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郑平:请民运人士关注高智晟的呐喊 ]
九剑博客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邢仁涛:习近平清算江泽民政变之必然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石涛评述】习赶尽杀绝?权斗迈向零和游戏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平:请民运人士关注高智晟的呐喊

我本是想再看一遍高智晟律师的新书《二0一七,起来中国》,再来写篇书评。但是当看到耿和女士的文章《我的不吐不快》时,我改变了主意,决定立刻动笔。其原因,正在于文章中的一段话:〝女儿最近在纽约给我发来一段文字,其中几句是:‘妈妈,爸爸的书无论如何算得上是中国改变阵营中的大事件,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海外民运人士是集体的死尸般的镇静,他们究竟怎么啦?’孩子已看穿了的问题,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给孩子回复了一串惊叹号。〞
   
   
   
   女儿质疑民运人士不理睬

   
   我自知人微言轻,写出此文来,大概也起不了什么波澜。但是,人微言轻如我,也会用这篇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声援对高律师与耿女士的支持。因为我明白,良知的声音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无; 道义的相助不在于强弱,而在于有无。面对陷入困厄中的人不伸出援手,还能算人吗?用死尸般的镇静糊弄过去,我等活人是做不到,也做不出来的,这等冷血的镇静还是留待于这群还在世上苟且的死尸,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用死尸般的镇静回避问题,就是用行尸般的丑态制造问题,断然是已无一点活人的热血与温情。
   
   当我把耿和女士的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时,有人让我分析一下文章中这些政治僵尸的心理,为什么会一直想方设法阻挠高智晟律师文章的传播,为什么会有一群人专门压制、排挤、孤立那些舍命反抗暴政的英雄?在我看来情况可能两种:一是拉帮结派、山头林立,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的烂毛病,圈内人的争权夺利,手段卑鄙下​​作;二是有可能是派出去潜伏的特务。对于第一点,这些人当得起高律师的评论〝多属病者、无能药治〞。他们虽然打着民主的旗帜,干的却是反民主的勾当,完全远离甚至背离民主政治的原则。这群人渣居然还能大行其道,一手遮天,在海内外的民运圈子里有着极大的市场。如此也可看出海内外民运圈子的龙蛇混杂、良莠不齐及是非不辨到什么荒唐的程度!怪不得许多人抽身远离,宁可独来独往,也不相与之谋。事实上,民主中国至今之遥遥无期,这群人渣要负很大的责任,他们心胸狭隘得可怜,眼界浅薄得可笑,身上的烂毛病实在太多,而且极可能属于人格有缺陷之辈,非但完全肩负不起建立民主中国的重任,而且还起了不少负面甚至是破坏作用——须知自己都是亟待拯救的病人,又如何能拯救得了他人呢?更何况极多还是无可救药之徒,早已在穷途末路上堕落得不堪入目。
   
   
   岂能当内奸
   
   然而问题还不是这样简单——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复杂,这群政治丧尸中,极有可能很多人是中共派出去的特务或是早已被中共收买的内奸。其情况,恰好可以引用高智晟律师的新书《二0一七,起来中国》中的一段来说明。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现北京司法局局长):〝哎,老高,跟你沟通是不困难的,人很直,脑瓜儿也不怎么笨。别斗了,没有前途的。换身份,只须换个身份,而且是秘密地换个身份,换了身份后两条路:一条是留在国内,你继续做你的英雄,继续嚷嚷下去,骂共产党,继续待在原来的圈子里,我的人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触;我们给你建立一个账号,设国内还是国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够的钱用。另一条是改变了身份到国外,我们以强制扭送出境的名义把你送到泰国,然后你肯定有办法到美国;在外边给你设个账号,我们会定期把钱打入你的账户,可以具体确定个数字,对于解决你的问题代价,上面是有个授权范围的。每月小几十万美元的槓槓我这就能答应,太狮子大张口的标准我只能向上争取,但钱不是个问题,因为你是个大家伙,值得花大价钱,我会定期派人跟你接触。老高,活得现实一点,现在很多人都在给我们干,我是说在国外。今天就咱俩,改变身份的事就咱俩知道,连我的娘老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体过程我是外行,这方面的负责人我也带来了。老高,这次我可没有给你留后路,而且我可以给你说明了,我连自己的后路也没有留下,我是给上面大领导打了保票的。〞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这段谈话会被洩露出来。然而,即使没有洩露,中共收买线人的情况已是早有报道,而且就算没有报道也不难猜到,这毕竟不是什么新玩意儿,而是中共的统战老把戏:以斗争为根本,团结为手段,通吃为目的。于泓源的谈话无非是再次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一、国内外很多人在给他们干;二、在给他们干的是被收买的线人,秘密地换了身份;三、在中共这边领钱支饷;四、可以继续做英雄,继续骂共产党。只是,除了在另一次谈话中确切提到的余杰之外,到底还有多少人、还有哪些人是被他们收买的奸细,还暂时是个谜,这可能要等到未来档案曝光后,才得以知晓。但是一想到中共的机密档案销毁机制及线人保护—灭口机制,除有神助,情况也不容乐观。
   
