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曾节明文集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小时候我很崇拜“打败美帝”的志愿军,大学时期才明白,“抗美援朝”其实是打平了,于是很纳闷:二战中,美军能够将拥有“武士道”精神和航母编队的日本帝国打到满地找牙——无条件投降;美军能够抢滩诺曼底,打垮数十万德军,占领半个德国,何以竟拿不下这小小的朝鲜半岛?怎么,难道中共军队竟比日本皇军和纳粹德军还厉害!?

   
   翻墙后我才懂得:朝鲜战争之美国所以不胜,不是中共军队比日本皇军和纳粹德军还厉害,而是美国民主党草包政府比日本帝国和纳粹德国的手下败将还窝囊!
   朝鲜战争之美国所以不胜,不是美军无法取胜,而是民主党杜鲁门政府不让取胜!
   
   
   从实力上说,朝鲜之所以不胜,是因为美国打的是有限战争:美国前后投入的兵力不超过十万,美军从未攻入中国大陆境内,且用兵局限在朝鲜半岛、、.而共产党中国打的是超限战,中共派赴朝鲜的“志愿军”前后超过两百万人——几乎是倾巢出动,动用了当时拥有的一切武器、所有兵种——包括当时刚刚组建的空军,且在中共的身后,还有超级大国苏联的大力支援。
   此种扬汤止沸的打法,当然不可能有胜果,就象不翻草根的削剪除草一样,只是无休无止的消耗和折腾。
   这样的战争,就像一个强壮的拳师,被带上镣铐,去与一个嗑药的瘦鬼打架一样:拳师束手束脚,瘦鬼却可以可以放开手脚乱打,而且又磕了马列毛的政治迷魂兴奋剂,这架怎么赢?
   而民主党总统杜鲁门,要的就是这种不可能获胜的打法,而且还自以为很聪明。
   
   指挥联合国军“仁川登陆”、横扫北韩的“二战”英雄麦克阿瑟将军,在三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指出:
   中国事实上已经对美宣战,要在朝鲜半岛获胜,就必须彻底击败中国。
   为此,麦克阿瑟将军提出方案:
   一,增派兵力,以空军优势迅速封锁鸭绿江及中朝边境,大规模轰炸沈阳、长春、抚顺、鞍山等满洲(东北)中共工业和军事基地;
   二,大规模轰炸北京、天津,美军航母编队开进渤海湾,美蒋盟军在天津登陆,直捣北京;
   三,美军在朝鲜北部登陆,围歼进入北韩的“志愿军”,并攻入满洲、、、、、、
   
   明眼人不难看出:如果实施麦克阿瑟将军的这个方案,新生的毛共政权将迅速崩溃,因为时值1951年,当时毛泽东一伙在中国大陆的统治立足未稳,远未生根。
   麦克阿瑟将军何等敏锐!明白人请回首历史看看,1951年,那个毛泽东一伙立足未稳、却悍然对美国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当头,是不是1949年之后一举铲除匪共政权的最好机遇?
   
   可惜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却被美国民主党的草包总统杜鲁门浪费了!
   在中共三十万大军入朝,疯狂进攻美军(不折不扣的事实宣战)的情况下,杜鲁门居然煞有介事地强调:决不能刺激中国,否则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为了“不刺激中国”,杜鲁门恼羞成怒地解除了求胜派麦克阿瑟将军的职务,换上了听话的将领,等于给美军戴上了镣铐。他就是要坚持一种永无胜利可能的消耗和折腾。
   
   在民主党杜鲁门一伙的英明指引下,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站稳了脚、扎下了根,有了空军、海军、导弹和原子弹、、.中共对越南的赤化,带给美国另一场更残酷的越南战争——一场美军死五万伤十万,代价比朝鲜战争大得多的失败战争。
   明白人很难不怀疑:1951年乘热打铁——渤海湾登陆直捣黄龙,彻底击败共产党中国的代价,就一定比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十一年“有限战争”的代价更大。
   朝鲜战争,是杜鲁门民主党政府,自坑害大陆民国后,所犯的又一战略大错。事后,杜鲁门洋洋得意地自诩:他在朝鲜问题上的英明决策,避免了世界大战。而事实上当时斯大林非常害怕与拥有核武器的美国冲突,斯大林甚至做好了准备:一旦美军攻入中国,将与美国谈判国共两党南北分治议案。
   
