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中学子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一)

   

    2013年10月12日,宜黄县委县政府派人整治我家房屋旁的流水坑,坑深两米多,宽两米多。10月13日,施工方派两名工人下坑清理坑两边石堤基脚边淤泥,因施工负责人办事马虎督察不严,这两名工人用镢头随便挖了一下,淤泥未完全清除。按惯例,为防止地基日后下沉,清淤后应打木桩加固地基。10月14日,施工方在淤泥未完全清除也未打木桩的情况下,叫木匠钉坑两边墙的模子板,10月16日木工完工。为引我去吵架,大弟邹怀光受李惠兰(现任凤冈镇镇长)和邹怀刚夫妻指使二次上门催促我趁此机会在后屋坑上的横梁下插钢筋用混凝土浇灌做支撑柱扩建房屋。小巷本来就不宽,如果我按大弟邹怀光说的去做,周围邻居和小巷居民肯定会反对。见邹怀光上门游说无果,宜黄县官员又生一计。10月17日上午,县里派来一名男城管叫施工方将我前屋下坑两边已钉完的模子板拆除,企图制造事端,我若阻止拆模子板,该男城管及施工方必和我吵架,当局则可以给我罗织“妨碍公务”、“寻衅滋事”等罪名公报私仇。见拆模子板也未能引我去吵架,李惠兰和邹怀刚夫妻在当天上午和下午,指使大弟邹怀光、二姐邹莲娇和侄女邹桂花先后五次上门催促我在后屋坑上的横梁下插钢筋用混凝土浇灌做支撑柱扩建房屋。为增强游说效果,这三名亲戚都说在坑上可以扩建上下两层房屋“值几万元”,还说邹怀刚会提供钢筋。我直言不讳地说:“李惠兰、邹怀刚夫妻怎么不到他父亲李标奇房屋旁的坑上插钢筋用混凝土浇灌做支撑柱扩建房屋?我全部的房屋都被邹怀刚走后门批在他名下,我占坑面上这一小块(约十八平方米)有什么用?小巷本来就不宽,我现在如果再占坑面建房,周围邻居和小巷居民肯定会反对。这不是对我好,你们是怂恿误导我去跟人吵嘴打架。我晓得邹怀刚的吃相,邹怀刚一贯偷奸躲懒投机取巧躲在背后怂恿别人去送死,有什么好处他一人独占。他要霸占坑面建房,你们叫他自己来建!”这几名亲戚听了悻悻离去。

   

    当天下午,施工方往坑两边模子板内浇灌混凝土,为缩减成本,模子板内没布钢筋。我前屋下因模子板被城管叫人拆除就没浇灌混凝土墙面。10月19日,施工方叫人拆坑两边模子板,因施工时未抽干坑内水,导致坑两边混凝土墙脚底部的混凝土被水洗走了水泥只剩下一些沙石,模子板拆除后坑两边混凝土墙脚露出蜂窝状空洞。周围邻居和行人见了议论纷纷,说这是“豆腐渣工程”。施工方见坑两边浇筑的混凝土墙脚不稳有坍塌的风险,几次叫县建设局工作人员来现场察看。10月23日上午,一名县建设局工作人员拿着设计图纸和施工方负责人站在坑上指手画脚商讨对策。10月24日,施工方派人下坑测量,决定采取补救措施:在流水坑内浇筑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撑住坑两边混凝土墙面。10月26日下午,施工方派人浇筑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坑底部分。10月30日,所有模子板一起钉完。大弟邹怀光受李惠兰和邹怀刚夫妻指使第8次上门催促我在后屋坑上的横梁下插钢筋用混凝土浇灌做支撑柱扩建房屋,我置之不理。11月1日,施工方往模子板里浇灌混凝土。施工过程中,大弟邹怀光受李惠兰和邹怀刚夫妻指使第9次到现场催促我去拦运送混凝土的铲车,让铲车司机多倒几车混凝土到我后屋与坑面交界处“撇开雨水”。县里“民生工程”正在紧锣密鼓施工,我如果照大弟邹怀光说的去拦铲车,必然与施工方起冲突,即使不被施工方铲车碾死,起码也是“妨碍公务”、“寻衅滋事”的罪。宜黄县官员一而再,再而三地挖陷设套企图借刀杀人置我于死地。

   