   问题答毕,言归正传,谈高智晟律师的这本新书《二0一七,起来中国》。很多人常说,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但我以为高律师这本书的出版,打破了这个状况。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从苦难的角度而言,虽然中俄两国都是被共产党统治过和正在被统治的国家,但以中共之残忍、变态、狠毒再加上与几千年专制文化中的糟粕相结合,可以说是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恶之大成,孕育出的恐怖统治是连以残暴而臭名昭着的俄罗斯都相形见绌。就拿酷刑来说吧,高智晟律师所遭遇到的四次酷刑折磨,其披露出来的一些细节,一般人不要说亲身经历,就是光把过程看下来,恐怕都相当于一轮酷刑折磨,如何不震撼人心呢?何况还有很多惨不忍睹的事情,高律师自言还没说。
   
   而且,就算舍去酷刑不谈,光是被武警部队关押在北京某黑监狱地下室的二十一个月,及新疆沙雅监狱里一口气长达三年的禁闭(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规定最长为十五天禁闭),也足以见中共这黑得深不见底的统治了。这种对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精心设计的精神与肉体摧残,在高律师这本书中集中展现出来,会一次又一次地以核弹爆炸的能量狂轰着一个正常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我之所以极力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其一大原因正是因为读完此书,你会对中共的邪恶、变态、荒唐、残忍及腐朽与堕落有着完全崭新的认识,哪怕事先你认为了解共产党足够,也会让你耳目一新,目瞪口呆,你简直难以想像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可以被糟蹋到这个地步,人性可以被扭曲到这个状态,人心败坏到这个程度!这对于所有对共产党还抱有幻想的糊涂虫,毫无疑问是悬崖勒马的当头棒喝,足可以迷途知返,弃暗投明。
   
   读者倘若觉得我言过其实,读完此书便知我所说真假。我在这里不想引用大量折磨人、摧残人、侮辱人的各类细节—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些细节并非生活当中个人的偶然举动,而是中共精心设计、专门实施并在屡试不爽后向全国大面积推广的变态举措,比如原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设计的监管方式,其在作茧自缚后自己屡屡感叹不已:〝想不到我发明的这一套被全国推广的监管方式会用到我自己身上。〞
   
   仅以高智晟律师屡经折磨后的一句经验之谈,〝我常当面说他们只有技术方面的苦恼而无伦理方面的负担〞,你就可知他们在折磨人方面的丧心病狂足以让你思考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要反人性反人类到何种程度,才能肆无忌惮得干出这等天理不容的暴行。如果再把这血淋淋的现实同小粉红的爱国叫嚣联系在一起而不感到荒唐无知兼无耻,那么你绝对是合格且优秀的共产党员。
   
