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肝肠寸断”]
九剑博客
·【特稿】记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
·川人:退出共产党是帮助中国人不搞政治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一:政治迫害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二:宗教迫害
·周晓辉:中共之邪恶远超进行人体实验的IS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三:箝制言论自由
·王友群:《共产党宣言》是共产党〝杀人〞的总宣言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四:人权灾难
·六四是中共无法摆脱的梦魇 美加解密文件揭内幕
·世界亿万人与一本东方奇书的相遇(1)
·世界亿万人与一本东方奇书的相遇(2)
·王友群: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七:警察治国
·石铭:〝610〞的厄运正在到来
·王友群:致湖北省潜江市法官双世权的一封公开信
·【视频】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禁闻】法轮功书籍出版 在大陆合理合法
·【禁闻】胡平: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失败
·平原:“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被废”背后隐藏的历史选择
·大陆气功首次进入全运会 官方信号不寻常
·从法律角度论证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非法
·迫害法轮功18年 全球241万人举报江泽民
·金言:以善制恶-法轮功开创了哪些人间奇迹
·《追查国际》发布第十批追查名单
·华府国会山前大型集会 声援2.7亿人退出中共
·组图:法轮功720反迫害美国首都大游行
·李靖宇:十八年 法轮功成就道德丰碑
·浅谈无神论
·王友群: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
·大陆法轮功学员:中共的公务员们快看看吧
·三退人数破2.8亿 民众:做承传传统的人
·勇明:清算就在眼前
·被胁迫作恶同样是故意犯罪
·川人:美国务卿称法轮功受迫害 守护正义有内政?
·自由之家:中共镇压法轮功失败
·大救星到底救了谁? 中国人务必一看!
·【百年红祸】真实马克思 弃上帝 信撒旦
·林辉:唐山和汶川大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
·浩然:浅谈解体共产党与打倒共产党的区别
·川人:神传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
·【禁闻】川普联大演讲:共产主义带来苦难
·《蚕食美国》揭共产阴谋 关乎人类文明存续
·科学家惊人发现:善恶有报是真正的科学
·川人:〝活摘〞黑幕被掀开 参与者将被中共逐一灭口
·追查报告举证中共 “天安门自焚” 伪案
·川人:永远跟党走,去“活摘”全人类?
·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官方为何急辟谣?
·法轮功人权律师向美政府递被告中共官员名单
·唐铭:共产主义渗透美国 正邪大战惊心动魄
·追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迫害法轮功的公告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新调查报告
·“1400例”中共造假大曝光
·中共抹黑李洪志先生“敛财”真相
·【法轮功真相系列】为什么要反迫害?
·组图:法轮功弘扬全球25年 真善忍福泽各族裔
·金剑平:中国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
·胡锦涛夫妇一段秘闻 ,揭穿江泽民欺世大谎
·中共高官青睐器官移植专家与产品的背后
·〝十月革命〞百年 祸延中国 冤血八千万
·美卫生年会曝中共活摘器官最新发现(视频)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与去共化浪潮
·【社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引言
·【九评13周年】中共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揭秘蒋介石炸黄河大堤致〝89万〞人死亡真相
·两亿九千万民众抛弃中共 中共末日来临
·【特稿】感恩——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幼儿园因何成炼狱 大纪元新书破解迷题
·陆内部人士揭幼教黑幕:嫖客产业链早已存在(视频)
·红黄蓝园长背景深 业内:施暴者都是一手遮天的人 应该枪毙
·陈思敏:红黄蓝虐童案透中共高官变态需求
·红黄蓝家长遭死亡威胁 中共要掩盖什么?
·官方“洗白”红黄蓝指家长编造 舆论炸锅 当局疯删帖
·文武:中共的罪恶是因为专制造成的吗?
·138中共高官被拿下 背后都干了这件事
·一块伟大的硬盘(被删微信公号文章)
·拨开画皮-看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
·杨宁:迫害法轮功手段邪恶远超世人想像
·新唐人将播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台立法院首映《活摘》 揭中共带血经济
·中共要消灭信仰 法轮功让其终极目标破灭
·唐恩:迫害法轮功 人权恶棍将无容身之处
·川人:中共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中共国务院机密情报:六四射杀逾万平民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8年新年致辞
·频频恶报该令迫害者们惊醒!
·中共举行国际邪教会议 被揭编造与会学者谈话
·金言:中共“610”是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新书开始发行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各种版本下载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揭开创世真相的天书
·揭秘:江泽民下台前 找法轮功谈判内幕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屠杀仍在继续!
·【独家】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读者投稿:给公安警官、检察官、法官等执法官员的一封信
·《追查国际》致中共当局的公开信
·【特稿】三亿人三退 解体中共复兴中华
·勇气、理性和正信——见证“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美报告指中共践踏人权 罗宇吁川普采取行动
·追查国际对迫害王全璋律师等责任人追查公告
·拨开迷雾 “四·二五”万人上访真相答疑
·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的做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肝肠寸断”


   
   
   
   

   【大纪元2016年10月14日讯】古书《世说新语》记载,公元346年,晋将桓温率军上溯长江攻打蜀国。船进入三峡时,部将捉到一只小猿放到船上。母猿沿岸哀号,跟着船队跑了一百多里,最后跳到船上,气绝身亡。剖开母猿,见其肝肠一寸寸断开。
   
   这就是成语“肝肠寸断”的由来。对亲人的心痛和牵挂,竟能让肝肠寸断!那么,如果这种牵挂远隔重洋而音信渺茫,那会是怎样的煎熬?
   
