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匣子说话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说到底,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自始至终整个儿地就是一个与新沙皇苏共匪帮头子里应外合,踵武苏俄,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卖国求荣,卖身投靠,篡权窃国,丧权辱国,祸国殃民而配合默契之集“共产国际”红色间谍与中华民族红色内奸于一身的“特务组织”,且其中最得力、最关键、最核心的“特务头子”则非东魔毛泽东莫属也。而周恩来乃死心塌地充当毛魔的下手,参与了毛魔数十年暴力反革命的全过程,对毛魔的反革命罪行知道的太多太多,并且其中很多罪恶勾当都是谋于毛而成于周,在毛周之间几乎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者知。毛为了自保则必须让周死在自己前面才行的,以至于明知周得了癌症却偏不准许周治疗,就等周快点死——早点灭口。所以周最后也只能抱憾而终,忧郁而亡,且生命垂危时才悟出“纸包不住火”的道理,害怕仇家报复焚尸扬灰祸延妻室,乃吞咽其数十年来的违心之论,吐露其临终时的肺腑之言,给邓颖超写下了不留骨灰不建墓碑远离中南海的椎心泣血的遗嘱:“小超,我快走了,快了。我走後,一不要過問政治;二不要留在中南海;三不要留在北京。回老家養病、休息。記住,記住了,我也可放下些心。”但周的罪恶表演也确实蒙骗了不少人,影响极坏,流毒极广,罪恶极大,是仅次于毛魔的一个大魔头。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周奴才便没有毛魔王毛始帝,犹如当年德国没有博尔曼就没有希特勒。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薛钰博客


   
    看了《周恩来与党的隐蔽战线——试谈民主革命时期周恩来对我党情报保卫工作的贡献》,感到周恩来这个人太厉害了!尽管周对毛泽东俯首称臣,但毛至死都在防着他。
   
    周恩来这个人太厉害了!
   
    那么,周恩来在毛泽东周围跑前跑后像个大当差的,毛怎么还不放心呢?毛太了解周恩来了。以周的能力,他越像个大当差的也就越可怕。毛那么了解中国历史,《资治通鉴》看了17遍,是在里面找马克思主义吗?
   
    周恩来别的能力不说了,这回着重谈谈他作为中共特殊工作的创始人和领导人的厉害。
   
    从前,一说起特务,中国老百姓的脑子里会立刻军统、立刻戴笠。其实,国民党军统和周恩来的特务系统比起来,太小菜了。戴笠也很厉害,但根本不是周恩来的对手。戴笠是抓是杀,周恩来是笑是和你碰杯。当然,这也和当时国共两党所处的地位不同。1949年后,闻一多、李公朴如那么反对共产党,不杀你吗?不同的是不必暗杀,第一拨“镇反”你就得没了。
   
    戴笠不仅不是周恩来的对手,连特务这个词都是中共发明的。
   
    “1927年5月间,时任中央军事部长的周恩来在武汉倡议并主持成立了特务工作处(科),隶属于中央军事部,以情报保卫工作为重点。它标志着党最早的情报保卫专业机构开始萌芽。建国后,周恩来在回忆这段历史时曾说:‘特务’这个名词的发明权是属于我们的,当年想不出适当的名词称呼这一部分工作,就叫作‘特别事务科’”(1950年周恩来在全国第一次情报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1927年11月,在周恩来的筹划领导下,党的政治保卫机构中央特科正式成立。在11月14日的中央常委会上,规定特科由组织局(周恩来任代理主任)直接领导。为加强对特科工作的领导,1928年11月14日,中央常委会又专门成立了由周恩来直接主持的决策机关—中央特务委员会。”
   
    共产党成立中央特务委员会干什么?专门对付国民党。这一点和国民党的军统不一样。军统既要对付共产党,对付日本人,又要对付不听话的老百姓。共产党则可以一门心思对付国民党,你越乱共产党越高兴。爱国?爱什么国?国民党蒋介石的国能爱吗?
   
