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六看黄河边——我在黄、李面前感到惭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冬成 遇罗锦
   
   
   北春编者按语:此为北春两位作者的通讯,感悟当今时代,真心真情,愿意拿出来与北春读者分享。


   
   
   
   
   罗锦,你好!
   我想让你知道 that 我今天在我们的市图书馆看到了你的大作 《一个大童话我在中国的四十年1946-1986》。书陈列在书架上,开放阅览。我感到格外欣喜。你是著名作家。我们的城市名字是 Umeå.( 英语拼写为 Umea.)
   致礼!
   冬成
   2016.10.15
   
   
   
   冬成: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早先,我用信件方式(比印刷品贵,但不打开包装),往国内给朋友们邮寄过约130本赠书。当时是“木头人儿”胡锦涛的时代。他们都收到了。后来丢了三本,才知此路不通了。再后来,用高邮费的“快递邮件”不检查,能收到;再再后来,连这也不行了。
   在习上台之前,就越来越严了,连国内的作者, 在海外出版的每一版的二十本赠书,作者也收不到了。李锐的女儿(住在美国)要带进她父亲的三十本回忆录,都被机场扣留。
   
   我所有的书, 都自愿不要版税更无稿费,宁愿多要几十本书, 还自愿花钱买一箱书。
   其实我也很傻,不善于动脑子。后来我才觉得:何必一本本地邮寄给私人呢? 于是我就将剩余的书, 去网上找到了很多海外大学的汉学系图书馆的地址,把书一包包地邮寄给德语国家的图书馆了。极少的美国一家和瑞典一家,也包括纽约的法拉盛中国区的“皇后区图书馆”。
   很多大学给我邮寄来赠书证明,我都保留着。
   
   如果我不邮寄,根本不知道那些大学(几乎是全世界所有的大学)只是购买国内老共认可的各类中文书, 因为价格比海外的便宜太多。但如同甘愿被洗脑。而特特们,线线们,早已占满了各个角落和部门了。而我的四本书(由于书籍剩下的种类不平均,有的图书馆是四本,有的三本,有的二本甚至一本)所幸都被他们接受了。我遗憾自己怎么没早想明白这样去做?自己仅仅剩下标明“作者自存”的几本了。在去世之前,也应该把这几本都送出去才对。PIPI看不懂中文,要它何用?
   前年,还有共识网的编辑去香港旅游时,在“田园书屋“买了我的书, 若买一二本, 说只给自己看还能带进国内。
   
   如今,香港能自由出版的正规出版社都没了(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书,图书馆是不要的),连老板们都被关进了国内的监狱,哪怕入了外国国籍也照旧逮捕。
   每想起这世界的变化,就从心底里感到悲哀。
   实况都告诉你了,你的感想如何呢?
   
   罗锦
   2016.10.16
   
   
   
   
   很感谢你了,罗锦!
   
   感谢你 for that 你信任我,给我讲了很多故事。我理解 that 你的书被中共当局歧视,被封锁,that 你的写作是一个非营利甚或是赔本的事业。这就在我看来,你的写作事业更显得难能可贵。我也从你那里进一步确知,that 中共打压香港的自由出版业,打压得很厉害,that 外国的图书馆主要是买中共国内出版的图书,因而事实上很遗憾地误导了海外的中国读者。我很认同你的感受 that 感到很悲哀。
   
   中共黑着呢。黑箱里究竟有多黑,唯有黑箱内的人最知道。人越深入到中共体制内,便看到越多的黑暗阴森,因而便越可怕。而通常在中共体制内越深入的人,便越是既得利益者,越是患得患失,越怕中共的残酷斗争,于是便越不敢揭露中共内部是何等地黑暗,越不敢反抗。而在体制外的人呢,特别是海外的民运分子,要想在案例的层面上准确揭露中共,揭露中共黑箱里是何等地利欲熏心、权欲熏心、心残忍狠毒、阴谋狡诈,那实在是很难的,很难做到准确无误的。因此,如果中国异议人士揭露中共,揭露时偏离了一些事实,那也是应该得到理解和原谅的。中共高层最知道自己的黑暗事实,但那是他们的最高机密。我们要揭露他的黑暗,但很难知道他们的最高机密。我们揭露得准确,他们会判我们泄密罪、刺探国家情报罪。我们揭露的不很准确,他们会判我们诽谤罪、造谣罪、 煽动罪。中共有枪,中共有枪就有理。
   
   今日中国人的人文教养,总体而言,是很低下的,是很堕落的,而且每况愈下。当然,也有精英者,人文关怀天下,强烈不满政局。但精英们既是既得利益者,便充满顾忌。能勇敢抗争、舍己为天下而鸣不平者,极为稀少了,且被封锁得很死,一时难以成燎原之势。中共发誓,稳定压倒一切,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中。中共有枪,目前基本上能做到。
   
   即使有个别萌芽顽强地破土而出了,也往往会被扼杀在幼苗中,很难长大。比如乌坎村,比如新公民运动,比如国际民间组织NGO,比如港台书籍秘密进入中国黑市场,比如老兵集体上访,如此等等,算是破土而出了,但仍然还出不了中共暴政的手心。中共的心狠着呢,要多黑,有多黑;中共暴力强大着呢,要多强大,有多强大;中共的维稳的手段多着呢,层出不穷。暂时是这样。
   
   毛邓是中共暴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源泉。今日的习近平暴政是高瞻远瞩、放眼世界的,正在接通毛邓、梦强人、梦强国、梦大东亚、梦全世界。而当今世界领袖和西方领袖们呢,如联合国者,如美国者,如德国者,则如你所见,基本上是目光短浅,绥靖政策,得过且过。令苦者不堪其苦,忧者不堪其忧。
   
   在中共暴政下,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令兄遇罗克,高歌向刀丛,乃是我们的英雄纪念碑。1979年,他被平凡昭雪了。可是如果他活在今天,那么他注定会再一次下狱。被割头的风险也是有的。今天的暴君比他的前任更心狠手毒。当然了,唯有不懈的奋斗,才能抓住偶发的机遇。胡平说,没有民主运动就没有民主转型。我们网上交流交流,发发中共的牢骚,也算是参与民运了,对民运做贡献了。
   
   此致敬礼!
   冬成
   
   顺致维健:如果本信件有益于民运,那么可以发表之。谢谢!
   
   
   
   
   “我们网上交流交流,发发中共的牢骚,也算是参与民运了,对民运做贡献了。”
   冬成:
   你这句话倒是真把我说乐了。真就如此而已。
   哥哥如果文革时没死,如果他一直在国内,往少说还得死一次;往多说得死三次。
   ========================
   冬成:
   你的意思是把你我的关于书的信都发在北春上吗?
   我没意见啊,如果维健同意的话。
   我倒觉得这样的格式蛮生动活泼的,也是没人写的。
   得从你在图书馆发现我的书那信开始,对不对?
   还有,你最好别带外文字,我就看不懂,读者也不见得看得懂。
   你的名字应在前,我的在后,因为想发表是你挑的头儿。同时也对你是个鼓励,今后有什么想瞎聊的,咱俩还可以再聊。
   
   罗锦
   2016.10.16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