”
   
   我正准备给他详细解释,忽然有他的一个大约非常亲近的老朋友来找他,猛烈敲门又直呼其名,我们无法再继续谈了。我按住他的手说:“现在来不及细说了,你务必按我说的,走出房间十步左右突然停步回头再进房间,向他提出归还29万元的事,决不要在与他‘对口径’时提及,切记切记。”他答应“好”,就开门迎接他的老朋友,我也就告辞回家了。
   
   释疑
   
   第三日9点钟,封有德打来电话,说“今日早晨8点半,我到银行查账,真如你所说,29万元果然到帐,我真没估计到你的计谋这么神。我马上来你家看望你。”他带一箱砀山梨来看我,对我表示“谢谢”。我请他在家吃中饭,吃酒时我问他:“经过情况如何?”
   
   封说:“昨日0时我打电话给小宝,按你的交代向他说,早晨来见面密商,他急问什么事,我说电话里不可说,见面说。立即挂了电话。”
   
   我急说:“做得好!”
   
   他接着说:“我在7点40分赶到小宝家,在书房与他谈两个省公安厅人员找我的事,我显得紧张、焦躁,他安慰我别怕,……我们认真‘对口径’,我在小笔记本上速记几点,谈到8点50分结束,他叫我吃过早餐再走,我说要立即赶回,免得被发现我来过南京,……我匆匆告别而去,离书房门数到第十步我突然停步,然后又匆匆回到书房,他问还有什么事,我说‘两年前你给我的1万元早就用光了,现在我生活困难,那29万能否给我?’他说‘我很快给你转帐过去,你放心好了。’我就匆匆告别回了溧阳。”
   
   封笑咪咪地说:“我一切都按你的嘱咐做了,果真成功了,别的方面都好理解,就是那‘十步回头’是什么计谋,我始终没想通,今天能否给我说说?”
   
   我说:“那天本来要给你详细解释清楚的,可惜我们只谈了10分钟,你有急客来访,我们的谈话被迫中断。你还很不错,能严格按我要求的做,所以成功了。今天有时间,我给你详细说说。”
   
   我接着说:“小宝原是律师,在商场上又混了多年,与各种人物打交道,良心湮灭,处事狡猾,经验丰富,识别真伪能力很强。要骗到他不是易事,必须有超过他水平的计谋,才能取胜。而且必须一次取胜,若这次失败,以后很难有机会胜他,因为他已有准备。两年来,你屡次到他家讨要那29万元,他推托拖延,你们每次见面以吵架打架结束,你妹妹从中斡旋也无效,弄得两面不讨好。他抓住你不敢得罪妹妹的亲情心里,吃定你,有恃无恐。期刊上那篇文章《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始末》他必定看过多遍,对其中一句‘公安部对“巫小宝侵吞国家资产”已立案审查并责令江苏省公安厅侦查此案。’尤其心惊肉跳。他被溧阳公安局关押两月,暂时放出,已是惊弓之鸟。到你找他之前,并没有感到省公安厅对他有何动作,天天生活在狐疑不定的生活中。你的半夜电话,必定使他们夫妇紧张猜疑研究了几小时。早晨你突然到访,说两省公安厅便衣找你,逼你交代小宝‘侵吞国家资产’的罪行。他恍然大悟:原来公安厅打算‘顺藤摸瓜’从我的亲办下手挖根,这符合共产党办案的一贯老习惯,所以很相信。再说,你们郎舅间长年共事,他对你十分了解,知道你是个‘老实人’,做具体事务工作认真负责,但你智力有限,算定你出不了什么鬼点子,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会编故事来骗他。由于他对你毫无怀疑,因此毫无防备,所以与你认真‘对口径’。若你在书房里‘对’完‘口径’立即提出归还29万元的事,可能会引起他的警惕,想到你来找他的目的还是那29万元的事,怀疑你前面所说一切是虚假的,是编故事来套他的29万元。只要稍有怀疑,你走后他就会立即打电话给在溧阳的密友吴红生调查有无省公安厅来人找你的事,溧阳这小地方,很容易查清楚,一经调查必然露馅,29万就到不了你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