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怎不隨俗]
橘绛轩
·天網恢恢依法滅共
·美國之音不恰當的報導
·海航將成為全世界最大醜聞
·卻原來華為靠偷竊美國技術起家
·非常幸運知道自身活在什麼背景之中
·它們打著人民的旗號劫持了國家為禍蒼生
·馬健的無期徒刑證明幻想和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砸鍋偽類一八年暴露一九年潰敗立竿見影
·文貴海外爆料春晚將在中共頭上亮劍引人矚目
·理應長江後浪推前浪萬勿一代更比一代娘
·中共詭計作惡自戕加拿大必果斷應對
·美智庫學者呼籲與中共經濟脫鉤
·天问你愛祖國可祖國愛你嗎
·對她而言國家就是地獄
·尊者達賴絕密視頻
·春天撲面而來
·政事小哥
·米娜
·一夜變天
·羅傑斯通被捕
·中共搞垮委内瑞拉
·文貴爆料奮戰中共邪魔
·加拿大解雇駐華大使賣價廉
·隔空喊話釋放善意為國民盡責任
·乙亥年文貴班農凱琳看春晚如期播出
·澳洲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並取消永居身份
·七年前的二月七日王立軍教授叛逃美國領事館
·二零一七年中共策劃之遣返文貴三招遭到徹底慘敗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不隨俗

   二零零八年歸國省親之前,正在忙不迭地打包收拾行李時,以三鹿為首的“假奶粉”的爆炸新聞傳來,接連幾天我格外關注著海峽兩岸四地各路媒體報導,只因為先生老家及周邊地區就是被攻陷的重災區。網絡電話聊天的時候,特意問了問家人,有關踏入人世不久的一對孿生孫女和外孫女的情況,不出所料,三個小女都有結石。雙生孫女好喝水,結石較小,而五個月大的外孫女的最大結石直徑是半釐米。

   撂下電話的我,驅車直奔購物中心,才震驚地發現,WESTFIELD SHOPPINGTOWN內的奶粉早就被搶購一空!我開始挨門挨戶的搜尋,HURSTVILLE周遭的藥店,兒童用品商店,婦幼保健用品店,健康營養品專賣店……最後,總算是在玩具店的嬰幼用品櫃檯找到了,就只剩下了三十四罐。廢話少說,刷信用卡,全要!熱心幫助我往購物車裡碼放奶粉的售貨員,一個也就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瘦削但是麻利,大概早就見怪不怪,因為新闻传媒连篇报道,盡人皆知中国的奶粉也是造假的。簽好了字,我正要推著車往外走,他猶豫了一下,可還是抬了抬手,善意地提醒我,好像中國不同的省市有不同的郵寄規矩,這三十四罐奶粉就是一位顧客剛剛退回來的,原因是近日發往中國內地的外國產奶粉太多了,國內海關郵寄檢查時,說有倒買倒賣,衝擊國內奶粉市場的嫌疑,故而有郵寄數量的限制,至多四罐。他建議我不要通過郵局發送,最好隨身攜帶。

   隨身攜帶,就意味著行李需要重新包裝協調。五歲多的女兒,可以自己行走,一歲多的兒子,仍舊需要用嬰兒車來推,他倆註定是不能幫爸爸媽媽提行李的。折騰來,折騰去,還不能超重,三十四罐整整裝滿了的一個大行李箱,外加一個手拉大提包。出了一身汗的我,哪裡還有工夫去罵些那些黑心爛肺的奶販子,廠商以及出具鑒定合格的技術檢測人員。心裡一個勁兒在琢磨,要是入關的時候被問將起來,該如何應對。有了,兒子那時候還依舊在喝奶粉,三至四周能喝上一罐。就說是為他準備的。至於為什麼帶了那麼多,我就只能祈求海關邊檢人員的數學不要太好了吧!

