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郭知熠文集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作者: 郭知熠

   
   【附言: 这是我在百度哲学吧的发言的整理,因为这个发言将继续。我们还会有之二,之三等等。 在这里我将全面介绍我的爱情渗透理论。 这个理论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爱情理论。仅仅这个理论,不论其它, 郭知熠就有足够的资格与历史上那些最伟大的思想家并列。】
   
   好。我们继续群体爱情的讨论。 我们已经讨论了群体爱情产生的两个条件,性欲以及结合欲。很显然,这两个条件是群体爱情产生的自然条件。但仅仅依靠自然条件,群体爱情不可能产生。 我们下面给出的条件是一个非自然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人类社会的婚姻制度。
   
   也许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人类的婚姻制度会是人类爱情产生的群体基础?难道不是先有爱情,然后才有婚姻吗?
   
   不过,这只是一个误解,因为我们所讨论的并不是个体之间的爱情。在个体之间,是先有爱情,后才有婚姻。但对于群体来说,是先有婚姻制度,然后才有群体爱情。
   
   我们在下面来论证这一点。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没有婚姻制度(一夫一妻制,一夫多妻制,或者一妻多夫制),人类必然处于杂交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类对性交不会有丝毫的限制,人们的性满足就象某些动物的性满足一样,完全是自发的和随意的。在这种群婚式的社会里,两性相悦仅仅是生理上的相悦,身体上的接触。而一个人的性行为在一个方向的受阻可以在其它的方向得到补偿。因此,性的饥渴状态是不存在的。可以说,因为经常的性接触,性器官的公开裸露,原始人对异性的神秘感以及隐秘的性向往就会顿然消失。现代社会中有“恋物癖”的人收集异性的特定物体例如手帕,手套,以及三角裤等等,并感受到强烈的性欲望的状况在群交的社会里是难于想象的。
   
   正因为如此,如果人类没有婚姻制度,人类对异性的神秘感就会消失。也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私有制(在郭知熠看来,私有制和人类的婚姻制度应该是几乎同时发生的),人类完全没有所属观念。爱情赖于产生的所属感和神秘感都不会存在,唯一性也因为没有所属感而无法产生,因此,人类的爱情决不会产生。
   
   综上所述,群体爱情如果能够产生, 我们必须有性欲,结合欲以及人类的婚姻制度。 这三种东西构成群体爱情产生的三个基础。
   
   在人类爱情产生的三种群体基础中,性欲和结合的欲望是人类所无法改变的,它是人类的自然属性。性欲是产生于我们身体的一种渴望,这种渴望是我们身体内的某种物质分泌的结果。性欲的满足是这种物质的释放。而与人相结合的欲望,这也是一种人类自然的天性。在郭知熠看来,这种自然的天性也正是为了完整人类的性欲而预设的。但它与人类的性欲仍然是相互独立的。所以,我们把性欲和结合欲分开来,而不是由性欲推出结合欲的存在,更不是由结合欲推出性欲的存在。事实上,这种分开不仅是表面的,而且还是本质的,它是我们解释同性恋这样一种畸形现象所遵循的主要理由。
   
   人类的婚姻制度有不同的形式,比如一夫一妻,一夫多妻,甚至在少数地区,还有一妻多夫制度。郭知熠以为,这些不同的婚姻制度对人类爱情的产生是有不同影响的。一般来说,一夫一妻制度下的婚姻制度所导出的爱情最强,而且对男女双方来说,也是最公平的。
   
   人类的婚姻制度是人类的社会属性。它与人类的自然属性不同,它是可以通过社会运动而加以改变的。如果我们需要影响整个社会的爱情心理,从长远来说,可以通过人类婚姻制度的改革来实现。比如说,曾经使无数少男少女感动得流泪的宝林之爱,在今后的社会中就不会存在。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相爱在现代社会中构成乱伦。贾宝玉和林黛玉是表兄妹,而表兄妹之间的婚姻在现代是不允许的。这种乱伦关系使得现代的“贾宝玉”怎么也无法爱上现代的“林黛玉”,就象兄妹之间无法相爱一样。
   
   正是由于爱情产生的这三大群体基础,无论是自然的基础,还是社会的基础,人类的爱情现象才得以存在。我们才能够说群体爱情是存在的。
   
   因此,我们每一个人才有对爱情的渴望,才有对爱情的憧憬,才有了某些无法言说而又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我把我们每一个人对爱情渴望的总集合,包括那些无法言说而又实实在在的东西,对爱情的知识,对爱情的情感等等等等,称之为个体的爱情之虚拟框架。爱情虚拟框架是人类的群体爱情向个体投射的结果。
   
   我们把群体爱情看成一个抽象的存在。
   
   我们必须指出,因为人类的婚姻制度是爱情产生的群体基础,而人类的婚姻制度说到底,也是人类私有制的基础。那么,爱情在本质上和人类的私有制就不可分割。也就是说,人类的爱情在本质上是自私的。
   
   因为人类的爱情是自私的,那么,它也就自然是嫉妒的。嫉妒是爱情的自然特征, 任何要求爱情是不嫉妒的劝告都是荒唐的。郭知熠经常看到有些爱情专家要求在恋爱中的男女不要嫉妒,并且说爱情就是不嫉妒,那都是因为不了解爱情的本性所提出的无理要求。
   
   爱情是嫉妒的,没有任何爱情是不嫉妒的。一个也不存在,因为人类爱情的私有本性。人们在爱情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所谓大度不是因为不嫉妒,而是因为努力克服自己的嫉妒而不失优雅。这种大度是假的,是主体在痛苦中的“大度”。
   
