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9月25日-26日
·日用饮食:敬畏神使人日子加多
·浮躁的社会,精神的荒原——OC电刊 文章
·《荒漠甘泉》9月27日
·日用饮食:脚掌所踏之地
·《荒漠甘泉》9月28日
·日用饮食:不要以恶报恶
· 芬尼小传(Charles G. Finney)
·芬尼小传(Charles G. Finney)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 美国华人基督徒为何投票支持川普
·与人交往十条“不要”警句
·《荒漠甘泉》9月29日
·日用饮食:他向来眷念我们
·在神之下──从效忠誓词事件看美国文化的变迁
·《荒漠甘泉》9月30日 -10月1日
· 《荒漠甘泉》10月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9
·《荒漠甘泉》10月4日
·基督教与民主—基于教会史的反思
·《荒漠甘泉》10月5日
·日用饮食:生气要谨防犯罪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荒漠甘泉》10月6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2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转自OC微信平台
   
    本来要说中秋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重阳节。是王维那首古诗作的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秋月圆,怕说团圆
   
   
   
   我在异乡,美国芝加哥;是异客,非白人非黑人。中国,在太平洋的那边。王维想到是遍插茱萸少的是自己,我想到的是弟弟,他走了。父亲20年前走了,母亲10多年前走了,如今连弟弟也走了。
   
   怕说团圆。
   
   重阳节是老人节,我已经是老人了,60岁都过了400多天了,悄悄地离开的日子近了。篡改一句名言,中秋节已经到了,重阳节还会远吗?月圆月亏,是苏轼的词吧:“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写中秋,苏兄大醉,酒后吐真言。人间哪里有什么永远的团圆!
   
   中秋节是一个人间的梦,梦的是团圆。但背景呢?它是那个永远的分离,不断地“少一人”“少一人”,直到你自己成为那个“少一人”的人。月亮还可以再圆,世上的结局是破碎、分离。于是,在那个亏、那个缺还没有到来时,让我们欢庆团圆。想起了家乡一句老话,兄弟姐妹若哪一个死了,就说“缺了一头”。
   
   一般基督徒谈到中秋节,总会从“与上帝团圆”或住棚节(犹太人欢庆收割的一个节期)连在一起。我却要从不同的角度来说。
   
   
   
    一档节目,独立个人
   
   
   
   最近这段时间看了一档大陆的节目,一般情况下,看一个大陆的即使是文艺的节目,也得有极大的耐心和坚持到底的毅力,比如春晚。春晚也与节日有关,在中秋节之上,炎黄子孙第一大节日。但若认真看了,绝对会让你过不好节,哪怕是春节。但我万万没想到,不经意间看了《四大名助》这个节目后,我居然看下去了,还开心地哈哈大笑。我不是追星族,但《四大名助》的主要主持人孟非,我超级喜欢,至少他有幽默感,好像他没读过大学,但真幽默,又好像萧伯纳说过,幽默是智慧的浪费。我是不能如此浪费的人,用刚刚学到的一个新词,大脑严重需要充值。
   
   那不用手机怎么办呢?
   
   言归正传。在《四大名助》看了几个“苦恼人”或“令人苦恼的人”,什么人,什么事呢?其一,女儿20好几了,谈恋爱了,但就连与对象上大街逛马路,姑娘的妈也得跟着,还一手拉着一个——女儿和未来的女婿。女儿实在忍受不了了,老娘还觉得挺好,是爱他们,是不放心,是一家人。另一个故事,也是女儿与娘,娘叫年轻的女儿快点结婚,婚后生3个孩子,生下来都让老娘带。当然,老娘还和你们住在一起。也是我爱你们,我舍不得你们离开,我帮助你们,等等。
   
   扯这些和中秋节有什么关系?很简单,就是我们能不能不那么非得团圆,非得聚在一起,非得永不分离。再复杂点,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让我们能不能从“我们”想到“我”——一个独立的个人。我有我的兴趣,我的爱好,我的追求,我的梦想,我的道路。不要把你的,甚至是你的幸福放在我身上,你是你,成为你自己,这是你对我最大的爱?
   
   
   
    先学会分,才学会合
   
   
   
   起初,上帝创造人,是把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创造出来的,不是批量生产,也不是双胞胎,而是一个单独的独立个人,他的名字叫亚当。他的父亲——天父,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是同他,而不是同你在一起,才是团圆的根本意义。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与他相通,人与人才能真正地相通、相聚、相爱,永不分离。
   
   成为一个独立的我,没有别的道理可讲,因为我就是我,普天之下,从古至今,单独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可重复,绝无复制品。我的灵魂是上帝赐给的,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控制它,哪怕是亲生父母,哪怕是如醉如痴的情人。
   
   当我们相聚,哪怕是一年一次,是中秋,但我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的,你也是。让我们彼此尊重对方,承认各自的界限,不要把你的一切甚至是爱和幸福都放在我的肩上,我也一样。自己的担子自己挑起来,我的担子已经够沉重了。
   
   说的是不是有点过分啊,中秋节明明是说“合”的,我却说“分”。但今年的中秋节,我想说的恰恰就是这一个“分”字。学会“分”,才会有真正的“合”。兵分两路,就儿女而论,不要那么依赖父母,你大了,该独立了,生理上已经成熟,心理上要跟上去,而独立思想,独立选择,这正是心理成熟的一个基本标志。
   
   就父母而论,不要再控制孩子了,尤其不要打着我爱你、替你着想的旗号去控制。你老了,该明白了,你对孩子的最大爱,就是让他独立,走自己的路。至于你,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它会有的,只要你去寻找。夫妻也是这个道理吧,不要说你爱我,我才幸福,是我去爱,才会使你也使我幸福。
   
   
   
   中秋赏月,希望故乡月明,无阴霾。仰望星空,这是前几年说过的小话题,好像是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是有希望的。很多年前,也有一个看月亮的人,他名叫大卫,他对着看着他的天父倾诉:“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3-4)把“他”字换成“我”——“上帝啊,我算什么,你竟眷顾我?”
   
   中秋夜,当有此千古一问。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
(2016/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