   飛機晚點了,淩晨兩點多才到,海關人員沒有問我任何問題,額手稱慶。

   

   二零一一年,我特意又選在秋天回家。四季分明的北京,春蔭夏炎秋爽冬雪,在我來看,最美最好的季節就是秋季,更何況,濕度溫差與悉尼差別無幾。

   四十一度五,抵京之後,女兒驟然而起的高燒著實嚇了我一跳。她最後一次發高燒還是在五年半前,一連三天,體溫在三十九度和四十度之間徘徊。曾經在深夜接到過好朋友哭訴的電話,詢問哪裡才會有給孩子注射抗生素幫助退燒的醫院,做醫療保險的我無奈地告訴她,沒有。澳洲對抗生素的嚴格控制我是深有體會的,即便叫救護車去醫院,永遠就是那幾個步驟:先吃“盤拿多”;重症則吃“扭若風”;脫光衣服,洗個溫水澡;然後給一支大雪糕,回家。我決定自己當醫生,讓女兒發燒,徹底發出來,然後憑藉自己的體能獲得抵抗病毒的抗體。用光了家裡的白酒和酒精,每兩個小時給女兒擦一遍身體。發燒不能喝乳製品,白開水外加葡萄糖水,米粥還有麵湯,每小時給她灌一瓶。到了第三個晚上,女兒降溫退燒了!她的同學,也是每日裡形影不離的兩個好朋友,一個隔一條街住,曾經持續發燒四十一度,一病就是八天十天;另一個就住對門兒,年年都打感冒疫苗針,依舊被傳染得也是發高燒,三天四天不能上學;倒是女兒稍微打噴嚏,微微發熱,三十八度,難受個半天,多喝水,早點兒睡覺,也就打住了。三個孩子站在一起,分明是三個季節。女兒短袖短裙,應著季節,多病的那一個則是毛衣秋衣秋褲外加外套,活脫的一個冬季。

   難以置信的溫度讓我意識到此時此刻的疾病絕對不可小覷。超過四十度,大腦會受到損害的,所以退燒要緊。在藥店找到了一位上了年紀的藥劑師,她推薦了一種專門為孩子退燒的藥,當然含有抗生素,只不過劑量少一些,價格也算公允。久不吃藥的女兒,做了立竿見影的代言人,一天半,好了。

   倒是蒙古大夫我自己,一直或輕或重的腹瀉,羞與人言。忖思——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水土不服?還是我未老先衰,成了那個日進斗米的廉頗?一小包,一小包接一小包地吃著鹽酸小檗堿,合成的黃連素片,似乎根本就沒有作用。無奈的我去問老爸,咱家裡的藥不是過期或者假的吧?老爸愣了愣,轉過身去,踱到另一間屋裡,悉悉索索地翻騰著,然後遞給我一個小瓶子,說道,試試這個,黃連素,真正的戰備藥。深棕色的小玻璃瓶子,有著我熟悉的家族字體,擰開了蓋子,是自年少時候就再熟稔不過的黃色藥片。

   我也曾經保有這樣的小玻璃瓶子,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準確的說,共有兩個。一個專門放雲南白藥,特效止血的乳白色药粉,外加一粒紅色的保險救命丸。一個就是用來存放黃連素,材質是用正宗黃連做的。我察顏觀色,藥片色澤光鮮;嗅嗅味道,藥片味道純正。依照老規矩,重症六片,輕則減半。一仰脖子,進肚裡了。先生家那邊有種土煙的傳統,土煙可以治療久咳和久痢。要是這六片戰備藥依舊無效,我心底偷偷地盤算著,就只好等著回到先生老家那邊去尋摸土煙了。你問:土煙是什麼?——說出來也不怕,就是罌粟,俗称鸦片,壳子和籽皆可入药。当年的延安就种鸦片,张思德就是烧鸦片被塌陷了的窑洞砸死的,“伟人”还为他写了纪念文章……这样的历史,国内是不大能了解到的;即便是了解到了,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大脑也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锥心的事实!如今的政府早就不让民間种植了,但是自由市场上偶尔还能看见卖罂粟壳子的。

   果不其然,我沒有再去洗手間。挺高興的,感念老爸還留著這麼一個寶。“知道這瓶子上的字是誰的嗎?知道這是誰的藥瓶子嗎?”老爸接连问着。我的三個姑姑都寫這種嫺熟的,稍稍傾斜一點兒的漂亮的字體,我還真有一些猶豫,不知道。沒等我猜出,老爸就直接給出了答案,“你大姑!”我在發怔。頭皮裡面麻嗖嗖的。大姑過世已經八年了,她留下來的寶貝,都可以上溯到至少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前。

   慨歎啊,真藥!壓根兒就沒有過期那一說。

   