   我们在后面的理论中还要论述爱情与嫉妒的关系。
   
   在我们正式引进爱情渗透理论之前,我们再讨论一下爱情与性欲的关系,因为有很多人认为性欲是个体爱情产生的基础。虽然我在这个帖子里已经就这个问题谈到了,但有人还是有些疑问。
   
   爱情和性欲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郭知熠曾与好友W君讨论过这个问题。W君认为,个人的性欲是爱情产生的基础。当然,也有很多社会伦理学家,哲学家和心理学家持有完全类似的观点。这种观点其实是不对的。
   
   假如爱情(我们按照通常的理解,在这里指个体的爱情)以性欲为其基础,是否不具备性能力的人,譬如阉人,就不会产生爱情呢?笔者曾读过一本小说,是描述小宦官们的爱情生活的。如果作者不是完全虚构的话,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其实阉人也是可以产生爱情的。
   
   与阉人的情形完全类似。一个人到了老年的时候,性机能会明显地衰退,老年人性欲如果不是没有,至少也不会很强烈。难道一个人人到老年,爱情就会随之消亡吗?难道爱情只是年轻人才拥有的专利吗?
   郭知熠以为,大量的事实证明,老年人是向往爱情,并且也是能够恋爱的。据说著名诗人和作家歌德在他七十多岁时,曾经对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子产生了炽热的爱情。有人说这个女子是他以前情人的女儿。不过,我们可以不管这一点。歌德对她爱情热烈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年轻人。我相信,这种现象不能仅仅以歌德的性功能衰退迟缓来加以解释。
   
   保加利亚作家瓦西列夫曾写过一本《情爱论》,这本书也曾在中国风行过一些时日。瓦西列夫在《情爱论》中讲了一个故事。他谈到保加利亚的一位诗人对一个年轻女子的深厚而扣人心弦的爱情。这两个人结合时,诗人已是五十六岁,而这个女子才二十三岁。这位诗人一直非常爱他年轻的妻子。甚至到了七十多岁的高龄,这位诗人还象一个初恋的年轻人一样,几乎每天都给他的妻子写信。以诗一般的话语表达他的“天真,纯洁,宛如少年人的迷恋般的爱情”。他邀请她到公园散步,给她念诗,并称她为“我的上帝”或者“我的守护天使”。这样看来,一个人爱情的强弱与他(她)性欲的强弱并不构成正比例关系。
   
   也许你会觉得这些人都是所谓的诗人,他们与普通人的情感构造不甚相同。那么,我们来看一个非诗人的例子。杨振宁和翁帆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在他们结婚时,杨振宁已经八十二岁了。可是,他的热情丝毫不减。在八十二岁的高龄还要恋爱和结婚,我们还能说一个人性欲衰退就无法恋爱吗?杨振宁大概不应该算作一个诗人吧!即使是,我看最多也只是象郭知熠一样的蹩脚诗人。
   
   还有另一种现象。当一个人在恋爱时,特别是当他恋情最浓,思念最苦的时候,往往联想到的是与性完全无关的一些事情。他的思念被希望和幸福感所笼罩,甚至想到与心爱的人之肉体结合都会产生罪恶感。
   
   一位作家曾说过,爱情和性欲是根本不同的,互相排斥的,甚至是互相对立的两种状态。因此,当一个人确实在爱着的时候,他完全不可能想到要在肉体上同他所爱的对象相结合。那些宣称他们在爱着他们想占有的女子的人是在撒谎。否则,就是他们根本不懂得爱情。性欲随着肉体的接近而增大,而爱情则在所爱的对象不在眼前时愈加强烈。为了保持爱情,需要分离,需要一定的距离。他又说,真正的爱情会由于同所爱之人非预谋的肉体接触而死亡,因为这种接触引起性的冲动,从而在一瞬间毁灭了爱情。
   尽管在这个问题上,这位作家的说法有些夸张。但在一个人的初恋想象中,当他对某个异性的朦朦胧胧的好奇升格为朝思暮想的恋情时,他的意识里会完全排除掉性欲的成分。柏拉图也说,真正的爱就是要把疯狂的或是近于淫荡的东西赶得远远的,只有高尚的方式相爱的,那种爱情才美,才值得颂扬。当然,我们知道柏拉图这个人是宣传精神恋爱的,他对人类的肉欲从来就是鄙弃的。如果你把爱情和肉欲搞在一起,他知道了准会和你拼命。
   
   在爱情和性欲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本质的特征:这个特征就是爱情和性欲在一个人的身上是可能分离的。也就是说,一个人在恋爱的时候,他的恋爱对象和他的性欲发泄对象是不相同的人,特别是当他在初恋状态中。
   
   郭知熠觉得,这样的例子应该是很多的。一个人在初恋的时候,他会对恋爱的对象产生圣洁的感觉,他不敢也不愿意将他的心上人作为他性欲发泄的对象。在《红楼梦》中,贾宝玉深深地爱着林黛玉。但贾宝玉从来没有把林黛玉当作他性欲发泄的对象。不仅不敢如此,贾宝玉甚至在他神志不清的梦幻中,他要他所想象的女人教他性爱,也不敢将这个女人梦成林黛玉。也就是说,贾宝玉哪怕在梦中也不敢将林黛玉当作他的性幻想对象。贾宝玉自然只敢和袭人初尝云雨情了。
   
   这是否说明贾宝玉对爱情不忠呢?
   
   郭知熠觉得并非如此。一个人在初恋的时候,他的性欲仍然存在。他无法让他的性欲指向他的意中人,所以,他只能让他的性欲指向其它的地方。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一个人就会被性欲所误导。当然,一个人如果要对恋人负责,他应该抑制他的性欲。笔者以为,大多数人最多只会在想象中与人性交,而不会真的去背叛他的恋爱对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