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启蒙问题]
徐水良文集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启蒙问题


徐水良


   

2016-10-2日


   

   
   虽然我不太赞同徐琳先生的意见,但我仍然认为徐琳先生的文章,是一篇很有意义的讨论理论问题的严肃的文章。不应该受到污蔑、攻击和谩骂。
   
   然而,大概因为其中讲到特务问题,触到了逸风先生的痛处,引来逸风先生的攻击和谩骂。我的印象中,逸风先生常常散播一些谬论歪理,用污言秽语谩骂,不太讲道理。逸风先生曾经是我的网刊《网路文摘》的作者,他发表的影响最大的一个谬论,就是“制度有优劣,文化无高下”等等。完全抹杀专制文华、马列文化,法西斯文化、共产党党文化,愚昧反科学的迷信文化、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野蛮文化等等垃圾文化,与现代自由民主平等人性人道宪政法治等等普适价值文化,与科学、进步和文明文化之间的天差地别的高下之分。这个谬论,被秦辉教授等等接受和宣传,在全国造成很大很坏的影响,迫使本人不得不许多次批驳此种谬论。
   
   徐琳先生不必太介意逸风那种污蔑和谩骂。我觉得,公道自在人心,谁是认真讨论问题,谁是谩骂捣乱,胡搅蛮缠,读者自有公评。
   
   我认为,徐琳先生这里的问题是:如何定义启蒙这个概念?如何界定启蒙阶段?等等。
   
   启蒙这个词,在汉语中,原指对刚开始读书的蒙昧状态学童进行初级的文化教育,后来也引申到对处于蒙昧迷信状态的人们进行初级教育,普及新知识,使人们摆脱愚昧和迷信。欧洲的启蒙运动,就是从后面这个引申意义命名的。
   
   所以,如果从启蒙的本义来说,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搞了几十年,仍然停留在初级阶段启蒙阶段,那就太失败了。
   
   事实上,尽管我们仍然还有许多许多启蒙任务,但是,中国的实际情况,总体的思想上理论上,早已越过了这个初级阶段,早已进入了高级的理论创新、研究和发展阶段。这是第一。第二,现在的中国,不仅早已经不是初级启蒙阶段和一般的理论阶段,而是已经进入发动民众,走上“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的行动阶段的时候了,是在现实中实践启蒙理论的时候了。所以,早在十多年前,在我提出“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口号和道路的时候,我就指出,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启蒙阶段,而不是进入更高的理论发展研究阶段,以及更进一步,进入实践理论的行动阶段,甚至坚持停留在启蒙阶段,用某些老生常谈的启蒙空谈,来反对和拒绝后面更高级的阶段,那么,我们就完全落后于客观实际和客观实际的需要了。
   
   如果欧洲人和美国人永远停留在启蒙阶段,不进入启蒙阶段以后,必然随之而来的民主革命阶段,一个风起云涌的翻天覆地的民主革命时代,那么,欧洲和世界的自由民主就永远不会到来,启蒙运动就将永远停留在启蒙空谈之中。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坚持停留在初级的启蒙阶段,不仅将完全落后客观形势,而且将成为反对走向“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这个革命道路的革命阻力。
   
   但是,另一方面,逸风等等那些反对启蒙的人们,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启蒙,已经没有启蒙任务,或者说启蒙没有用处,中国不需要启蒙,或者污蔑攻击启蒙是“将启蒙作为一种噱头,获得名利的手段而已”,那同样也是非常错误的。实际上,即使在革命的行动阶段,也仍然需要完成艰巨的启蒙任务。即使是在革命以后,包括欧洲的民主革命以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民主革命以后,反对专制复辟和普及自由民主的启蒙任务,仍然是相当艰巨的。
   
   徐琳先生的问题,就是没有分清这两个方面,说清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就容易让人误会,以为我们现在仍然停留在启蒙阶段。
   
   至于有人说:“启蒙是上对下,智对愚,高对低,人人自由平等,谁有权利对另一个人以启蒙者自居?”这就完全否定了教育和启蒙的客观存在。按这种说法,现在世界上的几乎全部学校,尤其是学校中对学生施教的教师,都不应该存在,都应该取消。而欧洲启蒙运动,根据这种意见,也同样就根本没有理由存在。所以,这种说法,是非常荒谬的说法。
   
   徐水良
   
   2016-10-2日
   
   
   在 10/02/2016 04:20 PM, Thomas Guo 写道:
    此论题明显徐先生有理而逸风先生之论不符合事实。许多人认为中国人已经觉醒。问题上全部还是绝大多数或是多数或是少数? 是社会精英,还是中产阶级,或是文人白领矣或是普罗大众?老年人?中年人?还是青少年?如果绝大多数国人已真正觉醒,为何国人却仍容忍专制暴政存续?
   
