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怎不隨俗]
橘绛轩
·
·“寫下重點”及“令其發生”
·入鄉隨“俗”
·亂世邪魔
·肛裂英雄!
·夜未央
·感天宮墜地濱州像倒公雞雕落浙大煉丹
·敢不隨“俗”?
·百年身後,漫話漁樵
·聞美國會議員要求關閉所有孔子學院有感
·觀金正恩川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會晤
·上合峰會後青島逢萬年不遇暴雨
·美國政府發佈加征關稅清單
·新州作協王大鵬座談會
·研討會得遇謝虹君
·王晨遊說未果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不隨俗

   二零零八年歸國省親之前,正在忙不迭地打包收拾行李時,以三鹿為首的“假奶粉”的爆炸新聞傳來,接連幾天我格外關注著海峽兩岸四地各路媒體報導,只因為先生老家及周邊地區就是被攻陷的重災區。網絡電話聊天的時候,特意問了問家人,有關踏入人世不久的一對孿生孫女和外孫女的情況,不出所料,三個小女都有結石。雙生孫女好喝水,結石較小,而五個月大的外孫女的最大結石直徑是半釐米。

   撂下電話的我,驅車直奔購物中心,才震驚地發現,WESTFIELD SHOPPINGTOWN內的奶粉早就被搶購一空!我開始挨門挨戶的搜尋,HURSTVILLE周遭的藥店,兒童用品商店,婦幼保健用品店,健康營養品專賣店……最後,總算是在玩具店的嬰幼用品櫃檯找到了,就只剩下了三十四罐。廢話少說,刷信用卡,全要!熱心幫助我往購物車裡碼放奶粉的售貨員,一個也就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瘦削但是麻利,大概早就見怪不怪,因為新闻传媒连篇报道,盡人皆知中国的奶粉也是造假的。簽好了字,我正要推著車往外走,他猶豫了一下,可還是抬了抬手,善意地提醒我,好像中國不同的省市有不同的郵寄規矩,這三十四罐奶粉就是一位顧客剛剛退回來的,原因是近日發往中國內地的外國產奶粉太多了,國內海關郵寄檢查時,說有倒買倒賣,衝擊國內奶粉市場的嫌疑,故而有郵寄數量的限制,至多四罐。他建議我不要通過郵局發送,最好隨身攜帶。

   隨身攜帶,就意味著行李需要重新包裝協調。五歲多的女兒,可以自己行走,一歲多的兒子,仍舊需要用嬰兒車來推,他倆註定是不能幫爸爸媽媽提行李的。折騰來,折騰去,還不能超重,三十四罐整整裝滿了的一個大行李箱,外加一個手拉大提包。出了一身汗的我,哪裡還有工夫去罵些那些黑心爛肺的奶販子,廠商以及出具鑒定合格的技術檢測人員。心裡一個勁兒在琢磨,要是入關的時候被問將起來,該如何應對。有了,兒子那時候還依舊在喝奶粉,三至四周能喝上一罐。就說是為他準備的。至於為什麼帶了那麼多,我就只能祈求海關邊檢人員的數學不要太好了吧!

   飛機晚點了,淩晨兩點多才到,海關人員沒有問我任何問題,額手稱慶。

   