    县里该项“民生工程”在坑两边浇筑了混凝土墙面使坑变窄,尤其是坑内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位于坑底的横梁阻碍了水的通路,坑里的水比以前更深,水流由以前的缓流变成了湍流,并在横梁处形成漩涡,漩涡越来越大,水越来越深,长此以往势必导致我前屋石堤坍塌,有屋毁人亡之虞。这决非危言耸听,坑口(流水坑汇入宜黄河处)的情况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坑口因略高于宜黄河,水流从坑口冲下形成漩涡,在漩涡作用下,流水坑与宜黄河交汇处形成直径几米宽的深潭,最深处超过一米六。我前屋下水流量和坑口相同,因县里“民生工程”使坑变窄,我前屋下水流速度比坑口更湍急。2014年1月5日下午,施工方负责人开车来了。我问他县里会不会照邻居的样加固我前屋下坑两边。他说:“县里不同意照邻居的样加固你前屋下坑两边。这事我做不了主,你跟我说没有用,要县里同意我才能跟你做。”他随后话锋一转,说:“你前屋下面靠巷这边如果不采取什么措施,下雨或下雪路滑,行人可能会滑到坑里去。我打算叫人用电动冲击钻在你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钻洞安装铁丝网,你是否同意这种方案?”我说:“县里故意刁难我不照邻居的样跟我加固前屋下坑两边,不是我不让你们施工。你说叫人用电动冲击钻在我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钻洞安装铁丝网,我晓得这是县里叫你这样做,以安装铁丝网为借口用电动冲击钻损毁我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让我房屋坍塌逼我离开这里。防止行人滑到坑里去未必非要安装铁丝网,我会做一些木工活,你拿一些木条和木板来,我免费帮你钉木围栏,把我前屋下靠巷这边围起来。”施工方负责人听后悻悻离去。1月13日上午,县城管局许股长和施工方负责人又开车来了。许股长再次提出要用电动冲击钻在我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钻洞安装铁丝网防止行人滑到坑里去。我说,防止行人滑到坑里去未必非要安装铁丝网,我可以免费帮忙钉木围栏,把我前屋下靠巷这边围起来。许股长听后说:“我也希望帮你加固你前屋下坑两边,但我权力有限,做不了主。你打一下县信访局罗局长电话,看他怎么说。”许股长这次还带来一位比他年长的男子,这位男子仔细察看了我前屋下坑两边和坑底。我对他说:“下雨时坑里水流非常急,如果不采取相应措施,我前屋下面坑两边石堤的基脚会被已封闭坑口爆射出来的水冲毁,石堤基脚一旦坍塌我房屋就会倒塌。”这位男子同意我这种观点,说:“确实应该采取措施加固前屋下坑两边”。我问他是哪个部门的,这位男子不愿透露身份。

   

    2014年1月14日上午,我打县信访局罗局长手机,请罗局长抽空来看一下现场,罗局长说有空会来看。当晚九点多,天气寒冷,一辆大型挖掘机突然在我家前屋边活动,我家前屋钢筋混凝土地面有强烈震感,后屋地面也有震感。我推开窗户看到施工方负责人钟某和几名男子站在马路边低声交谈。挖掘机从拖车上开下来,又从我家前屋旁的巷口下坡,开到我家前屋下面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随后挖掘机挥舞钢臂用铲斗将我家旁边的一小堆土(1月9日施工方请人运来一车土倒在我家旁边的巷口处,1月10日施工方请人用工地斗车运土填巷口低处,剩余一小堆土)铲起填到巷口低处。巷口一片漆黑,挖掘机自带的探照灯不甚明亮且照射范围有限,钢臂数次差点碰到我家前屋墙壁和钢筋混凝土楼面上,险象环生。我母子俩站在二楼一边用数码相机开闪光灯拍摄挖掘机,一边用手电筒照射挖掘机履带碾压位置,以此提醒挖掘机司机谨慎作业。挖掘机挖挖这边又推推那边每次只挖一小铲土,在我家前屋下面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碾压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挥舞钢臂用铲斗将巷口处雨水沟上的几块石头(1月10日施工方请人搬了几块石头盖在巷口的雨水沟上,周围邻居说这样做不行应该用钢筋混凝土浇筑盖板)铲到旁边。事实上,我家门前的这一小堆土施工方请人用工地斗车很快就能搞定,巷口雨水沟上的几块石头施工方请人用撬棍也能很快搞定,使用挖掘机完全是杀鸡用宰牛刀小题大做,况且挖掘机停在马路上也能作业,没必要开到我家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作业。施工方此次使用的挖掘机系厦工XG806履带式液压挖掘机,挖掘机整机重量5850Kg,这个一万一千七百斤的庞然大物产生的冲击力和碾压力巨大。我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的小巷石堤砌于解放初期,迄今已几十年,设计承重能力有限,石堤目前虽未被碾垮震垮,但损伤在所难免。宜黄县委县政府指使施工方在漆黑的夜晚使用挖掘机以铲土为名碾压我前屋下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小巷石堤,企图碾垮震垮小巷石堤让我屋毁人亡。

