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文集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作者: 郭知熠
   
   
   我们再来看宋朝。 宋朝结束了五国十代群雄争霸的局面, 建立了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但我们必须看到,在五国十代时期, 皇朝就如同走马灯一样变换,篡位者比比皆是。 甚至宋朝就是通过篡位而得来的,而宋所篡的后周也是通过篡位而得来的。
   
   后周篡后汉, 北宋又篡后周,难道这就是报应?非也!这些篡位之所以能够成功完全是因为郡县制的原因。它们为我们又提供了郡县制下江山容易丢失的例子。太容易丢了, 为什么没有人懂得这一点??
   
   宋太祖赵匡胤是通过著名的“陈桥兵变”而达到篡位的目的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赵匡胤篡位真是太容易了,几乎没有什么阻力。非常有意思的是, 赵匡胤篡位没有受到历史的任何责备, 没有人责备他。郭知熠先生在评论曹操的时候,曾经附带地讨论过赵匡胤,曾经为赵匡胤没有被历史责备找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理由。 这个理由就是,中国的历史学家们有明显的“趋炎附势”的嫌疑: 赵匡胤的江山坐稳了, 历史学家们就不愿意把篡位的坏名声给他了。唐李世民是又一个例子,但李世民是篡他自家的江山,与赵匡胤相比,似乎更有些情有可原。
   
   记得我在读大学的时候,读过一个关于赵匡胤的故事:千里送京娘。说赵匡胤在年轻的时候救下一个美丽的女子,送她回家走了千里的路程,而坐怀不乱的故事。这个故事不管真假,它都把赵匡胤因篡位而留下的道德污点擦拭的干干净净。
   
   其实,郭知熠非常为周世宗柴荣感到可惜。柴荣是一个很有野心的皇帝,一心一意地扩充后周的江山。他自己打江山累死掉了,可是,他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却在死后仅仅半年左右的时间被赵匡胤所篡。如果他在地下有知,真不知道该怎么想?
   
   赵匡胤总结后周灭亡的经验教训,在当上皇帝后,为了防止别人效法他也来一个“陈桥兵变”,在一次酒宴中,赵匡胤除去了那些高级禁军将领的兵权,让他们解甲归田,并给予他们丰厚的待遇,甚至与他们结亲。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杯酒释兵权”。“杯酒释兵权”后,赵匡胤乘机将军权完全收归到自己手中来。
   
   同时,宋朝非常重文轻武。这主要在于赵匡胤认为文官不可能象武官那样篡夺宋朝的江山。 但这种重文轻武的基本国策却使得宋朝在军事上一蹶不振,常常无法阻止外敌的进攻。 从头至尾, 宋朝都一直受着外族的威胁。首先是辽, 后来是金,最后南宋被蒙古所灭。
   
   我们再来看宋朝江山统治的制衡方略。 其实,因为前朝的经验教训,宋在制衡上是比较成功的。 宋朝采取三司、宰执、枢密院三权分离的制衡举措以防止任何人大权独揽。宰执处理政务,三司负责财务,而枢密院负责军事。 但枢密院却只有调动军队的权力,却没有指挥军队的权力。在军队中也是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兵无常帅,帅无常兵。将领虽有指挥军队的权力,但不得直接调动军队。
   
   三权互相独立,都只对皇帝负责。这样,皇帝就大权独揽,任何臣子都很难篡夺皇帝的位子。不过,在这种体制下,皇帝劳累在所难免。
   
   因此,权臣无法篡位,大将也无法篡位。赵匡胤的举措避免了五代十国时期江山不断被权臣所篡的命运。
   
   凭心而论, 赵匡胤为了保证大宋江山的千秋万代,还是作了许多努力的。这些体制上的改革明显地避免了以往朝代的一个重要的弊端, 使得权臣再无法篡夺宋朝江山。但因为不是分封制, 而仅仅是在郡县制下面所做的改革, 这种改革还是无法避免郡县制下的其它弊端。
   
   第一是太后或者皇后专权。 我们假设,宋朝又出了一个武则天。 她能不能被体制所制约呢?我觉得不能。 这个体制只能防止权臣篡位,却不能防止太后或者皇后控权,特别是皇帝还很小的时候。 但终其宋朝,我们也没有武则天式的篡位。那么,我们只能说宋朝很幸运,它没有碰到武则天式的人物。
   
   第二是农民起义。其实,宋朝的农民起义应该是很少的,因为它一直有外患的威胁。郭知熠认为,如果一个国家有外患的威胁,那么,本国的人民却会相对来说团结得更紧密。所以,内部的起义往往会少。当然,这只是一般的情形,也会有例外发生。
   
   因为外患的原因,所以,农民起义没有对宋朝构成真正的威胁,特别是宋朝南迁之后,大量的国土落入在别人之手,这个时候收复国土成了全民当务之急。外敌当前,内部团结。这应该算是一条定律吧。
   第三是外患。 因为宋朝重文轻武, 所以,它一直无法摆脱外患的威胁。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这样的军队因为不能上下同心,因而没有什么战斗力。宋朝一直在屈辱的环境中,在赔款的条约中苟延残喘。
   但如果是分封制, 这种情形会大大地改观。
   
   也许有人认为,在分封制下,分封国小,不是更容易被灭亡吗? 其实,不是这样的。军队的战斗力不是完全依靠人数的多寡来决定的,因而一个国家的强弱也不是依靠国家的大小而决定的。
   
   在分封制下,因为没有必要顾忌权臣篡位,因而就没有全国上下的重文轻武。军队的战斗力就会得到加强。 分封国君会积极备战,全国也自然会伸出援手, 这样的情形下,外患往往会被消灭。
   
   如果你不这样认为,请看金国的崛起。 金国是一个小国, 可它竟然能够灭辽。 而宋朝是一个大国,可是,宋的军队却在辽军面前几乎是每战必败。
   
   金国灭辽后,又攻破宋的首都,将徽钦二帝以及宗室全部掳走。这就是“靖康之耻”。只因为康王赵构侥幸逃脱,宋朝才没有被灭。
   
   可是,赵构所建立的南宋小朝廷所占的地盘明显地比北宋小, 但金国却无法灭掉它。 甚至岳飞自己招募的岳家军都能将天下无敌的金兵打得闻风丧胆。可见,国家的大小完全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将帅的指挥以及士兵的士气是决定战争胜负最主要的原因。
   
   我们总结一下,宋朝虽然做了一些改革,但这些改革都只是在郡县制下的改革。它虽然能够防止权臣篡位,但它又创造出了其它的问题。特别是将帅与士兵离心,军队毫无战斗力。这个原因使得宋朝一直生活在外患的阴影下,一直生活在屈辱的阴影下,以至于最后亡国。
   
   
   (未完待续)
   
   
   写于2016年10月23日
(2016/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