   二零一一年,我特意又選在秋天回家。四季分明的北京,春蔭夏炎秋爽冬雪,在我來看,最美最好的季節就是秋季,更何況,濕度溫差與悉尼差別無幾。

   四十一度五,抵京之後,女兒驟然而起的高燒著實嚇了我一跳。她最後一次發高燒還是在五年半前,一連三天,體溫在三十九度和四十度之間徘徊。曾經在深夜接到過好朋友哭訴的電話,詢問哪裡才會有給孩子注射抗生素幫助退燒的醫院,做醫療保險的我無奈地告訴她,沒有。澳洲對抗生素的嚴格控制我是深有體會的,即便叫救護車去醫院,永遠就是那幾個步驟:先吃“盤拿多”;重症則吃“扭若風”;脫光衣服,洗個溫水澡;然後給一支大雪糕,回家。我決定自己當醫生,讓女兒發燒,徹底發出來,然後憑藉自己的體能獲得抵抗病毒的抗體。用光了家裡的白酒和酒精,每兩個小時給女兒擦一遍身體。發燒不能喝乳製品,白開水外加葡萄糖水,米粥還有麵湯,每小時給她灌一瓶。到了第三個晚上,女兒降溫退燒了!她的同學,也是每日裡形影不離的兩個好朋友,一個隔一條街住,曾經持續發燒四十一度,一病就是八天十天;另一個就住對門兒,年年都打感冒疫苗針,依舊被傳染得也是發高燒,三天四天不能上學;倒是女兒稍微打噴嚏,微微發熱,三十八度,難受個半天,多喝水,早點兒睡覺,也就打住了。三個孩子站在一起,分明是三個季節。女兒短袖短裙,應著季節,多病的那一個則是毛衣秋衣秋褲外加外套,活脫的一個冬季。

   難以置信的溫度讓我意識到此時此刻的疾病絕對不可小覷。超過四十度,大腦會受到損害的,所以退燒要緊。在藥店找到了一位上了年紀的藥劑師,她推薦了一種專門為孩子退燒的藥,當然含有抗生素,只不過劑量少一些,價格也算公允。久不吃藥的女兒,做了立竿見影的代言人,一天半,好了。

   倒是蒙古大夫我自己,一直或輕或重的腹瀉,羞與人言。忖思——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水土不服?還是我未老先衰,成了那個日進斗米的廉頗?一小包,一小包接一小包地吃著鹽酸小檗堿,合成的黃連素片,似乎根本就沒有作用。無奈的我去問老爸,咱家裡的藥不是過期或者假的吧?老爸愣了愣,轉過身去,踱到另一間屋裡,悉悉索索地翻騰著,然後遞給我一個小瓶子,說道,試試這個,黃連素,真正的戰備藥。深棕色的小玻璃瓶子,有著我熟悉的家族字體,擰開了蓋子,是自年少時候就再熟稔不過的黃色藥片。

   我也曾經保有這樣的小玻璃瓶子,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準確的說,共有兩個。一個專門放雲南白藥,特效止血的乳白色药粉,外加一粒紅色的保險救命丸。一個就是用來存放黃連素,材質是用正宗黃連做的。我察顏觀色,藥片色澤光鮮;嗅嗅味道,藥片味道純正。依照老規矩,重症六片,輕則減半。一仰脖子,進肚裡了。先生家那邊有種土煙的傳統,土煙可以治療久咳和久痢。要是這六片戰備藥依舊無效,我心底偷偷地盤算著,就只好等著回到先生老家那邊去尋摸土煙了。你問:土煙是什麼?——說出來也不怕,就是罌粟,俗称鸦片,壳子和籽皆可入药。当年的延安就种鸦片,张思德就是烧鸦片被塌陷了的窑洞砸死的,“伟人”还为他写了纪念文章……这样的历史,国内是不大能了解到的;即便是了解到了,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大脑也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锥心的事实!如今的政府早就不让民間种植了,但是自由市场上偶尔还能看见卖罂粟壳子的。

   果不其然,我沒有再去洗手間。挺高興的,感念老爸還留著這麼一個寶。“知道這瓶子上的字是誰的嗎?知道這是誰的藥瓶子嗎?”老爸接连问着。我的三個姑姑都寫這種嫺熟的,稍稍傾斜一點兒的漂亮的字體,我還真有一些猶豫,不知道。沒等我猜出,老爸就直接給出了答案,“你大姑!”我在發怔。頭皮裡面麻嗖嗖的。大姑過世已經八年了,她留下來的寶貝,都可以上溯到至少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前。

   慨歎啊,真藥!壓根兒就沒有過期那一說。

   

   跑肚被超級過期的真藥醫好了,我也想帶孩子四處遛達遛達。

   接連幾天,望著窗外在新聞裡被每日播報為多雲的天空,想找找灰濛濛的雲朵,結果很不成功。出了門總是眼睛覺得刺激,發紅流淚。嗓子總是有什麼卡在那裡一樣,老想咳嗽。那不是雲,也不是霧,仿佛有細微的顆粒彌漫充斥一般。“秋天一直是這樣嗎?”我問。“那是霾,陰霾的霾。”老媽應聲答道。