   可见杜鲁门的愚蠢,他对对手的评估,错得十万八千里。
   
   杜鲁门对共产党之所以一错再错,一是因为弱智,二是因为懦弱。杜鲁门之弱智体现在:他既不懂共产党,更不懂战争——他的“避免世界大战”的英明指引,令美国两百年第一次在未战胜的协议上签字!懦弱就无需多说了,观杜鲁门之相,其人目浊头小,天庭低矮、神气局促——蠢货草包之相,一目了然。
   而他的得力助手,马歇尔访华的照片,则脸上写满因无知和愚蠢而生发的种族偏见、、.这样的政府能不成全斯大林吗?
   
   
   迄今有思维不正常的大陆知识型脑残,跳出来代表美国人民说:朝鲜战争中美国的“保平不争胜”,是美国人民选择,不能怪杜鲁门!
   这就怪了,1951年四月,因公开批评杜鲁门朝鲜战争战略的麦克阿瑟,被解职归国,抵达华盛顿时受到民众万人空巷式的盛大欢迎,四个州的议会通过决议,反对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许多城市都爆发了支持麦克阿瑟、反对杜鲁门的游行示威,杜鲁门的民意率暴跌至百分之二十六的空前惨境、、、、、、
   这能够说明不要胜利的杜氏朝鲜战争打法,是美国人民选择,不能怪杜鲁门么?
   
   
   俱往矣!当年“直捣黄龙”式军事解决中共匪党政权的时机已不可能再有,而今中共已坐大成为拥有世界第二GDP、和海量精确制导核打击能力的世界最大匪党集团,其对本国人民的荼毒、压榨,远超纳粹、法西斯和前苏联。
   而且托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建制派”大力输血之福,中共的邪恶能量,还以习近平“大撒币”的方式,在全世界继续扩张,如今整个东南亚都几乎沦为了中共的势力范围——它越来越肆无忌惮,可以直接伸手进东南亚绑架外籍人士和联合国难民!
   面对这种形势:良知者越来越困惑,美国民主党奥巴马、希拉里们口中的“普世价值”在哪里?其高唱的“重返亚洲”又在哪里?
   
   
   这个时代明显地需要英雄,一种军事领域之外的麦克阿瑟人物,带领美中两国人民,以全新的思维和手段,战胜中共——这全世界最大的匪党集团。
   
   现在有两个人,分别在中国和美国站了起来,要制止匪党集团的崛起,拯救中国和美国。
   
   在中国,这个人是高智晟,他在遭受匪党残酷迫害的同时,顶着反对派“政治正确”的巨大压力,奋勇地揭穿了奥巴马、希拉里等“建制派”政客的丑恶,一边高唱“普世价值”,一边代表华尔街跨国大资本寡头,与中南海做着最肮脏交易——共同坑害压榨中国人民!
   
   在美国,这个人是唐纳德.特朗普,他顶着建制派“政治正确”的巨大压力,冒着(建制派所操控的)主流媒体一边倒的围剿,英勇地揭露了奥巴马、希拉里、民主党、以及包括布什父子等共和党建制派团伙在内,代理跨国大资产阶级与中南海权贵寡头肮脏交易,输血专制,抛弃美国劳工阶层(消灭国内就业)、剥夺中产阶层的罪恶!
   为了美国的利益,冒着得罪族群团体丧失选票的风险,特朗普大无畏地说出“政治正确”的建制派讳疾忌医的真相:恐怖分子就是穆斯林,奥巴马和希拉里在放纵穆斯林恐怖分子!
   
