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文集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陈雨婷
     .
     一艘摇摇晃晃破旧的小船,顶着风风雨雨,一直前行。未知的前路为它铺上一层厚厚的孤独。心系大海,一路顺风。——题记
     记得初识槟郎,他说过自己就是个诗坛门外汉,独自摸索着打开新诗的大门,植根于诗歌与文学,漫漫几十年。一开始我是不理解槟郎的诗歌的,在我看来全无诗歌的美感;后来接触得愈来愈多,他的诗歌的独特之处也就自然地显现。槟郎的诗歌,语言通俗质朴,划过心头牵绊着藏在内心深处的浓郁情感,他释放着内心最真实和最真诚的情感。他的诗是自然情感的流露。


     拜读槟郎最近的几首诗,渐渐体会槟郎内心的复杂与波动。原来外表固有厚实壁垒的他,内心也是脆弱而敏感的。他犀利的笔锋下满是对过往的回忆,对现实的不满,对生活的喜爱。读进他的字里行间,用心去感受他的情感的变化,你就会发现一个全身心投入诗歌和文学的他——槟郎老师。
     槟郎是著名的南京旅游诗人。他的足迹遍布南京的城乡,每个景点都印有他的足迹,他为它们写了大量的诗篇。他还在大学开设了“旅游文学”全校公选课,在讲授旅游文学理论之外,就是介绍南京的旅游景点,并赏析相关的文学作品。他常常留恋于山水美景,而忘却现实的人间。但是,“可叹我还得回尘世谋饭”,出自他新写的诗歌《登珍珠泉长城》,满满的受社会生活束缚的无奈之感。在尘世中摸爬的人,总是渴望摆脱畸形社会的牵绊,可终究摆脱不了,仍旧是个社会人的事实,需要汲汲于社会的养土存活。其实不能说槟郎就是个愤青,他只是太过明白现实。他对于社会不公的愤慨,只是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通过诗的语言去表达,将满腔的热血与愤懑喷吐在字里行间。一个质朴老实的槟郎,诗歌是他的寄托,是槟郎的灵魂。
     诗人槟郎年少时也曾有过浪漫的情怀,也如我们这般青年一样理想丰满,羽翼渐实。可是成长之路上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一个人从家乡巢湖只身走出,每一份工作的背后都有一段深沉的过往。诗人向往的纯粹自然,都在物欲横流的畸形时代被悄然淹没,好似不曾被珍视。正是因为这样独特的人生经历,在岁月的打磨下对于人生的感悟自然愈见浓厚。他用诗人独有的特色为山水景点做了一个个记录,有自己的感触,有心境的变化,也有社会的片断。即使未来的生活不一定美好,我相信,槟郎放浪山水,与自然深层交流,自有着谁也剥夺不了的幸福。他的诗歌虽然暂时不被诗坛理解,但蒙尘的珍珠在拂去一身尘埃后,必会闪现出耀人的光彩。
     我很想借用《小窗幽记》中的一句话“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来给槟郎老师,没有丝与竹乐器的演奏,也可以醉情于山水,用心体会就可以感受它的美妙;没有世人的理解和支持,也可以徜徉在诗歌的世界,默默看世界如诗歌,心中有诗,何惧风雨?
     槟郎不但喜爱山水,也热爱植物花木,他有众多的咏花诗、咏树诗。“万物发焉,你却怒放如云霞,娇羞是你的待人,自洁是你的癖性,你的本质确实孤独的,独立于天地之间,如何热烈的绽放啊。悠闲而又自恋的精灵,本与别人无关,我却感到被多情的亲近”,这些诗句出自槟郎诗歌《炎夏的紫薇花》。这首诗描写的是炎夏的紫薇花,又是活生生的槟郎的情感寄托。也许你会沉浸在敬佩紫薇花的傲然,但在这首诗中,那种孤独简直就要淹没了我。现实中的槟郎其实就是个自洁的诗人,真诚以待人,可是面对不公面对恶意面对不解,他也会用诗歌发声,用自己的单薄之力反抗,没有人理解没有人站在他的身边,大多数的人都遭到了现实社会的捆绑,无力感扑面而来,孤独自是压抑着自己。彷徨吗?肯定的。愤怒吗?肯定的。放弃吗?槟郎不曾放弃也不会轻言放弃,即使只有一个人在努力,即使没有人真正的理解他,他亦执笔依然坚持下去。
     都说“情到深处人孤独”,槟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很多人对于这样一个独特的诗人都不太能理解他,其实槟郎的心中对此亦是心知肚明。然而,就是这样爱诗歌的他,愿用自己的坚持默默看世界如诗歌,默默在心底孤独地承受着,实在令人心疼不已。槟郎寄情于花木,被他写成诗歌的花木有福了。
     槟郎老师有着强烈的宗教情结,他写过不少宗教诗歌。从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最近尤其偏爱本土的道教。他曾在《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诗中写到他的一个前生就是1800年前的南京方山洞玄观的小道士,有一个漂亮的小道姑为伴,导师是葛玄葛仙公天师。在槟郎近期的诗歌《初游茅山》中,更是直言表露对道教圣地茅山的喜爱之情:“以后每年的8月1日,一年一次的免费开放日,我都要到茅山朝觐。离我最近的道教圣地,可以当天回的路程,是我的麦加或耶路撒冷”。
     但是,现实是唯一本土原创的道教,原乡神灵的祭司,却是各大宗教中最弱的,被母国的许多地方遗弃,以致槟郎过去一直接触不到民族宗教。在茅山,“拜谒各路神仙,多得我一时说不清,绝对庇护过中华祖宗。书上熟稔,现实中陌生,因为我们才初逢”。他在多首诗和一些随笔中,很遗憾南京的道教发展太不如意。
     我想槟郎之所以如此地喜欢道教,除了他的民族情结外,其实基于现实世界道法自然,珍爱生命、珍爱自然环境,追求人与自然和谐。而这与他厌倦滚滚红尘,放浪山水,热爱花木的思想情趣是一致的。生命是卑微而脆弱的,生命更是短短几十年的岁月,在这样短暂的光阴中,更应该笑看生活,不被社会的肮脏浸染,不过分地追求不属于自己的名利。做一个纯粹的自己,一个纯粹的诗人,这就是槟郎给我的深刻印象。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槟郎。愿坚持于文学教学与诗歌创作、纯粹地生活与工作的你,终会被后人相知和感激。
     2016年9月23日
(2016/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