   明慧网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17年的残酷迫害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中共的黑狱遭受种种酷刑,生命朝不保夕。与此同时,他们的亲人身在异国他乡,虽在自由社会,但内心无时无刻不为他们的亲人牵挂断肠……
   女儿的眼泪
   
“肝肠寸断”

   王晓丹出国前与父亲王治文的合影(大纪元)
   1999年12月27日,正值西方圣诞节,一年前刚来到美国留学、时年19岁的王晓丹在电视上看到爸爸被判刑16年,一下心都碎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哭,哭的没有眼泪可流了,眼睛出现短暂的失明。等眼睛湿润了,又接着哭。她无法接受,爸爸那么好的人,却受到这样的对待。
   她的爸爸叫王治文,是中国铁道部工程师、原北京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打压后,被非法判16年重刑。
   晓丹讲,十多年来,她没有一天从心底开心过。她因为自己也修炼法轮功,无法回国看望爸爸,甚至电话都无法打。而辗转传出的都是爸爸受酷刑的消息……。
   2014年10月,王治文出狱,但每天24小时受到特务的跟踪与骚扰。2016年,王晓丹回到中国,终于见到了分别18年的父亲,并帮助父亲办理好来美国的一切手续。
   
“肝肠寸断”

   
   王晓丹(右)十八岁离开父亲(中),十八年后的二零一六年才与父亲在中国重逢,可是幸福是那么短暂。左一为王晓丹的丈夫杰夫。(大纪元)
   8月6日,当王晓丹夫妇与父亲王治文在广东出境时,王治文的护照被非法扣押并剪毁,王治文再次被软禁监控,晓丹再次与父亲分别。
   父母对女儿的牵挂
   
“肝肠寸断”

   
   陈英华(明慧网)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善良的女儿身陷中共黑狱,遭酷刑折磨,生命垂危。居住在加拿大的黄金玲女士说:“我非常担心我女儿的处境,她每分每秒都可能失去生命。”
   黄金玲的女儿陈英华,年近40,大学文化。曾受亲友之托,于2014年3月12日陪同23岁的唐山女孩卞晓晖探视修炼法轮功蒙冤入狱的父亲卞丽潮。陈英华因此被石家庄当局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遭“上大挂”酷刑折磨,还被验血做DNA鉴定(怀疑为活摘器官做配型鉴定)。她被逼多次绝食绝水反迫害,生命垂危,体重仅剩50来斤,所长都说这人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陈英华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肝肠寸断”

   
   “上大挂”酷刑(明慧网)
   自从陈英华被绑架,远在加拿大70多岁的父母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各界帮助营救。2014年,老父亲不顾75岁高龄从加拿大万里迢迢来到石家庄看望女儿,可是挨部门求告也不许探视。
   面对公众,黄金玲止不住伤心落泪。她呼吁社会各界帮助营救自己的女儿,关注法轮功修炼人和家属所遭受的种种非人道的迫害。
   陈英华的遭遇引起加拿大政府关注。
   加拿大国会议员鲁尼(James Lunney)和克茹克斯(Joan
   Crockatt)为此与中方交涉敦促释放。随后,加拿大外交部、大使馆官员接受陈英华父母委托和授权,先后到庭争取代为旁听。
   2014年11月,加拿大总理哈珀在访华期间,受国会议员和民众之托向中共官员提出了中共强摘器官及加拿大公民的十位亲属——包括陈英华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案例,向中方高层要求释放。
   家破人亡
   
“肝肠寸断”

   
   黄金玲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营救女儿陈英华(大纪元)
   张天啸女士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1998年移民加拿大,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致使她家破人亡。
   张天啸有一个比自己小2岁半的妹妹,名叫张云鹤,家住山东青岛,曾任青岛德瑞皮化公司主管会计,业务出色。云鹤的丈夫邹松涛,1999年7月获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硕士学位,学业优秀。云鹤与松涛均修炼法轮功,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时,他们结婚还不到一年。
   
“肝肠寸断”

