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圣灵光照中国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美国是不是基督教国家?》(《海外校园》105)一文断定“美国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证是∶ 婚率高,婚前性行为,道德不好,宪法没规定基督教为国教等。我认为,这些都与“敌视基督教”无关。美国法律不允许歧视任何人,对他人(或其信仰)的敌视(hatred)会受到起诉。事实上,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宗教(包括基督教)的国家,而是一个世俗的民主国家。
   
   基督的国不属这世界
   
   文章说,“美国从头开始就不是完全以圣经真理治国的国家”。试问,古往今来,世上曾有过这样的国家吗?没有,在将来人类也不可能建成。这是基督信仰的基要真理。但我相信,美国建国是神赐给当时代人类的一个好礼物。就如旧约时代,神兴起先知但以理,在崇拜偶像的外邦王国作宰相,让王及世人知道∶他所信的“是丌神之神,丌王之主”(但2:47)。今天,神也藉着基督信仰对美国的影响,让丌国丌民感受到这信仰的力量。

   
   美国是政教分 的世俗国家,是由民选总统和议会,独立司法组成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国家,政府中没有宗教领袖的位置,没有法定的国教(或意识形态),没有官方教会,没有由纳税人供养的神职(或思想工作者)阶层,没有宗教裁判所(或宣传主管机腹)。信仰是每个公民的自由,与国家权力和信仰者的物质利益没有直接关系。
   
   美国独立战争不是宗教战争,其诉求是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美国宪法》开宗明义说,美国是“我们合众国人民”(WE, THEPEOPLE) 建立的,林肯总统说美国是在“上帝之下(UNDER GOD)”的“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THE PEOPLE, FOR THEPEOPLE)的国家。林肯不是基督徒,却为美国革命的另一诉求而战∶人的自由(解放黑奴)。有学者将他与华盛顿并称为“美国国父”。
   
   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在辩论宪法制度设计的时候,也有不同宗派的基督徒贡献智慧,甚至献出生命。信仰基督的那些美国先贤们在世上发挥了“盐和光”的作用。他们深知人的罪性,也知道自己的软弱和有限。他们憎恶君主制的霸道,也憎恶教皇制的专横,以非凡的胆识和宽容,参与开创了当时人类独一无二的制度。开国总统华盛顿(基督徒)放弃称王独裁的机会,确立总统两任制,清除了个人(无论持何信仰)独裁产生的土壤。
   
   坚持宪法应将基督教定为国教的主张,即贬低了基督信仰超越世间丌物的属灵本质,也将国家政权的权柄扩展到了人的信仰层面。耶稣没有教导门徒在世上建立以他名字命名的国家,却强调∶“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教会历史证明,靠国家机器维护的教会,并不会使社会有好风气,人民有好道德,反而会培育出与世俗贵族同样腐败的神职阶层,他们会败坏教会,败坏人心。教皇专权、教会腐败,正是马丁·路德发起宗教改革的动因(《95条论纲》1517年)。路德因此被教廷革除教籍,并受到当政者的通缉。
   
   政教合一非良好政体
   
   “政教合一”体制是一种宗教(或信仰)与政权合一,或是宗教领袖身兼政府首脑的国体。赞同基督教为国教的政教合一体制,就违背了耶稣“┅┅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的教导。藉助国家机器维护一种宗教(或主义)的国家,难免不会发生思想迫害(如中国文化大革命),或宗教(种族)迫害(如希特勒政权对犹太人的灭绝)。在新约时代,使徒保罗也不看好“政教合一”的犹太教体制。他传道时被犹太人捉拿,大祭司要以犹太律法处死他。保罗说自己是罗马公民,只能受罗马帝国法律的审判,拒绝去 城耶路撒冷受审,(参《使徒行传》25章)远去罗马坐牢,在狱中写下多封致各教会的书信,成为基督信仰的经典。
   
