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姜维平文集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姜维平
   2015年3月17日,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不知道美国的中国通,大名鼎鼎的基辛格是否读过,2011年6月28日,基辛格专程跑到中国的重庆去拍薄熙来的马屁,对他即将垮台一点敏感性也没有,不论他怎样想,反正是被搞“二次文革”,“唱红打黑”的薄熙来利用了,说明他悟性不高,只重视经济利益,是个政治上的“糊涂虫”,他而此后不思改悔,不接受教训,看不透中国的大局,如今又向李克强献媚,不仅拍错了马屁闹笑话,而且明知故问套近乎,令人生厌,恰恰李克强也是“花瓶总理”,经济搞得一团糟,还解释“一带一路”,与美国的“黄奇帆”唱双簧呢。
   
   媒体报道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9月20日,于纽约的华尔道夫饭店与美国经济金融界,智库,媒体重要人士座谈时,第一个向李克强提问的是基辛格博士,他的问题是有关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好像到访中国70多次的基辛格真的不知道什么叫“一带一路”呢,这是所有的关心中国政经形势的常识性问题,连中国的中学生都能回答,如果谁以为基辛格真的不知其内涵,实在低估了此君,他不仅是力促打开中美建交大门的功臣,也是利用中美关系捞钱“忽悠”的高手,他之所以提出这一浅显易懂的问题,是因为他不想为难“弱势总理”李克强,只是想与其套近乎,拉关系,以缓解自己与中共党内“反薄派”的关系,为下一步继续在中国捞钱打下基础而已。


   我看过一些有关李克强访美的文章,大都是溢美之词,有人夸他是“国际范儿”,我远离故国已近6载,真的落伍了,对“国际范儿”的意思领会不深,大概是褒义吧,那篇文章还列举了一长串的政要名单,也包括基辛格,可惜每人名字之前都注明“过去式”,比如,前纽约市长,前美财长,前国务卿,等等,我想,以现总理身份召见这些过时的“老黄历”,只能丢尽脸,谁都知道,在民主政治国家,领导人是民众一人一票选举的,他们一下台,什么也不是,就是平民一个,比如,加拿大的总理哈珀一落选就让位给“小土豆”,自己为了谋生,近期,他还到中国律师彭雪峰主持的大成律师事务所打工呢,美国也是一样,这说明时过境迁,权力如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李克强痴痴地与这些下台的前政要“扯蛋”,一点没意思,第一个站出来表演的当然会是美国的“黄奇帆”,偏偏李克强也正好需要这样的人,他立即心领神会,故作高深地解释“一带一路”,神马“丝绸”,“士兵”,全是废话,真的在戏弄人的智商,假如基辛格这样问:近年中国经济不佳,比如,股市搞得一团糟,是因为你判断失误,还是习近平及嫡系刘鹤干预太多,我想,这一问题虽尖锐,但许多人都这么想,李克强也应当回答,显然,不是基辛格博士没有疑惑,而是不敢得罪李总理,93岁的基辛格还想赚钱,误入歧途,就牺牲了良知和勇气,正如哈珀傻傻地在薄熙来倒台前去拜访他一样,对中国政局一窍不通,玩了5万中国投资移民,目光如豆,不讲信誉,能不下台吗,如今落个给中国律师打工的可怜下场,也不奇怪。同样地耍小聪明,基辛格想通过提问“喂料”的办法,洗掉李克强脑海里,有关他跑到重庆顶礼膜拜政敌薄熙来的印象,以便下一步逐利重新开始,此后利用自己的公关公司,从总理的手里拿点生意而已,原来都是“钱”召来的笑料。
   
   要我看,李克强当总理这几年,较之以前人民的期待,相差太远,第一点是他不懂经济,书本上夸夸其谈,实践上是零蛋,拿股市来说,当泡沫尽显,非常危险的时候,还在胡吹乱泡,“神马”改革的红利没有释放尽呢,就算是“江派人马”故意做局买空卖空,搞所谓“股市政变”,也应当早一些留意,别最后要政府下令强迫国企救市,至今也未翻身;第二点是“怕死”,天津发生前所未有的大爆炸,作为国务院总理,不第一时间亲临现场,鼓舞士气,安慰死者,而是装聋作哑,他远不如前任总理温家宝啊,难道爆炸比地震还可怕吗?关键时刻,他委托刘延东代表政府先去慰问,她是副手,还是女流,你李克强怎么好意思?人们常说,危险来临,要保护妇女儿童,连这些最起码的小事都做不好,如何去纽约丢人现眼呢,光会英文不行,光会讲漂亮话会也不行,要会做事啊,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才行。第三点是好虚荣,爱显摆,他和太太的英文都相当不错,但这并不能成为直接交谈的理由,即使懂英文,也必须配翻译,不仅外事有纪律,而且国家有国格,在一个一党执政,派系内斗激烈与复杂的国家里,他肩负重任,出访代表的不是自己,是一个泱泱大国,一个统治集团,配翻译不仅是语言的桥梁,而且是谦卑的见证,讲了什么,不该讲什么,有没有祸从口出,翻译是一个证人和监督者啊,是非常重要的,而他却在9月22日到访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第一天,就与“小土豆”杜鲁多座在湖边直接聊天,这怎么能行呢,加国是民选的总理,他是胡锦涛选拔的官员,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他恃才傲物,得意忘形,彻底丢弃了文革前刘少奇与王光美的教训,而他目前的处境类似这对苦命夫妇,真的傻得可爱。在其任职过的旧地辽宁省被爆出前所未有的“贿选案”,贪官连窝端的时刻,“共青团派”兵败如山倒的形势下,还鸟语花香玩洋文,真的是傻帽一个。不配翻译真的是自己往枪口里撞,还搭上妇人。
   
   当然,我不否定,李克强有他自己的长处,比如,他比较博学,不会像习近平那样在杭州G20会议上,误把“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他也比较廉洁,他太太不像谷开来贪财,而是靠学问吃饭,他自己在辽宁也不贪不沾,没听说有腐败的传闻,这一点比温家宝要棒,笔者以前早就赞美过,但国人需要总理可以尽善尽美,不仅要廉洁奉公,更要高瞻远瞩,未雨绸繆,别当事后诸葛亮,别玩“花架子”,这次,李克强与17位美国名人座谈,假如勇于批评,反省自身,这样说:中国经济不太好,包括股市“过山车”,都是因为我具体领导有问题,感到很惭愧,很痛心,各位都有一些资历和经验,大家给我指点迷津吧,这样一讲,一定为自身增色不少,也会求得原谅,那样,美国的“黄奇帆”就没机会拍他的马屁了。不欠基辛格的人请,他1982年就开办的所谓国际咨询公司找李克强批个“神马”项目赚钱,也不必应酬,岂不更好?现在,来多伦多看我的朋友较多,左中右均有,谈及李克强大都表示失望,看来,“李克强经济学”好听不好用,任期未必能坐满,而基辛格也在复制过去误判的错误,再一次成为国际舞台上的小丑,即使是1973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也不能保持晚节,一个步入耳顺之年的老人,扮演这个角色,可悲可叹,总之,要我看,基辛格回家搞卫生最好,而李克强回北大当教授最合适。
   
   2016年9月22日于多伦多。
   姜维平博客2016年9月22日首发,见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姜维平网站2017年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