   
   邹松涛、张云鹤夫妇(明慧网)
   因为坚持信仰,松涛于2000年7月被绑架、劳教,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年仅28岁。公安为掩盖罪行,第二天就将邹松涛的遗体匆匆火化。
   松涛去世后,云鹤痛不欲生,她给司法部门写了很多信,要求对丈夫的死因有个说法。可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而且从此被监视,还受到警察威胁,甚至不让在家里大声哭泣,不要让邻居听见。在这种情况下,云鹤选择了出去发传单的方式,让人们知道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把丈夫被迫害致死的事实告诉给周围的邻居。
   2001年5月,为躲避警察抓捕,云鹤被迫离家出走。云鹤开始一直和姐姐天啸保持联系,可是2001年8、9月份以后,天啸失去了妹妹的消息。
   天啸和云鹤的母亲毕务彩是青岛大学副教授,2000年初患上癌症,当得知女婿邹松涛死讯后,她悲痛欲绝,从此拒绝任何治疗,说:“松涛死了,我也不想活了。”2001年8月30日,毕务彩睁着眼走了。
   松涛被迫害死时,天啸在海外怀孕、分娩和哺乳,家里发生的悲剧一直对她保密。2001年3月的一天,父亲在电话中突然哭了,说:“松涛被迫害死了。”天啸惊呆了!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短短的时间内,天啸失去了3位亲人:母亲、妹妹和妹夫。
   天啸突然间很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全面了解法轮功,天啸认真完整的阅读了《转法轮》和所有相关著作,从头到尾看了明慧网的文章,又走访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天啸明白了真与假、好与坏。
   她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诽谤那么不堪一击,这迫害灭绝人性,这大法又如此至纯至善,浩瀚精深,难怪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不惜用生命去维护他。
   天啸理解了妹妹和妹夫,并且自己也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女儿对父母的思念与牵挂
   张霜颖女士是美国纽约州注册护士,她在2008年思念父母的文章《铁窗内的父亲 今夜你能否安睡》中写道:
   “我没见到我的父母已经14年了,如果当初知道,我满怀期望的飞向自由的美利坚以后,父母面临的是黑暗牢狱和酷刑折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踏上飞机。在这14年里,我人生的珍贵时刻只能够默默度过,无法与他们分享,而当父母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也只能够在万里之遥心急如焚。”
   “年迈的双亲在海的那边历经了九年魔难,颠沛流离,歌舞升平的‘和谐社会’都是别人的,撕开它残酷的幕布后面,那绚烂的布景是靠无数家庭默默流淌的血与泪编织而成,其中就包括了我们那原本温暖幸福的家。”
   “如果天地可以看到我的牵挂,那一份思念早已把太平洋缠绕的密密匝匝。”
   “9年的日日夜夜,甚至一分一秒,常常因为他们的杳无音信,生死不明而变得无比的漫长。大洋彼岸传来的消息一次比一次沉重。开除公职,经济封锁,数度的拘留,流落在外,生死不知……”
   
“肝肠寸断”

   
   张霜颖的父亲张兴武与母亲刘品杰(明慧网)
   张霜颖的父亲张兴武原为济南市教育学院物理教授,多才多艺,天性豁达善良;母亲刘品杰是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职工,独爱吟诗赋词,是女儿心目中的才女。1995年,张兴武夫妇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极大的改善。张霜颖发现,照片上的父母年轻了,也更爱笑了。
   1999年7月,出于种种不可告人妒忌心理的江泽民发起了邪恶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
   因为坚持信仰,张霜颖的父母遭受了数不尽的折磨与痛苦:被抄家,拘留,强化洗脑,监视居住,流离失所;2001年双双被劳教3年,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与强化洗脑;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67岁的父母再次被中共当局以维稳之名绑架,父亲被判刑7年,母亲被送到洗脑班。
   张霜颖在文章结尾写道:
   “我为我的父母感到无比的自豪,无论在任何环境与艰险下,他们都保持了做一个大写的人的准则,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妥协。然而作为女儿,我又无比的心痛,以他们的老迈,我怎能够不挂念担心,我的心在这9年来不停的因为震惊,悲愤,心痛而流血。在今天人权作为普世价值存在的天空下,这样的故事难以置信的在那个遥远的,以五千年文明著称的古老土地上,重复发生著,还在发生著。
   2015年7月16日,张兴武教授7年冤狱期满,走出了山东省监狱大门。此前,他与老伴刘品杰在6月18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手足情
   
“肝肠寸断”

   
   黄雄(大纪元)
   黄万青美国冶金学博士,他有一个比自己小5岁的弟弟,名叫黄雄,1978年出生,大专文化,电脑专业,家住江西省万安县芙蓉镇。
   1996年,黄雄开始和家乡的乡亲们一起修炼法轮功。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时,黄雄正在北京一家电脑培训中心学习,他因为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而被抓,此外,与身在美国的哥哥黄万青通电子邮件也成为一名罪状,随后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劳教两年。
   获释后,黄雄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和对良心正义的追求,被迫离家出走,开始了两年多的流浪生涯。期间,他为了不给亲属带来麻烦,不敢跟国内亲属联系,只与哥哥黄万青联系。
   
   2年来,为躲避抓捕,黄雄走了不少地方,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和哥哥联系,报个平安。2003年4月中旬,那是黄雄最后一次和哥哥联系,当时他在上海,说马上要离开上海,不然会被抓。此后,黄万青再也没有弟弟的音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