    便有了“1933年至1934年连续7次在公开场合惩治国民党特务,3次制裁内奸。”
   
    便有了“龙潭三杰”的钱壮飞、李克农、胡底。
   
    7次在公开场合惩治了哪些国民党特务,3次制裁了哪些内奸?薛钰没说。为什么没说?是手段太残忍吗?中共自己内部肃反,手段那么残忍都公开披露了,惩治国民党特务制裁内奸不能说吗?但薛钰没说。
   
    其实,薛钰不说有人说。红色特科灭顾顺章一家的事儿,还新鲜吗?曾经有恩于周恩来的一个人仅仅在现场不也一块儿了吗?
   
    那么,文质彬彬的周恩来天生特务材料吗?他跟谁学的这套功夫?在前苏联的布尔甚维克那儿学来的。
   
    “周恩来多次回忆过1928年他赴苏参加党的六大时,曾为建立中共情工战线‘取经’,苏共中央同志向他介绍了‘契卡’的三项任务和一条原则,即打入敌人内部搜集情报、筹款、制裁叛徒。”(访问罗青长谈话记录,1997年6月26日。)
   
    这段描述请注意两个字:筹款。筹款还用特务手段?而且还是布尔甚维克“契卡”的三项主要任务之一。这可是“正史”说出来的。
   
    师傅领进门,学成啥样就要看徒弟的天赋了。
   
    被称作“小诸葛”的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是中共特务。谁派去的?周恩来。而且后来又派去一个刘仲容。
   
    白崇禧还“小诸葛”,身边围围俩特务他都不知道!
   
    李宗仁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的中校参谋杨德华是中共特务。谁派去的?周恩来。
   
    “1938年杨利用到汉口参加战区代表会等机会,几乎每月一次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向周恩来等人汇报第五战区所指挥的50万地方军概况,每隔两三月送一次战区作战计划。”
   
    这还有个好吗?没个好了!
   
    中共特务沈安娜现在很多人知道了。这个女人专门负责国民党中央全会、中央常务委员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及军政会议速记,曾记录过蒋介石、何应钦、白崇禧、陈诚及国民党军统、中统特务机构的报告……
   
    你说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机要速记是特务,这国民党还有个好吗?怪不得后来毛泽东开会讲话一律不让记。(但政治局批判周恩来除外)
   
    沈安娜谁派去的?也是周恩来。
   
    “全国解放战争时期,周恩来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同时兼任中央城市工作部部长,并领导中央社会部(中央情报部)。”这一时期“国民党军用电台呼号被掌握,密码被破译,连蒋介石的电话也能听到……”
   
    呜呼!蒋介石的电话都让人监听了,这国民党还有个好吗?
   
    中共打败国民党后,常向人民讲毛泽东如何,讲的是神乎其神,好像毛泽东的头上有如来佛罩着。其实没有周恩来的情报,转战陕北那会儿,就不知咋样了。你身边别说跟着一个江青,你跟十个也够戗!
   
    “蒋介石密电胡闪击延安的时间、作战意图、进攻路线、兵力部署等,这边事先全知道了。……正如周恩来所说:‘西北战场每天都有得用的情报’,‘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看到了。’”(熊向晖:《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95、99页。)
   
    发展特务组织运用特务手段,周恩来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这些老百姓很少知道。
   
    “周恩来曾说过:党不能为情报保卫部门到处宣扬,这是一个长期埋头的艰苦工作……将来革命成功了,党史上要写上去。”
   
    然而,革命成功了,党史上写这些事儿吗?不仅不写,1949年后不久,大批前地下党员被查被抓,(南京地下党、浙江地下党尤甚)尤其是打入国民党内部的。又不久,就收拾了潘汉年和杨帆。
   
    曾经的大功臣,即使有什么错也不能这么对待呀!不这么对待怎么对待?狡兔死,走狗烹。何况这是些狡兔一样的聪明狗!夺天下时用你,坐天下需要陈永贵一样的人了。
   
    至于周恩来,临死前为什么拚命大喊不是投降派?其实,毛泽东不知他不是什么投降派吗?
   (2016/10/11 发表)
(2016/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