   

    (二)

   

    我在县城仙三都和附东交界处河滩上有二处菜地:一处位于河边,面积40余平方米,地势较低,适合种空心菜、芹菜、茭白等耐淹蔬菜;另一处位于离河几十米处,面积117平方米,地势较高,河里涨大水才会被淹,适合种白菜、萝卜、红薯等。这块地势较高处的菜地我开荒于二十多年前,我后来在别处又整了多处菜地,于是将此菜地交给大弟邹怀光打理。邹怀光接手后将菜地面积扩大了一些。县里先后多次征我菜地搞基础设施建设(扩马路、建县自来水厂、修河堤)。菜地所剩无几后,我向邹怀光提出要几畦菜地种菜。邹怀光将菜地一分为二,他占157.92平方米(16.8米×9.4米),我占117平方米(13米×9米),两块菜地连在一起,在同一围塝内。邹怀光将部分菜地分给李金珠(李惠兰大姐,邹怀刚老婆)和李龙珠(李惠兰二姐)种。如此一来,同一围塝内有四家人种菜,我种菜技术比较好,菜也种得多,李金珠等经常偷我种的菜。

   

    宜黄县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做精做美一河两岸”;“争创全市最美的一河两岸”。宜黄河两岸防洪堤建设被列为“一河两岸”前期重点项目。2015年6月28日上午,凤冈镇邓副镇长和几名村干部到现场测量征收区域内的菜地面积。县里此次增收菜地每平方米只补偿1.5元,和县城不断上涨的菜价相比,补偿价确实偏低。按这种价格计算,我两处菜地共计157平方米只能拿到235.5元(157㎡×1.5元/㎡)。11月19日上午,县里派挖掘机将我菜地附近的大树推倒。一名女工作人员站在我身边大声说:“征地进展太慢,照这样征地那还得了,那要征到什么时候,今年就要拆到仙三都头上去!我叫县长来现场看!”我对她说:“你早点把县长叫来,我有事要向县长反映。”该女工作人员听后离开了。毛宗保县长因涉苏荣案2015年8月已被免职,能来的只能是常务副县长叶峰或主管城建副县长陈伙明,但叶、陈二位副县长均未来。11月26上午,邹怀光老婆李黄金叫亲戚通知我今天上午县里派人发菜地补偿金。我母子俩赶到菜地时,挖掘机停在我菜地附近,在场的有几名村干部、李黄金、十余名菜地主人及家属、十余名周围百姓等。邹怀光用工地斗车拉来二块旧塑料广告长条幅。邹怀光夫妻俩一唱一合演起了双簧,说他夫妻俩花了五万多元请挖掘机挖房屋旁山崖降低坡度,没想到县里竟然不让他夫妻俩这样干,威吓说再弄的话要把他夫妻俩抓起来,县里这次征菜地他夫妻俩不会轻易放弃,谁挖他的菜地他夫妻俩和谁拼命。邹怀光拿一块条幅放在他的菜地围塝上,问我要不要用剩下的条幅围菜地。我说:“围这东西根本挡不住挖掘机,挖掘机要挖菜地的话,只能让它挖了。”邹怀光随即大声说:“我真佩服我那个外甥女(大姐邹雪娇二女儿唐茶花),一块面积不大的菜地拦挖掘机阻挠征地拿到几千块菜地补偿款!”邹怀光说这话用意不良,我母子俩没搭理他夫妻俩,用手机拍摄停在菜地附近的挖掘机,之后便离开了。数月后,挖掘机和推土机轮番上阵损毁、铲平菜地,邹怀光夫妻却无任何行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