    2016-10-02 12:33 GMT-07:00 徐琳 :
   
    逸风的这篇文字让我对他有了进一步了解,也好,该来的总会来的。
    首先,逸风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这不符合事实,是歪曲、乱扣帽子。我只是说“说现在不需要启蒙了的人,有些就是特务”,注意我说的是“有些”,不是“说全部都是”。如果我说的是“全部都是”,那你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只能自己认栽。逸风没有深度参与(甚至是几乎没有参与)过国内的民运斗争,对特务没有切身体会,不能重视特务的存在及其危害这个问题,这不足为奇,但至少在辩论时应该实事求是,尊重对方,不要歪曲、乱扣帽子。
    其次,逸风说“如果真的有什么启蒙的话,还是先启蒙自己。自我的启蒙还没完成,就要渴求启蒙他人?”“还是那句老话,先对自己启蒙”,这话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你到底是认为需要启蒙呢还是认为不需要启蒙呢?既然要“先对自己启蒙”,那么就是说启蒙还是需要的嘛,既然要“先对自己启蒙”,那么由别人来对我进行启蒙也是可以的嘛,那么站在别人的角度来说,对他人进行启蒙就是需要的、可以的嘛。这段话的逻辑你搞清楚了吗?
    我不否认我自己也需要启蒙,我绝不是什么圣贤完人,我一直都在学习和反思。但是,这并不等于我就没资格去启蒙别人,总还是有一些人比我的认识水平差嘛,我怎么不能对他们进行启蒙呢?
    再说了,我的文章中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启蒙可能是交互式的,一个综合水平较低的人,有可能在某个问题上对一个综合水平较高的人起到启蒙作用。我也说了,一个即使是对普世价值不太懂的人,也可以参与启蒙运动、从事启蒙工作,因为启蒙运动是一个系统工程,其中有很多分工,他完全可以做传播工作,这也是启蒙工作之一。这样的工作我总是可以做的吧?你凭什么说我就不能搞启蒙了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没资格、能力搞启蒙,也不能证明启蒙是不需要的。
    至于逸风说到“将启蒙作为一种噱头,获得名利的手段”,如果真的能获得名利,那又有什么不对呢?启蒙又不是搞坑蒙拐骗。有需求才有市场,才能获利,这点在中学就学过的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你都还给老师了?不过我倒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大的利,同仁们虽然有些许打赏,加起来都没多少,还没有我捐出去、付出的多,如果我是一个追名逐利之人,我才不干这个呢。不搞民主的话,我的生活会比现在好得多。
    还有逸风说的“那边的专制教育机器在不断地制造着残次品,这种所谓的启蒙即使启到末日来临也都是可笑的启蒙。你能阻止住脑残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数量巨大的产品吗?”这种论调早就有人弹过了,根本就经不起驳斥。中国人都是脑残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很幸运我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那种产品,还有很多人也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那种产品,可以说,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早期接受的启蒙是很少的,既然都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产品,那么现在我们这些觉醒了的人多做一些启蒙工作,是不是能更加减少一些赵家人想要的产品呢?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究竟要启蒙到什么程度社会才会发生明显转变,这没法说清楚。但启蒙工作做得越多、启蒙运动开展得越好、被启蒙的人越多,社会转型的代价就越小、转型越顺利,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不需要等到把所有人都启蒙完了社会才会发生改变,我们不指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启蒙了,但是,在社会还没有发生改变之前,启蒙就是需要做的事情。
    谁最怕启蒙?当然是赵家人,他们不停地删帖、封号,甚至把写文章、帖子的人和传播的人抓进监牢,还派出很多五毛搅浑水、扰乱思想、攻击从事启蒙工作的人,总之手段用尽了。
    我不想揣摩逸风是怎样的人,免得他又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了。但是我很惊讶于他的观点和做法与赵家人如此的一致。
   
   ====
   
   说现在不需要启蒙了的人,有些就是特务,他们前些年发了一些启蒙文章、帖子,参与了一些线下活动,博取了一些资本,就以大佬、大腕自居,然后就不再怎么发启蒙文章、帖子了,有的专发笑话或生活内容,有的甚至发一些误导性的文章、帖子。当他们看到无眠的启蒙帖子以及花夫人、墨谈国是、宝庆等图说满天飞,他们觉得自己的大佬、大腕地位和影响力在降低,不便于较好地执行任务了,于是就叫嚣“不需要启蒙了”。
   我发表《是该好好说说启蒙这事儿了》后,很多朋友都赞同,说明很多人都懂这些道理,只是他们写不好而已。难道那些所谓的民主大佬、大腕真的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前段时间官方对无眠的打压及五毛水军对其群起攻击,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究竟哪些是特务,大家自己判断,我就不点名了。
   不抓特务,不等于不承认、不意识到特务的存在,不等于不重视特务的危害,也不等于看不穿特务的伎俩。你们跳吧,总有一天大潮退去,究竟谁在裸泳会一目了然。
    徐琳 2016.10.2
   ====
   
   在 10/02/2016 01:49 PM, 逸风 写道: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徐琳先生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乃是中红祸之毒较深的明证!回头我写一篇中国已经不需要启蒙的文章,欢迎指正?
   我认为,目前网络上到处是这样的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凡事不能同意本人观点者,就是特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思维是典型的毛贼思维,正是这样的思维模式导致了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而且这样的灾难还会继续下去!
   在专制体制之下的国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基本上都是一种畸形的变态的模式。人与人之间难有包容的气度。而在民主自由的国度,人与人之间有不同的观念是一种像呼吸空气一样正常 的事情,但是,在13亿奴民的中国,有相左观念的存在几乎就是一种敌我的存在,而且还要你死我活。中国人还没有死够,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殉葬才能让更多的人理解上面我说的一个基本常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