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謝田文集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谢田: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黑天鹅之类的事件,在我们今天的世界上,似乎特别的多。图为2007年德国西北部的Aasee湖中,一只黑天鹅在一艘天鹅型的踏板船旁穿行。(Getty Images)

   加拿大温哥华的一位记者李思缘女士最近在采访笔者时,问及对未来世界黑天鹅事件的看法,她给出了几种可能的境况,都非常的现实和准确,观察很深刻独到,提出的问题也很尖锐。李思缘认为,英国脱欧、法国尼斯恐袭,“黑天鹅”频频在金融市场掀起风浪,让投资者心有余悸。2016年第四季将会是“黑天鹅”出没的高峰期,金融界纷纷预测还有哪些“黑天鹅”将再次搅动市场,以防患于未然。她认为近期可能出现的、潜伏的“黑天鹅”,包括川普入主白宫、美联储12月加息、德银危机爆发和大规模恐袭。

   最近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警告说,南亚有“超级地震”的可能。他们发现了证据,证实一个超级地震正在孟加拉国的地底酝酿,而这是个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国家。因为从这个区域来的数据很少,地震学家们无法预测这个超级地震何时会发生,但说发生时很可能会在规模8.2到9级之间,一亿四千万人会受影响。这算是一个超级的黑天鹅。

   黑天鹅理论(Black swan theory)很有意思,是一种比喻、隐喻、或者暗喻,是描述一种突如其来的事件,会产生巨大的作用,但来得很突然,人们往往事后才明白过来,成为事后诸葛。这个名词之所以产生,跟西方古代的传说有关,人们认为天鹅的羽毛都是白色的,黑色的天鹅是不存在的。但后来黑天鹅真的在野外被发现后,这说法又有了新的诠释。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是黑天鹅理论的奠基人,对黑天鹅事件有这样的解释:“它是在历史上、科学中、金融世界和技术领域里,格外高调的、难以预料的及非常罕见的事件。其后续影响和后果都非常的大,但它发生的概率却不可计算。”

   在16世纪的伦敦,在当时西方的思想界,“黑天鹅”和“不可能”是等同的。大约三百年前,1697年,荷兰探险家伏莱明(Willem de Vlamingh)是第一个在澳大利亚西部看到黑天鹅的西方人。因此,“黑天鹅”等于“不可能”的定义逐渐变化,“黑天鹅”变成了形容一种难以想像、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事件、但最终又会被证实为可能发生,这样一种现象。

   塔勒布在他2007年的著作中,首先用黑天鹅来形容金融界的突发事件,但后来他把这个概念拓展了,用以描述科学上的新发现、历史性事件,和艺术的突破。塔勒布把互联网的产生、个人电脑、第一次世界大战、苏联解体和911恐怖袭击,都当作是黑天鹅事件。

   塔勒布定义的“黑天鹅”事件,有下列三个属性或要素:首先,它是一个例外,因为它位于人们预期的范围之外,没有任何过去的事例可以令人信服的指证它出现的可能。其次,它会产生巨大、极度的“影响”。第三,尽管它是一个例外,人的本性使我们还是会在事后做出事后诸葛之类的解释,使之看起来好像是可以解释、可以预测的。

   如果说,按塔勒布的定义和观察,苏联解体算是黑天鹅事件的话,那么,中共的解体,则肯定是又一次、甚至可以确定的说,是更大的、更重要的、更影响深远的黑天鹅事件。因为中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最后一个环节,中共是国际共运中人数最大的团体,并且中共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主要的共产主义政权,当这个邪恶、残暴、危害中国人民、危害全人类的暴力恐怖集团解体、消失的时候,其对中国的影响,对世界的影响,一定是史无前例的。这是一个地球级、全人类的“黑天鹅事件”!更有趣的是,这样一个黑天鹅事件,其实已经被有些人预言和预见了,并且,事件是在全人类的关注之下,一步步的走向现实,这就是“天灭中共”、“解体中共”的大事件。

   “天灭中共”或“中共解体”,完全符合塔勒布定义的“黑天鹅”事件的三要素:首先,“天灭中共”是一个例外,即使在中国,许多人都不相信它会发生;中共在历史上,躲过了许多灭顶之灾,但没有消失和灭亡,所以没有任何过去的事例可以令人信服的指证它出现的可能。

   再者,“天灭中共”会产生巨大的、极度的“影响”,会震惊中国、震惊世界。第三,尽管“天灭中共”是一个例外,但人们肯定会在后来做出事后诸葛之类的解释,使“天灭中共”看起来好像是可以解释、可以预测的。比方说,以后的政治学家们可能会指出,退党运动奠定了基础,中共在政治、经济、社会、道德、环境等全方位上,都呈现出了衰败和破灭的迹象……。

   黑天鹅理论的惊人意义在于,这些看起来罕见、影响大、发生后人们才会恍然大悟的事件,可能数量不多,但会解释我们世界上发生的几乎所有事情!这是黑天鹅令人惊奇和震撼的地方。如果我们看看塔勒布的其他黑天鹅事件的案例,如互联网的产生、个人电脑、第一次世界大战、苏联解体和911美国恐怖袭击,从宗教信仰到科技突破,再到历史发展,它们都对世界格局的变迁和人类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有趣的是,塔勒布在其著作的第二版中揭示,黑天鹅的出现,和观察者有关。比如,对一只火鸡和一个屠夫来说,令火鸡惊讶的黑天鹅事件,不是令屠夫吃惊的黑天鹅事件,所以,摆脱困境的办法就是,尽量避免成为火鸡!或者,找出你最脆弱和易受伤的部位,把黑天鹅变成白天鹅!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中国的退党运动和天灭中共事件,其实也是这样的,这是对中共赤龙、这个党的黑天鹅事件,却不是对中共党员、或全体中国百姓的黑天鹅事件。对中国人民来说,这恰恰是一件值得庆幸的白天鹅事件。◇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0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2016/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