   
   在没有选举的匪党中国,高智晟暂无可能成功,而在人民手中尚有选票的美国,特朗普大有可能成就麦克阿瑟将军所未酬的英雄业绩,这就是斩断美国跨国资本寡头与中南海的勾结!这同时也是彻底打垮中共的釜底抽薪方式。
   特朗普的葛提斯堡“百日新政”方案,明确地把中共国列为“货币操纵国”,等于是要中止美中之间不对等(美国单方面向中国开放)的“自由贸易”,这对于经济上仰赖出口创汇的中南海权贵寡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因为现今的中共国经济早成出口依赖型经济。且外资撤逃又加速引爆房地产崩盘,导致整个经济崩溃,其影响是颠覆性的。
   此种釜底抽薪式的动真格,岂是一边大力给中南海输血,以牺牲美国国家利益换取华尔街集团暴富,一边放口炮作秀“重返亚洲”的奥巴马、希拉里们能比的?
   
   我实在告诉人们:“六四”之后,中共之所以腾飞,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希拉里就是原因,不要光看他们口中的“普世价值”,他们若真反中共,为什么中共越反越富,美国倒越反越衰?
   
   华人们尤其不要忘记对中国祸害最深的美国民主党:
   民主党的罗斯福,签订《雅尔塔》协议出卖中国东北;
   民主党的杜鲁门,坑掉大陆中华民国,朝鲜战争打击麦帅,让中共站稳;
   民主党的克林顿,给中共最惠待遇、战略伙伴关系,挺中共入世,令中共暴发;
   民主党的奥巴马,对中共绥靖妥协、单方面开放倍极欢洽,“重返亚洲”装腔作势,结果令习近平中共崛起和扩张。
   华人同胞们,这样的民主党能选吗?
   
   
   而特朗普完全不同于与希拉里并无实质性区别的布什父子和科鲁兹之流,他不是一名政客,也不是华尔街的代理,这就是象驴两党“建制派”和主流媒体围剿他的真正原因。
   特朗普不是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式的庸人,他有着洞察时局的雄才大略,和拯救美国的英雄气,一如当年麦克阿瑟将军,特朗普最崇拜的人,也正是麦克阿瑟将军。
   
   让我们重温麦克阿瑟将军(被解职后)英雄无悔、荡气回肠的演讲名篇《老兵不死》吧:
   
   “在我生命将逝之年做这个告别演说,无仇无怨。在我心中只有一个目的:为我的祖国服务。
   问题是全球性的,而且环环相扣,任何的顾此失彼做法都会使整体造成灾难。亚洲被普遍认为是通往欧洲的门户,同样的,欧洲也是通往亚洲的大门,二者是息息相关的。有人认为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同时保住两个阵地,因为我们不能分散我们的力量。我想,这是我听到的最悲观的失败主义论调了。如果我们潜在的敌人能够把他的力量分在两条线上,那我们就必须与之抗衡……
   
   指出这些一般常识外,我将把讨论集中在亚洲地区。在客观地估计那里的现状之前,我们必须了解亚洲的过去,了解导致她上升到今天这种局势的革命性的变化、、、、、、
   
   坚持殖民主义的观点,这是亚洲前进的方向,她不会停步。这一点是世界经济防线转移、国际事务中心回归原点的必然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在政治上必须与基本的革命形势一致,而不能无视殖民时代已经过时,且亚洲人民渴望开创自己的自由生活的现实,这一点十分重要。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友好的指引、理解和支持,而不是专制的指挥。
   
   我坚持保全他们,并希望能用最少的时间、最小的牺牲体面地结束这场野蛮的冲突(指他自己主张的朝鲜战争方式——曾节明)。越来越多的流血(杜鲁门助长的朝鲜战争方式——曾节明)让我感到深深的痛苦和焦虑。那些勇敢的人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将永远为他们祈祷。
   
   结束我五十二年的军旅生涯。我在世纪之交之前就已加入军队,它满足了我孩童时所有的希望和梦想。自从我在西点的草坪上宣读誓言以来,这个世界已经经历了多次转变,童年的希望和梦想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我依然记得当年那首流行的军歌中骄傲的叠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