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读经】钱穆先生推荐国人不得不读的九部经典:《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六祖坛经》、《近思录》和《传习录》。都值得通读,但应该有序。先通读、多读语孟大中二录,然后再读老庄六祖。佛道经典为出世法,有反人生倾向,中小学生缺乏择法之眼,不宜读也。

   【读经】王财贵先生的立足点、即基本文化道德立场应该是儒家。他师从并特别推崇牟宗三先生,而牟先生是民国大儒,儒家正宗;他推动的民间读经运动,虽有佛道经典,但以儒经为主,将《学庸论语》放在最前面。东海不赞成少儿读佛道经典,然亦尊重之。毕竟佛道与儒家颇能相通。

   【读经】只要跳出圈子看,民间读经运动的范围和影响还很有限,微波细浪,还不成其为运动和潮流。反儒家反读经依然是社会主流,要不要读经依然是大问题。儒家同仁在批评王先生时,要多一份感谢和尊重。不宜有道德洁癖,不可以上纲上线,苛责不已。也希望王先生谦虚谨慎,择善而从。

   【读经】王先生已经做得很好,比多数大陆儒者都好。身为儒生,虽不完全认同他的方法,但认为无伤大雅,只有深深感谢。在马邦,有人大量老实读经是大好事,多一些书呆子也是好事。追随王的人中有一些人有宗教心态,无条件信任之,还有一些倾向佛道者,皆正常现象,如何引导也是王的自由。

   【读经】或谓现在社会主流并不反读经,并举多例说明,比如原计划招30人,结果600人报名,各行各业都有;又如澎湃问吧中都是拥护读经者等等。这其实是圈子眼,被圈子所局限了。例如儒群中多是儒生,商群中多是商贾,东海圈子里多是诗痴酒豪---走出圈子才会发现,原来诗酒之徒只是极少数。

   【读经】某笔会是国际笔会,汇聚了一批国内外自由作家。东海还是自由主义者的时候曾经加盟。逐渐发现,众会友中不仅没有儒生,连略微了解尊重儒家的都没有,几乎全是反儒派。一说起儒家及国学,无不视如寇仇,义愤填膺。东海开始还有所争辩,后来发现自己成了公敌和“特务”,遂一逃了之。

   【读经】我毫不悲观。儒家一旦来复,便代表未来,势不可挡,纵有挫折,愈挫愈奋,整体势头呈加速度。目前反儒派势力依然雄厚,而儒家势单力薄,但前者是夕阳近黄昏,回光返照而已,后者则是即将突破黎明前黑暗的旭日。快则几年,慢则十几年,两者力量对比将截然逆转。

   【读经】墨家、法家都是反儒派都曾得势一时,或与儒家并驾齐驱,或对儒家造成重创。一旦落魄,便很快在历史的长河中销声匿迹,两千多年中连一个小泡都冒不起来。道家倒是不断冒泡,那是出世法,有限反儒,可以例外。当然,道家如果入世来喧宾夺主,自身就会有后患。

   【读经】反儒派特指反对和诋毁儒家的圣贤、经典和原则者。批儒未必皆反儒。对一般儒生、一般理义的批评异议,只要合理友善,就值得欢迎感谢。不仅外部,历代儒门内部相互批判反对的声音就层出不穷。

   【读经】少儿读经,宜读儒经,不宜混入佛道经典。《孔从子杂训篇》记载:“子上杂所习,请于子思,子思曰:先人有训焉,学必由圣,所以致其材也;厉必由砥,所以致其刃也。故夫子之教,必始于诗书而终于礼乐,杂说不与焉。又何请。”杂说指诸子百家,非儒家中道者。

   【读经】有人推荐《中华经典•随身诵读本》时说:“中国人不懂中国经典难称中国人,但只懂经典不放眼世界,又会被时代淘汰。”此言似是而非,不懂儒家义德和时中原则。懂了儒经,自然反对复古主义,自能与时偕宜,放眼世界。推荐中华经典者不懂儒经,这是现中国特有的怪象。

   【读经】有人推荐中华经典说:“中华经典,有的奉如圭臬,贡上神坛;有的视若弊屣,扔进茅厕。都要不得。”似是而非。儒经具有至高无上的普适性真理性正义性,当然应该奉如圭臬,贡上神坛---如果一定要有个神坛,那就非儒经莫属。除了“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的神,任何神都没有资格踞于圣人圣经之上。

   【读经】是则是,非则非;对则对,错则错。儒家过而改之,是真真切切认识到自己有错,错在何处。故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若自认为无过,那就头可断血可流错不可认,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方面佛道比较自由超然,或者说比较不计较无所谓。

   【读经】少儿读经阶段,没有必要解经,更没有必要论及政治和时事。解经是大学的功课,时政更是大人之事。议论时政批判现实,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道德内力、政治水平和明辨是非善恶的能力,这就需要下一番博学审问慎思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的功夫。否则只是妄论而已,于世无益,于己有害,如启蒙派。

   【读经】民间读经运动需要纠偏可以纠偏,儒门内部也开始了自我批评和纠偏。人民日报文章《如此读经为何只能造就庸才》,以某些读经少年的问题否定整个“运动”,将“运动”的局部问题和某些流弊作极端化扩大化的总结,甚至将方法问题上升为道德和法律问题,以偏概全上纲上线,批判过严定性过重。

   【读经】读经运动主要在少数少年儿童中开展。即使某些读经少年存在一些问题,也不能就此论断他们是“一批庸才与废物”,更不能以少数人的问题去论断和否定全部。“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赌博,输光了孩子的宝贵青春后,造就了一批庸才与废物”这个结论,极其粗暴和不负责任。

   【读经】只靠背诵儒学经典未必能造就健全人格。然复须知,读经学儒是造就健全人格、培养圣贤君子的最佳法门乃至必由途径。孔子说:“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孟子说:“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而背诵是学习实践儒经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读经】某些私塾的读经方法确有问题。比如“孩子们被关在深山老林里离群索居”,比如兼读佛道,有宗教化倾向等等。这些属于发展中的方法问题,可以在发展中调整和解决。即使不解决又如何?少数人的取向无伤大雅。把马学作为第一学科,那才是致命的,毁灭学生慧命和民族灵魂,莫此为甚。

   【读经】儒门内部对读经运动责备过度批评过严,很容易被遍布朝野的反儒势力利用,对儒家复兴事业造成一定伤害和阻挠。这是由当今国民整体文化道德素质决定的。当然也毋庸过虑,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从历史的高度看,反儒势力近黄昏,回光返照能几时;儒家事业胜朝阳,乌云黑雾奈其何。

   【读经】人民日报反读经文章的作者,对“读经运动”缺乏基本了解和同情,道听途说,无限上纲。作者不妨反躬自问:持续了大半个世纪的马学教育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蠢材与恶物,又是谁赢谁输?百年反儒尊马,输光了多少青春、生命和希望,输掉的是整个中华民族!尊儒读经是亡羊补牢的最好乃至唯一办法。

   【读经】儒家欢迎友好批评,但对于妄言妄语恶意攻击,则水来土掩,寸土不让。人民日报定性文章往往有一定来头,例如这篇妄论读经的文章,或许代表了某些高层的反儒倾向和心态,但我敢妄断,它不能代表习王,不能代表尊孔向儒的体制内亚健康力量。2016-9-8

(2016/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