   目前,以国家机器维护一种信仰的“政教合一”体制,我认为主要有两类∶以《可兰经》治国的国家(如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还有共产党执政的“党政合一”体制(一党独掌军、政、司法及意识形态)。已有不少伊斯兰国家选择了政教分 的世俗国家体制——共和民主制,如土耳其。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的先驱苏联,及其东欧卫星国的“党政合一”体制已经解体,党政合一制度在欧洲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发源地已不复存在。20世纪,希特勒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的战败灭亡,和斯大林主义专制体制在欧洲的腐败崩溃,都让我们看见了正义的力量。
   
   “政教合一”不是好的政体,以基督为名的政教合一体制也如此。 经中没有“基督教国家”的概念。人们谈论的基督教国家大多指具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当今基督教至少包括∶基督教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我想,如果美国宪法规定基督教为国教,各基督教派定会为“谁是正统”而争论不休,诉诸暴力也未可知。
   
   旧约时代,以色列民求先知撒母耳立王治理他们(参《撒母耳记上》8章),建立了君王治理的以色列国,算是政教合一的。神却在体制外,兴起先知,责罚君王和祭司。以色列没有因为有了政教合一的国家,而避免分裂灭亡的命运。我认为,旧约的这些记载,预示了人类社会走向世俗化的必然性。
   
   历史上,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主后347-395)在380年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但这并没有使帝国长治久安。他死后,国家分裂,战乱不断,最终灭亡。
   
   在当代,罗马教廷治下的梵蒂冈也许是符合作者的“基督教国家”标准,但在治理方面却并不比世俗国家更加公义。比如,当发生教廷任命的神职人员,对孩童性侵犯的丑闻时,教廷对他们的袒护,超过了那些看重自己信誉的世俗公司。尽管,教宗对此表示了歉意。
   
   美国制度与基督教
   
   美国的制度不是最好的,却是现今世上最不坏的,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如此。只要存客观公正之心,不偏左右,就不难看到∶在这弯曲悖谬的世界(包括美国),美国的制度与社会,不仅对基督徒及教会没有敌意,反而处处可见基督信仰的积极影响,尽管由于教会自身的问题,这种影响力还远不够强大,但将美国(政府或社会)列入世上“对基督教最友善的国家”,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确立国教,禁止国家机器以法律为名,剥夺人被造时就拥有的信仰和表达(言论、集会、结社)自由。很多学者(包括基督徒)对此的评价是∶这是美国宪法的最伟大之处,是保障每个公民免于遭受曾在欧洲盛行的官方教会,迫害“异端”基督徒(如清
   教徒和重洗派)的利剑,保障了每个公民(包括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从宪法层面根除了宗教迫害的可能性,杜绝了宗教争战和信仰围剿(思想整肃)。
   
   基督徒应该对世间一切特权嗤之以鼻,当然也不该寻求宪法特权。在宪法保障下,美国各宗派基督徒都有平等建立教会、开办神学院、举办布道会的自由,对教会的奉献可以减税,牧师的收入有特别的税务优惠,教会资产受到法律保护。
   
   美国一直是受迫害者的避难所。在18世纪就接纳了在欧洲被官方教会判定为异端,遭受迫害的重洗派及门诺派基督徒,使他们得以建立“阿米什(Amish)小区”,至今,仍坚持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和敬拜礼仪,不用电器、不开汽车,以传统农耕为业,拒绝“现代及后现代性”。在他们的坚持下,美国法律允许他们免交某些国税,免除当兵义务,他们的孩子可以不接受世俗的义务教育,公共交通系统为他们驾马车出行提供方便。目前在全球,只有美国和加拿大存在阿米什人基督徒社群,并且他们的人口在不断增加。
   
   美国1980年通过了《难民法》,到2010年,庇护了约50丌人,安置了200多丌各国难民(联合国电台)。在这些受庇护者中,也有很多华人(包括基督徒),有不少在美国修读了神学,成为牧师或传道人,有的还在美国军队中担任随军牧师。美国仍是全球受迫害者(包括基督徒)的避难所,是众多福音机腹(包括华人)的宣教大本营。
   