   我知道了,原来北京城的上空,佈滿了陰霾。

   “二零零八年我們回來不是這樣子呀,天空挺藍的,雲朵挺白的,都快趕上悉尼了。”

   “是啊,那不是為了配合奧運嗎,北京周圍四百公里以內所有的工廠都暫時停業停產……現在不開奧運了,所以就又污染了。”老妈的声线一下子就高了一个八度!

   隔了一天去參加中學同學聚會,遇見了那位當年有小劉易斯之美名的體育健將,曾經是北京市中學生四項短跑紀錄的保持者。“別太相信天氣預報的空氣品質和污染指數,”他說,“這幾年我每天清晨都去爬香山,站在香爐峰的頂上遠看北京紫禁城,真正能看清楚的天數越來越少,今年截止到現在,也就有個四五天。”

   在陽臺啃著蘋果,我望着遠處的燈火。樓高遠眺,卻只是一片霧茫茫。要不是各個高層建築物的頂端多半有霓虹燈在閃爍,我會什麼都看不清楚,被那一大團煙霧,或者說是霾霧籠罩著。

   

   

   又要歸省了,翻出了這篇舊作。事世棋局,眼底風波,一晃已是五年的光景如梭。

   驚異地發現——HURSTVILLE好事圍又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了若干家鋪面,從代辦代購托運的店面每每經過,永遠是“呲剌剌呲剌剌”忙不停地打包膠帶纏繞的聲音,充斥耳膜,本地奶粉每罐的價格已經從當年的二十澳元漲價到了幾近四十澳元,五年翻番……

   驚奇地頓悟:只要把奧運會改為G20,時空變換,歲月更迭,杭州周遭五百公里停這停那,天堂成了BBC記者滿大街找不到居民可以採訪,德國之聲記者不被允許進入杭城參會的一座空城……

   驚悸地獲悉:就在G20落下華麗的帷幕之後,甘肅楊改蘭被極其殘酷的現實和令人髮指的艱辛打擊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與信心,親手餵食農藥給親生的四個孩子,帶著孩子一起“移民”到了人人嚮往世界大同的天國……微信裏傳出來的照片讓人看到了西北的窮困,其實窮困豈止是在西北……除了落淚轉發帖子之外,我?還能做些什麼?“逝將去汝,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我把詩經翻了出來,打算在飛機上給兒女誦讀,就從《碩鼠》開始讀起。

    驚悚地讀到:蒙牛純牛奶被檢出致癌物超標140%!一直期待著有微友文友短信直言快語大喝一聲出來闢謠,可是文章的被刪除讓我真的開始擔心,並且是格外地擔心,孩子們還要不要回那個幾乎人人都以喝蒙牛純牛奶而自豪的老家。那個老家距離京城不過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宅院裏至今依舊沒有上下水,水缸的水裏直視可見的奇形怪狀的懸浮物曾經讓我,一個上午就在憑藉聲音辨別男女的廁所裏遊弋了三十多個回合,直到腹瀉淨盡了全身的水,徹底癱軟在了大炕上……而孩子們的爸爸,本鄉本土的人,上吐下瀉地躺了整整三天……誰不知道,出國經年的遊子,回國回鄉在某種程度上就是遭罪挨罰受作踐!

    驚恐地聽到:熟悉的客戶們熟識的朋友們熟稔的文友們,聞聽我又要歸省,先震驚再吃驚然後概無例外地對我特別提醒——你先別發微信或者實在忍不住別發那麼多敏感的話題吧,你要回去了,諸事要小心!小心被車禍,小心被開房,小心被下毒,小心被喝茶,小心被喝咖啡,小心被跟蹤,小心被盯梢……

   

   一陣悲忿驀地蒸騰而起,我即將回去的那個地方,還能夠稱作故鄉嗎?

(2016/09/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