   但是,平心而论,光有苦难也是不够的。毕竟在中国大陆,受过酷刑的人实在太多,高智晟律师所受到的酷刑兼折磨,虽然震撼人心,但并非绝无仅有,相反,在中共统治下的挂牌监狱、没挂牌的黑监狱、学习班、看守所、法治培训中心、精神病院,可以说比比皆是。类似的遭遇或更惨的迫害,在网上已有相当多的资料,读来字字是血处处是泪。之所以言及于此,是因为高智晟律师这本书感人之外并非仅是苦难,而且还有字里行间自然流露出来的悲悯,且还是自身处于苦难当中的悲天悯人的情怀。这种悲悯不是做作的、强为的、故意的,而是发乎于内心、涌动于真情,所以哪怕是纸上文字,读来都会有深深的共鸣。这种读者与作者的心灵沟通,颇有些类似高智晟律师在书中所提到一位四川资阳士兵的故事:在被武警关押看守期间,这位士兵〝原本本身是在外面执勤,但他总是有一种奇妙的心理活动,感觉到在这地下室里关着一个好人,一个应该去帮助的人,后来他就请求进来站哨(里面都不愿进来,空气太污浊)结果,后来在他身上发生了些奇迹〞……
   
   
   感动看守士兵
   
   这位士兵与高智晟律师之间的相识可谓玄妙,用天意来说也不过分。之所以能发生这么奇妙的事情,我想与高智晟律师身上的悲悯与这位士兵身上的善根是分不开的,两者缺一不可,相互为条件而进行沟通。这种沟通其实本质上与读者与作者的交流相同,只是形式不一而已,只要恻隐之心稍存的读者,我想也不难在高智晟律师这本书中感受到他的悲悯。这种悲悯不仅流露在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同时也流露在那些折磨人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何尝也不是受害者?高智晟律师这种不计个人得失,并一再给予对手以挽救的悲悯—甚至是直接对他进行折磨、酷刑、残害的人,确实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心胸非凡,并发人深省。因为恨是容易的,悲悯是困难的。仇恨可以说是人的本能性反应,但悲悯却需要克服自己的缺陷,还要用爱去对待你的仇敌。
   
   作为一个人,在别人已不把你当人看的情况下,你却依然对他以人视之,以悲悯的情怀待之。这非阿Q精神,而是大智大勇的体现,是人如何存在、为何存在以及何以存在的问题。我想正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在逆境、危境甚至绝境中找到了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才可以在神的护佑之下度过难关,挺过酷刑,闯过荆棘遍布的危境。这并非猜测,而是在他的书里文字有证,比如这一段:〝张雪和他的师傅于泓源仇恨我,这有他们这十年来一以贯之对付我的冷血手段为证。但我迄今还没有恨过他们,他们无底线的自私、他们自身的局限以及专制特权思想的长期浸淫,终于促成了他们今天行为的扭曲,我更多的是可怜他们,我常庆幸自己没有成了他们。实际上,他也是这个制度的具体悲剧之一,是这个制度普遍的物产,各自充当着这个黑暗政权的具体的不名誉角色,丧失人类独有的许多美好—内心的平和宁静、道德自豪感、良知和爱。〞
   
   又比如在新疆沙雅监狱里的这一段:〝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我绝不仇恨他们,却也谈不上怜悯,只是可怜他们,确实是常替他们哀伤,觉得这是怎样的一种不名誉的角色,成了这种角色是怎样的一种不幸啊! 在今日中国,罪行和可恶的是邪恶专制权力,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即便是他们中间的个别人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还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悲悯对于读者是有福的,因为对于缺少爱与同情的国人来说,这种悲悯本身就具有着极大的教育意义,示范着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该如何自处。而且这种悲悯对于作者本身,也是有福的,这有利于他从苦难中超脱出来,不再被仇恨所绑架,陷入利益纠缠的窠臼,能从更高的高度去审视人类社会的问题、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悲剧,洞察同胞身上的各种苦难,通观制度为恶的根本原因,并思考各种符合正义的解决之道。这种不再局限于自身的视野,关怀大众的情怀,对于众生苦难的同情,使他生命的质有飞跃性的提升,并使得他的智慧如泉涌,行为可楷模,用通俗的话来说,是人生有了新的高度与深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