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徐水良文集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徐水良


   

2016-10-9日


   

   
   这篇文章,根据本人这段时间来的一些帖子,和谈话改编而成。
   

一、 民主革命从哪里入手?

   
   我已经说过,胡平旧文说的从哪里入手的问题,从我最早开始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时,就是一直在反复思考,反复研究的问题。
   
   实际上,这是一个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变化着的问题。根据情况的不同,回答也就不同。入手点也就不同.
   
   根据十多年前及到现在的客观情况,我提出“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道路。而目前走这条道路的切入办法,就是依靠互联网、社群媒体等现代工具和手段,到互联网去,到重要网站去,到博客中去,到社交媒体去,到邮件组去,到微信群中去,到民众中去,包括到中共一般公务员和军队中去,踏踏实实做工作。
   
   但在下面,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一些具体的策略问题。
   

二、 暗杀问题

   
   近来《独立评论》人气冷清,只是曾小痞特等一伙特线很活跃。他们不断梦呓,在那里宣传“迎接英雄辈出的‘暗杀时代’重新来临”,不断对国内人士宣传,让他们装作反共的样子,说那样就可以移民美国、加拿大和西方。并吹嘘说,这种难民运动,能够推翻中共统治。实际上,这种难民运动、和口水暗杀行动等等空口白话的可笑办法,根本无法推翻中共统治。戈倍儿曾小痞特等等,说用这种办法,就以推翻中共统治,纯粹是欺骗。目的大概是要把民主运动引向邪路,并且用基本无效的办法,来浪费人们的精力,吸引和诱捕大陆“危险分子”,以及为他们的难民运动,增加客户来源。
   
   辛亥革命那个时候的革命,暗杀和恐怖主义都是被社会允许的。
   
   但在反恐、反暗杀的当代来提倡、学习和效法当年的暗杀做法,要民主革命派去搞暗杀,那就是误导民主革命去与世界潮流为敌,让全世界把中国民主革命和民主力量,看成是搞恐怖主义或搞暗杀等等的非法力量,让中国民主力量在全世界自我孤立。
   
   尤其在美国,如果要革命民主派去搞暗杀,那毫无疑问,就是把革命民主派送进美国监狱。
   
   将近十年前,彭明仅仅在七个人的中发联常委会秘密会议上,秘密提出搞暗杀问题。被常委中的中共特务录音交给中共,中共就与美国交涉,美国FBI就立刻出面,警告彭明,禁止他这样做。
   
   我这里重复一遍:我们主张的道路,是“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道路。这条道路的最后阶段,必然来临,那就是正经的革命。这革命,不会是暗杀和密谋。
   
   因此,曾小痞特们不仅以可笑地胡乱地鼓吹地方独立,以他们的小丑理论,丑化独派;而且故意把革命歪曲成暗杀之类的恐怖主义和小团体密谋,达到丑化革命和让国际社会把革命派当作恐怖主义的目的,来破坏民主事业,让中国民主力量在全世界自我孤立,那是别有用心。
   
   另外,我也说过,依靠民众从内部推翻中共,和依靠外部力量推翻中共,这两种策略的根本差别:
   
   如果你选择从内部,依靠中国民众力量,来推翻中共统治,而走向民主,那么,为了取得中国民众的支持,毫无疑问,你必须采取反对独派分裂、维护祖国统一的立场。
   
   但是,如果你选择依靠外部力量,尤其是采取策动中美大战的方法,来推翻中共统治而走向民主,那么,毫无疑问,明里暗里支持独派,迫使中共不得不对台湾等等提早开战,然后迫使美国不得不反击,与中共进行大战,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策略。
   
   然而,在核时代,通过中美大战推翻中共的办法,来实现中国民主,对中国,对美国,对全人类,都有极其巨大的危险。不仅有可能毁掉中国、或中美两国,而且可能毁灭全人类。不到万不得已,中国革命民主派和全世界文明社会,不应该选择此种策略。
   
   但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中共顽固坚持依靠武力,赖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不肯下台,而中国民众和民主力量又无法推翻它,那么,全世界就别无办法,就只能采用外部力量,由文明社会共同努力,采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推翻中共统治。
   
   因此,中国民主运动的革命民主派,过去一直选择的是依靠中国内部力量,来推翻中共统治,实现自由民主的策略。
   
   但是,这不是无条件绝对不变的策略选择。任何策略都是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而变化的。即使戈倍儿曾们那小丑是式策略,我们也不会全盘地、无条件地加以否定。因为,任何具体手段,都是由客观实际的情况允许及需要决定的。辛亥革命时期,暗杀和恐怖手段,是合法的,随着世界的文明进步,这类手段逐步被抛弃。全世界的反恐战争,几乎完全抛弃以恐怖主义手段对待恐怖主义的方法,而是采取以现代文明手段去对待恐怖主义的办法。 但是,也许某一天,当恐怖主义强大到人们无法用一般办法来对付的时候,采用以恐怖对恐怖的对等手段,也许是一种可能的选择。
   
   对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也是同样。
   
   只是,戈倍儿曾痞特等如果不是骗人诱捕,那么,这类手段,不像革命那样需要长期准备,而是他们现在就可以使用的简单办法,那他们应该自己马上去使用此类办法,而不是光是欺骗别人去使用此类办法来,甚至以此来帮中共诱捕“危险分子”。
   
   如果戈倍儿曾那个政法系,在习中央系压力下,铤而走险以此类手段去反对习中央系,那我们也没有任务去反对他们这样做,反对他们的此类做法,不是我们的任务。相反,人们不如当作一种可借用或作掩护的力量,来加以利用。
   