   基督教在美国的影响
   
   《美国是不是基督教国家?》一文中断定,在美国,“19世纪,基督教失去主流地位。及至20世纪中叶,美国主流的文化已经不是正统的基督教信仰了”。作者怀念19世纪美国农场美好时光的同时,却无视那时也有电影《汤姆叔叔的小屋》所描写的黑奴,和西部片中警匪勾结,草菅人命的乱象。1882年美国还制定了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直至20世纪中叶民权运动兴起才废除。在19世纪,作为美国社会主流的基督教,是不是也应该对种族歧视承担责任?
   
   马丁·路德·金领导的美国民权运动发端于,1955年一位黑人女子在公交车上受到的种族歧视。若不是基督信仰引领,民众(包括白人及基督徒)支持,一个黑人牧师怎厶可能在黑人仅占人口10%的美国,为他的“梦想”发动全国抗议,从而改变了百多年的种族歧视“传统”?
   
   文章将现在美国社会的文化取向,定位为“现代+后现代”。文章批判美国现状时引述说∶“宇宙没有绝对真理和准则、伦理没有是非、历史没有事实,基督信仰是古老神话”。
   
   在我看来,这是背 神的人类文化的普遍现象,而不是当代美国社会的特有问题,而这甚至更像是在描述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物欲横流的实用主义、社会缺乏诚信公德、官方掩盖歪曲历史真相、主流意识形态敌视普世价值。
   
   然而,在全球世俗化、多元化、信息化的趋势下,仍不乏神的祝福∶网络为查考各种版本和文字的 经及解经参考,提供了快捷便利的工具;四通八达的交通使传福音更及时广泛;新技术使政府封锁信息更加困难┅┅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在羊皮纸上抄写 经的敬虔,步行或骑毛驴传福音的历练。正如历代基督徒一样,我们既遭遇雨雪风暴,也享受明媚阳光,问题是我们选择信靠什厶∶是耶稣基督?还是国家机器?
   
   文中,作者曾断言∶“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充满着灵命的追求,可是同时敌视传统的 经信仰。”没有提供证,就将美国人(3/4为基督徒)都“代表”成了基督教的敌视者。作者例举的神学家观点既没有上下文,也缺乏背景和针对性。我在美国的神学院、教会及电视台转播的讲道中,从未听过有牧师讲道说, 经不是绝对真理,只是神话。有学者认为,与欧洲社会的世俗化相比,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基督教影响力最大的发达国家。
   
   何为敌视基督教的国家
   
   文章认定美国敌视基督教的一个例证说,“美国和古巴一样,禁止 经在公立学校里使用”。对此请读读耶稣的话∶“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马太福音》7∶12)美国是移民国家,每年都有大量不同信仰的人定居。如果他们都要求在公立学校使用他们的宗教经典,学校岂不成了∶佛教寺院、道教祭坛、回教清真寺?这当然不是作者所乐见的。
   
   文章还说,美国“今天,在工作场所作见证,摆放 经,甚至提出反对同性恋,都可能被视为政治上不正确。”我在美国公司十几年的工作经历,没有老板敢要求雇员“政治正确”,因为有可能被以歧视罪名投诉。我在银行里取钱,还曾遇到有黑人女职员向我介绍中国传道人倪柝声(1903-1972,因信基督被监禁,死在中国监狱),我也见过有韩国人在地铁车箱向旅客宣读英文 经,并没有人阻止他。文章举例说“今天美国福音派教会里的青少年中,91%不相信宇宙有绝对的真理”,这完全是教会自身的问题,但作者特别注明∶“中国大陆大城市里的青少年也是如此”,却有混淆二者本质差异之嫌。真相如何,只要到任何一间中国的中小学,去调查学生对耶稣的了解,再对比美国同类学生的回答,就一目了然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