   跑肚被超級過期的真藥醫好了,我也想帶孩子四處遛達遛達。

   接連幾天,望著窗外在新聞裡被每日播報為多雲的天空,想找找灰濛濛的雲朵,結果很不成功。出了門總是眼睛覺得刺激,發紅流淚。嗓子總是有什麼卡在那裡一樣,老想咳嗽。那不是雲,也不是霧,仿佛有細微的顆粒彌漫充斥一般。“秋天一直是這樣嗎?”我問。“那是霾,陰霾的霾。”老媽應聲答道。

   我知道了,原来北京城的上空,佈滿了陰霾。

   “二零零八年我們回來不是這樣子呀,天空挺藍的,雲朵挺白的,都快趕上悉尼了。”

   “是啊,那不是為了配合奧運嗎,北京周圍四百公里以內所有的工廠都暫時停業停產……現在不開奧運了,所以就又污染了。”老妈的声线一下子就高了一个八度!

   隔了一天去參加中學同學聚會,遇見了那位當年有小劉易斯之美名的體育健將,曾經是北京市中學生四項短跑紀錄的保持者。“別太相信天氣預報的空氣品質和污染指數,”他說,“這幾年我每天清晨都去爬香山,站在香爐峰的頂上遠看北京紫禁城,真正能看清楚的天數越來越少,今年截止到現在,也就有個四五天。”

   在陽臺啃著蘋果,我望着遠處的燈火。樓高遠眺,卻只是一片霧茫茫。要不是各個高層建築物的頂端多半有霓虹燈在閃爍,我會什麼都看不清楚,被那一大團煙霧,或者說是霾霧籠罩著。

   

   

   又要歸省了,翻出了這篇舊作。事世棋局,眼底風波,一晃已是五年的光景如梭。

   驚異地發現——HURSTVILLE好事圍又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了若干家鋪面,從代辦代購托運的店面每每經過,永遠是“呲剌剌呲剌剌”忙不停地打包膠帶纏繞的聲音,充斥耳膜,本地奶粉每罐的價格已經從當年的二十澳元漲價到了幾近四十澳元,五年翻番……

   驚奇地頓悟:只要把奧運會改為G20,時空變換,歲月更迭,杭州周遭五百公里停這停那,天堂成了BBC記者滿大街找不到居民可以採訪,德國之聲記者不被允許進入杭城參會的一座空城……

   驚悸地獲悉:就在G20落下華麗的帷幕之後,甘肅楊改蘭被極其殘酷的現實和令人髮指的艱辛打擊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與信心,親手餵食農藥給親生的四個孩子,帶著孩子一起“移民”到了人人嚮往世界大同的天國……微信裏傳出來的照片讓人看到了西北的窮困,其實窮困豈止是在西北……除了落淚轉發帖子之外,我?還能做些什麼?“逝將去汝,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我把詩經翻了出來,打算在飛機上給兒女誦讀,就從《碩鼠》開始讀起。

    驚悚地讀到:蒙牛純牛奶被檢出致癌物超標140%!一直期待著有微友文友短信直言快語大喝一聲出來闢謠,可是文章的被刪除讓我真的開始擔心,並且是格外地擔心,孩子們還要不要回那個幾乎人人都以喝蒙牛純牛奶而自豪的老家。那個老家距離京城不過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宅院裏至今依舊沒有上下水,水缸的水裏直視可見的奇形怪狀的懸浮物曾經讓我,一個上午就在憑藉聲音辨別男女的廁所裏遊弋了三十多個回合,直到腹瀉淨盡了全身的水,徹底癱軟在了大炕上……而孩子們的爸爸,本鄉本土的人,上吐下瀉地躺了整整三天……誰不知道,出國經年的遊子,回國回鄉在某種程度上就是遭罪挨罰受作踐!

    驚恐地聽到:熟悉的客戶們熟識的朋友們熟稔的文友們,聞聽我又要歸省,先震驚再吃驚然後概無例外地對我特別提醒——你先別發微信或者實在忍不住別發那麼多敏感的話題吧,你要回去了,諸事要小心!小心被車禍,小心被開房,小心被下毒,小心被喝茶,小心被喝咖啡,小心被跟蹤,小心被盯梢……

   

   一陣悲忿驀地蒸騰而起,我即將回去的那個地方,還能夠稱作故鄉嗎?

(2016/09/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