三、 菩萨心肠和霹雳手段

   
   对于政治人物,最重要的是必须具备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不能轻易开杀戒。必要时,政治人物当然必须使用霹雳手段。但是,霹雳手段,仍然只是为了实现菩萨心肠这个目标的偶尔使用的特殊手段。菩萨心肠是根本,霹雳手段只应该是菩萨心肠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手段。
   
   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只有霹雳手段,没有菩萨心肠的政治人物,是很可怕的。他们很可能、也很容易成为最可怕的恶魔。
   
   当然,有人鼓吹现在就必须无条件地宽容敌人,那当然是非常错误的、不可能的。 人们必须等到推翻中共,再来心胸豁达和宽容。现在我们处境极端恶劣,根本没有任何本钱去豁达宽容别人,别人处于绝对的强者地位,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宽容。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如何去豁达宽容别人?相反,在当前我们处于绝对弱势的条件下,我们只可能是别人豁达宽容的对象。在自己处于绝对弱势,根本没有宽容他人本钱的情况下。空谈豁达宽容,那豁达宽容就只能成为这些年花瓶民运一厢情愿、单相思的、幻想式、梦呓式的“和解合作”。不是变成向中共及其特线投降,就是自欺欺人。
   
   当然,我是非常主张学习佛教拒绝偏执,大慈大悲的。我把佛教经典不是当信仰和迷信的教义来崇拜,而是当哲学来参考。佛教经典浩如烟海,但那金刚经,恐怕是佛教经典的典型代表。那金刚经的骨干思想,就是破“执”。不仅要破“我执”,还要破其他“执”。甚至破除对佛法本身的“法执”,破一切“执”,去达到无欲无求、无偏无执的境界。这在一神教那样偏执和执着的低档思想中,是根本无法理解的。我非常赞成此种佛们哲学。但是,政治不是佛教。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你处于极端弱势,你不被敌人打倒,已经是万幸,你根本没有本钱和力量装阔气、去慈悲、拯救敌人,包容特线。只有你处于强势,有本钱、有力量、有能力时,你才有这种宽容能力。否则就只能变成自欺欺人、装伪善、装阿Q。在中共极权专制制度被推翻以前,我们也无法破除推翻极权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制度的必要执着。破除此类执着,那是自由民主制度建立以后的事情。
   
   这次纽约研讨会中,李洪宽的意见是正确的。当民主力量有可能终结中共统治时,一般情况下,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去终结中共统治。政治人物必须有菩萨心肠,但不是滥用菩萨心肠。有时,必须使用霹雳手段,来实现菩萨心肠。
   
   当然,如果某些手段有可能造成中国和世界无法承受的灾难,那我们就不应该使用。
   

四、 难民运动问题

   
   实际上,海外民运从王炳章开始,一直在搞难民民运。实践证明,这种难民民运,不仅往往变成某些骗子欺骗剥削非法移民,欺骗美国移民局的手段,对真正的民主事业几乎没有帮助,而且败坏了民运名声,与中共特线不断挑起的狭义民运圈内斗一起,变成败坏民运名声,使民运名声扫地,失去影响的主要手段之一,成了中共打击民运、打败民运的主要武器和工具之一。
   

五、到缅北去建立根据地搞革命的问题

   
   实际上,这个事情早就有不少人做过许多尝试。有的朋友,也通过缅甸果敢地区的某些武装,企图向中国大陆送武器,还通过果敢地区的军人,调查和揭露的陈泱潮问题。但中共很快反制,勾结缅甸军政府,进剿并且打下了果敢地区。
   
   事实上,缅北那个地区的许多武装,大部分亲共,只能依靠中共支持,才能对抗缅甸军队,怎么可能据以建立根据地去反共?
   
   相反,目前的缅北地区,往往成为中共绑架缅甸泰国反共人士回国的通道,基本上为中共地下势力控制。不了解情况的人盲目进去,很可能就是上当去自投罗网。
   

六、搞研讨会不如建网站

   
   我前面的文章说过:搞研讨会花那么多钱,其实不如用来做点实事,例如办个真正的反对派网站,花同样多的钱,但可能其正面作用,就要比此类研讨会大一百倍。
   
   事实上,目前真正的民运人士,处境极端艰难。不仅中共特线占了狭义民运圈的绝大多数。(中共最近说他们控制的特线占了九成,我觉得其中有可能是中共为了鼓舞特线士气,故意夸大一点数字,以便大幅减少真民运人士的数字。但中共特线占狭义民运圈人数的八成多,应该还是比较可信的。)中共几乎完全掌控了狭义民运圈、海外侨界及中文媒体。真民运尤其革命民主派,连个像样的网站也没有。为了宣传自己的理念,不得不到对方的阵地上去作战。不得不忍辱负重,去遭受打压和不公平对待。
   
   前一段时间,我的文章说过:现在这个狭义民运圈,绝大多数所谓的“民运人士”、“民运组织”、“民运网站”,以及“反对派”媒体、绝大多数中文媒体、侨界侨团、华人教会、甚至外国政府电台电视台的中文部,绝大多数“民运活动”、以及民运的绝大多数对外联系,等等等等,总之,绝大多数,都被对方垄断和控制。他们全力对我们进行封杀。即使在所谓的民运或反对派的网站上,都全力封杀我们。说东海一枭是妖孽,那是刘路的发明。刘路说东海一枭是乱世妖孽,没有问题。但我跟着说他是国妖,就马上说我攻击网友是“妖”,就封名,也不知道是哪一条道理。这个妖字,独评从来没说过是禁用词汇,凭什么就能以此封名?我在博讯的文集,竟然被坛方版主破坏。从与吕千荣辩论时被破坏,长年累月,迄今都未恢复。他们不仅放任特线对我漫天造谣攻击。而且别人上帖,包括对本人的漫天造谣攻击,都可以点击上主页,而他们竟为我一个人和我的文集设计特别程序,不准我的帖子在主页显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