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曾宁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网友问:你说毛泽东都未必清楚他究竟想要做什么?那么,民主派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曾宁:之所以说,毛自己都未必清楚他究竟想要做啥?共产主义,共同财产的主义?按需分配,人人一套别墅?人人一辆游艇?人人一架飞机?满世界乱窜?瞎嚷嚷?胡折腾?这不胡闹吗!
   民主派想要做啥?民主派的目的无非是,架构起一套充分地保障人权,限制公权的政治制度及其权力运行体系。其目的无非就是充分地保障人权,限制公共权力。
   2016.9.30
   


   【回应尹胜和张雪忠商榷的文字调侃两句】张雪忠的那一套话语体系,基本上有一个一贯的共同的文字特点,这就是把自己置于一种道义的制高点上,横批乱砍,最最缺乏的恰恰就是一种文化人的谦卑和应有的放下架子,充分的以理服人,当然张雪忠的文字比较凝练简短,避免了长篇大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夺人时间性命之虞,这一点值得肯定。曾宁2016.9.30
   
   一念之差"及其可能性 方家华
      "【时局预判】开弓没有回头箭,反腐败,走到现如今目前的这样一种局面,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又所谓骑虎难下,骑在老虎身上的人,你把老虎给打死,最终老虎就会把你给吃掉。因此个人判断,为了避免日后受到贪腐集团的反攻倒算,围攻清算,目前的反腐打虎之人,不排除会有可能走上一条类似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所谓普梅搭配,国家元首和最高行政长官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角色相互对换、调配,也就是说,最终为时局所逼迫,不得不走上一条总统制和总理二人转的局面和道路。总统是谁,逻辑当然非常清晰和清楚,至于总理,毫无疑问,当然应该是,反腐打虎的具体操刀者、操作人。曾宁2016.9.8"
   以上是贵州曾宁的对当下时局的观察。这是一种动态观察,是推动中国民主进程为一方,维持极权专制为另一方的双方在对峙状态中的观察,也是一种最高级别的政局观察,因其所涉的是政体制度级。
   极权专制的政治运行中,政策层面的错误运行及政治组织的腐朽与具体暴戾行为,也是一观察点,但都属于该制度自身的衰败期过程,故在民主转型中有时间长和社会代价大的忧虑与不足。相比较,权力顶层的"一念之差"引致的制度改变进入政治观察的视野就有其正当性。
   此观察的依据是"恐惧"。恐惧与佔有欲是人类政治中的制度建立和运行的核心因素。近代的政治思考中,马基雅维里以恐惧立论,帮助君主对臣民和军队的控制;霍布斯的君主国(《利维坦》),直接就是"人对人,就象狼对狼一样"恐惧的产儿。
   中国古代,佔有的政治形态就是"家天下"("党天下"),其恐惧
   手段之父就是商鞅、韩非。
   恐惧是政治中的核心要素,极权国家也是利用恐惧维持其政权。可以说,人类政治中的制度设置与思考,皆是消除恐惧与佔有。
   "一念之差"是恐惧的必然结果。今下的问题是,中国的权力顶层已被恐惧深裹,既有该集团对日渐觉醒的全体民众的恐惧,又有该集团内部你死我活的权力争斗的恐惧。这是内的条件,也算是"一念之差"的关节性条件。其他如经济不济、" 四面楚歌"、"历史的必然"之类的制度改变思考,也必经由此条件而兑现。在极权国家,权力顶层的恐惧引致的制度转型,不可不察。
   随着对自己及家人及帮派小圈子的生命的珍惜,此君纵使还仅存一絲一毫模糊不清的社会主义信念,也会因为恐惧而在政治行为中萌发一念之差。而对其恐惧之免除,如前任一样仅仅靠培育其政治势无可取之处。制度的设置才是保障的保障。海峽对岸的蒋经国、马英九先先之免除离任之后的恐惧,皆得益于制度。
   此君尚有一届的任期,作一种制度准备和尝试,应该说一任也够了。一任是五年,历史中的五年,该有很多事要做出来。尽管,此君不见有多少出人意料的资秉,也不会因恐惧而挤兑出多少制度策划,但不急。只需有人性的恐惧和谙熟该集团的权斗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忍性,制度的技术设计及制度命名及操作,均有智囊团伙相助。(说不准此君的撒币、背书单、反腐之走向不归路等政治行为,就是智囊团中城府深者且衷情民主宪政者所为,谓之欲擒故纵)。
   尽管如上所述,"一念之差"有其政治观察的正当性,但中国根本上的制度转型,依旧是全民的觉醒与抗争,是这样的觉酲与抗争的夯实与步步为营,使该集团逐渐失去其政治的腾挪空间,进致沒有其腾挪行为,才是大道与正道。2016年9月30日
   
   当我说,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架构起一套充分的保障人权,限制公共权力的政治制度及其权力运行体系。马上有网友给我来了这么一句,“如何去架构?”我沉默了几秒,然后反问,“你说呢?用砖头,水泥,枪炮,还是口炮?当然是用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这里我想说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想和另一个人进行有效的对话,那么对话的双方,除了要有对话的诚意之外,还要有比较接近的认识和一定的思想境界和高度,出发点应该是以人为善的,否则,即使是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有的时候也会非常的困难,认知意义上的对话,有的时候往往更多的是精神层面与精神领域意义上的对话。曾宁2016.9.30
   
   网友发来这么一段文字,我当然心里面很清楚,网友是指望我能对这段文字展开一些批判。本不想说什么,但经不住三番五次,也就还是说两句!世俗的归世俗,宗教的归宗教,并不是说中国社会一定要皈依某种宗教,中国社会才有希望和前途。还是那句话,共同努力,建构起一套保障人权,限制公权的政治制度及其权力运行体系,中国社会的其它问题,并非就一定不能顺理成章的迎刃而解。曾宁2016.9.30
   刘仲敬:中国是文明耗尽以后的灰烬,能否构成新文明的原材料尚在未定之中。她是文明的输入者,不是生产者。她目前没有足够的德性和能力诚实地学习,没有表现出将来可能生产文明的任何迹象。至于现实政治意义上的崛起,那是一条自取灭亡的捷径。转
   
   网友问:美国实行宪政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而中国从清末算起100多快两百年了还没有实现宪政,为什么?
   曾宁:文化背景不同,国民性、民族性格也就有了很大的差异。在自由文化的熏陶之下,西方人信奉的也就是不自由,勿宁死。在奴性文化的洗脑之下,中国人信奉的也就是,好死不如赖活。中国的宪政之路也就注定了,不可能会是很顺利和短暂。
   2016.9.30
   
   网友问:从文人的角度和立场看,并不推崇以暴制暴!但从历史至今来研究,有哪个后来朝代不是以暴制暴而取胜的!无一例外呀!
   曾宁: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哪一个后来的朝代,不是以暴制暴而获胜?这不是一个历史判断的标准。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是中国社会必须要有一批类似美国的建国先贤们那样的,高屋建瓴,雄才大略,无私无畏的人。至于是革命还是改良,都属于,可以提供并不能排除的,路径选择。2016.9.30[呲牙]
(2016/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