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所谓王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谓王道

   所谓王道

   

   陆续与几位友人论及王道政治,都认为三代以后没有王道,汉唐宋都不是王道。理由不少,或说三代以后明君罕见,乱世相继;或说帝王垄断权力,交接常常血腥;或说历代奉行阳儒阴法,最好也只是霸道而已。还有人引用朱熹的话为证:“尧舜三王周公孔子所传之道,未尝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间也。”

   

   甚至有人认为夏商周也不是王道,至少不是“纯粹的王道”,理由是不能与尧舜比肩。真正的王道不应该出现桀纣,更不应该“天下为家”。

   

   所言都不成立。

   

   要讨论王道,首先必须确立王道的标准。王道政治有三要素:道统是王道的意识形态,学统是王道的文化教育,礼制是王道的制度形式。三者相辅相成,是衡量和判断政治是否王道的三大标准。据此,汉唐宋当然是王道。

   

   至于夏商周,更是毫无疑问。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以禹汤文武成王周公为“三代之英”;孟子将尧、舜、禹、皋陶、汤、伊尹、莱朱、文王、太公望、散宜生、孔子一视同仁地视为中道传人。如果因为夏商周是家天下或者“不能与尧舜比肩”就否定它们为王道,岂非从根本上否定了孔孟哉。

   

   大同和小康,公天下和家天下,境界、制度有别,但同奉中道,都是王道。可以说,王道有大同王道和小康王道之别。家天下君主制,在一定的历史阶段,自有其天道、民意和传统的合法性,更不能一概否定。

   

   王道是最好的政治,但这个“最好”要放在历史的框架中去考察。人性和历史有其局限性,落实在历史中的王道自然有其局限性。就像人有生老病死、物有生住异灭、宇宙有成住坏空一样,礼乐制度会崩坏,王道政权会有兴盛衰败乃至灭亡的过程。兴盛期都难免有黑暗面,衰亡时就更不用说了。例如宋朝,堪称小康王道的典型。但北宋就问题重重,南宋更等而下之,昏君奸相相继,论政治品质,晚宋远逊于元初。但我们不能因此否定宋朝政治是王道,政权是中华。

   

   关于王道政治和中华文明的关系。两者血肉交融,完全可以划等号:是中华就意味着王道,唯王道才能代表中华。

   

   只要是中华政统,就必须独尊道统,辅以学统,建设礼制。根据王道三大标准,民国显然非王道。所以,东海才有“罢黜民国”说,因为我曾将民国纳为中华偏统,而今予以修正,尊也东海黜也东海。如果民国那样就是王道中华,还要道统、学统和礼制干什么?王道之美好、中华之尊严又何在?

   

   夏商也有衰亡时,但汤武革命成功,都开启了新一轮文明和盛世。而辛亥革命成功却迎来的却是更加混乱的乱世。仅此一点,其革命品质和正义性就要大打折扣。

   

   所谓王道,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2016-11-25余东海

(2016/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